圆桌论坛:期货实战专家交易理念分享

2011年05月14日23:32  来源:和讯网 
 字号:

  和讯期货消息 5月14日,第六届中国(北京)期货暨衍生品市场论坛(CFDF 2011)在北京国宾酒店召开。本届论坛将以“通胀背景下的衍生品市场”作为主题,内容包括2011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通胀背景下的宏观调控、动荡的国际局势下衍生品的发展机会等。

  以下为分论坛二圆桌论坛发言实录:  

  席立:大家好,下面进行我们的圆桌论坛,我们请到了业内四位有实战经验的专家。他们要讲讲他们从业的实践体会,下面有请他们:

  青泽 期货投资者

  王在荣 中粮期货高分析师

  刘懋楠 投资顾问

  宗源 上海福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席立:我们讲第一个环节,大家有些人对四位当中一两位会比较的熟悉,但是多数人不太熟悉,我们第一个环节就请每一位嘉宾讲一讲他的体会,以及他的交易理念。

  青泽:我原来也是学投资的,是学哲学的是北师大毕业的,92年进入股票市场,94年进入期货市场,刚进去以后不熟悉,后来感觉期货就像吸毒,刚开始手气特别好赚了很多钱,后来却是艰难的道路。运气最重要看公平,真正到全身心投入了以后以为可以做很好,随后的几年损失非常大,98年也很绝望,期货看上去很多人是在挣钱,但是我每天都亏钱。当时想尽可能多做一些研究,碰巧98年前后东南亚金融危机翻译了海内外大量著作,我做了比较充分的研究,我从理论上大概算是明白了,但是和真正的交易盈利还有差异,又摸索了30年真正的实践和理论的一致性,对自我的控制稍稍做得比较好一些了。

  05年写了一书,2000到05年国内期货市场是非常的萧条,很多人亏了很多钱想翻身已经很困难了,我要对自己人生也要有一个交待,《十年一梦》是对自己真实的展现,05、06年是中国期货市场从低点到高点,现在是两千多亿,那本书是真实的自我经历和内在的情感的反应,在期货市场上发展的过程中引起了投资者的共鸣,这对我的期货交易生意又有一个刺激作用,这几年如果说确实做得比较好,最近的业绩确实还可以,我是感觉自己的摸索经验是一部分,04、05年的书出版了之后很多投资者的鼓励,和大家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对期货投资认识更深入了。

  席立:青泽先生的解释,05年的书也给每一个投资者,在投资生涯中的写照,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投资者在市场上当你直到客户的时候,大赚也很高兴,大赔也很失落,这是也所有投资人的历程的共同的写照。

  第二位是中粮期货的王在荣先生来介绍一下。

  王在荣:今天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很多投资者,我原来也是投资者,现在我是去了中粮期货做投资顾问,我的投资生涯应该说从95年到现在将近15年了。前两天中央电视台采访我的时候写过《王在荣投资名家》的故事,百度上可以看到,那是很真实地反应我当时的体会,我说的跟我想的。

  我以前是在商业部工作,87年在商业部工作,大学毕业分到商业部。95年开始进入期货市场,进入期货市场玩保值,98到05年我很辉煌,那段不懂的时候反而挣了很多的钱,98年那时候我是操盘手,短短的三个月我们挣了好几倍的钱,但是我那时候,刚刚上了领奖台,那时候毕竟是年轻才32岁,结果市场风云很大,我们结果摔了一个大跟头。这个跟头是一个骄傲的代价,后来我就想到底期货如何运行,我又摸索了一段短线投资,结果也无效。

  后来我又从03年开始真正面壁,为什么狂赢狂输,肯定是自己的水平不够。王在荣想做的就是想做一流,既然想做一流必须有一流的功底,从03年开始每天坚持五点起来分析行情,自己写笔记,现在我的读书笔记有500万字,现在我摸索的方法开始有效了。很有效的时候是从08年12月9日开始,对我来说这一天是划时代意义的。如果我以前是农产品的专家,现在相对全面的投资者。现在我指挥行情,指挥客户做单也相当于是投资人也算是投资顾问。我总结了,你要摸索一个东西,我的方法是单一的不可以,期货我理解它是心理的,以前我按基本面做赢了也输了,做技术也赢也输了,做短线也是一样。

  我现在把基本面、技术面,加上政策的理解对信息的分析判断,加上对心理的判断和不同的技术反应,每个品种的操作的规律的摸索综合形成了我对行情的研判,我现在每天都写的今日交易提议,在我们公司的网站上和中金在线和新浪上来都有。和讯网现在改成了王在荣实盘交易指导,在核心网的期货主栏目,不管做什么一定要真正摸索一个方法是属于你的,这个方法跟你的性格有关系。

  我现在理解不管是谁了投资,我现在的投资理念是按投资组合运行,发现了个机会很关键按合理的建仓,分析建仓化解风险,从中找到更好的入市,我们对信息的理解要快,刘国梁说过一句话世界乒乓冠军就在于对乒乓的理解上,我认为我们对期货的理解上也是我们的水平高低的差别。现在我们客户的实际的情况,现在有几个,从去年的11月9号到现在翻了两倍多,从今年年初翻了一倍,我觉得我们现在客户很听我们的建议,我现在要做什么,一定要真正摸索出一个方法是属于自己的,我跟客户讲要做投资一定要懂,不懂肯定不行,期货投资风险很大,要真正懂了,要经历了很多的教训之后才能有效。

  席立:刚才王在荣先生也说了,就两点,一点体力活这是,五点钟起来,第二点也不是基本派、基本派、短线派都失败,那就是综合面,王在荣是综合的摸索,而且是非常有心,这样确实能够对总结和提升有很大的帮助,下面也是视野比较全面的国内国外都比较了解的市场,国外打入国内的,从交易上的刘懋楠先生,他真正从事先是国外的,期货是从美国发源的,在国外的发展比较现代化的部分,在中国是初期。下面请刘懋楠先生来给我们讲一下他的亲身经历和交易的体会。

  刘懋楠:我是从台湾来的,我94年进入证券场服务,我是标准机构法人这样的体系训练出来的操盘手,我跳脱了很多交易的投资人,从个人投资慢慢晋升到机构法人投资,我一开始就在机构法人中接受训练,到现在应该有十七八年的时间。我从早期专门做股票的自营盘,98年开始有了属于自己的期货商品,我们开始成立期货的自营盘,一路到现在。

  我是机构的训练体系下成长出来的,我一开始是机构自营这样的方式的着眼点跟思维的方式出发,一开始就把策略做得非常的多元化。从风险套利从跨期、价差、趋势,各式各样的方法我们都通过量化的方法加以研究和进行。

  因为我们可以有比较大自主性的空间,我们会对比较多的期货品种去做分析,去年是很具有关键性的一年,去年股指市场开始退出,马上就吸引了注意力,过去花了很多的时间做股指相关的交易上,我们做了很多的分析发现国内的股指是很有潜力的市场,而且运用在程序化交易上,用这样的思维概念做这样的商品品种有很大的机会,因此对国内的市场基本上主要以程序化交易的方式做导入。

  这段时间下来,觉得确实如我所预期是有挣钱的机会,我跟一般的投资人不一样的地方,我和很多人交流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在找所有的力量,有没有很好的投资逻辑进出方法可以找到必胜的方法,我其实到现在也没找到,我是这个不行就换一个商品,这个市场就换一个市场,我在很多的商品和市场中去寻找,我在其中找出适合自己的商品和市场,国内的市场在历经去年一年的体会之后也印证了我这样的方式,也还可以,我会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程序化交易上。

  席立:谢谢,我们是找一个策略方法,到底哪种策略方法是灵丹妙药,市场不管如何变化我们都挣钱,现在都没有找到,下面我们在第二阶段会探讨这个事情,我们怎么去真正适应自己去找到适应自己的交易方式。第五位有请宗源先生,他写了《时空交易》这本书,他的交易的经历会更独特更抽象,他从思想和理念上也会有一些想法,下面请他来讲讲。

  宗源:今天用这个机会把我对交易的感悟和大家做一些分享,这个感悟是在长期的交易中逐步摸索出来的,青泽先生写的《十年一梦》我也看了,他之前是学哲学的然后做了交易,也失败过也成功过,写了这样的书交易也变得越来越稳定了,在我做交易的过程中,我很早就是喜欢哲学问题,一直是工作跟哲学两块同时进行,我研究中国的哲学和西方的哲学已经二三十年了,我觉得思想这块对我领悟交易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刚开始做交易都是学习传统的交易理论和交易技术,我把所有的书都拿来研究,结果是并不能指导我赚钱,而是指导我亏钱,我想是我比较笨学得不好,我去上市,结果我发现市场上很多人很用功很聪明,但是还是不灵,有一段时间我是很悲观的,我认为做交易是赚不到钱的,也想放弃。

  所以当时是对它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我们回到0点,当时的出发点,我们要想想,这个市场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到这个市场中到底是来干吗的,我们在市场中的定位到底是什么,我们对交易的技术,所谓的权威,各种各样的理论全部进行了研究,那么最终发现这些是有问题的,传统的交易技术和理论是有道理和作用的,但是用它直接指导交易可能会出偏差,原因在哪里?

  也许我的哲学的素养对我有一些帮助,再加上我也有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经历,我现在主要在国外,我在国内也做相关的研究,视角的不同可能更近地去看华尔街的行为,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从表面上看好象是美国的次贷危机演变成了金融危机,各大投行倒闭。

  我们在北美看得很清楚,整个的金融危机就是美国的华尔街的金融体系的崩溃,不管是整个投行倒闭了,更深刻的现象是十几年以来华尔街赖以生存的,他们在外面做产品或者做宣传做市场的理论,其实在很多地方都被证伪掉了,我后来发现以前学的华尔街的东西是有问题的,它并不是“圣经”而是有很大问题。

  我们对它进行了研究,在这个基础上我写了一本书,那个书是我的文章跟北美讲课的课程的汇总,这个书去年出版,大家在网上也可以找到,全部都是在网站上公开的,可以电子版本下载下来的。

  我写的东西作为我个人的体会是有价值的,可以给大家一些启示,我今天讲的不是代表任何的公司和交易所,也不代表政府,我就代表市场中的一个投机者,市场中有两类人,一类是释放风险的,还有一类人就是投机者,如果你不是释放风险的做套保的,那你一定是个投机者,投资者进来干吗呢?我们研究发现了很多的问题,很多投机者以为自己在交易市场,其实我们交易的就是风险,如果再研究下去我们发现我们是在盈利预期,而这和产品本身的价值是无关的,前面几位嘉宾讲股指期货,我们在做股指期货的时候心里面要清楚,股市是具有投资价值可以用价值分析去分析,但是期货市场是没有价值可分析的。这是我们简单的体会。

  另外的体会,跟大家分享,我们最主观的地讲我们看一张图表,上面一定有两个坐标,一个是纵坐标那是价格的变化范围是研究价格的,我们大部分的技术分析都侧重在价格的分析上,我们很多的交易系统都是以价格分析为基础来做这样的交易系统的,包括程序化交易,但是大家想没想过,横坐标是什么用途?那是时间,时间对我们有什么意义,为什么很多人都把横坐标忽略不计,后来发现其实时间非常的重要,市场具有不确定性,不确定性的根源就在于时间,如果时间停止时间不动价格是不会变化的,正因为时间在不断所以价格将随之变化,价格的变化一旦看到了是过去时了,它是过去时的价格的状态,我们做交易要赚的钱是未来时,是未来要出现的那条红线。

  对时间第一研究的人非常少,能够理解时间的人也非常少,今天提出时空交易是希望引起大家去思考,我讲的不一定对,我至少提出一个问题大家可以去思考,时间的因素确实很重要,我们怎么样把时间的因素引入到我们的交易中,对投机者来说,我们讲投机,什么是投机,中金所股指期货教材中写得很清楚,投机就是投资机会,机会一定和时间有关,如果不谈时间谈什么机会。谢谢!

  席立:我们宗源先生也是出了《时空交易》的书,也就是时间的研究,我们的每一个交易人员在工作中也会遇到,我们用了很多技术派的分析,分析也有失效,这有内在的原因,或者是没有悟到其中的原因,或者是领悟到的方法 错了,我们请来的嘉宾是和大家分享是他们在运用理论和分析的方法,他们的思想理念,一种思想角度和视度的启发,四位嘉宾每位都有特点,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认为我们的市场的投资是个个性化的,每一个人理论是通用的,但是每一个人,同一个理论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运用是个性化的。

  这是四位嘉宾都说过的,我用的方法交易能成功,别人不一定可以成功,我挣钱可能你不一定可以挣钱,这个玄机在什么地方,我希望每一位听众有一个思考,能提出一些问题给四位嘉宾。

  大家有没有问题。

  我来开个头,我们到股指期货是干什么来的,都是为了挣钱,这里边挣钱的人比较多,有没有赔钱的人?有愿意赔钱的吗?我们所有的人抱着一个共同的目的走到了一起,但是最后的目标不同,让四位嘉宾来根据你的交易理念和体会去解答一下,我是来这个市场挣钱,但是最后是亏钱了,你们的体会是什么?

  青泽:投资者进入这个市场大家的目的和动机刚开始都差不多,相对年龄也比较好,都对股票期货市场有可能短期赚大钱,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想法,但是后来发现期货市场赚钱太难了。当你对市场的价格的运行的规律,对期货交易的交易策略的理解和规律性的把握,对自身的心理、行为、个性、体征的把握,我当时早知是这样难我干脆不做这个事情了。

  真正做了很多年交易以后,期货学问还是比较深的,远远比我当初的想法要复杂得多。这么多年要想在期货市场挣到大钱,前提条件是要先亏很多钱,刘先生他的运气比较好,他一进场就经过了正规的职业化团队的影响。我刚开始完全是自己摸索,现在我的团队就好多了。我其实现在是坚决反对大家去做期货的,这明显就是吸毒,进场了之后总有无数的希望,每天发现都在进步,今天对风险管理的重要性知道了,明天技术分析的这个那个工具都了解的,你总觉得在进步和积累,但是很有可能在走迷宫,如果说最终的结果,十年一梦到最后的结果并不一定那么理想,就我个人来说国内的期货做得比较好的,我真的没有见过三五个以上,我认识了已经几万了。

  很多人中间曾经挣过钱昙花一现,包括我自己的体会,和我身边看到的情况,期货的路这个钱太难挣了。干点别的事情最好!

  席立:把我们的行业形容为吸毒,这确实是人的本性,但是我们在私下里交流的时候,输了这么多的钱最后有一个体会,体会是交易是有个性化和差异化的,但一定要有自我修复功能,这个事请青泽先生再深入地解释一下,什么是自我修复功能,就是主动的止损概念。

  青泽:其实任何一个投资者交易赢钱为什么很难呢?因为你要最终变化理论家、实践家,你要有自己的交易体系和交易逻辑,这是人格的改变,市场上里面有很多书,其实里面可能其中有个别的人是挣钱的。国外翻译过来的很多书,其实写书的人,包括当初我写书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的认真,那个时候也是觉得非常的难,还是摸索的阶段,现在书介绍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方法的差异也非常大,我是感觉期货交易任何的讨论,无论是程序化、短线、长线等等,任何的工具只要有自否定性,这样的交易方法如果能找到就不用听任何人,交易用不着请教任何人,要去请教任何人交易就不要做了。

  如果对交易理解了之后用不着请教任何人,因为交易的体系和工具一定有自否定性,除了有工具还有相应的风险管理的手段。

  包括有高深的对市场交易的体系,又有相应的合理的风险的管理,包括成功的时候赚更多的钱,亏损的时候亏损一点小钱,有了这样两点你完全可以在市场中不用依靠任何人。这种理论从哲学上是自否定性的体系是完美的,任何认为完美的体系都是有缺陷的。

  席立:风险控制是关键,那么就是自己的自否定性,如果把自己的自否定性能够做得很好,任何的交易都是成功的。

  下面请王在荣先生说说,如果大家是为挣钱来的,但是如何来赔钱呢?您谈谈。

  王在荣:我觉得做期货的赢家也就是10%,90%是输家,我走到现在肯定有辉煌的历史也有惨痛的教训,我最惨的时候我输光了所有的钱就剩300块钱,但是我还继续固守,我一定要想成为最终最优秀的,你肯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条路还是能走得通的?索罗斯和巴非特,他是稳定增长,狂赢一把,狂输一把那不算,那不是真正该走的路,稳定的才是有效的。

  技术管不管用?有时不管用,关键是要拿出自己的意见,这是对自己的考验,这个时候的水平也就表现出来了,我们研究行情国内的我要判断做今天的行情,先判断明天外盘会怎么走,外盘国内第二天才跟着走,国内是影子市场。

  做期货要么就套利要么就止损,当这时候需要拿决定的时候,水平够了没有,如果说期货里面的输家都是认为水平不行,关键的时候不能做到心定,心不定是因为没有读懂行情。矛盾来的时候如何把握的问题,期货是少数人赢大多数人的游戏,大家也知道巴非特、索罗斯是很有限的一部分,真正做期货的人技术端的人也没有很多钱,个人有个人的方法但是一定要方法。

  所以说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才会有所体会。

  席立:他一直在强调这点是我们的市场的机会的问题,我们做的所有的功课,都是为了一个机会,所以不是盲目的入市而是机会的入市。期货很多的基础的东西没有搞清楚,我们的从业人员基本的东西没有搞清楚就去做了,比如说期货交易是什么,这个回答我估计大家都觉得很是笑话。

  我请王在荣再补充一点。

  王在荣:我是这么理解的,这是心理的较量,根据目前这几天的行情,不管是铜和香蕉,跌到2940又反弹道3980,这个价格是基本面的价格吗?这时候大家心态很乱,所以我一定要对不同的时候一定要定位这个行情要看准,是低位增长的行情还是单边下跌,这需要把握时间,所以期货交易就是心理价格的波动,要做期货,我们是做价差生意,一定要会做价差,看涨你买了涨到什么点出掉这是价差,做期货是把握节奏的,期货做错的时候说明你技术不行。

  2010年7月1号,当时黄金外盘的32的黄金没跌,但是国内7月1号开盘建议我的客户我疯狂卖黄金,我说黄金肯定要大跌,是从美元的环境说明了这个环境,这个图形爬坡已经很累了,我觉得交易是心理的综合反应,这段的宽幅振荡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席立:我们每一个人在做期货的时候似乎基础的东西知识都比较的清楚了,而且在期货从业的考试也过的,但是真正的,我们所说的期货的实战的交易,它反应的可能是心态的东西,而并不是实际价格的东西,所以王在荣先生也说了,关键点第一是市场的机会,第二是入市点,第三是风险控制。在人比较好的定力的情况下就必胜,也跟自否定也基本上同出一辙。

  下面请刘懋楠先生做一下探讨。

  刘懋楠:刚才主持人问到期货交易是什么?确实跟吸毒是很像,我的女儿画了一个我的图象,我一看惨了,她画我趴在书桌上,她是画的我在下单的图象。

  我刚刚也提到了,我们必须扪心自问还没有找到交易中的秘诀,我基本上是返过来做,如果市场上认为参与期货交易大部分都是输家,只要把输家的错误的观念和错误的做法改掉,我就有可能成为少数的赢家,所以我到处去和人家交流,问他做的缺点是什么,一般的投资者动辄就满仓在手上,这样就很容易挂掉,我们在机构做自营盘管得非常的严,在这样的规范之下,至少可以免除很多人犯的错误,增加存活的机会。

  第二跟每个人的专业素养和背景有关系,我是念理工科的,我从来不相信基本面,我只相信价格,价格到那里我就该做什么做什么,这样长久分析下来也效果不错,甚至很多人在找最好最佳的进场点是什么,我进场用投色子决定,我的成败完全交给了色子,我只看出场,我用资金管理的管理的方式来看出场,我在测试很多商品的品种上依然可以挣钱。

  那我感觉到花很多的精力去研究对棒的进场点呢?

  第三是心理的素质,我在市场上这么多年,我比一般人稍微占优势的地方,就是我的心脏比较强,我是越战越勇型的,越是亏损战斗的意识越高,这个时候往往可以把亏掉的钱再挣回来,心理素质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席立:做期货人的心脏可能都不错,天天在受折磨。确实是,我们的看似期货交易的理论加上比较简单,我们的交易比较深奥,理论的东西比较的简单交易比较的深奥,但是用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投色子这样的方法也可以挣钱。

  过去咱们在学的时候也有人说,几个博士说一块,一个星星投色子得出的结果差不多,我们成功的人可以看看他们的特性,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点,刚刚刘懋楠也说的最后一点,就是风险控制,一定是风控,风控是战胜市场,可以在市场最后赢得钱的最基本的条件。

  下面我们请宗源先生谈谈,刚刚说的都是阳面的东西,他是捕捉阴面的东西,他认为所有的技术和基本面的分析都是可以看得见的,我们应该寻找一种看不见的根源的源宗,这也是他在这个方面的体现,也跟我们进行一个分享。

  宗源:首先我回答刚才的问题,我们到期货市场来干吗?很多人一开始的时候想肯定是来赚钱的,不赚钱来干吗,这个地方财富效应太明显的,但是我到资本市场来不是为了赚钱,但是跟钱有关,我是想自由,想过一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有一本书《以交易为生》,可以拿着电脑去满世界去跑,然后敲敲键盘钱就进去了,那是我们的榜样,很自由,随便到什么地方都可以。

  那是我们当时想要的生活,其实钱是实现这种生活手段,索罗斯说过钱最大的功能就是买来自由,人活在世界上从来就不是自由的,受到很多的约束和牵制,钱可以把社会的制约切除掉一些。我可以跟大家讲到现在为止我基本上是现场摸底,我做交易从开始到现在都不是为了钱在做交易,相对来说我的心态是比较好的,我从来不赌也从不爆仓,我在做一个交易之前会做很多的测试,我宁愿把钱输在模拟交易中,很多人说做模拟交易赚了很多钱是不是可以做了,我说你应该统计你输了多少钱,你把输钱的原因统计出来就可以了。

  很多人赚钱是靠赌来的,如果你是好的交易者你能这么做吗?所以我们一开始是非常的谨慎的,当成非常认真严肃的事情来做,我一直跟我的学生说做交易就是打仗,以前打仗是战争,国外的侵略者拿着军舰大炮来打,现在就是交易的手段,我们国家的金融战争,实际上本身是一样的,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进去不是输就是赢。

  每当我想赚钱的时候总是输钱的,倒是不想赚钱的时候市场经常为你盈利,所以我刚才讲的时空交易的之后,这个市场是在交易风险,进入市场交易第一要务就是管理风险,而管理风险是我们可以做的,我们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管理交易中的风险,首先要把风险管理住把资金保护住了,然后才能盈利,我们现在做的一切的事情,包括交易系统和交易的策略,首先就是风险控制,我们自己开公司核心的业务就是风险管理,这是我们的主旨。

  市场中到底能不能赚钱呢?这个市场确实可以赚钱,但是钱是市场给你的,市场中所有的盈利都不是你赚来的,那都是市场给的,当市场给你钱的时候你要拿住,我们现在的交易系统很简单,主动控制风险,被动接受盈利,我们是用这种思维方法指导我们的交易,所有的交易行为都要符合这样的原则,谁能战胜市场?我跟我们的操盘手说每天的盈利和毁损都是上帝给你的,你都必须要接受。

  理解我刚才讲的思维,交易有三个层面,用学的知识来做交易,当做到这个程度不管用的时候要上升,上升到智慧的层面,市场中的很多的事情靠知识是把握不住了,它超出了知识的范围,有很多的不确定性,有很多要命的小概率事件,你说情感、人为等等都是我们把握不住的,对这样的市场靠逻辑、知识是无用的,所以要用感悟市场来了解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来避开风险和伤害,当达到智慧的程度你会发现对交易的理解完全不一样了啊,最后领悟了交易之道,很多的高手都是一路走上去的,人家也说了,我没办法直接悟道,我们至少可以做一件事,我们做交易的时候从一开始我们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交易者能赚钱的交易者,最终是一定要明道的高度,你做交易的过程中要把对市场的感悟带进去,尽量去感悟这个市场,尽量多看一些哲学对感悟性的书。不要钻进纯粹的技术和交易理念中,会产生局限性。

  尽快把这个过程缩短,然后再回过头来看交易。你从道德的层面回到数的层面会很简单,谢谢;

  席立:在我们交易中第一个严守的关就是风险控制的关,第二轮都回到完了以后,我觉得交易的第二个层次的提升,在我们的四位嘉宾中也体现出来了,我们的交易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哲学的思维,凡是成功的交易者它或多或少是有一些思想和哲学的理念在其中,而且一定是哲学的理念最后统一到高层次上。

  我们是被动地挣钱,主动地去亏钱,提升我们的思想是艰难的过程。这是四位嘉宾给大家的提示。下面提问。

  提问:我给四位老师提个问题,我本人也是一个期货投资顾问,有时候客户会问明天的行情是涨还是跌,我对这个问题很无奈,对于行情的判断,无非是两方面,一个是基本面,一个是技术面,有时候经常用基本面验证价格,有时候用价格来验证基本面,对技术的判断来说,我认为是永远是用过去发生的事情预测未来的事情,我想问一下四位老师你们交易成功的思想精髓是什么?

  席立:这里面有一个前提,个性化是很关键的,这个方法我是适用对别人就不太适用,这有一个经验的问题和老道的问题。

  青泽:明天的行情会怎么走,我每天都会碰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刚才的话,不要做行不行。投资顾问你就随便说吧,你就闭着眼睛说吧,跟他也没用,反正是没有用的事情。

  一定说成功交易的核心,对于市场的理解要有经验,没有经验只能看到无数次涨涨跌跌,上涨的时候卖空错了,对市场的理解有一定的认识,我看过报告,更多的是着重于技术,我对技术也不相信,市场价格无法预测,大多数的时候无法预测,但是有两中是可以确定的,市场一定有趋势,第二个别的情况下,极个别的情况下市场是可以确定的,我冒一百万的风险可以挣一千万,这个点位放进去了之后,下午我的学生也怀疑,我说100%对,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我指的个别的情况根据逻辑推理,在趋势的第一根据逻辑推理价格是有相对的确定性的。

  第一市场理解要深刻,思考的要点要有趋势,包括风险的控制,如果说搞对的多挣一点,做错了亏一点。

  王在荣:今天影响行情的最主要的因素是政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要很在意,假如今天没有这种新闻和信息,那就要拿这个钱,基本面会不会有变化,你要关心,假如说做的是大豆或者是CBOT,一定要研究CBOT的天气。基本面的常识一定要有,然后再去考虑技术面,然后还要考虑心理因素。消灭卡扎非世界原油就平衡了,所以就跌下来了,看有没有特殊的影响行情的关键的因素,政策没有,信息没有要考虑相关因素,包括心理因素是至关重要的。

  如果这些也没有,考虑基本技术面的因素,技术面是怎样的图形,任何的商品是相关的,别的肯定不会涨到那去,技术上明显有效,一定要追仓,一定要定位目前的行情是单边上涨还是单边下跌。

  我经常探讨区间的问题,更在于点位。只要有人超底就能涨,前一段礼拜四狂跌,CPI公布5.42大家认为会出政策的利空,如果很早地知道仅仅公布准备金高,那天的下跌就是抄底,水平的高低在于信息的了解的快与慢,你了解比别人当,你的水平就比别人高。做期货我们练的基本功,技术方面的书谁都会读,但是你读过之后,你懂不懂得用,谁都知道压力线、支撑线,谁都懂均线系统,以前的武术高手霍元伽的拳法没有传下来,因为霍元伽对武术的理解决定了他对武术的理解高,国内出的高手一定是做期货死亡过才能成为高手,没有大彻大悟之间你领悟不出什么东西。

  我们做投资人,没做过交易学的东西纯粹是纸上谈兵。我本来就是做交易出身的,我们做投资人的希望期货公司告诉我们哪个是投资机会,第二如何建仓,出现风险如果管控,我是带着三个问题来中粮期货来学习的,包括思想和实践。

  提问:时间很宝贵,机会也难得,是不是就你们的投资方法和大家交流交流。来了很多的同志,他们希望从方法的角度谈一谈了解了解。

  青泽:简单说一点,期货交易是综合性的能力,这个综合性的能力具备的人,可能有些交易赚钱有些赔钱,最终是可以挣到钱,一个人内在综合性的能力不具备,我可以让你挣一笔钱,亏了我负责,这样的建议和挣钱的机会又有什么意义呢?后天我没有时间来指导你你会把挣的钱赔点。

  要找到一个挣钱的方法非常的简单,但是一旦学会这个方法之后野心会变大,你会尝试我没有告诉过你的方法。最后还是赔掉。

  正常的情况下期货交易两个月的低位高为获位了肯定止损是要有的,如果说挣钱挣到止损了五倍就可以了,仅仅这样的方法期货市场就赚很多钱。挣了一笔钱以后突然发现用平均线更好,那个模型的质量就下降了,对交易的风险的管理的就低了。所以说方法有时候找一个方法其实也不是很难,但是大家不一定做得到。

  席立:这也是我们在做交易我们没有捷径,我是神枪手不可能一枪没打过上来就是神枪手,青泽说的前两天放空的概念,这是火候的问题,是你的视野够不够宽,看到这个价位这个品种是什么特性,这些视野中你会挑出它的确定性的趋势,这是很当的初学者急于想用一种方法让我永远去挣钱,或者马上可以致富,这是第一个要素,第二个要素青泽先生也说了,我们的交易机会,我可以给我们的宗源先生来谈谈,一年出现一次加以机会,你能是这种人你是可以挣钱的,如果这个机会你抓住挣了钱不甘心,还想尝试别的交易,可能没有挣到钱,反而赔进去了。

  宗源:先回答刚刚女士的问题,我的答案很简单,就是“不知道”任何人问我明天的行情是什么,我都回答不知道,因为我以前也问过很多人他们也说不知道,所以我们当然也不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当我们意识到我们没办法知道明天的K线是长什么模样的时候,我们就不去理会了,我们的教育中就把这个放弃掉了,上半年分析师分析了很多的策略,哪怕到前头去看棉花、大豆长势如何,突然来了个自然灾害 把上半年的预测报告全部推翻了,你也说没办法,我原来的预测是对的那也没办法。

  等不到预测的结果先你已经死掉了,后来我们想明白了不去理会了,这是我们对市场认识的前提,我们讲交易当中的策略的问题,我认为做交易要想赚钱设备要有赚钱的交易策略,之前要先想想交易的方法模式模型本身是不是可以赚钱,在书面上用纸写清楚,我看到很多人在做交易,他没有这一步,他只是凭感觉做交易,我看到很多人做交易时候,进场是为了盈利,这个话我七八年前华尔街有个操盘手到上海来他说我进场不重要,我扔硬币,但是出场很重要,只要把交易模型做好,出场做得道理系统当然可以赚钱啊,事后觉得他说得对了一半,如果出场点找好确实可以赚钱啊,但是进场同样很重要,因为好的进场点确定了交易是赢是亏,这两个东西都不能放弃,问题是人家问我你是主观亿还是客观交易,我说是主客观交易,进场是操盘手自己决定的是主观决定的,现在进张点是计算机来做的。

  它说准确率达到87%,我说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数据采样的范围是什么,边界是什么,原来采样的行情和过程,参与者和市场法规等等的因素,现在还存在不存在,参与的人早就变了,你原来的78%还有意义吗,我跟他们说,市场当中的概率就是50%。我们到澳门去玩,赌场里压大小,有一个桌子上连出11个小,大家议论说压大压小,我发现女同志,她说小,男同志概率要回归了,所以就压大了,大家实际上回过头来想想下一步开出来的概率还是多少?50%,扔硬币99次都是正面,第100次概率还是50%,这是我们对市场的理解,以前我也不知道。

  席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想待会儿下边再进行交流,我想四位嘉宾用最简单的话说一下你们对未来市场的自己交易的理念的理解和对未来的规划?

  青泽:我是没规划,未来最好是能够自然一点生活,如果是机会来了顺势而为出点钱。

  王在荣:现在行情大家既然想赚钱,近期是低位振荡的行情,很有可能振荡作为一个底部进行反弹,现在可以逢低买入赚一点钱最好,作为投资人,最大的愿望是指导我的可客户赚更多的钱。

  青泽:我觉得做多很危险。我个人是做空做到星期五,不能做下去了,我准备冲上去,我喜欢做空,今年整体做多最好的两个年份,今年顶多就是振荡。

  刘懋楠:基本上我的理念是第一把交易放在机遇对你有利的基础上,第二不管是策略或是交易的品种尽量地多元化这样尽量分散风险,胜算会大大提高。

  宗源:股指期货是巨大的财富机遇,谁对股指期货认识得深刻理解得越早财富机遇就越大,股指期货跟其他以往的所有的投资品种都不一样,它是真正意义上信息化金融衍生产品,这个产的出现财富的效应是爆炸性的,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去把股指期货品种去做好。

  第二,我也希望我的时空交易的理论不一定可以帮你赚到钱的,但是它至少可以帮你建立起控制风险的理念,可以用时空交易很好地控制风险。

  席立:今天我们为什么没有去研判行情,行情都可以按他们的观点去说,说完了,我们都知道交易中行情的演变多与空是瞬间都在变的,时间定了价格就定了,时间不定永远是在变化,我相信我们做交易的多空的观点是一定的。明天看到盘面,我们的论坛主要是,这样你们在做真正具体的事情的时候,首先有个战略高度来去定位,然后再做战术,最后说了一些观点,而且其实我们的宗源先生也说了,股指期货确实是非常大的机会,我应该相信四位交易者也是下了很多的功夫,我们给大家一个观点第一我们的理念成功的理念到底是什么,就是哲学的概念,第二我们现在的市场未来会有一些哪一类板块会有一些更好的前途的发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付鹏

银河期货特约宏观首席顾问

杨永红

民生期货有限公司副总裁

杨英辉

中粮期货工业品部副总经理

袁和苏

中大期货分析师

吴守祥

宏源期货首席分析师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