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原油期货破题

2012-04-09 15:44:36 证券市场周刊  高素英 王熙喜

  郭树清的一句话给酝酿四五年之久的原油期货以新的时间表,原油市场化,三大油企将失去一部分话语权,但为了中国能够在国际上掌握原油定价权,推出一个具有国际标杆意义的原油期货合约势在必行。

  本刊记者 高素英 王熙喜/文

  近日,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从国家经济战略的高度出发,证监会将抓紧建设原油期货市场,逐步增强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能力。

  4月3日,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气集团有关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在基准油的选择上,最终很有可能会花落大庆原油。但具体情况不太清楚。由于原油期货涉及到定价权问题,因此推出比较谨慎。

  值得注意的是,原油期货早在四五年前就开始酝酿,却迟迟没有新的进展。有业界人士认为,与中石油、中石化石油垄断企业不愿意原油市场化有关,一旦原油市场化,下游炼油企业将从一定程度上掌握原油进口权,这会给石油巨头带来一定的市场冲击,但掌握定价权是一条必经之路。

  原油期货将推

  郭树清的一番言论,让原本沉寂几年的原油期货有了新的日程表。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具体推出的时间还未定,但可能推出的最迟时间是2012年8月底。

  中石油人士表示,目前中国的原油现货市场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买方和卖方就是几大石油公司,这对原油期货的推出也有一定的影响。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经济与贸易系主任冯连勇告诉记者,最好的方案是推出大庆原油期货,即以大庆原油作为基准油,目前市场上有的布伦特原油期货其实就是以北海布伦特油田的原油为主,WTI就是以美国西德克萨斯的原油为主。

  他认为,由于美国原油期货市场逐渐偏离世界标准,代表性不强,所以如果发展顺利,将来国际上应该有两种基准油,一是布伦特原油,二是反映亚太市场供求状况的基准油,如大庆原油。

  记者从中石油了解到,目前监管层更青睐于大庆原油期货,但具体方案仍在研究中。

  冯连勇认为,布伦特原油期货只有2000万吨左右,已经包含了4种原油,而大庆的年产量是4000万吨左右,即80万桶/天,未来还可以将俄罗斯的原油加进来,成为国际标杆是有希望的。

  他表示,中国推出原油期货是有市场基础的,原因是目前中国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全球原油年产量39亿吨,中国消耗4.5亿-4.6亿吨,约占全球的12%左右。亚太市场的中、日、韩的需求也在上升,如果不推出原油期货就浪费了这一优势。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三大石油进口国。但是如此大的需求与生产却不能掌控国际石油价格的定价权,甚至中国国内成品油价格的涨跌还要看国际石油期货市场的脸色。

  有数据显示,近20年来,因为中国没有原油定价权,中国等亚洲国家对中东石油生产国支付的价格,比从同地区进口原油的欧美国家要每桶高出1-1.5美元。自1993年开始,中国就已经成为石油净进口国,2011年,中国进口原油2.537亿吨(约为500万桶/日)。

  目前世界上重要的原油期货合约有四个,其中包括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的轻质低硫原油即“西德克萨斯中质油”期货合约、高硫原油期货合约、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的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新加坡交易所(SGX)的迪拜酸性原油期货合约。

  这几家世界原油期货市场的价格波动,恰恰影响着中国国内成品油价格的升降。随着中国石油消费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掌握定价权对中国来说尤为重要。

  争夺国际定价权

  中石油有关人士表示,原油期货的推出主要是考虑到国际定价权。

  针对原油期货的推出问题,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政策中心执行主任姜鑫民表示,原油期货市场对中国肯定是有利的,首先是价格发现,其次是可以使企业规避风险。那么中国究竟能不能建立自己的原油期货市场需要把规则定好,吸引更多的商家参与进来,形成亚洲市场。

  他表示,东京曾经也建立过原油期货市场,但效果不是很好。因此远东市场能不能形成,光靠中国是不行的,还要加大其他国家的参与程度,远东、东南亚、韩国、日本都要参与进来。此前做过类似的市场,但不是很成功,因此要做一个有影响力的市场需要把规则制定好。

  此前,中国也曾推出原油期货交易,但是由于中国原油市场化程度不够,交易品种和交易量受限,导致参与者很少,在全球的影响力很难扩大。

  据了解,中国推出单纯的原油期货受两方面制约,一是国内的原油炼制能力有限,目前能够炼制原油的炼厂主要是中石油、中石化,还有地方炼厂;二是从市场化的角度讲,虽然根据WTO协定中国将逐步放开原油市场,但价格还没有完全放开,市场化程度不够,中国关内的贸易活跃度依然很低。

  因此,如果单纯做关内期货,那么交易的品种、交易量都将受到限制。而就原油期货交易所来说,参与者的广度影响定价话语权。

  摩科瑞能源贸易(北京)有限公司一位高级交易员告诉记者,原油期货对现在的中国非常必要,中国是最大的原油现货进口商,原油期货对进口商、贸易商规避风险、套期保值非常重要。

  该交易员表示,中国原油期货一旦推出对国际原油市场有重大影响,中国的价格会融入世界原油价格。

  冯连勇表示,全球石油贸易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快速发展之后,其增速将在未来逐渐减缓。全球石油贸易格局和流向正在发生改变,亚太地区将成为未来最为活跃的贸易市场。原油贸易仍是全球石油贸易的主力,其份额正在被成品油所替代,成品油成为快速增长的贸易产品。

  就原油期货的制度设计而言,记者从接近上海期货交易所人士处了解到,上期所上报给证监会的方案中,比较倾向于以美元计价,并实行保税交割。

  管理层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支持保税区交割的呼声比较高,其主要原因是保税区油库现货交易价格具有不含关税、增值税等税费的特点,有利于形成国际社会普遍认可的原油基准价格。

  与此同时,国际石油贸易商会在中国建立交割仓库以储存石油,国际市场的原油将被源源不断地运输和储存在中国,等同于利用国际资金帮助中国储备石油。

  而中证期货原油研究员刘建公开表示,使用保税交割主要是为了便于国际贸易商参与原油期货交易和交割。如果国内原油期货标的为中东原油,使用保税交割的可能性较大。原油期货的保税交割,主要得益于2011年铜开征保税交割的经验,其优势包括便于国际贸易与期货交割的结合,有助于提升期货市场的规模以及对现货贸易的支持和服务。

  同时,他认为原油期货的保税交割还有一个优势,由于目前国内原油贸易和流通市场不是很成熟,使用保税交割可以在不改变国内原油市场格局的情况下,提高原油期货市场的活跃度。

  地炼竞争力将增强

  然而与究竟采用何种基准油标准关注程度相同的是,原油期货推出后市场究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瑞姆亚太能源机构分析师邓林艳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油期货的推出会使地炼企业在原料的获取上更加方便,市场竞争力会更强。

  “目前地炼原油加工能力约占全国加工能力的15%,但由于没有原料进口资质,只能与石油巨头合作,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它们的发展,很多时候会出现开工率不足的情况。但原油期货推出后,他们可以通过市场来采购原料,从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地炼在市场的竞争力。”有关人士说。

  目前中国成品油市场的下游是开放的,但在原油的进口上实行的是国家许可证,需要资质,包括国际资源的进口都受到严格的管制。虽然山东地炼有资质,但是受进口配额限制,根本进不到足够的原油,只能采购价格高企的燃料油,因此民营企业要进入原油市场门槛是很高的。

  山东省燃料油协会副秘书长余羽华表示,地方炼油企业在国际上获取燃料油资源的难度越来越大,一方面整个可供加工的资源越来越少,如俄罗斯、中东等地方,它们本身在发展深加工的装置,这使得地炼在燃料油竞争上压力很大。另一方面风险也越来越大,以前做国际贸易可以通过人民币升值做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这样可以带来一些收入。但是2012年以来人民币升值不是太明显,由此带来的风险就越来越大,甚至1月份出现了人民币贬值的情况。

  邓林艳认为,原油期货的推出,可以使地炼企业在原油采购方面有一定的优势,地炼企业可以选择与原油贸易商合作,而这也可能对中国石油巨头造成很大的冲击。

  事实上,原油期货的推出将解决市场定价问题。冯连勇认为,全球石油定价经历了垄断公司定价、OPEC定价之后,正进入期货定价阶段,期货价格成为影响基准油价、现货价格和长期合同价格的重要决定因素。

  冯连勇表示,原油期货不像成品油,与千家万户联系紧密,所以推出相对容易。未来还可以推出成品油期货。

  邓林艳还告诉记者,从长期来看,原油期货推出与理顺成品油定价机制有一定的关系。尽管外界一直说将缩短成品油调价周期,将成品油定价权下放到企业,但现在看来这个定价机制始终没有出来,一定是有多方面的顾虑。

  生意社成品油分析师赵京敏认为,目前国际原油价格一直处于高位,这使得成品油的定价机制改革迟迟没有新进展,只有等到国际油价回落到比较合适的位置时,才可推出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

  她认为,目前来看,国内原油期货推出的条件还不是很成熟,预计最快今冬明初才可能推出原油期货。如果原油期货价格在以后的时间段内突然有大幅的回落,那么就会提供国内油价跟国际油价直接接轨的契机,成品油定价机制也将有新的进展。

(责任编辑:木四 HN02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