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成思危:应大力准备推出国债期货 研究推出商品期货指数

  • 字号
2012年05月28日16:02 来源:和讯网 

成思危
成思危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上期所主办的“第九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于5月28日-29日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创新与服务——中国期货市场的改革开放”,和讯作为独家财经门户网站对本次会议进行全程直播。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在论坛上表示,在发展品种上面现在应该大力的准备推出国债期货,同时要考虑研究推出商品期货指数,随着国家改革的进行,逐步去推出利率类的和汇率类的产品。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我很高兴来参加你们这个论坛,因为我退下来以后,就在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做主任,也在做这个研究。今天我讲的是以学者的观点,供大家参考。我今天讲的是发展金融衍生品的几个战略问题,主要讲三点:第一点就是我们发展金融衍生品的目标,第二是我们的优先顺序,第三是监管。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讲呢?因为自从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以后,很多人把次贷危机归罪于金融衍生品。对于中国要不要发展金融衍生品?有一些人提出质疑,说这个东西是造成金融危机的祸害,我们不应该去发展。好在我们没有金融衍生品,所以我们这次逃过一劫。

  我个人是不同意这种看法的。因为金融衍生品是一个双刃剑,它既是一个通过对冲套期保值去分散风险、转移风险的工具,另外它也是一个投机的工具。但是我们说,这种情况并不能定义工具本身的好坏。比如一把刀,它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我们不能因为刀能杀人就不要刀了。核能可以做原子能,也可以和平利用做原子能能源。我们能说核能能做原子弹,就不发展核电了吗?所以这个问题我们确实是需要认真澄清一下的。现在有一些反对金融衍生品的人,我认为他可能连什么是金融衍生品都没有弄清楚就反对,这个我觉得是不合适的,我们要从学者角度、学术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

  金融衍生品应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通过对冲、通过套期保值来降低风险,或者转移风险。这正是我们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现在大家都知道,金融如果脱离了实体经济,就会造成很大的危险。虚拟经济是从实体经济中产生,并且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包括哪些内容呢?简单的说,一个是解决企业的短期资金的需要,就是所谓企业的运营成本,特别是包括企业流动性的需要。第二是解决企业长期投资的需要,这主要通过资本市场来解决。因为通过银行短贷长用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要通过资本市场来给企业解决融资问题。第三是解决帮助企业降低风险的作用。

  我讲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顺序。因为金融衍生品品种很多,我们究竟从哪入手?大家知道金融衍生品如果按照它的基础来分,它可以分三类,和权益相联系的、和利率相联系的以及和汇率相联系的。当然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一些商品期货,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气候的期货等等,主要是这三类,这是权益、利率、汇率。

  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我们应该先发展什么呢?我认为目前来看,我们比较成熟的一个就是权益类的产品,大家知道,我们的股指期货已经运行几年了,从运行情况来看,总体来是不错的。有一些人把最近股市的下跌归咎于股指期货,这是不公平的。证监会也声明了,根据国际国内的情况看,股指期货和股市的涨跌应该说没有必然的联系。

  下一步我们做什么?我个人认为,下一步我们应该大力准备推出国债期货。其实国债期货在我们国家时间也不短了,但是由于发生了三二七国债事件,所以弄得人们心有余悸,自从那以后把国债期货停了,很长时间没有能够发展。但是我认为从当前来看,发展国债期货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我们国债总的存量是相当大的,已经是20万亿,大概在全世界也在前五名之内,在亚洲可能是第二名。这么大国债存量我们不能把它盘活,只作为财政融资的工具,这就太可惜了。那么发展国债期货它的好处呢?一是可以提供一个新的投资工具;第二可以起到沟通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的桥梁作用;第三如果我们期限、结构合理的话,国债期货是一个确定市场基准利率非常好的工具。

  但是我们国家发展国债期货,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我们现在国债期货的期限、结构不够合理,我们是中期国债多,短期(一年以下,特别是一个季度的)和超长期(30年的)没有。国债,同时也要发行长期国债,像美国的30年国债一样。

  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市场是分割的,我们是银行间的市场特别大,交易所的市场小。这样分割的话,它也不是一个统一的市场。但我们也可以分步走,先搞银行间市场。所以我认为这应该说国债期货的发展条件,推出的条件基本成熟,我希望能够尽快的推出。

  利率类的产品和汇率类的产品,从目前看我认为推出的条件还不成熟。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利率没有市场化,汇率没有市场化。所以在这个情况下面,你就很难推动,因为金融期货本身它是跟市场化的程度很有关系的。如果市场化程度不高,你要做这个东西就有一定的风险,因为政策变化你不知道,没有办法预料。所以我认为随着我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的推进,利率类金融衍生产品和汇率类的金融衍生产品可能也会发展。但是我也相信,从我们国家改革的方向来看,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市场化是必然要做的。这两方面的问题我们应该积极的研究,未雨绸缪,做好准备,一旦有条件了,我们就可以推出。当然推出的过程,也是先易后难逐步来做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现在可以考虑的,就是我们的商品期货能不能做指数期货?商品期货是商品,但是商品期货的指数能否做成期货,这也是一种对冲减少风险的做法。首先重要的是要编制好指数,编制指数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现在也在搞一些这些方面的研究。我们上海期货交易所在有色金属方面话语权越来越大,编制的指数能够为更多的人接受。我们如果在这个基础上面进一步改进指数的编制,使这个指数能够引导商品期货的趋势也是非常重要的。希望上期所能够在这个方面多做一些工作,然后我们看能否推出国际公认的商品期货的指数。

  所以我认为从优先顺序来看,我们先是发展权益型的期货,然后是国债期货,然后是商品指数期货,我认为这些都是比较现实的。然后随着我们国家市场化改革的发展,这个利率类期货和汇率类期货也会逐步发展起来。这是我讲的第二个问题。

  我讲的第三个问题,就是监管。因为大家都知道确实如果监管不到位的话,就容易产生比较大的风险,这一次美国金融危机大家也看到这个问题。

  我们要监管,我觉得关键问题是四个。

  第一个是依法监管,没有法你怎么监管?所以立法是非常重要的。现在也在筹备期货法的立法,我觉得这个很有必要。大家知道经济法的立法它主要是调整三个东西,一个是调整市场主体的行为,一个是调整市场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一个是调整市场的竞争秩序。所以我们期货法立法的时候也应该在这三个方面去下功夫,而不仅仅是关注主体行为,而对于主体之间的关系和竞争秩序问题注意得不够。

  第二个就是立法一定要条件成熟。如果条件不成熟你去立法,那可能反而结果不好,而且这个法律还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发展。

  我们感到立法一个是不能太严,要留余地,要给今后的发展留余地。再一个,立法就是当我们没有足够经验的时候,我们不要急于去理它,这也非常重要。现在来看,我认为现在期货法是可以立的,但是金融期货法目前来看可能还要小心,除了股指期货有可能,其他不要随便立法。为什么?制度经济学有一句名言,叫做交易先于制度。就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在交易之前你去规定得特别清楚,必须要经历过交易你才能够逐步去建立制度。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的意思。所以在立法方面,我们没有经验、不够成熟的东西,可以先用部门法规、地方法规的方式来做,到条件成熟再提升到法律层面,这也是我们立法法里面规定的。所以我想监管首先就要依法,依法来监管。

  第二就是要合理。金融市场是非常复杂的,有的时候你觉得你这样做好像比较合理,但是实际上并不见得。金融衍生品的交易有几个特点,一个特点是跨期;第二它的双方风险是逆向的,就是说如果一方避免了价格;。同时一方就要承担价格上升的风险,而另一方承担价格下降的风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如果我们主观的考虑只是保护一方,那结果必然是扭曲了市场。

  第三是期货市场本身它也符合所谓风险和收益对称的规律。就是你要想有高收益,就得承担高风险。厌恶风险的人必然收益是低的,喜好风险的人如果成功的话,收益是高的。它必然是这样的结果。

  第三就是要适度,这个金融监管也不是说越严越好,因为任何金融监管只要你严,它必然带来的是监管成本的上升。美国大家知道发生了安然斯通事件以后,有一个法令叫做萨班斯,简单说萨班法令。当然这个法令有它好的一面,但是另一面就是加大了上市公司的成本。在法令刚出来的时候,美国的CPA都不够用了,会计师都不够用了。大概一个上市公司因为雇人一天要增加700美元的成本。所以监管不是越严越好,要管到点子上面,越严成本也越来越高,所以适度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是要有效,你监管本身主要的目的是要规范市场主体的行为,而这种规范是要通过引导,如果你这个引导不起作用,那你就无效。大家可以看我们的股市,股市疯涨的时候,增加印花税等等,短期跌一下,还是涨。股市下跌的时候,减印花税还是跌。所以说这种措施它不能改变人们的行为,要改变人们的行为就要用更复杂的措施,比如说国外为了解决过度投机的问题,就是短期换手率太高的问题,它就对资本利得税进行规定,收资本利得税,但是如果你持有股票一年以上再交易、再卖出就不收你的资本利得税,这样就改变了投资者的行为。

  而监管最重要的方面是信息的披露,从信息披露里发现过度投机、发现问题、发现内幕交易、发现问题。所以监管首先要求从信息披露入手。所以我就说监管最主要的是防止过度投机,而监管我们要合法、合理、适度、有效。

  所以我今天就想给大家讲这么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还是要努力的推进我们国家金融衍生品的发展,让它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服务,提供一个投资和投机的工具。第二就是我们在发展品种上面现在应该大力的准备推出国债期货,同时我们要考虑研究推出商品期货指数,随着我们国家改革的进行,我们逐步去推出利率类的和汇率类的产品。第三个就是我们监管一定要防止过度投机,我们监管一定是要合法、合理、适度、有效,并且我们要从信息披露入手,通过分析信息来发现问题。

  今天我就谈这么三点,供大家参考。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