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王海峰:中国利率下调空间较大

  • 字号
2012年05月29日19:29 来源:和讯期货  作者:刘冬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综合研究室主任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综合研究室主任 王海峰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上期所主办的“第九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于5月28日-29日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创新与服务——中国期货市场的改革开放”,和讯作为独家财经门户网站对本次会议进行全程直播。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国际综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在发言中表示, 货币政策很多人关心中国已经两次下调了准备金率,会不会调利率?如果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除了南非,南非的经济是非常特殊的,除了南非之外,其他三个主要经济体已经连续两次或者多次下调了利率,特别是巴西已经多次下调了利率,因此中国现在是不是需要下调利率?中国如果调利率,相对来说空间还是比较大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王海峰: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在这里就全球经济形势,以及对金属市场的影响跟大家在这里作一个交流。我今天跟大家交流有5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个让我们简要地回顾一下全球经济的走势,给大家一个背景的信息,接下来我们看一下全球主要的经济体,它的经济政策,货币政策的基本走势,经济基本面的走势,再往下走我们做一个一定程度的分析,全球经济实际上今年甚至未来的几年还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就影响国际金属市场的几个因素入手,跟大家做一个分析,最后简单的提几点建议。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世界经济的走势,大家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我们金融危机以来,从金融危机以前,全球经济就是一个双宿增长或者叫多宿增长,其中发达地区速度比较慢的,发展中经济体速度比较快,中国是在发展中经济体的上表,因此说可能三宿增长更好一些,大家从这张图上来看,实际上金融危机以来,我们工业生产是出现了集聚的滑坡,最近几个季度,工业生产又出现了比较大的波动,这就是说我们现在不管是中国,新兴市场国家,还是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复苏的态势是非常不稳定的,风险非常大。从这样市场化的采购指数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在最近的几个月,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它的经济面临着徘徊,从贸易情况,包括投资情况也是类似的,在这个时候,从大宗商品的价格,实际上2009年到一个高位,2011年3月以来做了调整,这个调整受实体经济的影响,也受货币经济的影响,它的调整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大宗产品的品类,调整的幅度是不一样的。

  我们接下来看一下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大家可以看出主要的发达经济体从现在经济指标来说,美国还是最好的,日本有日本的问题,欧元区有欧元区的问题,日本由于去年的大地震,已经二次探底,技术上已经进入第二次衰退,欧元区由于欧洲政府债务危机的扩散,大概今年也会进入一个衰退的轨迹,相对来说,美国的经济还是相对稳健的,不管美国经济自身内部矛盾风险有多大,从数据来看还是不错的。刚才是环比数,现在是同比的数,从同比的数可以看出,日本是有一个明显的衰退,欧元区跟着下来,但是美国经济是比较稳健的。我们来看拉动美国从需求角度来说,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虽然奥巴马在2009年推出了一系列贸易政策,再工业化政策,还有其他的一些政策,但是归根到底拉动美国增长最核心的动力还是刺激消费,从发达经济体的通货膨胀来看,大家看到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是逐渐回落,这是全球的趋势,中国也在回落。在日本比较特殊的,为什么特殊?日本由于大地震以来,它的能源政策作出了集聚的调整,今年5月份日本核电已经全部关了或者暂停,今年现在日本供电大概有5%的缺口,尽管日本大量的进口石油和天然气,大家看到长周期货币政策,2009年到现在三年多时间,发达经济体总体上采取了不同形式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利率政策整体失灵。

  我们比较地再看一下发达经济体工业生产,大家可以看到,从工业生产来看,它的走势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也是属于一个基本上停滞的状态,如果细看美国,因为美国经济在发达经济体里面最好的,它的就业的恢复或者非农就业是稳定增长,4月份它的产能利用率也基本上回到了危机前的水平,接近80%,失业率降到了8.1%,虽然失业率还是很高,虽然它的提供的新增就业的总数不是很大,但是美国经济整体上来说是一个比较健康的轨迹,看它的内部所谓储蓄结构的调整,这个调整的幅度过去几年是很大的,而且是比较稳步的,因此说由于美国诱发的这次金融危机,通过市场对风险的吸纳,美国现在至少从中短期来看进入一个相对健康的轨迹,比较我们看一下发展中经济体,也就是说主要的金砖五国,金砖五国实际上除了俄罗斯、南非,巴西、印度经济也是在连续6个季度减速,我们说我们中国的经济是在减速,发展中比较大的经济体也在减速,大家看主要发展中经济体的工业生产非常明显,印度、巴西也是出现了工业的负增长,我们4季度9%的增长还是不错的速度,从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货膨胀来看可以看出,也是一个缓慢的回落,因此对发展中经济体只要经济增速了回落到一定水平,通胀的压力就会有效的缓解。

  货币政策很多人关心中国已经两次下调了准备金率,会不会调利率?如果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到,除了南非,南非的经济是非常特殊的,除了南非之外,其他三个主要经济体已经连续两次或者多次下调了利率,特别是巴西已经多次下调了利率,因此中国现在是不是需要下调利率?中国如果调利率,相对来说空间还是比较大的,最后我们回过头来看所谓大宗商品,各种大宗商品跟货币的关系,我们知道美元是全球主导性的货币,而且在石油也好,其他期货交易里面,它的权重更大,而且石油基本是垄断的,这个价格的走势跟实体经济有关系,在这里跟美元的走强走弱也有关系,从80年代到今年,大家可以看到2000年以来美元的变动跟大宗商品,特别是跟石油的走势呈现非常明显的负相关,如果我们汲取最近10年的走势大家可以看出这个趋势来,粮食、金属、铁矿石这个趋势是非常类似的,如果说看基础金属,有几类铅、锌,还包括铝,它的走势有点特殊,与三种金属可能它的市场有关系的,或者跟它的金融特性是有关系的。在交易中汇率,虽然我们现在人民币还没有成为国际货币,但是未来以后,大家可以看到汇率的波动未来的风险是非常大的,这是对美元的变化。

  我们看一下或者归纳一下不同经济体的政策的分化,我们说2009年,2008年9月份金融危机以来,无论是发展中经济体还是发达经济体,基本上都采取了刺激经济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后实际上发达经济体最后没有办法采取的基本完全一致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由于各个经济体所遇到的问题不一样,而且各个经济体内部的制度不一样,它是不一样的,像美国也好、日本也好,财政政策发挥比较充分,但是欧元区财政政策受它制度约束,因此它出现了现在所谓欧元的主权债务危机,实际上日本主权债务或者政府债务也是很高,对发展中经济体,在2009年、2010年经济比较强劲复苏的背景之下,普遍遇到了通货膨胀,遇到了经济过热,最近随着经济的普遍减速,大家看到发展中经济体货币政策也出现明显的分化,像南非一直没有降息,它利率从长周期看现在也是历史比较低的水平,中国也没有降息,但是像巴西、印度、俄罗斯已经一次、两次或者数次降息。对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大家关注的另外一个财政政策,很多经济体政府是没有钱的,中国可能是一个例外说,我们现在无论是政府债务的水平,虽然地方债比较高,无论是政府债务水平还是政府财政收支状况,相对来说暂时比较好,未来经济调整存在风险,这种风险是非常不确定性,我们从不同的时间尺度来看一下风险。

  首先来看短期的风险,不管是发展中经济体还是发达经济体,消费疲软或者消费不振,这是最核心的风险,消费决定生产,发达经济体是这样,发展中经济体也这样,而且消费所拉动的经济增长是最稳健的,出口也好,其他也好,它的健康性跟消费品差很多,而且也是不稳固的。第二个就是政府的赤字和债务,政府可以举债,但是不能无限期的举债,这个对发达经济体这样,对中国也是这样,对其他发展中经济体也是这样,这样的风险,债务风险在发达国家已经充分的暴露,但是未来的可能会在发展中经济体来爆发。

  接下来就是就业和通货膨胀,通货膨胀更多的是发展中经济体,由于现在金融的国际化,美国也好,欧元区也好,日本也好,多发一个货币,大概有70%这样的通货膨胀,这个货币就会转到其他的发展中经济体,还有一个就是宏观经济政策的不确定性,大家现在普遍预期,美联储到2014年都不会动它的现在所谓0-0.2的利率,像日本、欧央行上调利率的政策利率可能也是非常小,但是对发展中经济体我们有可能会经历又一轮的过山车,现在我们的经济普遍是下行,但是这不等于在未来的几个季度会出现过热,其他的不确定性风险很多了。从中期来看,我们已经观察到在美国典型的例子,就是次贷私人债务已经转化为公共债务,债务的消化和吸收会延续很长时间。第二个公共债务怎么办?一个是增税,无论是欧洲包括美国,包括日本,增税解决债务难度非常大,政治的压力也非常大,而且发达经济体一直在用的就是债务的货币化,发钱,发钱既是美国的风险,也是欧洲的风险,更是发展中经济体的风险,这种货币所谓债务货币化,最后会直接地反映到大宗商品的价格上。

  接下来在中期来看扩张性新一轮如果说经济某些国家进入衰退,新一轮财政的扩张政策受赤字的约束越来越大,而且可能的作用越来越弱,金融危机以来,实际上我们看到了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它的长期的影响和短期的影响是不一致的,在很多的时候长期影响和短期影响是矛盾的,短期可以提升市场的信心,可以救市,但是长期可以转化为长期债务问题,转化为长期货币问题,未来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宏观经济政策的调控空间越来越小,这个就是我们在中期所面临的不确定性的经济体,如果放到长期的背景下看,这是我们几年以前就讨论的问题,放在长期来看,这一轮经济调整的深度可能要远远超出我们现在的预期,如果列一些解释性的指标,大家可以看到第一条解决发达经济体整体上已经陷入一个流动性陷阱,虽然很多国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因为没有见到通缩,但是利率政策、货币政策最主要的利率政策已经失灵,历史上30年代每个大萧条,日本过去持续15年,这个是很持续的标志,现在占了所谓的货币政策失灵我们又看到了。

  第二个大宗商品它的价格国际价格在高位振荡,2005年、2006年以来价格上来以后,虽然2009年、2010年进行了调整,但是还是属于高位,大家都说这是经济基本面决定的,在1973年、1979年我们也有同样的解释,大宗商品这种高价格的高位振荡,对经济特别是对发展中经济体的负面影响或者不利影响是非常大的。这次金融危机深深重创了金融体系,金融体系修复要比实体经济的修复时间要长得多。还有一个经济周期调整,也是一个规律,过去我们10-15年的大的繁荣期所累计的风险,由于我们各个国家所谓经济刺激化或者救市的政策很多风险被掩盖了,这个风险还是要发出来,从中长期来看,我们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没有出现,有的人说节能环保、新能源是新的引擎,但是理性分析一下,节能也好,环保也好,新能源也好,只会增加成本,并没有有效提高经济的效率,跟IT、跟计算机不一样。影响金属市场或者大宗商品的几个因素,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是实体经济供需,现在全球经济调整可以说从供需来说,总体上来说在中短期是供大于求。从虚拟经济来说,现在金属产品它的金融属性越来越强,但是这个也是有一定限度的,一定的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可以提高经济的效率,也就是说期货这个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经济效率,可以提高整个产业部门的效率,也可以适当的规避风险,但是大家一定要注意期货也好,证券也好,它是用一种风险,特别是金融衍生工具用一种工具对冲另外一种风险,如果从产业也好,从企业也好,从运营角度来说,从财务规避风险的角度来说,包括从国际化角度来说,可以推动证券也好,期货也好,但是一定不要陷入另外一种怪圈。

  金属产品价格更多由实体经济,比如工业生产,制造业的工业生产是决定了金属行业的工业生产,然后决定它的价格走势。如果说细看各种详细的几类有色金属,我后边把铜做了一个背景来,跟其他金属来相比,大家可以看到,铜在国际市场上它的价格波动是比较大的,包括它的库存波动也是比较大的,因此这个可能市场能充分地发现它的价值,但是看铝2009年以来它的库存一直很高,虽然价格也有波动,但是铝的走势和铜的走势差得比较大,而且铝的走势和货币,跟美元的关联度要跟铜跟美元的关联度要弱得多,相似包括铅和锌,库存一直往上走,价格一直在波动,镍跟铜有点类似,因此总结金属市场,它的价格更多的由供需来决定,货币政策或者金融属性可以影响它的价格,但是对不同的金属影响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因此,给我们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企业、有色金属的实体部门的企业提几条建议,第一个就是要关注特别要关注实体经济的走势,如果价格上行、下行更多看由供需决定的还是由货币决定的?

  第二个就是虽然我们中国需要金融创新,需要期货交易,需要相应的金融衍生工具,但是大家一定要记住,要适度使用,要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使用,金融衍生工具是一种风险对冲另外一种风险,如果从投机的角度来说,迟早会吃亏,我们在金融危机之后,从国际上中国企业出去并购案子也好,还是几个金融衍生工具应用来说也好,我们看到成功对冲风险的例子不是很吸引人,但是失败血本无归的例子很多。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