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江铜与嘉能可博弈60天江铜小胜

  • 字号
2012年06月13日00:5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梁钟荣

  铜期货历史上发生过两次大规模逼仓行为,一次是1996年住友商社滨中泰男事件,第二次是2006年国储铜事件,被逼仓企业均以惨败告终。

  如果嘉能可此轮逼仓中国算是第三次的话,那么江铜稍许胜出,但嘉能可也没有输。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商业行为,企业都是逐利的,只要有高的升水,大家都会去做这样的套利行为。”6月12日,江西铜业(600362.SH)董秘潘其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逼仓行为只是市场畸形发展的一种驱动,在这次博弈的过程中,“理论上江铜是赚了钱的”,但他没有透露江铜的具体赢利情况。

  自4月份开始的嘉能可逼仓之战,事实上未到真正决战时刻,双方便已高举免战牌。缘于欧元区危机解决的不确定性、对经济预期前景的不明朗等因素,目前江铜等国内精炼厂选择了中止铜海外交割计划。

  “如果从赢利升水上来说,嘉能可只是将从先前的超过100美元/吨的升水溢价降到6-8美元/吨。”广州期货铜业分析师林德斌认为,由于国内外铜价存在较大价差,江铜通过出口,“即可以获得不错利润,同时应对嘉能可的逼仓行为,避免自己爆仓”。

  引人瞩目的是,香港交易所目前正在竞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如若成功,中国厂商在世界铜金属交易的话语权将得到加强。

  两月博弈

  江铜和伦铜的决战于4月份正式打响。

  4月初,伦铜价格最低下行至7885美元/吨,但从4月15日起,LME市场铜现货合约的升水价从35美元/吨左右急剧增加,最高在4月底达到了155美元/吨,处于近三年来最高水平;其间,LME铜库存在短暂回升后再次减少,并且注销仓单大幅增加至40%以上。

  恰在此时,嘉能可等机构似乎现出了做多痕迹,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商品贸易商,掌控全球50%的铜与30%的铜精矿。据外媒报道,包括嘉能可公司在内的金属贸易商在那几周都提交了购买委托指令,以从该交易所的仓库提取数量创纪录的铜用于供给自己的客户。

  不过,很多业内人士较早嗅到了逼仓的气味,“嘉能可去年年底就在注销仓单,在上海保税区收铜”,甚至在4月大战时,嘉能可仍在上海高价买入铜。

  在市场上,一方通过控仓等手段拉升价格,逼迫另一方认赔平仓的现象叫做逼仓。因目前期铜价格已多少脱离基本面支撑,多位业内人士认为,LME市场逼仓现象已经形成。只是由于双方并未正面强硬对峙,更多人士倾向于用“软逼仓”一词。

  中国空头与嘉能可多头的对决,一度成为期货界瞩目的焦点,但彼时市场

  大多不看好前者。作为世界最大的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主宰着从锌到铜、铅及电煤等多个市场的交易,并且聚集着全世界数百名顶尖的交易员。

  5月初,江西铜业子公司江铜国际贸易公司(下称江铜贸易)称,中国大型铜冶炼和贸易公司已达成共识,将在未来两个月内加大向LME注册仓库交仓力度,出口“足够”数量的电解铜。

  由于中国本土并没有LME仓库,江铜遂通过保税港区转港至LME在韩国的釜山港交割。对于江铜向亚洲LME仓库出口阴极铜的量数,市场预料大概是20万吨。

  潘其方承认,江铜贸易主要在市场上低买高卖,以此出口,由此平抑国际铜价的上涨,但他没有透露保税区的购买出货量和江铜自产的出口比例情况。

  同时,国内的出口已导致中国库存减少,保税仓库的库存已降至50万-60万吨;同时,今年5月份,铜进口量41.97万吨,环比上升11.9%。江铜的出口目的已经达到,即抑制嘉能可软逼仓以及同时改善了国内价格。

  林德斌分析,江铜的做法是在国内保税仓库收购铜,同时将国内现货与保税区仓库的铜进行交换,继而出口,由此达到平抑价格的目的。“现在随着降息释放流动性,加之宏观工业数据好,许多贸易商正增加铜的进口,江铜再出口就是亏损。”

  港交所竞购LME

  在江铜与嘉能可决战落幕之后,另一个大戏也即将落幕。最快于6月13日,LME的最终归属将揭开面纱,赢家将在港交所和洲际交易所集团(ICE)两家企业中诞生。

  2011年9月,LME、宣布出售股权时,市场由此沸腾对期货市场而言,“得LME者得天下”,竞购成功者,意味着将掌握期货市场半壁江山。

  作为全球最大的金属交易所,每年全球金属期货交易约有八成以上是在LME完成,2011年该交易所交易量创下15.4万亿美元的新高。

  林德斌说,港交所竞购方案主打“中国牌”,能够帮助LME开拓中国市场,特别是LME一直期望在中国开设仓库,港交所可助其与中国监管层沟通。而洲际交易所优势在于具有丰富的商品市场经验,这正是港交所的“短板”。

  另一方面,嘉能可为LME的股东之一,目前正加紧收购斯特拉塔公司,配合其金融及贸易的优势,增强其在金属期货市场上的定价权,无疑会对中国公司形成压力。

  目前全球铜消费情况大致是,中国占40%、欧元区占20%、美国占10%、其他占30%。从占比来看,中国及欧元区的消费量对铜价的影响最大。由于国家政策限制,贸易企业出口铜拿不到退税还要交10%左右的关税。

  “没有LME仓库,国内进口的铜大多放在保税仓库,只是为了融资,这都是国内目前铜期货交易在国际市场上陷于被动的两大难点。”林德斌认为,如若港交所并购LME成功,那么在国内设置仓库难点迎刃而解,企业少去了交割铜期货需去亚洲仓库的痛苦,减低了成本,并可让中国企业更加熟悉LME交易规则。

  潘其方说,在与世界巨头的商业博弈中,中国企业的经验更加丰富,亦更为团结,在此次反逼仓的商业竞争中,江铜获得国内企业的支持就是一个鲜明例子。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