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谭雅玲:我们不能稀里糊涂地改革

  • 字号
2012年07月08日10:05 来源:和讯期货  作者:郝鹏飞

谭雅玲
谭雅玲

  2012年7月7日,第四届中国期货(证券)资产管理大会在杭州·良渚君澜度假酒店胜利召开!下午,会议围绕“操盘手交易方法及实战理念分享”的主题举办了专场对话论坛。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谭雅玲女士出席了会议并发表了精彩演讲。

  精彩发言

  我们知道什么是风险吗?什么是风险?什么样的风险?我们三、四年都在谈风险,但是我们似乎得到的结果是风险的压力越来越大,风险的预警越来越高。

  ·我们处在一个流动性过剩的时代,我们不能按着流动性不足的理论来推论现在的状态。

  ·流动性不足的时代是需求决定价格,流动性过剩的时代是投资、投机决定价格。

  ·降息对不对?需要降息吗?

  ·全国人民想让股票涨,股票涨吗?政策想让房价叠跌,跌了吗?过去我们不希望人民币升值,人民币一直在升值,现在人民币的贬值对我们有好处吗?时机不当,但是我们控制得了吗……

  ·人民币在走投机之路!

  ·美国有金融危机,美国人过得比我们差吗?欧洲有金融危机,欧洲人过得比我们差吗?日本人有经济衰退,20年的经济衰退,日本人比我们过得差吗?

  ·G7峰会变成了G20峰会,七国变成了二十国,二十国出来了,七国消失了没有?

  ·中国需要到海外消费吗?自己的消费不足,消费低迷,消费徘徊,我们干嘛要鼓励老百姓出国买名牌、出国旅游、出国读书?我们用我们的血汗钱在帮助哪一个国家拉动消费?

  以下是演讲文字实录:

  谭雅玲:各位朋友,各位同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参加第四届中国期货(证券)资产管理大会,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今天上午很多领导和专业的监管机构,还有行业的领导讲了很多问题,围绕着资产管理的问题提出了很好的见解,提出了中国面临的一些问题,这样可能对我们判断形势和认识一些市场会有很大的好处,因为面对非常独特的金融危机,我们更多需要的是思考,而不是简单地面对和接受,这是我这三四年的体会。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杨总给我的命题是和美元、黄金有关的话题,非常热门,看似是非常短期的问题,但是通过这场金融危机我们特别值得思考,我们研究所有的问题的着力点和侧重点不能太短期化、单边化和舆论化,这样的话可能给给我们带来的错觉会很突出,给我们带来市场的错位会很明显,最终得出的是错判。这么多年我们有很多教训,所以我们应该通过金融危机的过程去梳理整个全球的状态,我们自己的状态,这样会有好处。

  首先根据会议的主题,资产管理大会,资产管理的核心是什么?风险控制,风险控制是最关键的,而相对于风险控制,它的重点应该是什么?投机的操纵,风险是投机操纵最重要的风口,怎么去管理投机操纵?首先应该克服非常极端的情绪、非常偏激的情绪,不给投机以空间、时间和条件,什么叫做投机?针对问题炒作,你的市场有气侯,你的市场情绪,你的市场有漏洞,这是最大的风险,所以我们应该关注风险这个时尚词汇,但是所有的风险第一个关键点是在于识别,怎么样有效地识别风险,是防范和应对风险的第一个要点,而我们恰恰忘记了识别,盲从地谈论风险的防范和风险的应对。我们知道什么是风险吗?什么是风险?什么样的风险?我们三、四年都在谈风险,但是我们似乎得到的结果是风险的压力越来越大,风险的预警越来越高。

  我们需要去反思问题出在哪里?我们的漏洞出在哪里?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警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教训。怎么去思考对当前的形势判断、市场判断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今天的主题是美元和黄金,美元和黄金它的共性特征体现在哪儿?这是我们要研究的一个大前提、大背景、大环境。无论美元,不论黄金,它的最大共性在于流动性过剩的新时代,我们处在一个流动性过剩的时代,我们不能按着流动性不足的理论来推论现在的状态。黄金不能涨了,那么美国和黄金价格的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我们处在的时代特征是什么?黄金为什么不可以涨了?它处在流动性过剩、流动性泛滥的时代,黄金还能涨,这个特征的流动性不足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考虑通货膨胀只是讲供给和需求,这是传统时代,是流动性不足时代的特征,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流动性过剩和泛滥的时代,我们在讨论供给和需求管用吗?不管用了。我们现在是以投资和投机为主,现在要控制的是投资,控制的是投机,你才能够解决通胀的问题。

  有的人一定说通胀指标下来了,今天上午李局长也讲了,过去我们是5%到6%,现在只有3%,但是我们想过吗?物价下来了吗?买东西便宜了吗?都没有,超市的东西比过去贵,菜场的东西比过去贵,问题出在哪里?流动性不足的时代是需求决定价格,流动性过剩的时代是投资、投机决定价格。为什么现在的通胀只有3%?投资没有方向,往哪投?投什么?大家停下来了,投机是在赔本是在亏损。大家停手!这个通货膨胀反映的是情绪,反映的是状态。我们拼命地照本宣科,用利率来对证,利率解决得来通胀问题吗?在流动性过剩的时代利率解决不了通胀问题。所以大家在微博上看到了我的观点,“降息对不对?需要降息吗?降息是因为缺资金,降息是因为信息不足,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资金吗?”经济总量47万亿,货币供应量90万亿,我们缺钱吗?我们真的缺钱吗?要好好问我们自己,我们是情绪太极端了,状态太混乱了,钱太多了,没有精品,没有品质,没有品牌。我们的立足点和着眼点没有用到点上,我们还能放钱吗?如果放钱我们会不会失控?我们有金融危机的预警,我们有经济的预警,跟什么有关系?控制力。全国人民想让股票涨,股票涨吗?政策想让房价叠跌,跌了吗?过去我们不希望人民币升值,人民币一直在升值,现在人民币的贬值对我们有好处吗?时机不当,但是我们控制得了吗?这些我们都多要问几个为什么,谁在决定?怎么循环的?我们不能糊涂地改革,我们的改革是在糊涂的状态下进行。人民币的浮动区间扩大了,我们就欢呼,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加快了,人民币国际化即将实现,仔细想一想,梳理一下,从千分之五变成了1%,1%的浮动区间和99%没有浮动的区间,哪一头重,哪一头轻?99%没有放开,我们在欢呼1%。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人民币的浮动区间是在哪儿放开的?是在银行间的外汇市场,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外汇储备,中国是全世界最小的外汇市场,没有开放的外汇市场。国际市场以外汇市场为主,外汇市场会影响所有的价格,我们的市场是以股票为主,我们跟国际不对接,我们跟市场的过程、流程、经验不对接。有的人在说中国人民币走了一条聪明的路,金融体系和市场的价格不对称,真正搞金融的人一定会回答这个问题,人民币在走投机之路!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是一个巨大的陷阱。人民币的本币市场没有健全,我们走离岸市场,人民币的制度没有健全,我们去关注人民币的价格,懂金融的人,做过金融的人,这个流程对不对?这个程序对吗?虽然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特色,但是我们处在一个极其复杂的时代,我们既要注重自己的特色,更要关注国际的特征。

  第二个观点,什么样的国际特征?独特的金融危机时代,美国有金融危机,美国人过得比我们差吗?欧洲有金融危机,欧洲人过得比我们差吗?日本人有经济衰退,20年的经济衰退,日本人比我们过得差吗?我们要认真地梳理一下,它用金融危机的论点笼罩着全世界,操控着全世界,控制着全世界,使我们很膨胀。西方有问题了,中国有机会,中国在崛起,是这样吗?国家性质变了吗?货币制度的主宰变了吗?中国的话语权变了吗?昨天在讨论一个问题,记者在采访的时候问出了这个问题,中国有话语权,我问了一句,G7峰会变成了G20峰会,七国变成了二十国,二十国出来了,七国消失了没有?记者回避我这个问题,我不停地追问记者,七国消失了没有?七国没有消失,二十国集团要开会,先开七国首脑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要开会,先开七国首脑会议,拉加德被确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是七国首脑会议决定的,全球的RF成员国通过,这个过程说明了什么?是有操纵者,有控制者的。舆论是很简单的,短期的论证、单边的论证,美国的债务被炒成危机,美国的债务是危机吗?美国人46年借债度日,美国人一点新花样都没有,按照惯例,第79次提高债务上限。美国这是用全世界的资源还债,我们理解美国吗?我们了解美国吗?它是全球化,我们是本土化,它有债务问题,它用的是全世界的资源,我们债务问题,我们只能用本土的资源!我们两者之间的概念和定义一样吗?我们的导向停留在哪里?美国的参议院一个观点,美国的众议院一个观点,参众两院背后是两党,美国两之间有分歧了,美元要崩盘,美国的债务不可持续,这么多年我们讨论的美国问题就停留在这儿,美国总统要选举了,我们就关切共和党上台会怎样,民主党上台会怎样,美国共和党执政过,民主党执政过,布什八年,奥巴马四年,人民币升值是他唯一对中国的战略,这句话可以说明什么?美国的文化基础很好,美国的国家战略是不可抗拒的,美国的国家利益是不可不执行的!

  我们理解美国是很偏的,按照舆论导向引导的惯性,按照我们偏激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和议论问题。把欧洲债务炒成危机,欧洲人1999年3月份就开始有债务问题,多今天债务问题在演化、在恶化,胡祖六说了一句话,过去的金融危机,所有受害国是乞求发达国家援助,是乞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现在的欧洲、美国有问题,是理直气壮地要求援助,说明什么?国家的地位不一样,国家的性质是不一样的,国家处在一个独特的金融危机时代,传统的金融危机失控,新型的金融危机可控。我们是要认真地梳理形势,不要被一个金融危机迷惑我们的视线,混淆了我们的思路,妨碍了我们的发展。它有金融危机,我们没有金融危机,但是最终的结果,我们没有危机的国家要比它面临的问题严重得多,我们的基础条件不一样,我们的国家性质不一样,我们的市场层次不一样。中国不能和美国比,中国即便能够超过日本,也不能跟日本比,我们要准确地摆好中国的位置,发展中国家,日本、欧洲、美国是发达国家,所以我们要按照流程走,要按照规律走,要按照定律走,初级阶段、发展中国家,我们应该走入中级阶段,把大量的积累变成精品经济、品牌经济、品质经济,而不能西方有金融危机迷惑了、妨碍了我们的发展战略思路,我们不走中级阶段,步入了高级阶段,扩张,盲目地扩张,产业扩张、地域扩张、行业扩张。中国的定义准确吗?中国到了投资海外高潮吗?中国自己不需要投资吗?西部需要投资,农村需要投资,中小企业需要投资,我们的社会保障体制需要投资,我们干嘛要调侃投资海外高潮?我们的意识乱了,我们的对策是不对症,我们自己在宣传海外高潮,中国需要到海外消费吗?自己的消费不足,消费低迷,消费徘徊,我们干嘛要鼓励老百姓出国买名牌、出国旅游、出国读书?我们用我们的血汗钱在帮助哪一个国家拉动消费?我们的立足点、立场出了很大的问题。

  人民币走向海外高潮,人民币到了走向海外高潮了吗?我们可以控制走向海外的风险吗?升值阶段,别人想持有你,贬值阶段别人要抛售你,我们懂得这个市场的基本定律吗?所以金融是一个专业的过程,是一个经历的过程,是一个经验的过程。所以我们面对金融的高端和专业,我们应该去想,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美元霸权回归的新时代!美元霸权在回归,12年以前叫三足鼎立,至今没有人说三足鼎立了,过去的三足鼎立发生在美元、欧元、日元,现在世界格局前三极的货币是美元、欧元、英镑,为什么让英镑起来?中间是有战略的,中间是有利益博弈的。而现在所有人不说三足鼎立,依然在说美元一支独霸,美国经历了金融危机,美元一枝独霸在回归,独特的金融危机,它是收获者,它是获利者,它不是受害者,为什么它能够做到这一点?有战略的高度,有战略的远见,所以如果从这些角度去议论,黄金和石油它之间的共性在哪里?美元是特权和霸权,定价货币和报价货币,黄金是特性和特征,既属于资源,又属于金融,它们两者之间为什么要这样搭配?美国人在设计,美元是有备而来,美元的战略是应该引起高度的关注。

  美元的战略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全球化的基础上,美国是全球化,我们依然在本土化的时代,美元处在一个什么时代?再工业的时代!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们两者之间的品质一样吗?我们的结构,我们的收获利益一样吗?美国处在一个全面的霸权回归时代,它是有战略目的的,它拼命储备石油和黄金,2005年到现在美国的石油对外依存度在减少,从65%降到45%,我们的石油依存度在增加,从40%多变成了70%。我们跟它的路径方向不一样,它是再准备,它是再筹谋,它为什么要囤积黄金、石油?是为了美元,美元有了挑战者、竞争者,但是我们的议论是很简单的,美元要崩溃?美国人努力了二、三百年,不要美元了,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所以人都会回答:不会的,我们就要去想了,它现在在干什么?要重新架构国际金融新体制,美元为主,黄金为辅,石油为辅,美元是核心,黄金是筹码,石油是工具。它在架构国际金融体制,它是有远见有高度的国家。

  从这个角度,我们特别值得揣摩,美元的经济是什么?高级经济阶段,跟传统的经济时代是不一样的,传统时代房地产、汽车、制造业是我们的核心产业链,美国这个产业链不是核心产业链,它的金融、科技、新能源是核心产业链。美国的意识、美国的文化在诱导全世界,在误导全世界。而且美国的文化基础很好,把最坏的事情告诉全世界,把最不好的情况告诉全世界,掩盖了真实,掩盖了实力。美国有金融危机四年多,美国世界第一的格局没有被震撼和改变,而美国处在改革经济的时代,我们看到了美国经济问题是财政赤字,而没有这场金融危机我们看到的美国问题是双赤字,双赤字变成了财政赤字,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改革,不断地减少贸易赤字的压力。2007年的贸易赤字是多少?7100亿,2009年的贸易赤字是多少?3800亿,现在的贸易赤字是多少?4300亿。美国是在调结构、改善经济基础,它跟全世界说吗?从来不说。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理解美国的经济问题和理解中国的经济问题不一样,所以李局长上午讲得非常好,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的是西方经济,发展中国家经济怎么样?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怎么样?中国经济怎么样?但是所有的网络、所有的媒体、所有的文化书籍全是把西方的东西告诉了我们,从这个角度去想,舆论在绑架价格,价格在绑架制度,制度在绑架战略!它在用思想意识影响我们的进程,干扰我们的思想,破坏我们的战略。

  网络很发达,媒体很发达,所有人拿这一部手机和一部电脑,走到哪里天下事都知,但是天下的事一个方向的论调,一个论点的论调,没有批判的,美国说的都是对的,但是实际上美国说的对不对?美国的视野里,前年的失业率10.4%,去年的失业率8.2%,美国人还说失业率,美国人还在说失业的压力,这对一个国家是多大的改善和改良?怎么分析?用什么角度分析至关重要。而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美元的政策,第三轮是一个关键点,所有人在期待,如果出来了,黄金高涨,如果不出来了,黄金暴跌。什么意思?再一次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三轮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一轮和第二轮走完了,第三轮为什么要出来?美国经济不行,美国经济要反复,美国经济要二次衰退,美国的货币政策就是为了美国经济吗?误读、偏激了美国的经济政策,美国叫霸权货币,美国的货币量60%在全世界,只有40%在美国的本土,欧洲的货币发行量其中70%在本土,日本的货币发行量85%在本土,中国的货币发行量99%在本土,美国的货币政策和中国的货币政策一样吗?跟欧洲、日本的货币政策一样吗?我们的解读是很偏激的,第一轮和第二轮不仅仅是为了美国经济,而是为了美元的覆盖率!它要发货币是想实现美元的市场覆盖率!经济的能量在增加,杨总上午讲了1980年的世界状态、2010年的世界状态,美国看到了真实的市场,美元过去的发行量覆盖不了全世界,所以美国人要印钞票,而不是因为美国经济有问题来印钞票。外汇市场1997年1.2万亿元,外汇市场一天5万亿美元,有人说一天已经达到了6万亿美元!美元过去的发行量已经在流动性过剩和泛滥的时期不能得到覆盖率,所以它要印钞票,未来的第三轮是要干什么?回收利润,掠夺利润,全面覆盖市场。而美国的第三轮已经出手了,已经变样了,我们是在简单地议论美国的第三轮QE。

  去年的9月份到刚刚开过的会议,美国人这一年采取的策略是什么?卖短买长。把短期的债券抛出来,把使长期的债券买回去,它在干什么?锁定资产,锁定利润,回流资金,掠夺资金。我们的思想停留在表面和惯性,期待第三轮过头了。只有正确认识第一轮和第二轮才能正确解读第三轮,美国的货币政策决定了美国的汇率政策,什么叫美国的汇率政策?强中弱,强势是汇率宣言,弱势是策略运用。而我们的市场议论是很偏激,强势美元要反弹,期待的点数是多少?今年的美元指数会走到86,会到90,会到100,美元指数已经走了半年了,最高的点是83,最低的点是77,80点是一个关键,上了80点拼命地回到80点以下,它是要强势吗?它的强势是制度,我们理解的强势是价格。

  怎么解读美元?汇率是一个关键,这个汇率会对我们所有的价格方向有重要的影响。美国人的定义是很准确的,所以市场的调侃是低估了美国人,高估了我们自己,美元要崩盘,美国人拼命地开着直升飞机撒钱,美元要崩溃,是这样吗?杨院长上面的图表告诉我们,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和我们的供应量是多少?两年当中美国人印了十万亿美元,我们两年当中印了十二万亿美元,我们货币供应量折合到美元,我们的货币供应量比美国的量还要大,美国的经济动量是多少?十万亿美元的供应量,经济总量13万亿、14万亿,现在是15万亿。我们的经济总量是多少?不到五万亿,刚刚上路七万亿,所以美国人想让美元跌,美元就跌,美国人想让股票涨,股票就涨,美国人不想让房价暴跌,房价就是循序渐进地下跌,我们所期待的跟所要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问题出在哪里?失控!意识上的失控!价格上的失控!制度上的失控!它是一个全面的组合,我们把金融变成想象力很丰富,变成理想主义很丰富,金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拼搏、竞争、博弈,它是你死我活的,不是说有钱就可以胜,有钱可以成为投资者,这是我们中国的问题,但是在西方没有钱可以成为投资者,它需要的是什么?专业、技术、规划、策略。

  从这些角度去想的话,怎么样解读美元汇率是非常重要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美元的利率,美元利率为什么站在最低点?美元要恢复的是利率的霸权,汇率霸权恢复了,利率霸权尚未恢复,美元利率占在最低点,未来美元利率快速上涨,它会走到更高点,想不到的点,要恢复利率霸权,它是一个全方位的调整,长远的调整,我们不要低估了美国,不要低估了美国这个国家机器,它是有战略高度和远见的国家,它运行了200年、300年,我们只运行不到20年,我们跟它的差异是巨大的。所以如果从这些角度去想,美元的汇率到底怎么走?以贬为主,全球化的跨国公司布局已经完成,它要用美元贬值,为所有美国的跨国公司赢得市场最大的份额和最大的利润。雷曼兄弟是一个很好的写照,雷曼兄弟是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但是雷曼兄弟三年的申请破产影响了我们的视觉和判断。2008年的雷曼兄弟现金流60亿美元,去年年底雷曼兄弟的现金流达到650亿美元,今年的3月6号雷曼兄弟申请破产将要结束,雷曼兄弟开始偿还债务,从这个角度想,雷曼兄弟是投行,美国的投行是美国跨国公司,什么叫美国的跨国公司?本土只是架构,所有的主板在海外,我们本土是主板,海外是分支。我们跟它的结构一样吗?我们跟它的追求能够一样吗?我们的货币政策利率水平能够追随它吗?

  讨论金融危机原因很多,什么原因?资产证券化、金融道德、金融监管、金融衍生产品,这些跟金融危机的原因有很大的关联,而金融危机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国人过于自我,全世界不足自我,这是最致命的一点,舆论它垄断了,价格它绑架了,制度它恢复了,战略它在实施,这是我们看到的结果,怎么样评价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怎么样看待美元,美元以贬为主,美元的贬低是分阶段的,美元的升值是短暂的,这是现阶段的一个基本要素,它等待欧元最终的消失,怎么消失?平稳消失、慢慢消失,不会引起全世界的振荡,不会发生金融危机,像泰坦尼克号一样渐渐沉没,双币运行是第一个阶段,欧元消失是第二个阶段,有准备了,不会振荡了,欧元消失了,欧洲国家存在,欧元是美元的对手,欧洲的国家是美国的同盟。我们要准确地定义,不要糊涂,所有的问题混谈乱谈、论谈,怎么看待世界很多问题和焦点的很多问题?是要区分主次、层次、阶段,历史的和现状的,它是有备而来,是有过程而来,不是凭空想象,不是那么简单和短期的。

  从这些角度去想,黄金价格会怎么样走?黄金价格首先要想的是它的定位,黄金价格的定位是什么?美元辅助的工具,而不是替代美元的工具,美国人会这么愚蠢?努力了200年、300年,不要美元而要黄金?我一说到这儿大家一定反对,美国要的是美元,不会要黄金,那么黄金价格高涨是为了什么?保护自己,巨额的债务、巨额的赤字,它把金价弄得很高,未来的走势预期很高,如果一旦有风吹草动,这么高的价格,它又囤积了全球最多,它会保本,它更重要的是面对对手,欧元是它的对手,欧洲有大量的黄金储备,美国人就是不出钱,发展中国家出钱,美国人已经看到了欧洲有巨额的黄金储备,黄金价格高涨,美国人要诱惑欧洲人出手卖金,这是战略组合。它要重新架构国际金融新体制,所以黄金的特性是极其特殊的,金融属性、资源属性,怎么定性?要面对流动性过剩、要面对中央银行储备黄金极其特殊的结构组合,这是我们判断黄金一个基础要素,金价为什么一直在攀升?想一想它涨得这么快,我们任何一个市场有涨有跌,这个过程没有变,涨得很疯,盘整的时间很长,不对等吗?对等的,未来还会涨,大家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间疯狂高涨,是用心在跟我们较量,我们没有想到涨跌的时候在涨跌,它揣摩了市场的心态,揣摩了市场的状态。有时候是顺期的,有的时候是预期的,是用心在琢磨市场,我们只是靠舆论在引导我们的市场。所以怎么样分析市场是至关重要的,金融的问题是很复杂的,它的复杂过程有历史,它的复杂过程有未来,而我们把很多金融问题想象得很简单,所以我们的市场是很膨胀的。所有人不做实体,都在投机套利,连人民币国际化,连人民币结算都成了套利的工具,贸易结算量在增加,国际结算量在增加,贸易在萎缩,我们不是促进了贸易,而是给投机套利多了一个工具,我们的改革是混乱的,很混乱的,不扎实、不踏实、不老实,这是我们的问题,所有的事要用心才会有结果。

  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我们处在极其复杂的时代,但是我们极其膨胀的情绪使我们面对复杂措手无策,没有辨别力,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应该梳理情绪,使心态平和,使市场平和,中国才会有希望,谢谢!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