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曹胜:套期保值理论是一个企业战略决策

  • 字号
2012年12月27日15:34 来源:和讯网 


  和讯期货消息  11月26日,由北京期货商会主办的“2012年(北京)第六届期货高管年会”在京举行,各界将共同商讨如何学习国外经验,发展中国期货市场。经易期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曹胜表示:我们的市场应该做到足够大,你倒了我就把你收了,我的市场能吸收,我绝不会捅到局长那去,绝对不会捅到期货部主任那去,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我们的市场不够大,所以我们害怕出事,害怕风险,所以我们要维稳,维稳就等于不创新,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

  以下为会议实录:

  主持人:感谢李总,这次我们的演讲嘉宾到现在都是我们去国外学习的老总们,所以这次学习确实给我们很大的冲击,刚才李总他总结了国际协会的经验,也有我们业内,加上我们金融界现在有很多推出了指引,这个有机遇也有挑战,因为我们是金融业里最小的一个单位,这样我觉得我们的优势就在于看了股指的指引。下面请经易期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曹胜,他是我们期货界研究型、学习型的博士,他给我们的题目是中美期货市场生态环境比较,下面有请曹总。

  曹胜:大家下午好,这个题目给我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忐忑,因为这个题目太大了。第二个十八大召开的时候说同“四位一体”到了“五位一体”,我说我们监管系统发明的“五位一体”党中央也开始了,仔细读了一下,原来是从过去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四位一体的建设,加了一个生态文明。正好跟这个题目不谋而合的。所以这个题目挺时髦的。

  我今天想跟大家谈的因为时间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但是在我的讲话内容当中我想贯彻:金融环境、行业环境、理论环境、市场环境、社会环境、政治环境。

  总得概括来说,我们这次学习,早上在会议室碰到说“你们海归回来了”。其实我目的想到了阳澄湖的螃蟹,那个洗澡的螃蟹,不只是那个湖里的螃蟹在阳澄湖的浸了一下就说是阳澄湖的螃蟹。其实我们“海归”也惭愧,去的时候觉得这么长时间,太长了,走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走,觉得学习的时间太短了,皮毛都没有摸着,可以这么说,离我们的期望值差的很远。但是在那没有白呆,开阔了眼界。所以我们毕业的时候都在留言册上写了一句话,我是这么写的“感慨于美国丰富、繁荣而又和谐的自然生态环境与金融生态环境,以及各个圈层和个体蓬勃向上与积极创新的精神和活力,中国期货界缺少的正是这种精神与活力。”那的生态环境,大家可以想象到那没有什么重工业,污染环境都放到第三世界国家去了,我们那整天都是蓝天白云,非常羡慕他的自然环境。以至于那个时候我们到的时候,正好是美国大豆涨到的1700多,奔1800的时候,中国人民干旱的怎么样,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三天一场雨。我们考察的时候,玉米棒子这么长,我扛在肩上照张相。它的自然环境很和谐。我们沙滩上照片的时候,小鸟啾啾就跑到你前面去了。所以那的生态环境太好。

  接触他们的行业参观他们的公司,觉得他们的金融环境太让人羡慕了,所以他们没法不创造出那么好的金融市场,那么高的效率,因为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我们这方面真是要学习的地方。

  刚才几位老总谈的都是理论上的,甚至业务上,都没有谈学习,我今天开篇谈学习,因为我是学习委员。我去的时候是豪情万丈,因为二十年前在中国为了考美国系列三考试花了一百美元,当时汇率是1:10。想想我是最大的冤大头。当时115分满分,我考了112分,我很得意。一直很向往美国期货经纪人的生活。当时给我们讲课的华尔街的所有的炒家们,有几个华人,他就跟我们讲,这在美国是一个机密中的机密,我们绝不会为了二十万美金葬送自己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我们视诚信如生命。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美国总统的年薪才八万美金,他为了二十万美金不要。所以我觉得这个行业太了不起了。所以我带着这种行业的使命感,带着这种行业的憧憬进了这个行业。结果二十年过去了,我们陆局长回来管我们的时候,怎么还是你们这帮人,管的还是这点人。所以我们的进步跟美国相比是惭愧的。

  十年前2002年我也去了一次芝加哥,那时候的大腕儿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不知道去哪了,但是我也感觉到那时候美国的期货的繁荣,现在去也感觉到了他的没落,也可能是电子化使它的场内的气氛有点冷,有可能藏在下面了。这次去美国不是我想象中的感觉。正是因为这句话“绝不是为了二十万美金葬送我自己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支撑了我整整二十年。

  我经常说这个行业是一个精品的行业,有水平,同时又人品。在今天不同场合下,很多监管的领导,也可能对这个行业不了解,他经常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把这样的工作交给你,你们能干吗?资管业务交给你们你们能设计出品种吗?让你给人保设计一个方案你拿得出手吗?我当时就在想你没有让我做,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呢?

  第二过去讲的高速简单累积期权,我们吃过过药的国企最后也是找到我们让我们给他们解答,当然那时候已经病入膏肓了,我们已经无力回天的,但是他认可我们的能力。

  同样中国最大的联合体ABCD兼并的没有了,我知道的到现在民族企业依然屹立在东方之林,没有被ABCD吃掉。所以不能说我们是没有水平的,只是说我们还没有这个机会去展示。我非常同意刚才讲的,我们的差距在硬件、技术和人才上,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可以用钱买到的。我只要投入,我硬件跟的上去,我只要花高薪,就能招来清华、北大的高校学生,甚至能把海归招过来。但是如果我们的理念跟不上,理念上不能发生质变,我觉得一切惘然。所以带着这个理想进入到这个行业,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也很骨干。

  感觉到从业二十年,问我说这个期货行业是不是很自豪啊?其实我们对这个行业的热爱支持我们到了现在。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到了芝加哥学了高深的期货理论以后,我们的期货行业是不是真的就那么崇高?我们的理论是不是就那么高深?其实我想了一下,我们的理论很简单,套期保值理论就是风险管理。价格发现、套期保值。我们赖以利用的就是这两条理论,而且套期保值理论,我这次去芝加哥学了以后,发现原来我们只是人家的九牛一毛,我们停留在算术,加减乘除。现货投资,期货商一卖,然后期货的价格一买进,一减,看看我的盈亏,然后弥补现货的亏损,所以这叫套期保值了。大错特错!我们这是小学算术,身价已经把它引进了国债的算术理论,引进了通信,引进了各种参数,算平方,算复利,而我们还在算加减乘除。所以我们的理论很简单,但是不是因为真的很简单,是因为我们掌握的很简单,是我们引进这些理论的前辈们,他们把这些理论简简单单的定位在保值上也是大错特错,这是理论上需要改进的。

  实践其实比较烦,期货好说不好做,买卖两个字其实很辛苦,做起来非常困难。套期保值也是的,我相信老总们都派人做过营销,套期保值吧,是不是每一笔做到套期保值的完美效益呢?我们自己也很困惑。以这个做开场白,我来把这个很沉重的话题抛给大家,引起大家个反思。

  接下来按照我的思路谈点现实的东西。刚才说了理论、业务、创新、发展,我去除了观察他们的蓝天白云,观察他们生活中的跑步,甚至那的乞丐可以坐在桥上五点钟就起床,也很敬业。我从一些小事上,每天早上我们协会的领导嘱咐我们,早上一定要放一美金到枕头上,我们说好。那天忘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心里惴惴不安,我说今天早上忘了给人小费,人家会不会忘了给我打扫卫生啊。没有事,人家还是很敬业的把你的房间打扫的很干净。我想起来我十年前去的时候一美金,十年之后去了还是给人一美金,我觉得通货膨胀是不怎么样,看来很平稳。第二,感觉他的小费中国是没有的,他这个小费很好,我们大家评价很高。其实不是在乎是块钱,虽然他们可能没有工资,靠小费生活,但是绝对不会因为你不给他就怠慢你。再有就是感恩,其实小费是干因,是对你劳动付出的认可。而我们现在可以说我们的教育体制培养的都是一些自私自利的经营者,给你小费门都没有,甚至我们习惯了造假,听假话,用假货,也习惯了假馒头、地沟油,我觉得这跟我们的价值形态、意识形态也是有关系的。所以小费虽小,但是反映出美国整个社会的人文、价值观念、服务意识,我觉得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第二件事是理发。在这呆了一个半月,两个月很小要理发。一开始听说美国理发特别贵,走之前理了一次发。我们组长带着我们吃饭走两个小时,你们想象不到的辛苦,实在不行不管什么餐馆必须吃。就感觉理发很贵,结果一砍价,华人节的一看中国人打折27多美金,我记得2002年去的时候也是20多美金,也没有怎么涨。中国人2002我理一个发,当然不是地摊边上老头给理了,基本上两块钱到五块钱,现在不管哪,每三十块钱五十块钱拿不下来。尤其我们讲一个形象,没几十块钱拿不下来。不说房价,这个物价涨了多少?

  我就在想,美国的Q1、Q2、Q3,他怎么通货膨胀没有呢?我们搞了四万亿出来房价又翻了一番。我当时就在琢磨,是不是美国有强大的金融市场?Q3也好,Q2也好,如果不去追求现实生活中的商品,这个商品是不会涨价的,很大程度对这个金融市场,衍生品市场这个蓄水池给吸掉,你要买期权吧?你要买期货吧?买投资组合吧?这些钱买成产品,自然而然就停留在了金融市场,就不会流出到现货市场追随商品,所以物价就不会那么高。当然你们也许说,那是因为把通胀疏通到了发展中国家,那也没有可说。但是我切身感觉到,正是因为美国有发达的衍生品市场,所以通货膨胀会有效的控制。

  还有一个在美国感触很深刻的,都说美国经济不行,我去看没有觉得经济不行,我去苹果,当时9月13日上市,Iphone5,我准备拿回来送给老婆作为一个见面礼,结果预约四千多号,第二天还赶飞机呢,看来没有戏就买了一个包回来了。微软也好,苹果也好,你见他们企业不行吗,没有钱吗?仍然有钱。你见他们华尔街的老总没有钱吗?人们住的房子那么大,我们去了都傻了呆了,都不愿意吃饭了,都拍照了。人家地下室的娱乐设施,我们的酒窖都看呆了,他们很有钱。华尔街的年薪都是上千万美金算,你说他们没有钱吗?有钱。什么样的人没有钱呢?美国总统没有钱,美国的政府没有钱。政府穷,民家经济实力可以。

  我去亚特兰大看我一个同事,到拉去了,我看他怎么样?他还很羡慕我们,我错过了中国十年的大牛市。我不应该来美国。到那生了一儿一女,带着八岁的儿子打橄榄球,我觉得在中国不可思议的事,别撞着,别碰着了,还打橄榄球,不可能的事。所以我觉得他生活的很好。住的好房子,大房子,生活条件比我们一点不差。但是在中国有很多光环。他们谈话中经常提到中国。我爬山的时候就听到他们小孩说你是中国人吗?我说怎么小孩也议论中国?他说他们心中很遥远的就是中国,地球的另一端就是中国。我们在地下打一个洞是不是可以到中国去?那小孩问他爸爸。所以他们对中国有很多的想法。

  我们到去学习,问身价很多问题,结果人家都不回答我们,问我们问题。结果我们回答的津津有味,好多上课的时候,本来一个小时一堂课,本来他讲50分钟,我们听的,结果我们回答他半个小时,他听了。我们问他,他说这个是机密,那个我去问一下,这个人不在,他都不告诉我们,一有机会就想从我们嘴巴里套出中国人怎么回事。所以感觉到差别很大。

  我们中国现在的政府是最有钱的,我们的民营企业,我看浙江沿海的民营企业关了一大半了。中产阶级都把孩子弄到国外留学去了,我的同学里很多儿子女儿很多都是留学的,这个不说了,在座的好多都是。大家想想,我们中国经济发展三十年的最中坚力量民营企业,钱大量转到海外去了,我们的精英大量海外去了,移民了。我们的下一代精英的下一代都到美国留学去了,所以我能不感觉到忧虑吗?所以在美国我一点不开心。

  看看这个,是不是刚才我的理论是对的,是不是金融发达的地区,金融衍生品发达的地区,物价指数都低?我把这几个国家的指数专门调出来了,果不其然。金融发达的这些国家,包括日本也好,美国也好,欧盟也好,中国也好,把他们放在一起,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都放在一起,得出一个结论,时间有限自己看。按

  有了这个金融市场,经济的波动是平滑一些的,除了2008年的次贷危机导致的金融危机跟中国一样,中国是一个红线,大起大落,他们也大起大落,但是除此之外,他们都在往上走,没有什么。包括现在,我们的横轴,中国经济面临着,刚才我说的这些困境,结构性的转移,中国的红线又跌到了最狠,最低,而身价这些红的、绿的、黄的,是这样的。

  看CPI指数也是,物价指数,我们的物价指数是大起大落,金融危机我们也危机,金融起来了,我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几个国家都大起大落,但是他们在非金融危机的时代,有金融市场的平稳,而中国和美国对比可以看出恩中国红色的是大起大落,别人虽然有波动,但是有一个平衡的波动。

  我没有时间研究,但是我想这个金融市场对物价指数,对经济波动一定有好处的。

  在来之前,做这个报告的时候,正好看到《第一财经》报纸上公布了这样一个数字,说全球62个经济体,金融业发展指数香港改到第一位去了,同是华人,同样的基因,同样的文化,他们在第一了。后来我们在美国就说你们中国人厉害了,把RMA买了,其实是香港人买了,跟咱们没有什么事。其实咱们几个交易所合伙也能买,我记得去年交易所半年58个亿的利润,这个13.88亿,14亿,也就是八九十个亿的人民币,两年的利润可以买下来。为什么我们不去买呢?买了以后,我们何以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我们自然而然跟着升天了。这是一个感觉。

  第二个美国、英国、新加坡,新加坡那么点大的地方,都比我们强。你看他们怎么评分的?这都是5点多分,最低的4.7分,几个分4.2分,按照七大指标:体制、环境、金融稳定性、银行服务、非银行服务、金融市场等打分,7分满分,都是在5分多,我们连排名都没有排上。所以我们感觉到,金融市场任重道远,而且非常紧迫。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从陆局重新管理以后,我当时有一个预感,看来我们的领导已经意识到了,管过基金的,管过机构的,现在再来管期货,有和平打通这三个部门。接下来张经理也来了,也搞过基金,管过证券,管过机构,也来管期货了。我觉得我们衍生品要发展了。

  这次去芝加哥说是排名第一的商学院,我很得意。去了确实学到了东西,但是严格说比我们期望值要差很多。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讲的这些理论我在十年前已经学过了,因为我们学期货这个专业,不可能不学这些理论。我们多多少少是学了的。但是听他这一讲呢,感觉到老师讲课是比一样的,老师很敬业,课堂上没有一句废话,不像我们老师讲了一大堆的段子,讲了一大堆套话,讲了一大堆的笑话,结果大家哄堂大笑,最后讲观点。他讲的的确让你思想不走神,你甚至拿着咖啡玩命喝也不愿意打盹,去牺牲听他课的机会。所以理论对我们是一个补习。但是开阔眼界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如果你们有机会第二批、第三批去学的话一定要去。但是不要像我豪情万丈的期望值太高,要用平和的心态去学。

  再有加深了同业的交流。这个同业的交流,一是我们跟美国的同业,以前他们是高高在上,到中国来都是居高临下的,像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一样,现在看这个交流对我们是有启发的,发现并不比我们强多少,引领能力并不比我们水平高多少,专业水平指导也并不比我们高多少。

  还有一个同业交流,过去我们同行是冤家,是竞争对手。这次同学一起,这种同学感情,那种朝夕相处凝结的同学感情是难能可贵的。到现在我们余热还未消,群里不断的传递着最新的消息。

  还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重新的定位,一要定位我们的市场,不是我们想象的,我们多么重要,你们央企,你们这些民企离开我们期货行业就没法活了,不是那么回事。国外的期货行业就是辅助的,是一个工具性的,甚至不是一个产业。你去的这些大的银行,你问他这些监管他们不谈,问他这些功能不知道,我们就把我们银行的业务执行好了,包括客户的服务好了就好了。所以感觉是不是他们的敬业精神决定的,他们没有想太多。

  还有一个期货和现货到底谁主谁次?这个我感触很深。刚开始我们问他们你们怎么发挥初级功能的?后来我们不好意思问人家了,人家说这还有疑问吗?就好象我们血液里天生流着为国民经济服务的功能,你们觉得难道还怀疑吗?

  我们期货市场可以说是空降,我们做了一个标准,希望按照我这个标准来靠。人家是按照现货的标准,根据现货的需求,现货的风险,根据这个和约来满足这个需求。所以我们是本末倒置。我们交易所自豪的说,我制定的和约是为了限制交割的,不让现货来。我制定的和约让农民工跟我们的品种,我倡导这个行业的新标准,提高优良品种的优化,这是本末倒置的。所以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交易所这块。

  学习回来对我们有触动,所以我们在那学了以后一个一个像打了鸡血似的,其实也是兴奋。第二美国的环境也很好。我们真的希望这次学习是中国期货业腾飞的起点。

  刚才说了最大的差距在交易所。他的公司跟我们的水平能力差不了多少。15亿的保证金三百人盈利三千万,跟我差不多,我的保证金把美元的“美”字去掉,人民币比他多一点,我的盈利也达到这个数了。感觉他为什么能够活的那么滋润呢?我觉得还靠环境比较宽松,环境优势。他盈利模式很多,我们只有一个盈利模式,他不会什么都去挤着一个绳子上吊死。交易所这方面我觉得是他最重要的。他的自主性的创新能力是我们交易所远远不能比拟的。

  我们的交易所我认为已经融入了事业单位,是监管部门下面安排一些干部,为搞一些政治研究,搞一些为农民服务,搞这些服务,其实这些活都是期货公司的活。他们政治上的追求不是很高,美国人从来没有说这个交易所对哪个党有什么影响,美国的政策有什么影响?他没有。他只是应对现货经济中存在哪些风险,他设计相对应的产品。

  在经济功能上,我觉得他们不遗余力的创新和推出新品种迎合现货的需求。这是他们赖以生存、增加竞争、提高生存力唯一的途径。我只有比你做的强,只有比你做的创新才能做的比你好。因此我也感触中国,我们变相的电子市场为什么那么活跃?是不是也是因为个性化的服务,现货中需要什么样的品种,需要什么样的交易,需要什么样的特点,我就设计什么样的交易规则制度,所以市场一下子活跃起来。有人说电子市场是我们市场结构有效的补充。其实如果我们国内的交易所的水平足够高,标准化足够好,像国外一样,所有的场外交易都向我靠拢的话,那么这些变相期货市场不在话下。

  交易所的主体、客体、载体差异也很大。大家看CME给合乎提供的策略有十几种,而我们中国所有的客户全部算在一起,只有这四种。我们的客户类型只有四种,他们有十几种。大家不要忘了,在右上的第一条活跃的个人交易,美国的交易所是非常看中个人交易的,是非常希望你提供流动性的。如果没有活跃的个体投资者,他的机构是没有办法转移风险的。所以我觉得个人投资者不是坏事,不要把中国的个身投资者多了,是投机过度。恰恰相反,这些投资者是培养的基础,这样才会日后大量的机构投资者进来的时候才有土壤。

  我们再看看如果把债券一个品种来算,他们的客户结构将近二十个,我们的客户不是多了,是少了。所以他们交易所不但在合并。围绕发展,而且我要在里的基础更加发展。

  他也走国际化的道路,全球大的交易所他也去发展他的分支机构,他的商品品种、金属、能源、股指、外汇、利率都做的非常均衡,同步的发展。

  洲际交易所的创新已经到了,就像我们中国人做期货把牛整个卖了,跟农民卖牛是一样的,一头牛多少钱卖给你了,人家把牛片成一片一片的X肉、Y肉,期权,不同的价位分开卖。同时做成大份的,小份的。一个月的,三个月的,一个周的。分化到了时间、空间、纵向横向都在分化。大家看看这个表格,当时为了把东西带回来用相机拍的。他们把下个月交割交割价,上下能做出几档的报价来。我们做现货就担心什么呢?我交割的时候,价格波动太大。他们为了满足这个需求,在每个月的结算价上上下做了几档,一个月的结算价变化不会那么大,总比最后一个星期,或者最后几天的价格价稳定得多。他已经把期权的理论融合的无处不在,这个创新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的。

  这个理论的环境我也学到了很多。芝加哥有两个明珠,一个是芝加哥大学,一个是CME,这是我们班长总结的。的确我们在芝加哥站在几十位诺贝尔获奖者台阶前照相的时候,我们不得不佩服这个地方是一个理论的殿堂。高校研究的理论,经常研究这个理论怎么去深化,去提高?怎么去优化?在这个模型上去优化。而我们现在国内大学的理论,大家不知道怎么想,一流的大学根本没有期货,清华、北大也好,人大也好,很少听他们谈期货。所以我们的理论研究水平很低,导致了我们的实践上不去。芝加哥之所以期货实践很强大,也是因为理论很发达。

  套期保值的也学了一些,但是没有完全明白,他只让我们参观,但是没有让我们实际操作,如果你们下次…如果能帮人操作一两单,肯定比我们的收获大很多。

  套期保值理论不是一个完全的保值的行为,是一个企业战略决策。企业战略至少涉及四个方面,核心是为了股东利益的最大化,既要涉及财务分析,涉及代理人的利益。如果经理人是持有股东的话,他会积极的保值,如果不是股东持有者,可能就不会保值花这个成本。如果这几个条件,都不存在的话,套期保值就是零,套期保值是可以为零的,并没有像我们说的随时、动态的,无时不刻的。错!他们是根据战略的安排套期保值,套期保值是战略组合之一。

  第二,套期保值工具并不是期货,期货的份额很小。他的期货和约上的保值我看了一下没有超过20%、30%的,更多的是抵押、融资、期权等等,我们说了半天套期保值理论差身价一块,套期保值决策差身价一块,我们还在谈什么套期保值?所以我们的研究往往是在必要性、可行性。胡老师说了,应该推出资金管理,这些人家早推出了,我们不要再谈可行性和必要性。在美国的交易所它的层面是在“道”上的创新,美国的期货创新的层面是在“术”上的创新,是有区别的。而美国的监管是在“法”上的创新,所以是道、法、术上做的都是比较核心的。

  然后衍生品市场的市场引导证券市场,所以证券市场都跟着期货市场衍生品市场走。我们恰恰相反。

  发挥经济功能的主体不是中介机构,中介公司我认为就是饭堂的跑堂的服务员,他是不能决定饭馆菜的品质的,也不能决定这个菜系的功能,所以不要把这个发挥期货市场经济功能的担子完全压在期货公司一个主体身上,而是应该交易所应该勇敢的担当起这个责任来。

  最后想说一点,任何一个市场功能跟生理功能是一样的,需要有器官、组织、系统协调发挥。就好比人的消化系统,我们不能指望肠胃发挥整个消化功能,它是末梢的一部分,我们也不能指望嘴发挥消化功能,必须是脑袋、嘴、肠胃、排泄等等各司其职,协调发展。所以这样才能得出协调的生态系统,尤其不能把期货公司的活,都放到交易所,甚至上交到证监会,我觉得这也是不对的。

  还有一点我这次看到美国什么都倒了,但是市场没有倒,说明它在螺旋式的上升,在别人的基础上总结发展,最大的一点说明人家的金融市场足够大,没有什么大到不能倒,你倒了以后这个市场能把你消化。因此我建议我们的市场应该做到足够大,你倒了我就把你收了,我的市场能吸收,我绝不会捅到局长那去,绝对不会捅到期货部主任那去,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我们的市场不够大,所以我们害怕出事,害怕风险,所以我们要维稳,维稳就等于不创新,不创新只有死路一条。

  时间有限,我就说到这,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已有0位网友发言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