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郭淑华:煤电企业缺乏运营风险管理工具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5月27日11:34 来源:和讯期货 

郑州商品交易所品种发展部助理总监郭淑华
郑州商品交易所品种发展部助理总监郭淑华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北京证监局、北京市金融局联合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期货暨衍生品市场论坛将于5月25日在北京召开。和讯期货受邀参与此次报道。郑州商品交易所品种发展部助理总监郭淑华女士做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郭淑华:尊敬的姚总,尊敬的北京期货界同仁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探讨我们郑州商品交易所正在研究和开发的两个品种,我们今年研究的品种比较多,我们上报证监会等待批复的品种也比较多,这两个品种是我们重中之重的品种。

  昨天刚刚发布的国务院关于2013年的重点改革里,第一个提到的商品期货品种就是煤炭,我们应该说对动力煤的上市,可能比我们想像的要好。

  还有一个品种就是我们的稻谷,我们研究出两个品种,一个是东北的粳稻,包括江苏也产,还有中晚线稻,稻谷是我们国家最大的粮食作物,这两个品种在今年能够顺利落户我们郑州商品交易所,应该说我们品种的发展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希望给在座的各位,包括我们期货公司,带来一个投资收入的新亮点。

  今天我主要介绍一下粳稻和动力煤。我们交易所分了两个工作组,我在负责工业品研究,粳稻我参与得比较少,但是去年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研究粳稻,所以我对粳稻并不陌生。没有我们粳稻已经接近尾声了,如果时间顺利的话,可能到下个星期,或者是稍微晚一点的时候,可能就要到国务院去签批,所以这个品种是我们今年交易所上市的第一个品种。

  动力煤这个品种大家都比较熟悉,我们国家非常重要的一次能源,它占的比重是77%,和原油相比它的重要地位从数据上就一目了然了。

  昨天国务院推出来2013年重点改革里,煤炭主要是动力煤,因为焦炭已经上市了,我们对动力煤的认识是这样的,它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动力煤2012年总体的情况,我们国家动力煤去年产量是36.5亿吨,煤炭的进口量2.89亿吨,我们国家基本上煤炭量接近了40亿吨,其中动力煤是28.26亿吨。大家普遍认为焦煤产量是11吨,但是实际上焦煤是要经过洗选以后,洗出来一部分拿来做焦炭,洗出来的比例是50%,11吨就是5亿吨,剩下的也进入到动力煤行业,这样来算实际上动力煤的量,实际量要比我们现在计算的量要大,这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品种,目前价值1.6万亿,是中国最大的品种。

  我们对动力煤第三点认识,它的用途非常广泛,其实动力煤不仅仅是发电用,发电只占一半以上,冶金,建材,化工,包括取暖,都是动力煤主要的用途,而且我们交易所目前确定的工业品发展思路,也是以煤炭为源头,放射出来冶金,建材,化工。我们也在研究铁和金的期货,其实也是属于我们以煤炭为源头的一个体系的组成部分,在冶金这个领域,我们也希望占据一席之地。

  建材我们已经有了玻璃,我们在建材领域也会研究其他的品种,我们也在搞合作研究。化工我们品种也是比较多的。

  煤炭从分类来看,从褐煤到无烟煤,我们有30多个品种,焦煤中间其中是有8个应用,我们动力煤从设计合约上来看,我们设计的合约是非常简单的,从今年以来,从2月份到5月份,我们一直在征求煤电企业的意见,大家对我们的合约也是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

  我们品种除了焦煤以外,动力煤都是可以拿来交割的量。所以我们这个量也是非常巨大的。

  我们国家为什么到今天开始,我们才来谈动力煤的期货,这是一张煤炭市场改革深化的图,到去年12月,国家刚刚下发了57号文件,我们煤炭市场才是一个完全放开的市场。从93年开始,国家一直在推进,推进了20年,现在市场确实是完全放开了。所以我们上市动力煤的市场条件也是完全具备的。

  国家一直对重点合同是有保护的,重点合同煤就是指从煤矿一直到电力企业的这块,有一部分煤是国家保护的,这个量以前占的量也是比较大的,基本上占了我们国家动力煤接近50%。等于有一半的煤是计划的,国家每年出台一个价格,煤炭双方就按照这个价格来定价,不能私自变动的,有50%的煤炭不是市场化的东西。我们在09年的时候,我们就给证监会打报告,我们要上动力煤的期货,证监会煤炭市场不是市场化的东西,你上了期货以后,一方面有一半放开,一半没有放开,这两个价格还是互相影响的。证监会也觉得当时上市的条件不是很充分。

  去年我们了解到国家要出台57号文的时候,我们就给证监会打请示,证监会非常支持我们上市煤炭期货,在去年10月份就给我们立项,等于57号文是12月份发的,但是10月份我们的动力煤就已经立项了,这反应了我们国家的管理者,对期货市场开放的心态。

  当前动力煤的供应是非常宽松的,从05年一直到现在,我们国家煤炭产量,每年都创新高。去年我们国家的煤炭过剩了将近3亿吨,但是后来我也了解了一下,这3亿吨就分布在各个大大小小的电厂,放在我们国家主要煤炭的港口,因为中国的使用量比较大,你有3亿吨的库存过剩,从表面上来看好像也没有感觉到哪个的煤堆得像山一样。今年以来,有很多煤矿,把效益不太好的就停产了,今年停产的还是比较多的,像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听说有10多家煤矿停产了。目前煤炭企业的日子确实不是很好过,产能在无限扩大的过程中,这是必然带来的一个过剩。

  我们国家的进口量也是直线上涨的,从09年开始,之后进口就是直线上涨,出口是直线下降。我们国家净进口出现了激增的态势,最近这几年国际市场煤价一直比较低。进口煤的企业,现在也开始叫苦连天了,进口煤的价格也承受不了,国际市场的煤跌幅并没有我们国家那么大,进口煤也面临着进口不赚钱了,而且我们国家以煤炭工业协会的领导们,也在考虑怎么样通过技术的手段,来限制低价格,质量差的煤炭的进口,减少我们国家煤炭供应的压力,使得煤炭生产企业不至于日子长期这么不好过。

  这是煤炭的消费量,动力煤的消费量也是逐渐上升的。从消费来看,我们国家从动力煤上60%都是来发电的,就是电力,然后就是建材,化工,冶金,占比都是非常高的。

  这是我们国家煤炭的供求关系的图,从09年供求平衡以后,我们国家现在开始渐渐的供应越来越大,需求之间越来越有差距了,这也是为我们上市动力煤期货创造的条件。如果在前几年,比较紧张的时候,我们交易所也不敢说。现在价格一上涨,我们成为众矢之的,让认为是期货惹的祸。焦煤上了以后价格跌了10%,我说你看动力煤也没上,但是价格也在下跌,说明价格下跌不是期货市场引起的,它是因为供求关系变化造成的,跟我们期货市场没有直接的关系。

  这是秦皇岛港的一口平仓价,5000大卡动力煤,也是不断的下跌,最近稍微有点稳定。

  这是进口煤的价格,广州港进口煤的价格,也是我们国家价格走势基本上一样的。进口煤的价格到港价和秦皇岛价格差不多的。在销售的时候,一般进口煤的价格还要比国产煤的价格低一点。如果秦皇岛港的煤,和从印尼的煤,进口煤的价格一般比国产煤要便宜10块钱左右,买方才愿意买这个进口煤。因为进口煤毕竟存在了烧的过程中,煤的品质不是太熟悉,可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还不是电场拿过来什么样的煤都能用,他在建电厂炉子的时候,都是根据特定的煤种来建的。

  还有一个铁路的市场化,铁路以前是一个资源性的部门,因为我们国家铁路运力的一半多一点都是在运煤炭,所以铁路占的比重是最大的,所以铁路一直是制约煤炭的瓶颈。今年我们铁路市场化改革也开始,所以这个也从侧面给我们发出来一个信号,中国可能这种市场化的体制肯定是要越来越深化,也为我们动力煤期货上市起到推动的作用。

  我们发现煤电企业非常缺乏有效的运营风险管理工具。昨天的会议上,我们请了煤的,电的,港口的,大家异口同声煤炭赶紧推,快点推,包括协调的领导都是这样,异口同声。之前我们交易所从领导到我们主要研究人员,我们都认为,我们推动力煤期货,就像一个蚂蚁在搬一座大山,我们推不动,我们感觉力量太小了。这次我们跑发改委有关的征求意见的部委,大家异口同声说上,我们支持,全是这样。我们都有点不相信听到的,不会还有什么隐患我们没有发现吧。这次我们突然感觉到,好像上市动力煤成了一个大家的共识了。

  这是我们动力煤的合约,这只是一个草案,这次我们交割单位是100吨,最小变动价位现在还没有定,我们原来考虑过5毛钱,2毛钱,在征求意见的时候,都有一些期货公司的人跟我们提出来,他们都说5毛大,2毛小,我们可能还要进一步论证,我个人比较倾向于2毛钱。

  保证金是5%,波动价幅是4%,这都是经过充分论证的。其他品种都一样。有一个不一样的,是最后交易日,我们把最后交易日提前到第五个交易日,其他品种都是第10交易日,就是为了留下充足的时间,让车船板交割在当月完成。我们这块目前中国期货市场上所有的品种不太一样,是第5个交易日。车船板是每个月的第5个交易日。

  我们图上标的这些点,都是我们调研过的一些地区,足迹遍布16个省市,我们光写动力煤的材料,给有关部委上报的,现在已经接近80万字的材料,这些材料我们也会发给期货公司。

  我们在调研的时候,从3月份到5月份,我们进行了动力煤合约制度的全面的论证,跑了5大片区,广州,北京,杭州,上海,几大煤炭,几大港口都跑了一遍,在征求意见的时候,大家对我们这个合约制度非常认可,认为我们交易标的是比较清晰的,包括交割范围,交割方式,我们都考虑到了,而且设计的都是比较贴近现货的,包括风险防范的措施,怎么样如何保障制度的执行,大家都非常认可。

  大家也给我们总结,我们涵盖了全国的煤,涵盖了全部的物流方式,我们也把主要的煤炭港口也全部都纳入进来了。现在我们基本上是北方五港,浙江大部分煤炭港口,还有南方煤炭的进口港都是我们交割港口。

  我们还实现三个最大,最大可供交割量,最大交易单位,最大交割单位,目前交割单位我们是一万吨起步。

  可能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这个是中国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这个文件是国办转发的东西,明确提出来要推进这几个品种,如果我们动力煤今年推不出来,是不是这些部门都要挨板子,所以他们今年必须把动力煤的题目给推出来。因为这个文,所以我们动力煤的上市时间快了,所以大家做好准备。

  我们上了一个早先稻,我们一直希望完善稻谷的产业链,我们从前年开始,我们对东北的稻谷,江苏的稻谷,粳稻这块我们也进行了调查。我们到了江苏,安徽这些地方,本身安徽也是一个产晚籼稻的地方,从去年上半年,我们交易所专门成立了团队,研究这两个稻谷品种,一个是粳稻,一个是晚籼稻,粳稻和晚籼稻目前从它的产量来看,基本上是这样一个分类。

  因为稻谷是中国最大的粮食作物,我们有2亿吨都是稻谷,我们早籼稻是3000万吨。

  粳稻的主产地在东三省和江苏,包括安徽也有少量的粳稻。从产地,包括区域,包括地形,包括米的形状是非常不一样的,我就不详细介绍了。籼稻比较长一点,早籼稻比晚籼稻又长,粳稻明显就是圆的比较多。两个籼稻也有区别,我就不着重介绍了。

  这个是收获时间,早籼稻是天刚刚一热,3月份,这个时候就插秧,这就是早籼稻。中籼稻南方有些地方种小麦,种油菜,油菜小麦首个以后,种的稻谷就是中籼稻,早籼稻成熟以后再种的稻谷就是晚籼稻,东北就是一季稻,3、4月份种上以后一直到9、10月份熟,为什么大家觉得好吃,就是因为它的生长期比较长,它积累的淀粉比较多,吃起来口感比较好,感觉它比较滑,这就是粳稻。因为它淀粉含量明显比南方的直连淀粉多,所以要比它好吃。

  我们国家稻谷,它从原粮到成品粮,成品粮就是我们国家居民的口粮。我们区域分布,东北,两湖,两广,安徽,江西。这是我们国家的产量,从粳稻来看产量最大的目前是黑龙江,以前是江苏,江苏产能最大,但是这两年东北尤其是黑龙江,出台的政策,现在黑龙江大豆产量越来越少,那些面积全部用来种稻谷,因为稻谷的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而且吃东北大米,我们在去黑龙江调研的时候,他们粮食局的人说,你要吃大米一定要吃东北的大米,南方在开花的时候病害比较多,隔几天就要打虫子,所以农药比较多。东北大米早晚气候比较凉爽,温差比较大,所以它非常的环保,都是属于绿色的。

  这是晚稻的,就是两湖,两广,安徽。我们稻谷是以国家标准为基础的,和我们早籼稻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

  我们国家有一个特点,全国人民都吃东北大米,现在不仅仅是我们北方人吃,现在南方人也吃,包括江苏人,江苏自己是稻谷的主产区,但是他们自己的大米自己不吃,他们都吃东北米,所以就形成了北京南运,东疏南下,是这样一个流通的格局。

  我们国家大米包括稻谷的进出口量非常少,都在1%以下。粳稻占口粮的比例达到了92%,93%,晚籼稻也是在接近90%,我们中国人吃的大米,就这两种,一个是粳稻,一个是晚籼稻。但是这个晚籼稻含了中籼稻。这是它的价格,就是直线上升,包括黑龙江地区稻谷的价格,也是一个上升的走势,价格都是向上的。

  产业政策这块,我们国家稻谷还有两块,一个是最低保护价,还有一个临时储备,临时储备价格特别低的时候,国家也会启动临时储备。

  这是国家收购价,收购价是逐渐上升的,所以导致了市场价也是逐渐上升的。

  这是合约,这两个合约基本上是一样的,只有交易代码不一样,所以是非常非常的简单,跟我们早籼稻也是一样的。只要做稻谷,你熟悉早籼稻,对这两个合约都是非常熟悉的。合约单位是20吨,也和早籼稻是一样的。

  粳稻基本品是二级,这是国家最大量了,40%左右都是二级粳稻,前三级加在一起,基本上占90%。晚籼稻上我们这次使用的是三级。交割方式这两个稻谷都是仓库加厂库,北京南下调的是大米,不是稻谷,现在就是你想要大米就大米,你想要稻谷就给你稻谷,这也是符合中国现货市场的流通方式。我们厂库包括仓库,粳稻是在东三省加江苏,晚稻在两湖两广,江西,安徽。这是我们主要的内容。

  我们这两个品种都还没有上市,大家有意见我们都可以提,我的联系方式在这里。因为我经常出差,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发邮件,我看到都会第一时间给大家回复。更欢迎大家给我们提品种研发的方向,比如你觉得哪个品种更适合做期货,这样可以更进一步丰富我们交易所的品种,也可以丰富期货市场的品种,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