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骆铁军:中国电解铝利润率很低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5月29日16:42 来源: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上海期货交易所主办的“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将于2013年5月28-29日在上海举办,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期货市场的创新与转型。和讯期货作为独家财经网(博客,微博)络直播本次会议。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做了主题演讲。

  以下是演讲实录:

  骆铁军: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刚才听了姚总的一席讲演,我自己也受益匪浅,可见我们国家的高层领导对中国经济的判断非常清晰,所以我们包括昨天我也参加了一下圆桌论坛,大家对中国经济特别是有色金属的发展提了很多建议,也是担心高层对国家经济会有什么误判?所以听了姚总的一席话,我们大家可能有了新的认识。我们作为中层的操作层,今后我们的工作就是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如何加强行业管理,实现有色行业的健康发展?

  本来讲一个是宏观形势,一个是行业的运行,再有一个重点讲一下我们今天的重点有色金属的行业管理,最后对期货市场讲一点粗浅的认识。刚才姚总已经深入浅出的给我们分析了当前的中国经济,我还是借着这个势,把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国家经济的判断简单的再跟大家回顾一下。去年经济工作会议和十八大基本上确定几个,就是全球仍在应对金融危机,真正走出困境仍需时日,一个是世界经济低速增长态势仍将延续,主要经济体总需求仍然疲软,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明显抬头,西方大国对外转嫁经济的意图十分明显,大家有感受,但是这是中央高度的概括,所以讲到了几个风险,姚总特别讲了第一个经济发展的压力和产能过剩的矛盾加剧,这个比较难决策。

  第二个是生产经营成本上升和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并存,这个在昨天讨论中各个企业来了不少领导,都已经反映出问题了,还有一个就是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和政府刚性支出矛盾凸现,4月份中央财政收入是负增长2.2,08年判断经济危机的时候我们还在企业,看到财政收入全国的财政收入增长14.5,都觉得这时候要冲击财政政策不行了,结果现在1-4月份财政收入才增长6.8,中央财政还是负增长,所以可见这个矛盾有多大?消化产能过剩和稳定就业之间存在两难的选择。

  第五个是金融领域存在潜在风险。

  第六个经济发展和资源矛盾仍然突出。

  最后一个收入分配不合理的问题受到各方面的高度关注。

  这是中央和国务院对我国当前经济的基本判断。有了这些判断,中央还是作出一个后面怎么搞?所以提出我们仍处于重要的战略机遇期,这个非常重要,这个要坚定不移还是要发展,所以十八大确定还是要两个翻一番的目标,GDP现在8年以后还要翻番,人均收入翻番,党的十八大指出我们仍然处于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要准确判断条件和内涵,提出了四个不变,这是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一个是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判断没有变。

  第二个是和平与发展的主体没有变,为我们创造专业教育关键时刻提供了条件。

  第三世界多级化、经济全球化没有变,最后市场配置性作用没有变。所以提出我们面临的机遇不再是简单纳入全球分工体系,扩大出口,加快投资的传统机遇,而是倒逼我们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新机遇。

  过去我们讲三架马车,我们看中央对经济到底后面怎么做的判断,所以昨天大家也说铜铅锌,由于国家出口税收政策的调整,造成了境外价比境内价长期高、出不去的问题,所以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08年那个时候经济不好,国家干脆全部调过来促进出口,现在调这个政策为什么没有机遇出口?我自己的分析可能和中央今后的判断和走向有一个基本的方向,但是昨天大家提的问题,我们也回去进一步研究,所以前一段大家也注意了,总理在出访的时候也确定,就是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不能低于预期,低于预期就业发生问题,但是实际上前一段一些学者也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有四个基本判断,做十二五规划说过,这样觉得中国经济不可能是两位数增长,是一位数增长,什么基本判断?一个是劳动力成本,我们已经没有优势了,刘易斯拐点已经出现了。

  第二个是二元经济,我们靠赚取挤压农村二元经济红利也没有了。

  第三个讲到产业,我们以前是跟随现在这个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创新,创新比跟随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而且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世界产业向中国转移的阶段已经结束了,下一阶段就是我们创新。

  第四个人口老龄化加大了财政的压力,这些都决定了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要降下来。

  第五个就是我们最近才体会到,以前说环境和资源的压力,其实无所谓,环境我也能活下去,资源价贵点买,去年感觉到东部19个省市雾霾和北京相当厉害,所以现在国务院由常务副总理张高丽组织研究大气污染组织方案,这个也必然对经济的减速会有影响。所以后面讲到产能过剩的问题,中央这次非常慎重,两个部委大家看到发了一个通知,就是遏制产能过剩盲目增长,发了通知国务院反复讨论,8号开了常务会,9号上了政治局常委会研究,为什么这么慎重?抑制产能过剩,又不要影响经济增长速度,怎么在两个之间找平衡?这是比较难的抉择。

  第二个简单说一下,其实都是专家,简单的运行情况,总的来说有色金属还是增长幅度比较大,比十二五规划判断要低,我们十二五规划是导向型的规划,我们按照7.5%的速度测的,综合考虑其他的方式,1-4月份增长,除了锌是1个百分点,其他都是5%,过去产量都是环比增长的,现在产量都是跳跃的。

  第二个就是企业效益下滑比较厉害,而且行业销售利润率低于工业的平均利润率,特别是铝去年一直亏损,今年也亏损,但是去年锌里面好象铅还赚钱,可能买了以后我从企业了解,铅锌本身可能不赚钱,但是里面由于含有白银买矿不计价所以赚钱,最近白银也跌也不赚钱了,所以白银运行比较困难,结构调整也在稳步调整,投资行业里增长比较快,我们司负责的几个石化、冶金、建材这几个行业里面,有色还算增长得比较中上的投资。但是这个投资主要更偏向于两头,一个是矿业,一个是加工,冶炼的投资有所减少。从价格上反映,来这上海期货交易所,我们就说期货的价格,现货大概有个价格,而且平常我们部里运行局做每个周的运行报告,也是用期货所的价格,总的价格还是往下走的。

  昨天听了圆桌会议的讨论,我看了我的PPT,出口额回去我们还要分析,出口增长还是很快的,增长44%,进口还是下降了,这个实际上跟钢铁,跟几个行业都是这样的,进口都在下降,每年都在缓慢下降,出口都是增长,特别是今年1-4月份出口增长比去年速度明显加快,所以我们回去要分析,这一块铝铅锌基本金属还是后面加工材,后面对于我们给国务院提供比较合适的建议提供依据。所以这个行业里,我们归纳有这么几个问题,也是后面我们行业管理的针对这几个问题的措施。一个是产能过剩问题比较突出。

  第二资源保障程度低,保障程度低跟我们现在建设的铜铝铅锌冶炼能力大,有很重要的原因。

  第三成本技术上升,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由于前期投资建设负债率明显增高,而且销售还不差,价格往下走,所以企业降低负债率明显减慢,主要的是市场需求萎缩,我们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自主创新能力差,我们没有新的投资增长点,我干铜顶多干铅锌去,干铝干铝加工,再往别处投,新材料也在我们司负责,我们现在也没有找到大面积投资带动面广的新材料,碳纤维是新材料,用量很少,电池也是新材料,前面有正负极,市场没有起来,难度非常大,现在什么都多,钱也多,M2是103,超过的100,所以钱也多,关键是没有好项目投,没有新的增长点,所以我们行业管理实际上很难做,因为行业管理首先要和发展结合起来,所以现在我们部里08年成立以来,在自己职能范围内怎么顺势而为,做顺应市场的一些管理?我们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

  一个是制定十二五规划,因为国务院给我们定的就是产业政策规划和标准三大基本职能,推进准入管理,什么叫准入管理?

  第二是化解产能过剩,避免恶性发展。

  第三个调整,推动转型升级,十二五规划2011年都发下去了,这个行业里面可以看到,在这里我们对需求也做了一个预测,需求预测右边这个都是最高的,也就是8点多,一般需求都是5、4,比钢铁还要多,钢铁做了预测是4.03,今年一季度已经达到10%几,所以我们担心自己的预测是不是又保守了。

  第二是完善行业准入管理,准入管理大家从字面上理解有点误解,就是这个企业没有建成,我出条件,你达到我的条件才能准许你进入,我们的准入管理也是针对当前的情况,我们是作为行业管理的探索,既包含对现有企业新建,在能耗、在环保、在技术水平、在安全生产、在质量上达到什么要求?又包括已经建成的企业怎么办?这个实际上早就搞了,但是出了问题没有搞,为什么我们这几年积极搞起来?主要是这几年投资大家注意到,就是有的部门或者我们正规说现在违规在建项目多少,各地不听招呼,建大面积违规项目,造成产能过剩,钢铁6、70%都没有经过国家批准的,我过去也在发改委,也在经贸委,钢铁项目经过我们批的这几年也不超过1亿吨,也就是03-08年批了8000万吨,增加了4、5亿,有多少未经批准?电解铝现在是2700万吨的能力,没有经过批准85%,水泥怕产能过剩,2011年收了一下,又有增加8亿吨,不管是政府部门,地方企业,靠审批是管不住这些行业,这不是好的办法,几十年大家还是延续这个办法已经不合理,对现有建设的企业平常生产还可以,但是一到审计检查或者一说违规,就拿了说事,这些企业在地方都注册过,都地方的主要财政收入,所以很不公正的市场待遇,所以我们要做的是还大家公平的市场环境,不管你批没有批,现在已经建成了,而且已经对社会作贡献了,只要你技术、环保、质量达到国家的要求,又职工付三险,又不出安全事故,我们经过审核,我们就给你公示,从我们部门往前先走一步,而且从钢铁行业里面,国务院曾经在2010年发一个文,明确我们部里钢铁生产规范,作为银行和各个部门对企业支持和政策享受的导向,我们力争也在做,特别是过去需要国家审批又没有审批的这个,怎么合理处理这个问题的很好的途径。

  现在出了以后各地地方和企业反映不错,特别是那几个需要审批的行业,我们在有色行业里面铜铝铅锌都在做,在铜冶炼的准入里面,所以财政部为这个依据,对这几个,电解铝各部门分歧比较大,最近我们化解产能过剩也要进行修改,大幅度提高能耗的标准和环保的标准也要出台,这样对那些违规的产能也是一个比较好的化解的出路。

  第三个为大家介绍一个化解产能过剩,实际上产能过剩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自己下边管的几个处,过去谁说产能过剩,我肯定不让往上报,因为产能过剩不是行业决定,是深层次体制机制的问题,所以简单说产能过剩,通过加强行业管理很难从根本上改变过来,但是去年4季度开始,整个的工业经济产能过剩凸现出来,效益都不好,所以中央决定还是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把结构调整的重点,今年结构调整重点定为化解产能过剩,提出了一个尊重规律,分解实测,统筹兼顾,长远结合的总体方针,然后提出了四个一批,淘汰一批,消化一批,转移一批,化解一批,所以我们就把它作为一个重点,中央提出了五个行业,一个是钢铁,一个是水泥,还有一个有色里面的电解铝,还有玻璃,还有一个造船,后来方方面面提多晶硅,风电设备也过剩,姚总说了过剩很多,但是中央既然定了五个,国务院搞五个产能过剩,现在的五个利润率都低于70%,而且在建量很大,钢铁产能10亿吨,电解铝现在2760万,光新疆在建1000万吨,再加上西部电价很便宜,所以内蒙、青海、宁夏在建能力也很大,水泥在建能力6亿吨,玻璃3亿吨,量很大,如果继续发展,姚总说建的时候还是拉动消费,因为是投资,建成了以后提供供应了,大家往那里拼,一开始我们也是,就是发挥市场调配性的基础作用,不是有市场优势、有电优势?今年亏5亿,明年亏3亿,新建的东西走欧洲的老路,变了就卖了,最后投资成本高,大家多,谁也活不下去,中央及时抓住这种现象,还是要重点抓产能过剩。

  大家看电解铝,红的是这几年产能增长,蓝的是产量增长,增长量很大,所以河南建的时候还是电价非常便宜的时候,自己又有电厂,现在每度电6毛,自己关了,向西部转移,不让转移,西部不能干高科技,没有人才和资金,我们在上海吃饭,在北京吃饭,青海、新疆电也要提高生活,而且我们只能干这个,你说不让它发展,所以非常难抉择。电解铝去年亏损,今年一季度又生产了500多万吨,同比增长将近10个百分点,但是亏损了3个亿,比如说中铝,还有河南的很多铝企业都非常困难,利润率最下边的是我们国家的利润率,最上边的美铝利润率,中国的利润率就是红的,美铝利润率也高于中国的利润率,所以我们的利润率很低。

  5月10号我们两个部委经国务院批准,发了一个遏制产能过剩一个文,发了好几次,这次为什么又发?中央觉得还是要点一下刹车,让各地新建,要建的不要建了,新建要自己衡量一下,能不能后面能不建下来,能够停就停,后边制定产能过剩总体方案,现在我们正参与制定,但是这个难度也是非常大,就是刚才说的企业效益下行和经济增长和怎么化解?怎么把握?而且我们现在制定的都是我们制定这几个,大家看四个一批,都是从行业角度,并没有涉及体制和机制的,我们也想涉及体制机制,我们现在编化解产能方案的同志,都是搞行业管理的,不管发改委还是工信部,对于后来比如地方对企业的干预,扭曲了市场的信号,这个怎么搞?这个靠考核,书记走马灯式换,怎么提考核?前一段时期对环保考核,做起来有难度。所以就目前我们没有出台化解方案,我们还是治标的方案,怎么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突出主线,最后看中央是以这个为突破口推着往前走,还是解决燃眉之急,怎么把握这个?也需要地方和企业以及金融部门的配合。

  第四个我们行业管理就是还是促进结构调整,通过发展解决发展中的问题,我们从来反对现在一多了,就是停下来,所有的问题都要依托发展解决,离不开发展,因为发展是中国的主题,是抓住机遇发展期的和平发展,什么问题都不能解决,就业的问题解决不了,总的经济和人民生活都解决不了,我们主要推动技术改造,推动发展,对于淘汰落后很难干,地方企业有的确实落后,让他关闭有人员安置的问题,国家拿出一部分资金来,拿出50亿用于关闭以后企业职工的安置。

  今天参加第十次衍生会,我们对有色金属的期货交易也非常关注,也提点建议,第一,希望发挥期货市场对行业发展的促进作用,通过期货发现价格,保值作用,来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

  第二是进一步提高国际影响力,持续完善有色金属品种系列,进一步向国际化期货市场发展,提升国内外的认知度,提高世界有色金属的定价地位。

  第三个就是希望做好和有色金属产业政策的衔接,所以像王董事长和褚总我们经常交流,在行业里面保持了紧密的联系,我们搞产业搞实业,跟搞虚拟经济和搞期货的我们要保持紧密联系,通过不同方面的沟通,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最后大家比较关注政府职能的转变,我简单把国务院最近政府职能转变给大家回顾一下,以及我们最近做得工作和今后做得工作。两会以后,十二届人大以后,新上任的国务院领导对转变职能非常重视,其实我们现在做的除了产能过剩,很大的精力就是转变职能,国务院定的我把几个精华调出去,主要精神对微观管理,该取消就取消,该下放的下放,一个部门干一个部门的事,避免交叉。

  第二个发挥基础资源的配置作用,而且要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要顺势而为,前一段时间地方唱中央的调,回来地方怎么干还是怎么干,我们制定产能过剩方案,我们把任务压到地方,由地方负主要负责任。放了以后,但是该加强的还要加强,要加强宏观管理,加强规划、经济增长趋势,包括我们准入,这也是化解过去放了以后,放了就乱,真正做到管住,不该管不干预,最大限度缩小审批方案范围,形成权界分工合理,责权一致,运转高效,法制保障的国务院机构保障体系,按照这个原则,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平常一般开常务会都是周三开会,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就是礼拜一,具体日期就是连着开了三个,全是怎么转变政府职能,下放审批权限?国务院第一次常务会是3月18号,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是3月20号,一个周一,一个周三,第二个周二又开国务院廉政会议,都是权利怎么廉政放权。四个方面都是讲减政放权,管住权利,管好钱财,政物放开,依法促连。我们配合他们怎么样放权?包括产能过剩,交给市场,让我们管很难管,现在的情况,但是产能过剩中央还没有最后下决心到底是放还是不放?但是不管怎么样,5月15号国务院已经正式下发了一个决定19号文,下发了133项,其中有29项可能要经过法律程序,现在依法从政,还要批准,剩下的104项已经下放了,而且下一阶段还要继续下放,这是中央和国务院释放经济发展的活力,从审批这一块怎么给地方,给企业创造更好的环境?现在按照国务院的要求,6月底之前这些包括投资目录都要修改完成,而且下一段中央三中全会还是要进一步促进改革和职能转变。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