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午餐会演讲:借鉴联交所经验 推进国际化进程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6月26日19:41 来源: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金属业界人士探索亚洲潜在商机的盛会-LME(伦敦金属交易所)亚洲年会-将首度于香港举行。于6月24日起的一周内,LME亚洲年会将在香港举行连串活动,和讯期货视频直播此次盛会。

  在主题为“亚洲交易所如何加强合作来服务亚洲实体经济”的午餐会演讲上,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刘兴强表示很多国内贸易商更愿意选择围绕中国提高市场,来规避风险,如果中国有一个和国际连通的市场,成本会下降很多,但关于中国期货市场究竟应该开放到什么程度还没有达成共识;中国期货业协会会长刘志超对于刘兴强的观点表示认同,同时表示非常希望借鉴香港联交所的经验,在国际化的过程中有所贡献。

  以下为演讲实录:

  刘兴强:贸易商的一些企业,找到一个规避风险的平台。说实话涉及到很多的企业,也想围绕中国提高市场,来规避风险。比如说深圳的很多的贸易企业,哪一个愿意到伦敦,到芝加哥去进行规避风险呢?到那边去,不是说不应该。因为从贸易商来说,在那边进行套期保值不可否认。但是假如说中国有一个市场是和国际连通的,他的成本会低很多,而规避风险的效率要高很多。为什么达到他这个要求了?我觉得很多东西可以进行了。中国的期货市场究竟应该开放到什么程度?在很多具体的问题上没有达成共识。

  从这个国家来说,推进开放从中央层面上来说很坚定也很明确。从企业和交易所来说,也感觉很迫切。但是一到监管部门,一到具体的一些政策的节点,有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比如说放开的问题,中国他们的这种改革,中国的市场,历史那么短,包括我们和国外市场相比,差距很大,虽然说我们现在的市场总体上来说在国际期货市场上有一定的影响力。去年大连商品交易所在全球70多家交易所按照FII的统计,我们排名11位。但是说实在话,你这个11跟国际的商品交易所相比差距还是挺大的。现在包括我们的投资者结构,中国的投资者是一个什么结构呢?95%左右是个人投资者,5%左右是企业投资者。基本上机构投资者还是空白,很少很少。在国外市场上,基本上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大的基金,投资银行是投资的主体。现在管理者他就担心,这个市场一放开,境外机构投资者那么成熟那么有经验,进入这个市场之后,对个人投资者也好,对这个市场平台也好有打击。

  因此我们现在要找一个突破口,我更希望能有一些真正的研究,要我们的政府管理层,政府的管理部门认识到这里面有多少的风险。说实在话,刚刚大家讲到了风险的问题,管理部门既是风险的厌恶部门,交易所也不喜欢风险。那一家交易所喜欢风险?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一致的。但是问题是对风险的评估和分析上,包括我们境外的一些朋友,同行。总是说我们中国发展太慢了,但是没有想像到中国具体的一些管理部门,他对新的问题,你没有解决掉他的担忧。很多的东西跟我们的愿望和要求有一些差距。

  第四个,我是觉得港交所为我们改革开放,尤其是开放方面走了一条新路。今天这个会议就是一个开放的会议。也是思想解放,包括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创造很多机会的一个场所。港交所的经验值得我们去学习,去研究。我也希望接下来加强和港交所的的合作,包括我们在很多的品种创新,工具能够互相互补,还有哪些合作的领域。总之你要走出一条新一路子。如果说在合作方面,开放方面,不一定要求全面的开放,但是你要有一个突破口,要有一个各个方面认为你确实可行的一些举措。我觉得我非常的期盼,期盼港交所在这方面的合作,也期盼我们在座的期货同行大家一起去走国际化的康庄大道。

  我们大家都知道问题的所在,接下来让我们的教授指点江山,他们想问题可能想的比较深。能不能帮助我们指点一下江山,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前面拉车的人,我们心里明白,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专家谈一下看法,因为领导不爱听有利益的人的话,最好是听每个月挣几千块钱的人话。当然现在教授每个月也不止几千块钱了。

  胡俞越:前面几位老总,包括卢会长他们讲了两个主题。一个是创新,一个是国际化。其实国际化也是创新。国际化也是一个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者说重要的内容。刚刚几位老总,包括李会长也提到了羡慕小加。

  近两年来,我在见你之前,我跟很多人说甚至在我的文章里也说李小加不懂期货。但是他做了我们期货人梦寐以求的事。我知道之前李小加是做投行的,和这边几位,和刘总和张总比起来。包括会长作为监管部门的领导,因为他们在一线,相对你们来说,他此前不懂期货。但是这两年,他成为了国际期货界的明星人物。所以我们也应该给他一些掌声。

  所以无论是创新方面还是国际化方面,我觉得港交所李小加来了之后有很多地方可圈可点。不仅在中国的期货衍生品市场发展史上,或者是全球的衍生品发展阶段里面都是一个亮点。创新也好,国际化也好,我觉得港交所收购LME,以及港交所这个平台,恐怕今后还有更多的,就像刚刚所说的,在增量和创造新的价值方面我觉得不仅给我们国内的交易所和国际上的其他交易所,下至于和OTC市场,有巨大的合作机会和合作的空间。

  我今天看到你们的展板上,今天你们来参会的赞助商当中有一些国际期货公司,甚至还有国内的一些交易商,就是大宗商品交易商也来了。我觉得这里面的合作空间,有一个想法,有一个观点,就是跳出期货去看期货和跳出期货去做期货的时候,天地一片开阔,这就是我们创新的空间。如果说就期货论期货,就期货做期货,恐怕就把期货做死了。因为刚刚就提到了FII,以前出的报告叫国际期货市场、国际期货交易所。现在改了,叫国际衍生品交易所,国际衍生品市场。所以我们发现电子化交易,其实我们国内这方面一点都不弱,从90年代初,一开始起步,无论是证券还是期货,都采用了电子化交易方式。当初包括(CFE、CBOT)都是打手势的公开喊价方式。这种方式现在逐渐被淘汰了。所以电子化方式,就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场内场外的界限,生命力非常的旺盛。还有大的背景,大的环境,我们就从大的方面来说。商品市场,消费品市场,中国在十几年前,在1996年之后就进入了买方市场。所以新世纪以来,我们发现淘宝崛起了,淘宝崛起大的环境背景就是跟消费品市场、工业制成品市场,较早的进入了买方市场电子化交易平台,大有用武之地。而且他带来了中国快递业的迅速发展,我叫没有淘宝那来顺风。我昨天在香港的接头上,我发现顺风在香港也有。他会带来物流业的整合。

  大宗商品市场也迎来了一个买方市场的阶段。在过去12年,由于中国的强劲需求,大宗商品大涨了12年。全球大宗商品80%以上的增量需求,在过去12年是来自于中国。现在中国经济调整转型减速,全球经济也走入下降周期的时候,大宗商品也进入到了买方市场阶段。所以说期货和OTC市场将大宗商品的交易平台,电子化交易平台,我觉得未来的发展空间反而是一个黄金时代。

  李小加:非常令人振奋。我们还有12分钟,我们请志超会长在国际化问题上,从业界的角度再给谈一两点特别是希望。因为我们在座的有市场的建造者和管理者。然后我们给各位朋友们一个机会问个问题。

  刘志超:刚刚刘总和胡教授都谈到了国际化问题,确实从 业界的期盼这也是符合中国经济发展的世纪。我们最近一直在探讨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经济要想持续稳定健康发展,是不是应该加速发展期货衍生品市场。但是作为期货以及衍生品市场,在整个国民经济当中的作用来讲,我觉得刚刚兴强老总谈的非常好。

  第一有一个认识,这个认识不是我们这个行业这个业界的问题,而是不同层面的人的认识问题。实话说,中国在期货方面,包括原来国债期货出现的问题方面,至今记忆犹新。因此这是我们这个市场长期以来监管比较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这里面就涉及到我们国际化进程的问题。其实作为我们现在这个市场。市场化程度应该是我们发展的 基础。在这一点上来讲,为什么我们内地对香港联交所收购LME既羡慕又钦佩,因为市场化程度比较高。完全是遵照国际惯例而且在并购过程当中,创造出了很多新的方法。也就是说只有在竞争当中才可以开拓创新。另外法治环境和法制化是整个市场发展的保障。在这点来讲,恐怕我们确实有进一步开放、完善的过程。国际化一定是我们市场化的方向。这也是我们这个行业一直在期盼的。很高兴我们的监管部门,根据我们的希望和要求,正在抓紧研究制订有关这方面正在开放的一些政策措施。因为我在若干年前,我曾经就在证监会管过境外业务这一块,我们就研究过,是请进来、走出去。其实我们在这几年也在摸索一些经验。包括我们这些年来,我们在香港设立一些期货公司的子公司,这几年的成绩非常好。无论是我们的永安、南华还有中期这些公司都取得了很好的经验。而且我们恐怕在下一步的国际化进程当中也要融入整个国际期货行业的大趋势当中去。

  因为作为期货来讲,最有影响力的就是国际化。在这一点上来讲,我们作为我们这个行业来讲也非常希望借鉴我们香港联交所的经验,同时和我们国内期货公司一起,在国际化过程当中,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谢谢。

  张凡:有点启发,关于国际化的问题,一个是他们几位的发言,二一个是上午港交所的主题演讲提到了中国现在境内期货市场的一个现象。就是说,是量的制造者而不是价格的制造者,是价格的接受者。听了之后,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那么他的出路在什么地方?恐怕这个出路要和国际化联系起来。关于国际化的问题,我现在从个人的思考有两点。一个是中国内地市场到底具不具备国际化的基础。我认为应该说具备一定的国际化基础。这是我对国际化的回答。

  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国的期货市场,从一开始就是借鉴成熟市长的经验和做法建立起来的。他在市场的组织结构,交易、结算、交割以及相关的制度规则都是借鉴了国际成熟市场的通行做法和经验。

  那么,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市场在大的方面和成熟市场是相通的。如果其他各方面的相关因素、条件成熟的话,这个市场的国际化没有必要推倒重来。可以逐步的走向国际化。当然作为境内市场本身还有一些自身的特殊的制度安排。比如说我们客户的一户一码制度,我们的交易所的风控方面有三个涨跌停板的合约就要强制平仓,强制减仓。包括我们刚刚刘总提到的,保证金的集中监管,这是内地市场特殊的风控和保护投资者资金安全的特殊安排。可能有别于成熟市场。但是这些我认为,他并不构成内地期货市场走向国际化的障碍。很有可能,我这个不谦虚的讲,有可能还会是一种对成熟市场的制度丰富。更有利于这个市场的发展。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第二个关于国际化的观点,在目前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因为人民币资本项下不能自由兑换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启动国际化进程。至少我觉得有两件事可以做。或者说有两个途径可以探讨。一个是大家都说到的,就是我们共同搞产品创新,共同的开发产品,这是增量,那么这个产品一旦是研究成熟,他适合挂在那里就挂在那里,适合挂在外面就挂在外面,适合挂在境内就挂在境内,适合两边都挂,就两边都挂。在市场发展增量当中,我们去分享成果。这是一。

  二、香港港交所确实有他自身的优势,不同于内地市场。首先他的投资人,他的客户是全球性的,而现在内地市场限定在内地的法人机构和自然人。这就是他的优势。还有一个,我刚刚问了 一个数据,我拿到二三月份的数字,香港现在是最大的人民币的离岸中心。人民币存款在香港目前有7000亿。这是港交所的优势,是香港的优势。所以在目前,人民币资本项下还不能自己兑换的情况下,外部的投资人如何进入境内的市场,境内的投资人如何走出来参与国际市场的交易。我想这恐怕是香港,是港交所可以认真考虑的一个问题。

  李小加:非常感谢张总,很多事情我想评论一下,但是因为时间不够了。但是现在只有两分钟了。我利用主持人的辩论,就不再提问了我在这里简单的谈一下自己的感想。刚刚听到了很多在座各位多年的老朋友对我们港交所最近做的工作的肯定和支持以及赞扬,也有羡慕。我也有反过去羡慕的很多东西。但是我们要庆幸自己在这样一种环境当中。但是我们要冷静。7月1日马上就要到了,过去 几年的7月1日经常有送大礼的说法,领导人来了,给香港一个礼单,支持香港的繁荣稳定。我是觉得,我最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字眼就是来送礼,或者是带了礼单了没有?礼是什么意思?礼是免费的我从来不喜欢免费的东西,难道不支持香港就不繁荣了,难道不送礼香港就不稳定了?我们不应该有这样的一种循环,应该打破这种循环。之所以送礼,真要有礼可送,你一定是有价值给国家。今天的香港我们刚刚讨论了这么多,之所以港交所今天可以做到这里,就是有赖于香港的核心优势——一国两制。有了一国才会存在今天在座各位是中国期货界、证券界真正的领军人物,代表的是内地政策监管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就是香港是能够帮助国家开放,帮助国家资本市场、期货市场、国际化中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这种信心,他来源于一国。之所以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能够帮助国家国际化大规模的提前,是因为香港的两制。所以回到我上午主题演讲时的结论。我们一定要坚决的维护一国一定要坚决的捍卫两制这两者之间不存在选择,这是两者的共同存在决定了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两者的共同存在决定了国家有香港这块福地,可以做出国家下一步资本市场国际化,资本项下开放能够所做的,在香港,摸着这个已经熟悉的这片石头过这个河。谢谢大家。

  【和讯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