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温燕明:我们很难适应新国标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7月28日00:54 来源:和讯期货  作者:墨香

山东能源集团外部董事温燕明
山东能源集团外部董事温燕明

  和讯期货消息 大商所上海钢联(300226,股吧)将于2013年7月24-26日在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联合举办“2013中国煤焦产业链供需形势高峰论坛”。和讯期货作为独家财经网(博客,微博)络媒体独家报道此次会议。山东能源集团外部董事温燕明表示,焦化行业面临产能过剩,两边的挤压,一个是市场价值的下降,一个原料价格上升,还有对环境要求,现在对焦化企业环境要求出现一个国标16171,2012年版的,运行指标大幅提高。

    以下是演讲实录:

  温燕明: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非常高兴受天祥总裁的邀请参加今天的会议。下边我从行业或者说企业的角度,来谈一谈企业转型和竞争力的提高。我主要谈焦化行业。产能和需求是一个匹配的过程,一个国家向发展,产能和需求要互相匹配。在匹配上,我们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量的匹配上,我们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但是在质的匹配上,我们差异巨大。特别是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发展方式出现的问题就是在质的匹配上,所以现在要由重量转移到重质。质是我们的追求,质是我们发展的质量。只有质的匹配实现了,我们的社会才能和谐,运行质量才能更高。

  作为一个企业,大家现在都讲做强做大。什么叫做强?原来的概念里,很多企业都说规模大就是强。现在看来不是。我们冶金系统的一个同志讲,我们应该认识到做大是做穷。为什么?因为大不代表着强。大家看看经济为什么表现为我们现在的状态?我认为强的表现第一位的是技术领导力。看这个国家、行业、企业有没有技术领导力。掌握的技术别人没有。这才叫强。比如说中国第一套引进的宝钢干浇技术是从日本引进的,第一套70年,日本人要8亿人民币。谁强?日本的企业强。第二个强,我认为是成本竞争力,你的产品成本能不能比过别人?你成本低叫强。第三个是企业价值的持续创造力。你这个企业发展能不能持续的增长价值?所以我说企业要强,就要在发展和需求过程当中、从量的匹配走向质的匹配。

  徐匡迪院士最近指出,目前钢铁行业面临供大于求、钢价大跌、成本高企的无利微利困境。他又指出,钢铁企业尚有30%的余热余能未被回收利用,其中焦化过程约有50千克标煤。这意味着2012年炼焦生产过程中有2167万吨标准煤未被利用,价值巨大,这两千多万吨的标准煤做了什么?污染了,浪费了。所以说,我们要解决企业的进步,要研究我们的创新能力。

  下边我想简单跟大家介绍一下炼焦化学工业的状况,然后解构焦化流程,认知潜力,提高过程效率。按照过程工业理念,优化结构、做强焦化企业一些具体的思路和设想,然后要构建洁净焦化技术创新平台,建设绿色焦化企业。

  和别的行业一样,焦化企业也度过了辉煌的十年。钢铁以8.5%的年速度增长,焦化企业以同样的比例在增长。现在我们占世界产能67%。焦化行业这些年来发生了巨大变化。技术进步,环境改善,产品功能有了巨大拓展,运行质量有了很大提高,环境有很大改善。但投资拉动的粗放增长方式在焦化行业表现非常突出。这很难维系。

  现在中国有220多个品种,中国的产量世界第一。各种产能水平都是很高的。但是我国的石油能源对外依赖度已经达到58%。2013年将达到59.4%。而我们的用能水平却是很低的。据资料显示,美国人年均用能是11.37。我们中国人年人均用能却非常低,才三点几。用能的水平标志着生活的质量。中国生产质量如果达到美国水平,大家可以想象我们国家能源支撑的可能性基本上不存在。这样的粗放增长,能不能持续?回答是绝对不能持续的。

  怎么改变这种增长方式。大家看过去的这十多年,我们钢铁的产业链价值发生了转移,95年钢铁行业利润非常好,利润率81%,煤炭矿石只有百分之十几。但随着发展,2010年到2012年,2011年基本降到底了。它的价值在产业链上转向了自然资源,钢铁工业发展的过程,初级阶段的时候有大量民营企业搞钢铁。搞小的,之后开始炼炉炼废钢,后来发现不行,铁水质量重要。后来没有发现焦化的重要贡献,所以把焦炭排除在了钢铁链以外。这是我们钢铁流程这些年来发展的一个值得我们重新反思的重大问题。

  这个过程造成我们的能源价值碳素链断裂。因为在国外炼焦在钢铁行业的比例是95%到100%,可中国恰恰只有30%。什么原因,我认为是我们认知的问题。这造成独立钢厂大量存在,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这个回归需要一个过程。直到现在我们钢铁企业有一些领导依然不认识这个问题。这也不怪,因为大家学的专业不一样。大家再看价值链也转移了。转向什么?智慧知识和我们的员工素质,创新能力。

  大家看焦化行业面临产能过剩,两边的挤压,一个是市场价值的下降,一个原料价格上升,还有对环境要求,现在对焦化企业环境要求出现一个国标16171,2012年版的,运行指标大幅提高。可以说现在的企业,很少企业在达到。在我们运行的状态下,技术和员工素质都难以适应。面临巨大压力。就是说我们的焦化产业作为一个产业链条上有效组成部分,面临着和大家一样的环境,大环境发生根本转变,由紧缺供不应求走向了过剩。整个经济出现了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在这个时候,这种产业环境下要求转变方式。我觉得去产能化核心应该是运行模式的转变和运行质量提高,提高了就能够匹配和前行,不提高不转变就要滑出这个产业被淘汰。这也是企业运行必然过程。为什么现在我们市场过剩,有的企业还在建设。正常不正常,我说极为正常。不能说你产能过剩了这个企业就不见了。为什么?新建的竞争力强就要把你原有竞争力差的淘汰,这是历史的规律,谁也不能回避。

  现在我们运行这种状态下,如何实现转型。我觉得要重新认识我们走过来的历程。我感到现在产能过剩恰恰是大家都在一个跑道上。在跑道跑的时候,你的企业能不能做强,留下的就是你,做不强走掉的就是你。我们看企业成功是成功在哪里,不是成功在起点,应当说是成功在拐点。现在恰恰是焦化企业拐点。能不能在拐点上弯道超车,取得优势,成为留下来的多数,绝对不是少数,留下来的是多数。在这个时候我感到面临过剩的焦化企业,面临成本上升,环境压力大,同质竞争的状况,焦化企业一定要寻找新的价值和发展空间,必须创新转型,不然企业是无法继续发展的。

  如何适应新形势?创新过程价值,提高过程资源效率,能源效率,环境效率和市场环境可溶度,培育新竞争力,成为焦化产业创新转型的历史命题,进步很大,潜力很大,创新的能力亟待开发,亟待改变。如何实现这个改变,我认为一个是要开发洁净的焦化生产工艺,生产洁净的焦化产品,创造洁净的焦化产业,实现焦化产业高质量的转型发展。

  简单说说焦化流程,大家看看潜力是不是这样。焦化流程到现在为止依然被认为在煤炭深加工过程当中是效率最高、成本最低、关联产品最丰富的一种的模式。由于我们发展模式没有改变,造成传统工艺优势没有发挥,劣势却显现出来,成为企业发展的拖累。

  看看现在我们的运行,我们每年,像去年生产了4.43亿吨焦,消耗接近六千万吨的煤。这过程产生了红焦、黄煤气,还有一个烟筒。还产生了两亿多吨污染。要处理这些水要花148亿,去年全焦化行业才盈利16亿,如果我们在结构优化上解决了,不出废水就是148亿。这是我们的运营模式出现问题。大家看这个过程当中能质不平衡,一方面要从外边拿进来六七十度电,还要消耗三百公斤蒸汽一吨焦,我们自己又大量热量浪费了。这里边就出现什么,我说过程的能耗高,能质不匹配。系统能效低运行成本高。第二产品,产业链短,附加值低。焦化厂现在生产链很短就是煤气、粗苯、焦油,产品单一,竞争力差。没有竞争力,还有余热,余能,粉尘,废水,毒素排放量大,污染严重,应该说这过程,价值未能高效集成。劳动效率低,资源效率低。大家从物料平衡上看,我们现在生产一吨焦炭,产生焦炉煤气193.6公斤,可提取化合物产品68公斤。两项合计占湿煤17.7%。我们现在关注是焦炭质量,而忽视副产品价值升级,恰恰是煤气价值的升级给焦化行业等当带来巨大发展前景。我们现在应该干提高过程效率的技术,提高产品附加值的技术,投资效率是最高的,恰恰我们现在不重视不认识。作为当前由于我们是分裂的,焦化厂是焦化厂,钢铁厂是钢铁厂,中间造成该优化资源没有优化,不该浪费的浪费了,中间的价值就掉了。

  大家再看看我们的流程。大家经常看到冶金流程,可在焦化当中更突出,这里头出现了三个重点。本来煤气出来850度,我们用氨水喷洒降到85度,再冷却22度,经过鼓风又提高到58吨,再冷却脱硫脱出煤气硫,然后再预热,再生产硫氨,再冷却中冷吸苯,上下一折腾相当于110度,既增加投资又增加占地面积,更重要过程能耗高,就决定一小时要消耗三十吨蒸汽,这种流程带来的结果就是流程长,排放大,能效低,过程成本高。我们亟待解决这种流程。

  十一五期间我们国家的吨焦能耗速度下降是快的,但这个能耗指标说不清楚。大家看从焦化工序理论能耗基数来计算,焦化总的能耗可以到66千克。刚才上头讲124,66。现在看来这个不止五十千克,有六七十千克。刚才我讲焦化厂耗电不耗了,焦化厂的蒸汽不用了,这有多少呢,一吨焦用10.6千克。如果把这10.6千克拿掉,吨焦耗能绝对值是五十千克五十公斤。124减50,74公斤,就是说我们焦化流程提高竞争力的还有60公斤潜力。这60公斤潜力既是价值又是减排。焦化流程潜力在哪里,特别是现在我们大量焦化厂,我认为差距与潜力存在与节能管理,节能管理的模式和节能技术创新能力和对余热余能系统优化的把控能力,这方面我们比较弱。

  科学用能应该表现在低质高用。高质高值,我们钢铁厂都烧焦炉煤气,两毛钱一立方,但要变成甲醇,LNG,或者变成更高层次的产品,焦炉煤气一立方可以达到1.5元。这个价值是巨大的。解决焦化流程能源低质高用,高质高值,利用耦合匹配和能尽其效,这里边要解决工艺热硫故和能源介质的时间,空间,用户重新蒸馏化。这个流程过程的浪费,现在的流程是普遍的,不是简单的。推之而言,我们钢铁流程潜力依然很大。

  我们使用的传热介质是水蒸气,通过用水蒸气多产了半吨的含苯废水,要花70块钱来处理,这个压力也是很大的。对焦化厂的负担也是很重的。如何使焦化企业的竞争力提高,关键在焦化流程过程挖掘,要解决能源流的有序运行,实现过程成本的下降,要解决物质硫有序进行,实现过程产品价值的提高。

  下面说说流程工业,中国冶金专家殷院士提出以过程多功能多目标性多价值性,及物质流,能源流,价值流的集成匹配的过程协同状态思路,为钢铁企业也为焦化企业系统能效,系统价值的优化开发指明了方向。流程工业是我们过程民族工业基础,它的产值占国家总工业66%,能耗占全国工业能耗的70%,就是八大行业,现在八大行业叫两高一低,我认为核心问题是过程能效低。资源利用率低,本来不应该成为两高一负,恰恰由于我们的流程质量出现两高一负的状态。流程工业它的特点是什么,我们一方面重视钢铁功能,产品功能。我们没有重视到它的能源功能。这是一个耗散过程。我们经常卖钢铁产品挣钱,没有考虑能源也是有价值的,可以把安全能源作为产品进入市场。这样就带来了一个我们如何认识过程能源流。因为能源流从有形到无形。要靠信息技术来提高能源的控制力,提高能源的价值,这个流程工业的概念是什么,要解决流程当中三传一反。流程由装备组成,传指传热和反应器组成的,三设备,四设备是不是高效这是第一个结论。

  第二个结论是过程,能源、物质和信息是不是耦合匹配的高效的标准的阶段,恰恰这两个阶段我们都有差距。焦化厂的潜力都很大,要由量的概念转向质的概念。

  在技术上我认为焦化企业要解决流程上的温度梯度,把我们现在的几个点110度拿掉,这个流程已经存在了。哪个企业愿意做可以做。这个流程优化过程当中一年应该有五千万的成本下降。再有是过程效率的提高。比如说已经开发成功,用烟道器来蒸氨,原来是蒸汽,现在用负压,用烟道器热量换热不用蒸汽,效率提高了。这一个过程可以使企业能耗下降,污染下降,成本下降。下降成本120万吨焦应该下降1400万吨,这个技术已经在很多企业开始推广。

  再有是负压脱苯技术,提高苯的收滤,现在一般企业苯的收滤不算多塔后含3到4个,负压可以把苯含量降到一克左右,这个一年效益两千万左右,投资是一千五百万左右。这也是个新的技术。

  还有煤调湿。我们要在前面把水拿掉。这个技术也是很成功的。再就是过程余热,这个技术正在攻关,现在是间接换热,抽冷器一段作为制冷,降低制冷用的蒸汽,这个效果也是很广泛的。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