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大宗商品主导权悄然位移

  • 字号
2013年08月15日01:19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叶青

  本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从年初至今,美国各类政府监管部门纷纷向华尔街投行挥出了组合拳,令其疲于招架。上周,美国衍生品交易最高监管机构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已经向数家主要的金属仓储公司发出了传票,包括总部在瑞士的大宗商品巨头嘉能可,试图从这些公司过去三年的文档和通信中寻找证据,以调查金属价格高涨的问题。

  这些传票的发出意味着,随着CFTC重视可口可乐等这些金属消费者的指控,CFTC正在推进相关的调查。可口可乐指控这些仓储公司通过限制仓库金属的流出量,来提高金属的价格。据了解,本周一晚些时候有报道称,高盛和摩根大通也收到了传票。

  与此同时,去年被港交所收购的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也提出了改革仓库规则的计划,规定仓库企业出货速度,限制排队提货时间。也正是由于规则的修改以及美国监管层趋严,华尔街巨头都在寻求出售它们三年前收购的仓储业务,这是否意味着有色金属的高价时代即将过去?对此,摩根士丹利认为,从短期看LME的库存改革计划将可能带来反效果。

  修改规则旨在防止操控

  由于中国是大宗商品的消费大国,等金属的价格对国民经济有着关键的影响。此次高盛等金融寡头接受调查,放弃现货仓储业务,对于我国来说利好居多,其着眼点就在游戏规则的制定上。由于LME的新东家是港交所,而修改规则是完善交易的第一步。目前,港交所已经宣布推出针对LME库存政策的修改意见,并开始向市场征求意见,预计最早明年4月可正式实施。

  对此,中国国际期货(博客,微博)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王红英(博客,微博)认为,根据新的提议,提取金属排队超过100天的仓库必须确保其金属的出库量高于入库量。此次提议的意见征集截至时间为9月30日。是否对规则进行变更的最终决定预计将在10月的董事会会议上做出,如果提案被采纳,新规则将于2014年4月1日开始实行。

  另外,金顶集团研究中心经理聂鼎认为,其实对于基本金属价格走势影响最大的就是出货率。7月1日LME发布公告针对仓库提货轮候时间过长提出解决议案,主要是基于“入货率”而调整“出货率”。自华尔街投行加入金属实物交易行业之后,一方面库存急速积累,另一方面现货溢价却反常居高。

  特别是LME铝库存较2007年之前的平均水平上涨了547%,目前库存量占2013年全球原铝需求的11%;美国中西部铝溢价亦上涨了228%。新规如果严格实施,将中期压制金属价格。同时,新规则的实施,也会给大宗商品市场的公平贸易环境带来极大的改善。

  王红英认为,其实传统“殖民资本”的退出,并不会对大宗商品市场带来多大的危害,相反还会促进市场的进一步繁荣。虽说受到商业周期的影响,短期大宗商品会受到承压,但美国经济的走强、欧洲经济的复苏及新兴经济体的企稳迹象,都会使得大宗商品市场的未来更有前途。

  规则的修改会使得交易价格及货物交割更为连续,更为公平,防止机构操纵。不过摩根大通等华尔街投行正寻求退出大宗商品的主要原因是,他们认为未来几年由于新兴经济体的增速减缓、美元利率的上涨会导致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再一个原因是由于港交所坚持更为公开的交易模式,使得机构无法操纵利润所致。

  有分析认为,近期伦敦金属的上涨走势与港交所即将修改LME规则有关,对此,银河期货首席宏观经济顾问付鹏(博客,微博)指出,有些分析认为正是由于修改了出入库的制度规则,使得仓储公司把高额的仓储成本费用用来覆盖自身的成本,这些成本将转嫁到价格上,这点有点不符合逻辑。由于出入库制度的修改影响最大的就是市场的升贴水结构,过去的高升水溢价会逐步得到平抑,这将提振需求的释放,进而引发价格一定的上行的波动。

  中国因素在渗透?

  正当华尔街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受到监管部门越来越严格的审查之后,摩根大通正寻求出售其大宗商品业务,而摩根士丹利和巴克莱都相继在裁减大宗商品部门的员工数量。相反中国的金融集团则表现出拥有大宗商品相关业务的新愿望。7月25日,广发证券(000776,股吧)宣布收购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大宗商品部,这是中国企业进军海外衍生品市场的最新举动。

  据了解,今年7月底,广发期货香港公司以略低于4000万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了Natixis大宗商品部。此次收购是广发期货全资子公司广发期货(香港)有限公司对法国外贸银行的英国全资子公司Natixis商品贸易公司(下称“NCM期货公司”)的收购。广发期货为广发证券的子公司。

  由于NCM拥有LME交易结算席位,广发期货也因此成为在海外主要交易所获得结算会员资格的中国第一家期货公司。

  与此同时,8月8日,南非标准银行高管正在北京与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展开谈判,以确定后者收购其伦敦大宗商品交易业务的详细条款。据业内人士透露,这轮对外扩张的背景是,市场冀望中国政府将放松资本管控,以使中国企业和个人更深入地参与外国市场。

  对此,聂鼎认为,随着中国国内监管环境正在改进,会有更多业务从中国流向欧美市场。如果同时在中国及欧美市场都立住了脚跟,就会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广发收购案也表明,亚洲企业正在崛起并替代处境艰难的欧洲企业,大宗商品和金融领域中的力量对比也在相应发生转移。

  不过,王红英却认为,“虽然现在对于中国金融企业走出去战略充满憧憬,但是我现在更担心的是,中国买家会否接手最后一棒,毕竟国际投行不是傻子,其退出之举必有其理由。我更关注的是未来经济的走向及大宗商品的实际需求,来自中国的需求并不代表全世界的需求。毕竟欧美城市化进程接近完成,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并不旺盛。不好评判中国买家的未来前景,但短期看中国的需求还在,风险不大。”

  他认为,中国因素在大宗商品领域处于逐步下降的地位,因为我们的城镇化进程增速在减少,如铁路基建项目、地产项目开工率下降等。在大宗商品方面,扩大自己的交易领域是必然的多元化趋势,以期形成多元化业务支撑体系。更多地走向现货OTC场外交易,混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会使得商品市场定价更为客观合理,而不是行业寡头垄断定价。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