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铁矿石期货被疑生不逢时

  • 字号
2013年09月23日07:45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袁益

  本报记者 袁益 上海报道

  铁矿石期货的真正到来,似乎让原本就很萎靡的钢铁企业更加不自信了。在当前铁矿石价格波动幅度不断加大的情况下,旨在为钢企对冲市场风险的铁矿石期货,其诞生应该是恰逢其时的,不过由于对“被金融化”的担忧,以及炒作等风险因素的担忧,不少钢企尤其是国有大型钢企,对其显得格外难以适应。

  然而,无论钢企的态度如何,一场铁矿石金融化的风暴都已经展开。

  “中国版”铁矿石期货获批

  业界期待许久的铁矿石期货终于揭开“神秘面纱”。9月13日,证监会宣布正式批复大商所开展铁矿石期货交易,这标志着“中国版”铁矿石期货正式起航。

  根据大商所此前公布的合约细则显示,国内铁矿石期货将以含铁量62%的进口铁矿石粗粉作为交易标的,逐月设置12个合约月份,合约规模设置为100吨/手,实行实物交割,交割单位设置为1万吨,允许铁矿石精粉替代交割。

  事实上,自从2008年德意志银行推出全球首个铁矿石掉期合约后,国际市场铁矿石衍生品的竞争不断升温。今年4月以来新加坡交易所和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先后推出了铁矿石期货,5月,洲际交易所、伦敦金属交易所也相继宣布将推出铁矿石期货。

  不过,与国际上普遍流行的“指数交割”不同,“实物交割”成为了国内铁矿石期货的亮点。“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铁矿石消费国,有着庞大的现货市场,而且国内铁矿石用量非常大,采用实物交割的意义要大于其他交割方式,而且能更好地帮企业规避风险。”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告诉记者。

  作为整个钢铁产业链中重要的上游原料,铁矿石从今年开始一直处于价格剧烈波动的状态之中。数据显示,去年4至9月,代表国际市场三大矿山出货价格标的的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下称普氏指数)自151.25美元/干吨下跌至88.75美元/干吨,跌幅高达41.3%;今年1月初该指数又涨至156.5美元/干吨,涨幅高达76.3%;而到5月末,该指数报收于111.5美元/干吨,较1月初下跌28.8%;8月中旬以来,该指数重新回升至142.5美元/干吨,涨幅为27.8%。

  与此同时,整个钢铁行业则面临着系统性风险不断加剧的尴尬局面,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国内铁矿石期货的推出自然成为了全行业的关注焦点。

  钢企担忧被资金炒作

  不过,在当前钢铁行业深陷寒冬之际,钢企对于铁矿石期货的态度也呈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

  相比国有大型钢厂而言,中小型钢厂对其更为欢迎。“铁矿石期货上市为钢企创新带来了机会。”山西建邦国贸总经理张东亮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但是对于大型国企而言,或是由于担心遭到资金炒作,亦或者受到体制限制,对于铁矿石期货的态度则显得相对保守。“铁矿石期货来了,钢铁企业‘被金融化’,不得不积极应对。未来鞍钢会涉入铁矿石期货。但对进去的企业而言,不一定都是馅饼,也有风险。”鞍钢集团国贸公司副总经理李达光表示。

  而更有企业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铁矿石期货推出之后,肯定会引来资金的炒作,到时候很可能对整个钢铁行业起到一些负面的作用,并且和实体经济在操作上拉开一定的差距。

  事实上,发生在铁矿石期货上的担忧,之前也都或多或少出现于产业链上各个品种的期货上市过程中。在整个煤-焦-钢的产业链上,有焦炭焦煤以及螺纹钢等多个期货品种,而在每个品种上市之初,无一例外都会引发一系列的担忧。而综合当时的资料来看,这些担忧最主要都集中在资金炒作方面。

  焦煤上市之初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2010年以来,对焦煤需求量最大的钢铁行业开始出现亏损,而2012年更是出现了全行业亏损的情况,在钢铁行业的生产过程中,焦煤约占成本的40%,此外与焦煤密切相关的焦化企业同样面临产能过剩以及亏损严重的现象。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焦煤期货的上市意图是在于帮助企业通过套保的功能降低采购风险、对冲市场风险。但是,企业参与期货套保最终多变成投机,这也令推出期货品种保护产业平稳发展的作用大打折扣。

  当时,一位期货分析师曾表示:“焦煤期货推出后,真正做套保的企业不会太多,像山西焦煤集团等一些大公司或者国有企业会做,但是套保量会比较大,小企业都是贸易企业,一般都是投机。”

  “由于钢铁行业近两年来一直处于弱势疲软的状态之下,任何的资金炒作都会让钢铁企业付出巨大的成本代价。”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

  铺路铁矿石定价权

  为了避免这些风险带来的麻烦,使得钢企在期货等新兴事物的参与上往往显得格外保守。早些时候北矿所推出的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零成交”的尴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铁矿石金融化趋势已不可避免、不可阻挡,希望企业加以高度重视。面对剧烈波动的铁矿石市场,需要企业在操作上更为精细化。”中国五矿化工进出口商会会长陈锋表示。

  而一位长期从事铁矿石研究工作的业内人士则向记者直言,铁矿石期货很可能会出现叫好不叫座的情况。“铁矿石期货推出的初衷是争夺被国外垄断的定价权,但事实上能否起到这一作用现在还很难说,国内对进口矿的依赖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

  “现在国内合约设计是以含铁量62%的进口铁矿石粗粉作为交易标的,但由于我国自产矿品位低、产量小,铁矿石现货市场对进口矿的严重依赖将导致铁矿石期货市场严重依赖进口铁矿石。”刘新伟说。

  实际上,除了上述原因之外,相关法律的不完善也成为了期货市场最大的风险之一。“我国衍生品交易市场发展较晚,法律法规不完善,场外交易的各对手方履约信誉难以保障,且整体市场缺乏严格监管,买卖双方面临的交易风险要大得多。”刘新伟告诉记者。

  根据刘新伟介绍,倘若在铁矿石期货交割时国外铁矿石生产商供货不足或者无法提供相应的铁矿石产品,交易所将不得不以国产矿替代,而国产矿向标准矿石的转化势必造成大量的交割纠纷。另一方面,从铁矿石市场的垄断格局看,国内采用的实物交割方式的铁矿石期货价格还将极易受到国际矿业巨头的操纵。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