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铁矿石期货诞生中国价格 作别背对背协议钢企套保

  • 字号
2013年10月19日05:1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逢一笑泯恩仇。

  大连商品交易所气象一新的交易大厅内,十余家国内钢厂和贸易商老总,与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矿山三巨头中国区头面人物济济一堂,握手言欢,翘首见证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10月18日上午9时整,巨大行情显示屏上,红色数字迅速跃动,“中国版”铁矿石期货已经接入中国经济强劲的脉搏。资本永不停歇,从五大港口输送到中国各地数以亿吨计的铁矿石,从此获得“中国价格”。未来,这个范围也许是全世界。

  巨头谨慎欢迎

  “短短两个多小时,铁矿石期货的交易量就已达26万手,按照100吨/手计算,对应的铁矿石交易量达到2600万吨。”中钢贸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钱进欣喜地指出,“这相当于中国港口数天的铁矿石到货量。”

  铁矿石期货上市当天,交易量达33.87万手,成交额为330.34亿元,持仓量7.87万手。铁矿石期货法人户首单委托交易花落山东万宝集团,买开铁矿石合约I1403,其交易对手方为个人投资者。

  从长协价到指数价,从掉期到期货,中国铁矿石企业不断地在寻找企业利润的锚点,十年间,矿价大幅上涨、钢价依然低位徘徊,国内钢企的“苦难”似乎无穷无尽。

  截至2012年底,我国钢铁产能利用率仅72%。2011年以来,重点钢铁企业销售收入利润率一直低于1%,连续数年在主要工业行业中垫底。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指出,铁矿石目前定价机制并不完全由供需关系决定,主流定价方式是参考国际铁矿石价格指数。而该指数只是取很少样本,这些小样本矿石决定整个市场价格。这种定价机制的形成,主要是由于铁矿石供应商相对集中,在市场中占有优势地位,而国内钢厂分散,在市场定价中缺少议价能力。

  “我们不能绝对地说,这样的定价方式就是不公平,但由于其缺乏透明度,业界的质疑有其合理性。”鞍钢国贸副总经理李达光表示,“哪些交易会被纳入指数观察的范围,往往并不明确。比如最近的铁矿石价格,我们认为应该向下走,但由于指数价格采纳了最近一个大单的交易价,结果上涨了一美元。”

  “推出铁矿石期货对探索建立更加公正、客观、透明铁矿石定价机制,以及帮助钢铁企业管理价格波动风险具有重要意义。”李达光表示。

  不言而喻,价格基准的转变中,受到影响的不仅是国内困难重重的钢企,铁矿石国际重点优势企业更是感觉到中国试图改变现状的意愿,他们对此表达了谨慎的欢迎。

  “中国是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市场,现货充足,推出铁矿石期货的条件得天独厚,我们预祝这一品种。”淡水河谷代表表示。

  “中国推出铁矿石期货,使得国际铁矿石的定价机制向原油大宗商品的成熟定价方式转变,这对行业有益。”必和必拓中国区代表在开市后举行的座谈会上表示,“新生事物需要人们接受,中国铁矿石期货的实物交割方式是个好做法,而实物和非实物交割的平衡也很重要。”

  事实上,非实物交割是新加坡、美国印度铁矿石期货的显著特征。尽管国外矿山在短时间内还难以直接参与中国铁矿石期货交易,但业内人士表示,只要中国涉钢企业继续积极利用这一工具,铁矿石期货的价值发现功能将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优势企业的定价模式。

  中国钢企跃跃欲试

  尽管近期上市多个重量级期货品种密集上市,但由于对期货交易的陌生和现货交易模式的依赖,现货企业的态度往往是“敬而远之。”

  然而,本报记者采访过程中,明显感受到涉钢企业对铁矿石期货的态度迥异,他们表达最多的词是“重新开始,重新学习”。这种积极态度的来源则是压抑已久的套保需求——“非不愿也,实不能也。”

  “由于监管部门对套保品种的限制,我们此前只能参与螺纹钢期货的套期保值,也就是只有在销售的一端可以套保,品种相关性不够强。”五矿钢铁人士指出。

  虽然国内期货品种仍不能满足企业的要求,国外已经推出的一些衍生品亦不能令企业放心。

  “我们一直想利用金融衍生品来管理风险,并且曾想参与新加坡交易所的铁矿石掉期交易,但这一方面涉及外汇额度的审批,另一方面又考虑到‘一对一’的掉期交易透明度不高,只好偃旗息鼓。”李达光坦言,“长期以来,我们更为倚仗的风险管理方式是‘避峰就谷’的采购策略。”

  据记者了解,这种方式是国有大型钢企的行业惯例,而在新加坡铁矿石掉期市场的中国企业大多是民营背景。考虑到国有钢企的中坚地位,这种局面不免令业内人士扼腕。

  “钢铁行业近年来的日子很艰难,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外钢企自如地应用海外丰富的衍生品来对冲风险,而我们常常暴露在价格风险之中。”五矿钢铁人士坦言。

  铁矿石期货在“家门口”推出,化解了这些企业的诸多疑虑。

  “首先,大商所的合约设计符合国内钢铁企业的需求,使用人民币交易不涉及汇兑问题。大商所对我们进行了相关培训,我们对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市场的透明度和专业度有信心。”李达光指出。

  “以往我们锁定利润的方法是签‘背对背’协议,在国外采购矿石的同时,与国内的买家签订合同,这极大地限制了企业经营的灵活度。”钱进表示,“当我们参与到期货交易之中时,一项交易的成本和利润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确定,这对企业经营效率的促进是显著的。”

  多家国有钢企老总向记者表示,具体操盘铁矿石期货的人才将由本企业培养,并成立专门公司运营,不会轻易托付给市场机构,相应工作正在积极展开。

  随着铁矿石期货上市,大商所亦设定相应的国际化战略目标。

  大商所理事长刘兴强表示,铁矿石期货上市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作为国际化程度相当高的大宗商品,其能否为业界和产业认可,为国际贸易企业认可,面临的创新挑战极其艰巨。

  (记者邮箱:changliangat21cbh.com)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