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自贸区原油期货探索:国际油价要发“中国声音”?

  • 字号
2013年10月19日05: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储玦海(注:上海期货交易所副总经理)现在负责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的筹建,千头万绪,真的很忙。过了这段,大家一起好好聊聊。”10月16日,一位上期所高管如是告诉记者。

  此前9月29日,中国证监会宣布,拟同意上海期货交易所在自贸区内筹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能源交易所”),具体承担推进国际原油期货平台筹建工作。“依托这一平台,全面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交易。以此为契机,扩大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程度。”证监会称。

  自2003年以来,国内各界一直在呼吁原油期货品种上市,其间,上海石油交易所和渤海商品交易所等也都曾试图借道现货中远期电子盘渐进式向原油期货品种靠拢,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努力并未达成。

  有消息称,上海市府计划由上期所筹资50亿元建立能源交易所;其注册地在自贸区,但却与上期所同在自贸区外的上海期货大厦办公。

  目前,这种说法尚未得到包括上期所在内的有关各方的证实。“能源交易所还在报批阶段,很多事情还不能确定,”上述上期所高管指出,“但自贸区建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快、克强总理推动市场化改革的决心、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等诸多因素叠加下,现在应该是推出原油期货品种最佳的时机。”

  一、最佳时机来临?

  ·海关总署数据:今年9月,中国原油进口量2568万吨,首次单月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

  ·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2013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将超60%——国际油价上涨1美元/桶,中国即需要多为此每月支付上亿美元。

  息旺能源分析师李莉:期货市场首先需解决参与者资质问题,如果只有中石油等三大巨头玩,怎么谈得上原油期货品种的活跃度,更勿论价格的客观性。

  “能源交易所成立,原油期货品种并不会立即改变国际油价定价权的大格局,但会增加反映中国原油市场供需情况的声音,即增加了原油定价的中国声音。”16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向记者表示。

  更重要的是,随着原油期货市场的建立,一直以来困扰国内石油业发展的垄断问题或将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决。

  据了解,近期中央政府召集相关研究机构,开始设计针对地炼企业的进口原油分配原则和方案,“2014年山东地炼东明石化、中化弘润、海化集团等将可能获得2000万吨以上的原油进口配额。”李莉说。

  而此前中石油、中石化等石油央企高层透露,在即将召开的三中全会上,中央政府对石油领域的开放将远远超乎市场的预期。“未来三到五年,公司也进一步加大合资合作力度,扩大其规模。其中很重要的还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在国际的资本市场上引进资金,来提高我们资源的配置和优化的能力,提高我们国际的影响力和竞争能力。”中石油总裁汪东进表示。

  这番表态给予市场更多预期--能源交易所成立后,外资石油公司和从事石油衍生品交易的机构可以直接参与其中。“根据现在的设想,外资机构将有机会成为能源交易所会员,其资金可在资本项目下自由流动,以便我们的原油期货品种在国际上更有影响力。”有接近上海市府人士透露。

  二、打造远东原油价格

  ·一直以来,建立石油期货品种、增加国际石油定价中的中国话语权,都是国内石油业界热议话题:由于没有反映中国原油市场供需变化的价格参照物,中国买家只能被动接受国外卖家所拟定的价格公式;在他们的价格公式中,纽交所的WTI原油期货价格和伦敦交易所的北海布伦特期货价格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而一旦中国有了自己的原油期货价格,那么就可以和卖家磋商,推动其在现货原油买卖合约中采用以上海价格为基础的价格公式。

  “我们一直呼吁中央政府相关部委能够同意挂牌上市原油期货品种,为此各方均做出了不懈的努力。”那位上期所高管介绍。

  据了解,1993年由中石油等力推的老上海石油交易所、2006年由上海久联主导的新上海石油交易所和2009年渤海商品交易所都曾尝试挂牌上市原油期货及其它相关的金融产品。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老上海石油交易所甚至在原油期货品种挂牌交易一年后即遭到政府有关部门的关闭。

  没有“中国声音”的国际油价在过去十余年中大幅飙升,导致中国付出巨大的成本。为了抑制国际油价上升对国内经济的影响,仅2006年至2008年,中国政府每年需要给予中石化等成品油生产商百亿元计油价亏损补贴。

  且这种补贴并未抑制国内油价的上涨,国内成品油价格从2003年每升2--3元爬升至目前8元。由于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

  正是源于这种严酷的现实,中央政府终于同意“始终未放弃努力”的上期所筹建原油期货品种。综合各方消息,2014年上半年原油期货品种就会在能源交易所上市。

  此前上期所拟定的原油期货合约草案显示:交易品种为中质含硫原油,交易单位为100桶/手;计价货币将在美元、人民币两个币种间进行选择;原油期货每日涨跌停幅度不超过上一个交易日结算价的±5%,最低保证金为合约价值的7%,交割方式将采取实物交割;同时,期货交易将采用“净价交易”,其报价为不含关税、增值税等税费的净价;“保税交割”原则主要是指:在保税油库交割的价格同样为不含关税、增值税等税费的净价。

  李莉坦承,令卖家改变多年的习惯、采用以上海价格为基础的价格公式并不容易,但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有了自己的原油期货价格,无疑会让这种改变成为可能,“而过去我们都没法跟卖家提这种要求”。

  中国外,同样是石油进口大国的日本、韩国、台湾等远东国家地区也会受益。上述接近上海市府人士认为:“远东市场一直没有自己的原油价格做参照物,能源交易中心如果成功,还会推动上海成为该地区新的石油交易中心。此前新加坡通过自己成熟的原油场外交易系统,一直牢牢占据着这个地位。”

  三、前车之鉴和中国优势

  ·“2017年将是中国进口石油需求量超越美国的转折年度。中国原油进口支出的年度额,2020年将飙升到5000亿美元,远超过美国历史上的进口石油高峰期的3350亿美元消费量。此外,在能源供应上,中国将愈来愈依赖石油输出国组织OPEP。”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报告说。

  能源交易所的原油期货品种上市,并不意味着上海价格就能够拥有影响力。2000年前后日本也曾挂牌上市原油期货,力图实现纽约、东京、伦敦三地原油期货交易无缝链接。

  然而,“我们已很久不关注它了,即使还存在也没有多少影响力”,一位中石化负责国际采购的高层人士说。

  日本原油期货失败,除国际政经形势变化外,更重要的是它太缺乏参与者。日本经济陷入“失落的十年”时,每年经济增速徘徊在1-2%,原油需求增速更陷入长期低迷。这导致当地原油现货市场的基础发生动摇,自然也就不会有大量参与者进入这个领域,于是很多现货商不承认它价格的公信力。

  而今年8月,英国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公司公布预测报告,2020年中国原油进口支出将飙升到5000亿美元;美国由于页岩气革命后本土产量增加,进口原油支出额反而将下降。

  有巨大的现货市场作为支持,自然会吸引更多主体关注、参与这个市场的交易和价格波动变化,“这正是中国价格的最大优势”。那位上期所高管说。

  四、担忧:如何打破垄断?

  ·资本管制、汇率管制,以及中国石油市场的高度垄断,是很多不看好能源交易所原油期货品种未来“钱景”的人士的重要理由。

  为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今年年初以来,中央政府一直在谋划如何打破石油业的垄断。据悉,最可能的方案是引入十余家或几十家其他领域、其他性质的投资方进入这个市场,并给予这些投资方全方位的开放,“包括上游的原油勘探开采、炼油化工和成品油分销,前提是它们有承受投资风险的能力,并拥有类似行业的经验。”有北京消息人士称。

  据悉,目前中国中化中国化工广汇能源(600256,股吧)(600256.SH)等都在积极谋划收购一些现有产能项目,以便为政策放开后的抢跑做准备。上文提及山东地炼东明石化、中化弘润、海化集团等将可能获得2000万吨以上的原油进口配额,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上演的故事。

  对于资本和汇率,有接近上海市府人士指出,由于能源交易所注册地在自贸区范围内,因此它将享受一切自贸区优惠政策。“现在上海市的想法是,只要不危害自贸区外的经济发展,境外资本可以在自贸区内实现资本的自由流动和汇入汇出,但目前还未见到包括央行、证监会等部门下发的正式文件。”

  五、得不到话语权就增大影响力

  ·白明:我不认为原油期货品种会令中国获得石油定价权,但成功的原油期货品种肯定会令中国影响增大。

  ·李莉:期货市场参与者众多,期货价格更反映出市场参与者对未来价格的走势预期,这对原油买卖双方对产品的定价有很强的影响。

  据了解,已经成功上市的上期所“沪铜”期货产品,目前在全球行业中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世界上最大的铜生产国智利矿产部长公开表示,沪铜给智利的铜出口价提供了参照。同时该国铜委员会的月度报告将上期所的价格和库存等信息,与伦敦金属交易所和纽约商品交易所并列,用来指导该国铜矿商生产。

  然而,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国际大宗铜现货交易中,拥有巨大资源优势的智利铜矿企业与中国买家签署长期供货合同时,并不会采用沪铜的价格,而强势要求以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价格为基础,沪铜更多是给中国参与者提供一个跨市套利的机会,因此未来上市的原油期货是否也会陷入沪铜的尴尬境地?

  更何况,由于石油期货是全球最重要的资源类金融产品,其中囤积了海量的国际游资,其价格走势已脱离了国际市场的供需真实状况,有时其价格走势甚至与现货市场价格相悖。“现在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只是相互影响,但相关性并不高;可能市场已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但因为地缘政治因素,期货价格仍在不断攀升”,李莉说。

  据李介绍,目前国际原油大宗贸易中,买卖双方都采用普氏或其他报价系统每天发布的现货市场价格为基准价格,并在此基础上磋商价格公式中的升贴水,因此大宗原油贸易合同中不会出现固定的价格,它会呈现出一条曲线,“而普氏等发布的价格是它们每天从部分大卖家那里采集到的。”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