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黄杰夫:走出去请进来须落实到微观 真正服务实体经济

  • 字号
2014年01月11日15:35 来源: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1月11日第十一届财经风云榜在京隆重举行。在题为“改造:大数据与国际化重塑期货”的期货颁奖典礼上,洲际交易所集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黄杰夫就期货行业现象,和对未来的展望,围绕着走出去、请进来谈了下述观点。要帮助实体经济走出去且走好,不仅需要好的治理结构,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实体服务的理念,对未来市场监管变化趋向的掌握,还需要技术硬件与人才以及合格的监管。要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必须把走出去、请进来落实到微观。

ICE集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黄杰夫
ICE集团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黄杰夫

  以下是文字实录:

  黄杰夫:各位下午好!非常高兴感谢和讯给我这样一个机会,给ICE这样一个机会给大家做一个关于中国期货行业走出去、请进来这样的话题分享。这个话题非常大,今天只是想给大家分享一下个人的观点,就我们交易所也好,就我个人这些年在美国从事金融、包括期货这个行业所看到的一些现象,和对未来的展望,围绕着走出去、请进来谈一谈。

  期货行业是高端、大气、接地气,这些观点都同意胡老师说的。高端、低端都要接地气。昨天看到一个数据非常接地气,中国对外贸易首次突破4万亿大关。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家,超过美国,实体经济,贸易里面我相信很多都是反应实体经济的,比如制造业。中国在这方面已经高度的国际化了。不管是走出去、请进来,跨国公司进中国、中国的制造业在国外发展、并购,这些新闻媒体上很多,大家可以看得到。这个过程中,中外融合过程中,很大的一块就产生了风险。

  比如中国去年采购原油成为第一大原油进口国,采购原油、采购棉花、原糖、大豆都有风险。比如美国有利率期货做三、四十年了,利率有资金风险,如果出去的话,像中石油这样的企业,在全球几十个国家都有运作,那么你的资金风险,外汇风险都有。我们作为期货行业从业人士,怎么样在中国制造业强大的走出去的过程中,我们给这些企业,中国的企业提供风险管理工具,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话题。

  也就是说,期货要强大,这个行业在中国要讲定价权这个概念,国外很少提这个词,但是要掌握定价权,具体来讲,帮助企业管理上的风险,什么样的平台,什么样的治理结构,什么样的风险完全这都是要探索的。

  我们期货行业的人在国外也要看这些报道,也要分析在国际上产生的机会。金融或者说市场要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什么叫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有什么前提?

  政府的这些理念怎么落实到金融市场?落实到衍生品市场?怎么落实?我们怎么样在这面发现商业机会?比如说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在我个人来讲,最重要的前提就是“治理结构”。什么叫治理结构?国外包括ICE这样年轻的交易所,虽然我们只有13年,我们一个月以前刚刚完成了对纽约证券交易所110亿美金的收购,为什么“13岁的高中生可以收购220年的交易所”?这里面深层原因是什么?一个是大宗商品为主,一个是股票为主,到底怎么样服务实体经济的?作自由市场竞争,高度国际化的链条中,怎么样实现市场服务?这里都有很多话题可以作为中国从业人员,在我们走出去的过程中要了解的。我们要了解国际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生这样的情况,对我们走出去,将来本土衍生品市场发展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简单就ICE这样一个“麻雀”讲一些平台性、监管性的看法。

  我们去年收购了纽交所,ICE下面有23个交易市场,这23个平台是怎么服务实体经济的?我们现在上市的股票和金融场内、场外衍生品加在一起有9700个,我们中国离这个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我们一天交易量是1700万笔,目前上市公司总市值19万亿美金。

  所以市场服务实体经济,ICE一半以上业务在收购交易所,一半业务服务实体。也就是说服务不能把眼光仅仅限于美国一家,因为世界已经国际化,制造业国际化,风险已经国际化。即便是一个互联网公司,我们ICE也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没有互联网就没有证券交易所,我们起家是互联网起家的,我们老板创立了OTC电子交易,当时对交易电力可能有一点点意识,互联网是有保证的,能够实现价格发现风险管理。我们恰恰是依托互联网技术优势异军突起。所以互联网技术在这里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回到我刚才讲的话题,依托一个好的治理结构,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环境下能够仅仅依托为实体服务这样一个理念,仅仅依托未来市场监管变化的趋向的掌握。

  大家可能听到过多德克弗兰克法案,我们ICE依托互联网起家的当天,就跟机构客户,无论是石油机构交易客户还是电力交易客户,还是动力煤交易的期货客户,我们说,我们现在做的很大的是场外衍生品市场,我们觉得未来发展方向是场外衍生品市场的集中清算。很多客户不理解,为什么场内清算可以帮助电厂、煤炭公司更好的管理风险呢?他们不理解。八年以后美国遇到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美国通过法律强制企业进行场外衍生品交易的风险,我们八年前已经预估到了。所以作为企业服务实体经济要有IT手段,要预测到未来的变化,特别是风险管理需求的变化。无论是场内还是场外的。

  我们先后收购了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收购了纽约商品交易所、2010年收购了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权交易所。在中国北京、上海、天津、重庆也做这个交易,我认为要用市场化阶段解决环境问题,PM2.5的问题。就是说成长是不断的用新的,包括互联网技术,这一套技术上的解决方案来收购传统交易所,把传统交易所逐步纳入到一个新的大数据、电子化低成本交易平台,也符合监管平台的趋向。这是在自由市场竞争,治理结构这样的环境下,前提下,在一个法制社会,司法独立可以高度自由流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产生的一个创新案例。

  OTC以前是非常不透明的市场,风险非常大,ICE为什么能够进来把这个市场透明化呢?就是借助IT技术,借助互联网低成本手段把原来不透明的市场透明了,市场透明了有什么好处?会有更多的期货管理资金,交易商、实体企业进入市场。如果市场不透明,外人来看就是一个“小的俱乐部”,你们自己内部这几个人来自己窝里斗,造一个局。事实证明,利用互联网技术把市场透明,市场更大的提升了实体经济服务的本质。

  国内从吸收境外市场创新基础上,我们利用互联网技术作为一种蛙跳式的成长一步到位了。但是到位最终极的衡量标准,还是这个市场是怎么服务实体经济的。

  石油企业、煤炭企业、电力企业、能源企业是不是利用你这个市场更好的管理风险了?如果没有这个没有什么意义。我倒是希望比如在中国依托上海的炭市场,能不能依托这样一个新兴的市场,怎么把OTC场外衍生品市场服务于炭市场?我们先讲具体怎么操作?现货市场不可以产生价格发现,必须要衍生品市场。我们在境外加利福尼亚刚刚上市一年也是炭市场,现在持仓量三、四万手。我们怎么利用OTC衍生品市场服务于刚刚上市的一年的这个市场呢?加利福尼亚衍生品企业是怎么参与这个市场的?如果说我们把国外成功的先进操作方式、管理方式、监管方式、服务方式、依托在上海、广东这不是一个很好的OTC市场管理实体经济的创新吗?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倒是同意胡老师讲的期货法的最后一点,就是要开放。其实很多东西我们在国外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有成功的经验,也有雷曼倒闭曼氏金融失败惨痛的教训。我们在创新经济(310358,基金吧)、请进来走出去这些研究透了就够了。

  国外有雅虎,中国有和讯做大了,新浪做大了,国外有谷歌,中国有百度。很多他们已经创新的东西我们看一看,哪些东西能为我所用?这也是走出去、请进来的部分。

  我们有一个强大的技术平台,就是大数据、互联网。刚才讲到了期权、期货,胡老师做了分析。我们怎么利用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呢?两年以前我们开始做交易所的手机端,安卓和iOS系统,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现在只是传统的交易,那么我们现在需要移动互联,你能不能做出来?我们当时就是与时俱进,做出了iPhone、iPad,安卓等移动期货平台交易。今天能源方面每个月交易量已经达到50万手。前两天芝加哥零下50度,很多期货交易员不上班了,所以利用这些端就可以完成交易。所以有了移动互联这样的技术可以管理风险。所以技术创新、金融创新、监管创新三为一体,最终都是服务交易市场。

  双向开放:走出去、请进来,慢慢中国作为一个4万亿贸易第一大国,中国的市场,中国实体经济关注的产品,包括原油、天然气、棉花、大豆、农产品(000061,股吧)、铁矿石、、全球化过程中,市场管理风险也是我们全球化面临的一个挑战。

  现在有中国这样新兴市场,也有国际上成熟的市场。但是大豆或者铜对企业走出去,或者请进来,风险管理、需求方面都有很大的关系。价格回动也有不可避免的现实。现在香港有中资期货公司,很多国外交易机构也在关注中国市场。双向交流的增加,最终作为期货市场的服务提供商,无论是期货交易所还是期货公司,我们这些人最终都是有一个相互的良性竞争的过程。相互提升风险管理的素质,包括人才的交流,包括期货公司,甚至交易所将来股权结构相互的参股。所以股本的联动,技术的联动,人才的流动,市场价格的联动,这是未来在走出去和请进来中要关注的。但是反复强调,最终市场的成功还是要看治理结构。

  走出去大家都很清楚了,31家国企最早,原来是6家期货公司在香港开设代理业务,现在有三十多家大陆背景在香港有期货牌照的,包括上海自贸区,包括中信等海外并购案例,这些都是我们走出去很好的态势。但是,就像我们在中国将来不能靠渠道低成本、低循环这样的竞争一样,我们出去在高端平的台上也要产生差异化的竞争。是不是别人到ICE到其他境外交易所成立结算会员,我们这家公司也要做同样的事情呢?是不是别人在香港设立分公司我也在香港设立分公司?我的差异化经营战略和手段是什么?必须要找到。如果我这个行业比如我这家期货公司对航空公司比较熟悉,也许我就是专门做航空公司的燃油套保或者帮助航空企业在走出去战略前提下,把它的燃油风险、利率风险、汇率风险做起来。

  大家知道A、B、C、D农产品很大的外资企业,大家可能不知道其中有相当的几家公司的竞争优势。比如某一家公司石油企业期权套保,A、B、C、D做的堪比投行。他们就是掌握了怎么跟航空公司利用期权套保这一个案例做的好,吃掉全球航空公司30%的业务就够了,他们不拼成本,拼解决方案。所以我们的期货公司出去的时候,应该研究你的竞争优势,你最得甜的那一点在什么地方。这也是下一步期货公司服务实体经济走出去的时候,要找到自己独特的地方。外面是蓝海操作空间很大,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视野和战略合作伙伴,有没有这样的人才?这些都需要战略,需要人才。

  我20年以前刚去美国的时候,讲大数据,期货交易可能是千分之一秒就够了,现在可能需要百万分之一秒,十亿分之一秒,这可能是纳秒。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出去的时候整体要考量的指标。当然技术是一个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的因素。

  三个层次一个基础。监管合规也是治理结构的一方面。监管也是市场主体的重要部分,但不是唯一的部分。监管不是硬监管,也不是软监管,而是巧监管。巧监管情况下市场参与者能够最大的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合规的情况下成本最低的为企业套成本。

  美国出现了曼氏金融的问题,我们企业走出去的时候,他们的老总我们窦建过,他们很多老总问的第一个问题,我的安全你怎么保证?所以这也涉及到巧监管的问题。是不是我们也把监管变成中国保证金这样的监控模式?据我所知美国也到中国考察了这个模式,回去以后否定了这个模式。巧监管就是要给监管留出市场空间,既要达到合规,也要给市场留空间。美国保证金隔离模式试行了几十年,上百年,美国第一个期货和约1878年,这个模式在我看来不是法律出了问题,不是条例出了问题。美国有期货法,有大宗商品交易法,在法律的情况下来保护期货客户,保护期货公司的规范运作。但是为什么还出现了曼氏金融这样的案例呢?回头看曼氏出的问题,不是监管的问题,也不是条例不够硬不够狠,最大的问题不需要修改法律,也不需要采用什么新的保证金的模式。恰恰是改善监管、服务、管理、经营的模式。

  曼氏倒闭前几个月那么多的监管者,为什么你们天天到我们期货公司里住都没有发现问题,而且临倒闭最后一个周末,有一家期货公司要收购曼氏,最后做净值调查的时候发现公司出问题了。

  按照期货公司标准运作,改变公司运作的杠杆率,改变商业计划书要报给美国金融产业监管局,他们没有报,或者报的时候没有及时发现。都是说有法律,有监管,都很硬的法律,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在监管上出问题了,所以要改改这个。属于一个东西时间证明,利用金融创新,90%以上的保护投保人,这样的模式不要改。

  我们的投资者出去以后要理解他们的模式,在这样的前提下展开自己的海外扩张的投资战略。不要等着美国也是像中国这样的做法,是你很熟悉的做法,不会这样的,你要适应他。

  请进来方面ICE的经验。我理解可能是更多的境外公司做我们境内的期货合约。可能从石油合约做起。

  所谓的定价权,构造我们的一个合约如果老外做的越来越多,甚至用人民币来做的可能我就有定价权了。就是我的合约别人来做,我的合约是中国大宗商品很有实力的,比如铁矿石、动力煤、铜、大豆,我们这些合约希望更多的人来做。或者说十年以前,在报纸上或者学术刊物上看到的所谓境内境外交易所产品互换的问题,产品互换了可能是境外的机构在境外用美元交易我们比如郑商所的大豆合约,可能我们的交易就出去了。目前我看到成功的案例就是ICE挂的WTI合约。我们挂的WTI合约现在大概是70万手,7亿桶,对于整个石油市场价格的联动,和对特定投资群体,和市场参与群体,做一些跨市套利的机会。

  大家可以在产生互换以及在国外成熟的市场上,类似这样的成功案例可以研究一下。我个人觉得,产品互挂是境外投资人参与国内交易话语权最好的手段。

  上海自贸区出现以后,中国证监会特别推出了五条支持自贸区的方案。最后一条就是鼓励在上海自贸区开展大宗商品场外柜台衍生品的交易。这是对中国期货参与者和中国实体经济来讲,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期。ICE作为一个市值几百亿美元的交易所,我们在我们的平台上,期货合约是1000万手,OTC是6000万手。OTC是期货合约的6倍。我们在讲期货、OTC市场,首先不是讲顶层市场,是讲OTC市场怎么服务实体经济。

  我们通过OTC市场把美国的天燃气和加拿燃天然气的定价完美结合。我们在研究探索中国怎么做的时候,无论在上深海还是在深圳,还是郑州做,要紧紧抓住怎么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如果真正走出去,参与市场定价,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需求,这才是“本”。期待着通过境内外参与者的努力,把走出去、请进来,最终落实到微观,接地气。谢谢大家!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