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赵斌:锦盈模式可以复制

  • 字号
2014年01月19日21:00 来源:和讯期货 

动力煤期货首次交割经验交流会
动力煤期货首次交割经验交流会

  和讯期货消息 郑商所动力煤期货首次交割经验交流会日前在南京举办,会议由郑州商品交易所、江苏证监局和国信集团联合举办。江苏证监局副局长凌峰,郑商所非农产品(000061,股吧)部,交割部,信息部,动力煤期货1401交割的卖方会员,银河期货、永安期货,买方会员,光大期货,沈银万科期货,两家卖方企业,五家买方企业参与此次会议。和讯期货受邀报道此次会议。

  以下是江苏新海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斌发言实录:

  江苏新海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斌:谢谢巫总给我们这次机会,跟大家探讨这个我们这个操作的模式。首先介绍一下我们这个企业啊,是在我们国信集团领导下的控股电厂,在连云港(601008,股吧),电厂名叫新海发电有限公司,我们现在这个电厂,大家可能有这个概念,我们撞机两台30万,一台100万,今年9月份发电,届时我们的用煤量在650万吨,(换话筒),我说的有三点,为什么我做这个事,就是期货这个事,我正常说的时候,我一般都回避期货,因为我们没买期货,我们是跟锦泰买的是煤炭,现货,就是远期合同,对我来说没有期货的概念,只是我买的大宗物资,但是就是它的背景是这个有锦泰,由锦盈去做这个。我最早从事煤炭有十几年了,一直想能不能有一个稳定的供货商,诚实守信,对我们企业煤炭采购有预期,12年9月份的时候,和我们锦泰期货的盛董事长聊天的时候说,你们能不能有这个(期货),12年9月份,我记得很清楚,转到13年的时候就做这个事了,我们想探索一下这个事情。所以聊来聊去,就想起做这个事了,所以做这个事情呢,想到一个,这个是一个新事物对我们企业有好处,所以说想试探试探,我们就想拿点量,跟集团打报告,之后研究怎么做这个事,这个事,想做的过程就是这么起来的。

  第二个就是操作的过程,操作过程,跟集团打报告,完了以后跟期货公司锦泰、锦盈开始商量怎么做,因为这个事说很容易,做起来这个过程也很麻烦,为什么呢?要跟锦盈签贸易合同,这种合同还不是我们常规的买卖合同,就是我们现货市场买卖合同,那都有范本,有十几年了,都很清楚,拿了就用。郑商所这个合同呢也是现成的,但是和我们的用不起来,因为你这个合同偏向于买方,对卖方很严厉,惩罚机制很到位,所以这里头,如果说我们跟锦盈这么签的话他就不签了,做不了。所以我们跟锦盈,锦盈的团队和我们的团队,我记得用了3天的,每天3个小时在一起来回磋商,最后把这个,我们和锦盈的这个合同定下来了,锦盈可能还跟那个证交所还有合同,还得研究,所以如果说这里头,这里面有一个什么情况呢?有一个交割,因为我买的时候就想从头走到尾,交割一下,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这里面发生多少费用,还有里面有好多东西,因为我们是现货的,对期货市场一点不了解,不懂这东西,我们想总结这个过程,锦盈正好也想,一拍即合,我们往前走,过程中,合同啊等等的一系列的事情,具体的,我也说得不是很细,我们具体的操作的人比我了解得细,你们有兴趣可以问问他们怎么弄的,但是整个过程,大概的情况我知道是这么回事。所以说,把这个几个合同弄下来以后,还有我们这个控股企业,做这个事要集团批,集团批要国资委批,我这个报告打上去要半年,如果没批,就全过去了。这个锦泰模式就把这个想法给规避了,我向集团打报告就是向锦盈买现货的报告,从理论上讲我不用打报告,但是锦盈呢,我们集团知道他是我们锦泰的子公司,这个模式,集团很快批下来了,可以做。我们就是没有其的概念,就是买的现货,我先走这个,走的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一个是自动配对还是我们提前配对,后来我们打听了,周涛说好像是在广州也开了一个交货的地方,我当时害怕了,我们企业在连云港,如果给我配对到广州去,把我害死了,一吨煤油价30块,我们就走吧,我们只能到伊泰去,我们两家有合同,正好锦盈就找郑商所去找伊泰,伊泰说我没有,我说怎么能没有呢?你就有,所以我就给他杨总打电话,我们都熟啊,说跟你配对是我,他说有,那没问题。这第一步走啊,可能以后就没有这些了,这些事情是我们初期,就是解放初期做的事,找他,这个伊泰也很高兴,来11个人的团队,到锦泰去,当时我记得很清楚,就研究完了之后,研究很清楚之后,把这些东西定下来,哪天交易的,怎么交易法,最后定下来在秦皇岛交易,我们当时买了,我们买了3万吨,我们去的船是6万吨,拉了6万吨,3万吨是期货,3万吨是现货,这一开始呢,可能做起来很难,以后规范了就好了,你说你买3万吨,你去的没有3万吨的船,要么2万多,要么4万多,我们跟他就好一点,装完了之后,多的,给他按照年度合同兑现,就是这样的。就是说,跟伊泰就是,你要是找别的公司,你也做不起来,其他的我也不熟,也不敢做这个事。不做没有什么,做了可能有风险,为什么找锦泰呢?因为他跑不掉,钱给他也放心,别的公司我肯定不干,肯定做不起来,起码我找到这个公司,我能找到他董事长,他买的,我集团找他,我倒不找他,这些事我们开始想得比较复杂,但是可能做了以后,做规范了,就没有这些事了,所以这是第一次做这个事,我们想了很多风险,所以说这个事往后走,走到跟伊泰把这个货交了,现在货已经到家了,这里为什么跟那个伊泰做呢?跟伊泰做有一个好处,我们两间,化验费也省几毛钱,他的煤不用化验,直接到我们家,因为跟他做了好几年了,如果是自动配对还要花钱化验,这都是小钱了,我们这些都好算,要或不要,对我来说不重要。买这个期货,我觉得没有20、30块钱的差价,我感觉做的就没有劲了,现在比较黑,可能过一段时间,做一做就比较空间小了。现在没有20块钱我不想做,可能做细的,几块钱,几毛钱的就算了,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所以说整个的过程呢,煤拉过来了,烧了,挺好,没什么风险,但是这里最大的好处呢,我付了10%的定金的钱,我把这个100%的煤锁定了,给拉回来,对我们企业还是不错的。

  第三个就是下一步的打算,我们也跟我们集团的领导,我们朱总,也跟朱总报告过,朱总很支持我们,我们准备再买一点,找一个机会,前几天跟锦盈说,要买一点,结果涨起来了,那就等等。跟锦盈合作呢,下一步的合作,就是刚才我们朱总也建议,你这个可能不活跃,因为那天我们想买,几个月,分月都买,但是有的月空的,没有,这对我们电厂,对我们企业来讲就是缺少一个环节了,买5月份,我认为可能明年的10月份涨价,但是没有看到,如果你有的话,我现在就下单。对我们这个,因为我起码到时候,如果交割了,你们有,(最好),这个你们应该再(做好一点)。

  再一个,这个郑州商品交易所如果做大了,也就把我们这个大型的这个用煤企业,这个最大的困局就解了,我从事这个工作这么多年,我就想找一个稳定的,诚信,稳定,对我的企业有预期,国内这么多,你也不能怨煤炭企业,他那个可能市场也紧张,该涨价涨价,该不兑现不兑现,基本上没有那么很守信用的,不能说不守信,但是他有困难给你兑现,如果说,跟那个锦盈,我们跟它做,我觉得我找到一个中国最大的供煤商,而且诚实守信,稳定,这个证交所谁来买,里面的押金啊,我一看多了,那肯定得兑现,如果不兑现,那也不大可能。所以你这个就是对我们来说,锦盈,是一个最大供应商,因为锦盈后面有郑州商品交易所,我觉得跟他们买多少煤我都放心,到时候都得给我,这个呢,我觉得如果说12月都开了,大型的煤企都进去了,我认为能够稳定中国的煤价。就不像以前了,一涨上百块,一跌几百块钱,这种时代已经过去了,刚才巫总说的定海神针,对我们中国的煤炭事业也是定海神针,因为你这个都是有预期,大家都按照这个走,就规范了,所以我觉得,我也希望这个郑州商品交易所这个贸易越做越大,作为我们,从我们这个角度看,就是中国第一大供煤商,如果说把国际上的引进来,我的天哪,后面的空间无限。感谢巫总给我们这个机会,瞎说的,没有了。

  (实录未校正)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