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大宗商品论坛互动讨论环节整场文字实录

  • 字号
2014年04月13日01:28 来源:和讯期货 

  

大宗商品论坛互动讨论环节
大宗商品论坛互动讨论环节

   和讯期货消息 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期货分析师论坛于2014年4月12日在中国杭州召开。本届论坛主题“2014:重装上阵·定制未来”,和讯期货受邀参加现场报道。以下为大宗商品论坛互动讨论环节整场文字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总给我们带来一个非常全新的观念!王总是一家投资公司的概念,也就是从商品的角度,就像刚才张一凡教授一样,要做一个大宗商品的融资贸易,这已经跳出很多分析师的范围,相信通过他的演讲,很多人对大宗商品的未来有重新的门市。下面进入大宗商品的圆桌讨论环节,首先有请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外汇和大宗商品业务部主管张一凡;Bloomberg能源专家Grace LEE;北京景和万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军;国信证券监事会主席、发展研究总部总经理何诚颖(博客,微博);南华期货研究所高级总监曹扬慧;美尔雅期货研究所副所长、首席农产品(000061,股吧)分析师王春泉。某种程度上,大宗商品某种程度上我们关心的话题,就是大宗商品的涨跌是投资者是看问题的第一个角度,当然这个角度是否可靠,我们暂且不论,我们想问一下张一凡和曹扬慧,大宗商品已经进入了熊市,十年的牛市已经结束了,这是普遍的观点,你们是否认为这个观点?或者你们认为这个牛市和熊市的翻版,还是有更有特性的行情?首先有请张一凡。

  张一凡:我先回答刚才有一个观众提了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我讲大豆,因为当时时间比较紧张,我就说了一下,相对来说,大豆与玉米的利多因素更高一些,我解释一下他提这个问题的原因。我们认为,CBOT这个市场看平衡表更多反应的是美国的基本面,而不是美国和全球消费比,肯定是看美国,所以它比玉米的利多因素更多一点。说到商品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其实刚才我已经讲了,从工业品或者资源来讲,我相对比较看空,但是我们也研究过长期的价格趋势,大家可以看一下,上一轮的熊市,历史不能重演,上一轮的熊市是把80年到94年、95年的阶段,我觉得其实有一个特点,首先这个熊市持续时间比较长,但主要的下跌实际上都是在前几年,而且在主要下跌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个反弹的过程,那么现在跟当时的情况最大的不同是金融属性,宏观因素,因为市场参与人越来越多,这个的话,我觉得实际上我们在这个市场里千万不能特别僵化的说基本面是看空,长期看空就永远要做空,绝对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今年的市场除了煤焦钢都在,我觉得多控的因素都在,今天全年倒不是那么悲观,有人说一直拿一个空投空下去,我觉得肯定不是这样的。

  另外一个是产业链关系上,尤其是在这个煤焦钢的产业链里反应比较明显,在初期看到是下游不断亏损,然后不断挤压上游利润,产能还在扩张周期,我们说需求增速出现逆转了,导致价值翻下去出现了逆转,但上游矿山的投资是比较长期的,还是在继续投的,这就牵涉到说什么情况下决定投资呢?一定是商品价格高于商品全成本。什么情况下决定不投资呢?一定是商品价格高于商品区域成本。所以你看到商品下游开始改变的时候,上游的商品价格还是在下跌的,利润是转移的部分,比如说铁矿石、煤,就不断挤压它,因为它在边际上还是有利润的。

  主持人:总体来说,就是张先生并不是完全看空所有商品,只是说中间有轮换的过程。请曹扬慧补充一下。

  曹扬慧:不好意思,因为这两天我刚好感冒,声音有点不太好。我比较赞同张一凡的观点,我也比较同意他的观点。我讲一下我的思路,我觉得商品市场整个大宗商品从2011年年开始下跌,我觉得下跌的熊市基本上到尾声或者已经结束了,我觉得今年到明年整个大宗商品会进入区间振荡的态势,为什么这样讲呢?从几个方面说一下,一个就是市场微观的角度来看,首先第一个从时间周期上来看,我们把过往几十年的大宗商品以及涨涨跌跌来看,可以发现很明显的时间周期特点,基本上不管是上涨还是下跌的轴系,基本上都是二年到五年期间,基本上三年比较多,这里面有一个技术派的假定,就是历史会重演。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三年两个月多,我觉得已经差不多了,时间上已经不多了。第二个商品价格方面来看,我们讲整个大宗商品没办法把每个品种单独拿出来,看国外商品要看整个市场的状态,比如说看CRP指数,现在CRP指数是相对比较高的位置,而且CRP指数跟国内商品没有那么紧密,国内的话要看整个商品板块的情况,南华有自己的商品指数,还可以看看文化财经的指数,会发现两个都有比较明显的特点,就是说现在相对来讲都处在比较低的位置,把这个商品指数拉到比较长的位置来看,我个人有一个观点就是可以把这个商品指数分为三个区间,第一个区间就是指数运行区间,应该是04年,商品牛市确立的区间,为什么把04年作为一个分水岭呢?因为04年其实有很多事情对全球影响比较大的事情,因为中国正式加入WTO,正式在国际市场上崭露头角,第二个是美国刚从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慢慢恢复,还有就是04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兴旺,因此把04年作为分水岭。第三个比较高位的区间,就是09年之后四万亿的投资和美国连续三次QE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到2011整个商品市场泡沫非常大,出现了非常高的价位运行空间。

  我觉得现在的运行位置把它定位在第二个运行空间,这个空间去杠杆、去金融化的过程,就是把泡沫整个戳破,所有商品都在回归基本面的过程,这是市场相对比较理性的。所以,市场相对来讲会在比较理性的范围内波动。而且现在大宗商品的整个运行位置在接近04年启动的位置,就是相对第二空间的底部位置。最坏的时候可能会跌破这个位置,但我觉得不会到下面去,因为04年之前的状况,全球市场上缺乏了中国的力量,现在中国的经济体全球已经无法忽视,我觉得从价格指数的角度来看,留给它的价位空间已经不是太多了。

  第三点是刚才张总讲课的时候讲到的,欧美的经济状态也还可以。第四点是中国的因素是最主要的,我觉得大家要把握中国因素,核心的一点就是记住三期叠加,一个是经济增长速度的换挡期,第二个是产业结构调整的镇痛期,第三就是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虽然我不懂政,也不谈政治,但是我觉得这一届政府,从我的感觉来讲对中国的宏观经济把握非常到位,非常准确的,这也是归功于现在有一个比较专业的总理,这三个给中国宏观经济定了很好的基调,也是给未来宏观经济政策定了很好的政策。从这三来看,经济增长速度的换挡,背后的含义就是虽然换挡,但是可控的,就是可以接受的,就给商品市场定位下方有一个支撑,不会下到哪里去。后面的前期刺激消化和调整的话,这两个给商品有很多的定义,我觉得在十二五的后半段不那么看空,但牛没有牛的理由,所以我觉得它应该是宽幅振荡的开始。

  主持人:发现两位的观点有一致性,实际上不仅是他们的感觉振荡,实际上现在市场上都陷入了这样的境界,现在做商品的投机者感到非郁闷,特别是原油,市场已经振荡了N年了,基本上在100美金上下晃悠,以前说商品市场的龙头是原油,原油上涨了什么都可以买,这次请Grace LEE讲宁愿方面的报告,基于的目的是今年下半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即将推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它算是中国第一个原油期货,所以说原油市场也是我们非常关心的品种,我想请Grace LEE谈谈,因为你一直在研究天然气,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低波动行情?这种低波动行情会持续多久?

  Grace LEE:原油还是看中国,如果看09年到12年,需求方面,大部分投资者还是看中国的增长,那时候李克强讲GDP是7.5,投资者就往下冲。从09年的需求增长50%是进入中国,中国进入换挡期,所以很多变化,很多人琢磨不了中国的石油需求量是增还是减,在供应方面会稳定一点。在价格方面,可能会有政治上的问题,会发现非洲一些国家还是政治不稳定,伊朗政治也不稳定,跟美国有一些摩擦,而且现在俄罗斯也有问题,所以整个油价还在振荡当中,如果要它下,也下不去,因为它是由于政治上的问题拉上来的。第二个价格上的问题是因为价格里面蕴含着很多预期性,所以它完成不能反应供需的平衡点,很多时候看中国增长。现在美国页岩气出来,马来西亚的很多油田管道开始老化了,所以需求在减少,如果看中石化,它是比全球高了两倍,所以如果在全球方面勘探公司还在进入深邃,就会成为油价的底线,所以如果没有真正国际上的shock,我觉得它还是会处于振荡。

  主持人:有没有上涨的可能?

  Grace LEE:上涨主要是因为美国,美国还在增长。所以,我觉得,很多供应出来,上涨的机会如果没有一个机会,也不会上涨得很厉害。

  主持人:也就是说也是处于振荡,刚才Grace讲海外看中国,不知道中国应不应该感到欣慰,刚才王总讲到我们没有定价权,又看中国,但又没有定价权,是不是很郁闷?刚才张总举了一个例子,50几个人参与,30多个人看跌,20多个人看涨,看来真理掌握在少数人中间。所以,商品中间农产品是一枝独秀,所以我想请美尔雅说首席农产品分析师分析一下农产品到底还能独秀多久?

  王春泉:我们前面看到CBOT农产品是处于生产的状态,南美生产抵消不了美国这么多的库存,特别是中国澎湃的蛋白需求,美国这三年是买粕空油,油一直是跌的,蛋白是上涨的。但本身中国的贸易结构就存在问题,最近我们也看到部分商品基金在洗传,大豆去年第一大进口商进口大豆700多万吨,也就是资金越紧张的话,中国的成本越高,可能会进口标的越大,没办法,亏得越多,必须进得越多,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采购需求相当于会把每个紧张的库存掏空,所以看到这样的每大必超。但一旦资金链崩溃的话,后面资金跟不进来,做二次抵押一旦破裂,像山东的融资进口商,包括中油的融资进口商也是出现破裂了,如果中国的进口速度降下来的话,对CBOT的大豆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那么可能会呈现阶段性的顶部。只能说是阶段性的顶部,只要中国的蛋白消费在这儿,中国今年的蛋白消费增速仍然在60%,而植物油消费在3%,但蛋白消费是在6%到7%的增速,所以中国会一直买。现在国内是在讨口粮,口粮就意味着国内放弃种大豆了,放弃种菜籽了,长江上游很多放弃种菜籽了,菜粕往来的价格就是2700左右,去年华东地区涨到了3500,相当于接近了70%的行情,这也是中国的政策造成的。未来中国在这种蛋白增速情况下,中国的供应量越来越少,那么后期CBOT会不会再创新高,这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在下半年之后,价格有可能会再比目前的价格更高吧。

  主持人:谢谢王所长。从王所长的谈话中再次听到了中国,中国大量进口大豆,中国大豆被比仓,我一直纳闷,中国这么强大,为什么一直被欺负。王所长的话,把第二个话题引出来了,就是贸易融资,也就是说商品行情不仅看供需面,还出现了贸易融资,所以说从目前角度来看,我下面想请问王总,传统的贸易商明显感觉到压力很大,特别是经济下行的情况下,王总也提到了最大的贸易群体,基本上跑路、跳楼,所以我们也非常看中或者非常羡慕为什么其他人可以做得很好,王总已经有答案了,想请王总谈谈你们的体会。

  王军:我觉得,这十几年看到太多人的在战斗中,我只是普通的士兵。就是说最大的货币基金或者投资基金是我们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在竞争当中,是全球配置,比如说农产品是中心策略,以农产品作为资产配置,它是中心策略,那么铁矿石、煤炭,中心策略就是看到大量的煤连续八年暴利,我仔细核算以后,发现煤还有200的利润,如果把煤作为资产的话,我会评估,在如此情况下还有200多大的矛盾,那么这个矛盾在过度的竞争的情况下一定会压缩,我觉得主逻辑的思维这个资产一定会收缩,在未来六个月是不可流动资产,投资的精髓是买未来空间溢价的资产,房地产给我的话,如果未来九个月房地产流动性欠缺,我不会拿高度流动性的资产和房地产兑换,因为持有房地产九个月之后卖给下家的时候不能保证10%的溢价卖掉,所以房地产是不可流动资产,不可流动资产只能做融资,不能投资,如果以能源和煤炭为标的资本,那么估值是偏高,这是脱的头寸。现在大豆大宗商品已经脱离美国的BDI的范围,我有朋友在北京亏得很厉害,它的指数就是大豆指数对比美国的BDI指数,但发现不赚钱,最后亏了,最后发现CRB能源占40%以上,所以现在中国能对冲的资本只有3个亿,所以逼着这些大的资本到国外做交易,所以我们国内实业企业发现大量资产在过对冲不量,要不就是被赶到国际上做大的对冲,或者做库存。就是说我们很多资产没有盘活,恰好这些资产是可以通过金融手段转移到金融资产对冲,我们很多都有金矿,但金矿资产没有盘活,很多北京的朋友说把房子抵押了,把房子给抵押给银行,付利息,用资金做溢价收益,不如把房子抵押给银行,做12%的结构利息,套利6%。我有朋友做塑料、香蕉、标的资产,它是按大宗商品的所有定价,如果把所有定价装到上市公司里面,溢价折到现在,所有的定价一万一,1505和约,定价是多少,马上做个估值,现在的定价是九千到九千八,不管是PXP高密度还是低密度,就装到这个资产里,通过权益互换,装到上市公司里,大量的资产装到上市公司资产重组,无论的题材都有,大家一看原来资产是50倍,现在装到里面是20倍,是不是有套利空间,这就是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融合了,所以我们现在是要盘活优质资产的融合,调用资产,因为外汇管制,只要自己家庭内部作账,所以我给现有分析师所服务的客户建议,是盘活现有资产,哪个有风险做套路,哪个有风险抵押做融资。所以,我想应该是多种融合的组合资产,使资产小亏损,大波动它小波动。

  主持人:王总给商品分析师描绘了很好的途径,我觉得这条途径也不会太遥远,现在金融市场化更加推进,这个事情会做得更大。因为它需要有互相的市场,现在国泰君安也蠢蠢欲动。当然,今年互联网金融给整个行业,不仅是期货行业,在互联网金融方面都带来了很大的变化。证券行业和期货行业作为传统行业,互联网金融进入之后是新行业,我们处于防守阶段,阿里巴巴一下子累计了八千万的客户,那是证券行业做了二十年才能达到的水平,期货行业更少,我想问一下,互联网能不能把两百万变成两千万,我想这样的话,这个市场即使手续费为零,还是可以做。所以有请何总。

  何诚颖:互联网真的有很大的威力,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做了这么多年了才几十万的客户,互联网一下子就达到了八千万。我觉得以前期货公司提供通道更多一点,现在互联网金融来了以后通道不太重要,比如说产品开发、产品设计、创新、一揽子综合服务方案、投资组合等等,我感觉分析师的职能,因为我自己也讲了二十年左右的分析师,我们都说分析师很重要,但大家认不认可你是一个问题。分析师的作用非常重要,有一个变化在哪里?比如说我们这个行业现在评选,评上第一名了会拿到很高的薪水,将来不是哪个机构评选,因为现在获取信息非常容易,客户的评判、市场的评判,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对分析师的要求也非常高,比如说现在大数据的挖掘,获取数据太容易了,每天要看很多报告,这些报告如何转化为客户有用的信息,这对分析师的要求会越来越高。这是我感觉的第一个东西。 第二个是对你的知识面也有更高的要求,比如说做证券的人,对期货市场、对商品市场不是很了解,对银行不了解,对外汇市场不了解,互联网发展以后,要给客户提供一揽子的投资方案,它的增值服务,可能要做对冲的东西,那么对分析师来说,不仅要了解股票市场,还要懂债权。还有一个感觉是产品,将来的产品会越来越复杂,对分析师的知识面要求以及对产品的熟悉程度有很大的关系。还有就是市场反应,现在信息转换非常快,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半个月做一个报告,我觉得很难适应,对分析师对市场的敏感度也在提高。

  主持人:何总谈了很多在互联网时代分析师的改变,分析师很重要,分析师不仅要成为专才,也要曾经综合性的人才,现在时代在变,我们也要把自己变成互联网,这是互联网时代分析师的生存之道。下面还有时间,我想把机会留给场内的听众,可以对上面的六位嘉宾提问。

  与会者:我来自永安期货。今年人民币贬值怎么预期?根据您刚才讲的这个体系,大豆的接口商油厂,中间的贸易商,以及豆粕和下游的饲料商怎么对冲风险呢?

  王军:我认为现在大豆的消化量有六百万吨,大豆进口六千多万吨,所以四五十万吨的量对六百多万的月度消费量承重是10%左右,所以我认为这部分头寸的洗传不对现有格局产生重大的改变。大豆下游是饲料厂和养殖场,现在世界遏压的是中国区养殖的利润,我们大豆的进口在美国,全球商品的供应权上游定价并非是中国的消费型价格,所以在目前现有非常残酷的现实面前,企业作出风险最坏准备:一是如果出现大豆或者豆粕1450和约情况,就去买豆粕1350,以免下半年没有材料。作为中国区5月份的养殖存栏率,你去山东,猪成片,都是鸡,去年十月份的还在,那么养猪、养鸡已经没有利润了,这样会造成大量的存栏量下降,会造成豆粕锐减,二是只有把国储局18万消化量,这个消化量在9个月,所以对豆粕和蛋白的消化量到9月份差不多了,为了防止大豆出现10%以上的波动,要对1501买保,确保有原料。现在看存量都是非常差的,1405和约和1509的和约都是非常差,我们知道淡季周期是五个月,现在鸡苗出来需要一个周期,如果现在淡季存量特别少,几个月之后没有鸡生蛋了,到哪儿找蛋?所以现在做多远月卖现货,所以在养殖场的头寸上匹配,就要考虑到对工业品来说是不可替代的消费品,就算全球出现了金融危机,中国也出现了经济危机,一天一个鸡蛋还是要吃,一天的猪肉还是要吃。在养殖的下游一定是被动被挤压,我前段时间参加20G的高峰论坛,就批判每次买豆粕都是上游剥削我,这种声音比较浓厚。其实我认为没有跟油厂一样的定位,是因为你不具备和油厂一样的操作能力,现在每个人都看到了,饲料厂没有做跨期套保,所以你亏损,所以你被动,如果你跟豆粕一样,看到每盘下跌,那你拿到的材料就是3200,所以跳出自己的被动的产业链,要换一种思维,这种思维是跳跃之后,是进入国际市场发生的,不是在一个省一个县一亩三分地产生的。美国市场,跟农场主讲养猪养鸡,已经在做合作套保了,不然的话连银行都不肯贷款给你。现在很多人强调饲料厂是比压榨,养殖场被压榨,是被压榨,因为你没有成长起来,当然从客观上,很多头寸上在国际上经常被袭击,也就是说自身的能力和水平,在国际上,我们很多企业亏得很厉害,我们棉花也被袭击,很多苦水倒给你很难受,但亏损一次成长一次,每一次成长都是巨额的亏损带来的,所以我也希望分析师可以为客户做更务实的交易策略,帮助客户做出更合理的,金融服务这是核心。

  主持人:谢谢王总!

  与会者:我想问一下王总,我2010年就听到都豆粕亏损,到现在还在亏,为什么油厂还能生存?您刚才说一直在套保,没有听说油厂赚钱,一直亏却还是能赚钱?

  王军:我刚才对ABCD的考核,汇丰银行考核是金融机构,你们的存货为什么亏30美金还在买?他说我做一个雷纳尔套汇就可以获得2.1,然后还有其他的套汇,进入中国市场的还能赚,这是融资和期差的利润。另外是时间和金融的利润,我现在能把最亏损的头寸压到1501上,现在美国1507都出来了,也就是说现在亏钱认了,但把现在的亏钱转到1503上,把这个亏损转到远月执行,使我即期后移,我现在的大豆绝不是1375,而是2.03除以1375的点价,我把将要亏损的头寸移到明年3月份执行,在六个月或九个月的时间,我有时间等待哪怕出现一次的外盘低内盘高,两天全部做完,我能把所有的亏损在两天之内做完,从而使巨大的亏损在这两三天做空,我能安心在明年继续赚钱。就是说一个综合化的手段在对冲,而油厂是规定15天减价就等着,也就是一个月三个月的减价,在减价的一瞬间,他在寻找1300美分的价差,等到找到了一下子风险全部转嫁给你,这就是省一级为什么头寸经常被袭击,就是因为上游看到了你的头寸,所以现在美国的油厂和中国的油厂,现在中国的油厂还没有看到,基本上都是1507。比如说现在中国豆粕压榨已经很低了,3300已经亏损了,韩国釜山和泰国还有饲料厂,我可以做豆粕厂,以前100万吨,现在50万一吨都出口,所以表面上看大型企业怎么天天亏损,还干得特别欢实,没有哪个老板说亏得没有还高高兴兴在做,所以要看对冲、出口的盈利模式,也就是要看资产池的金融模式。

  主持人:我发现大豆压榨的企业不是制造业,是金融企业,不然肯定亏钱。

  与会者:大家好,我是南华香港的客户,也是浙江省很多期货公司的基本客户,我有个话题,和大家谈一下。我觉得中国经济到目前国际上有一种看法,认为中国经济已经耗尽了自身的力量,现在80%的家庭已经把十年二十年的钱都花了,政府更过分,把为七十年的土地出让金都花完了,还有地方债,还有国有企业的三十万亿的贷款也是新账还旧账,我们中国经济耗尽了几十年的力量,会不会比日本更厉害?会不会出现95年以后的金融风暴?在这个波澜之下,我觉得肯定会显现出来。我记得91年日本经济衰退之后,日元贬值50%,东南亚很多贬值了很多,我那年泰国银行买黄金泰铢计价,结果泰铢同21块贬值到16块,我朋友在香港辞职之后去,结果那个人说从三百万港币做到了五十多万,我现在在香港也有大豆、的空单,投资没有那么大,我觉得这是不是大行情?我从6.12的时候从港交所的1501的时候,我是那边的大客户。美国一个朋友做了模型,他说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和美国的房地产价格做了模型,如果中国三到五年中国房地产破灭,以及2015年的加息,以及四五月份信托产品到期高峰的违约,以及下半年中国的资金链绷紧,会导致人民币三到五年波澜壮阔的大贬值?当然这个在政治上不支持,请与会嘉宾讨论一下。

  主持人:我把嘉宾总结一下,第一担心货币要贬,第二是黄金是不是要涨,我想这个问题问一下张一凡。

  张一凡:其实我刚才也表达过我的观点,我觉得第一人民币长期升值的趋势没有发生改变,第二就是信用性风险不存在,理由可以在这边再解释一下,刚才其实你提了几个论据,比如说地方债的问题,我可以说中国政府包括地方政府模式跟外国不一样,因为海外只有财政,税收可以还钱,中国的地方政府手里和中央政府手里有大量的资产,而且我们有国企改革进行资产证券化的条件,比如说房产税,我们有一些对固定资产征税的新税种,可能有很多方法,逐步化解外面看起来的一些问题。所以,我觉得如果立足中国的角度,当然我不否认会有一些问题,包括你提到的信托,包括现在有一些既不银行也不是信托,什么都不是,但他发一些产品,这些产品不受任何机构或资本约束,但他可能没有任何约束,拿一个担保公司给你兜底,但最后可能兜不住,但整体在金融机构里的,我认为还是能够守得住的。从银行的角度,实际上,我们认为是有一点点风险的,主要是因为银行有几个没变,现在看银行改革和十几年前银行有一些没变和一些变化,比如说用人机制,它本质上还是以行政体系为主,我们觉得它有改变,但是没有特别本质的改变,我觉得这确实会有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应该说都是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去化解的。

  主持人:讲到一个“再”的问题,这个债确实很可怕,地方发的债、国家发的债会不会还吗?永远不会还,只要相信纸币永远可以还,这个游戏永远做下去,只要国家不倒,这个钱永远不会还,国家倒了,你也收不到钱。

  与会者:我想问一下王总,我是来自企业的,我们公司从原料和产品上都有套保的需求,我们公司有一家自己的财务公司,因为我们是国有企业,所以受到了国家和国资委的限制比较多,所以我想问一下王总,从资金池和金融方面,能够对我们公司财务管理的改变以及怎么利用自己的财务公司有什么建议?

  主持人:请你做财务建议。

  王军:这几年,我接触的都是特大型企业,都是几百亿的企业,包括能源大型企业都沟通过。成立财务公司是成本最低了,两个最低,所以财务公司的融资成本最低,你已经拿到最便宜的资金。第二财务公司在资产配置中间既有综合性商品也可以做证券货币类基金,还能发综合类基金,这种交易方式都是保本保收益的理财产品,这是从金融市场做结构化的融资,就是说最便宜的钱做出非常优质利息的配置,这是货币类面。如果说大型国有企业的话,你做的是套期保值业务,你保要明确保值的幅度和范围,比如说一下产一百亿的资产,我跟好几大企业说四百亿资产怎么可能保得下?一个企业就把品种做死了,是做不进来。既然做不进来怎么办?就是说以商品的极限,比如说焦煤,我建议你最多做20万吨,也就是五千张六千张,它和天津渤海交易所的对冲非常容易配置,这样的话按照期货市场倒退的方式,按照流动性计算算出你能做的最大上限,以最大上限做风险对冲,配置到贸易流中间,比如说你一年做一百个亿,同时对资产做优化,根据金融市场不同的配置,比如说农产品、工业品、基础工业品,还可以从金融市场做出,比如说我们的高盛指数,贵金属做多,有色金属做多,文化产品做空,它是对冲,我不知道是什么资产,如果是某一个金属,你可以做另一个交叉保值,这两个品种从来不相关,仍然可以做配置,他说我只能做焦煤,我说不对,你可以保焦煤,可以保螺纹钢,甚至PTA,然后告诉他交叉保值的结构,所以对你的资产结构配置应该是相对而言,可流动性的资产都是要通过市场对冲,这样的话资产就死掉了。我不知道大致的逻辑和思维性的逻辑。

  主持人:再次谢谢王总!最后一个机会给这个小伙子。

  与会者:我想问一下王总,我效果提的问题您已经解释了一部分,具体到煤焦钢除了多个品种对冲之后,具体一些使企业怎么可以做到盘活资产,还有别的什么操作方法?

  王军:现场给你做资产配置吗?因为煤焦钢是一个产业,它是由上下游组成,一般的投资逻辑是上游控制全球,下游消费在中国,中国却没有定价权,所以一般看上游,比如说澳大利亚的铁矿石,现在能卖到110美金,要看BTC,澳大利亚今年的矿石供应量是大还是小,交易的逻辑就是说对资产上游配置在衍生品市场先做出铁矿石、螺纹钢或所谓的热卷交叉计算,现在排名上一看是否有轧钢利润,也就是说现在买远月的铁矿石,就是钢铁企业企业平稳的,怎么盘活交易,这就是期限对冲,至于焦煤和焦炭也是这样,刚才13%到14%这种,所有的企业都垮了,他来生产了,大家都不干了,他干,价格还起来,我就认为非市场行为,某一个阶段是某一个集团利益会操纵市场,每一个市场焦炭,焦炭是螺纹钢的中间体,到河北、内蒙、安徽,焦炭石一看,焦煤有100的利润,焦炭有300的利润,我肯定是买焦炭。如果等到6月份,中国市场真的出现了GDA,这个场合也开诚布公,我认为是6.5,如果6.5不真实,分析师可以分析两组数据,第一组数据一月份到二月份中国春节前后的用电量,第二个是中国春节前后的经济增长,虽然现在媒体上宣传到7.5,又过度到7.5以下也可以承受,再过几天媒体是7.2可以承受,再几天7.0也可以承受,就是说中国经济出现了风险,如果中国政府不做资产投资,那就中国经济就会下行,现在舆情还在7.5以上或者7.5左右,再过一段时间就是舆情扭转,那么就会出现结构性的变化,是1405还是1409,我不知道为三天以后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如果下跌,头寸保住,你的作用就起到了。

  主持人:时间刚刚好,非常准时。这次主题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嘉宾,以及参会嘉宾的互动,本次到会到此结束,谢谢!

    未经大会及嘉宾本人校对,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