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2014塑料产业大会期货创新与风险管理专题论坛

  • 字号
2014-05-28 13:16:04 来源:和讯期货 

期货创新与风险管理专题论坛
期货创新与风险管理专题论坛

    和讯期货消息 中国塑料产业大会将于5月27日在浙江萧山开元宾馆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为“经济增速趋缓背景下塑料期货产业服务”。和讯期货进行现场报道。本次大会进行第二个精彩专题论坛以“期货创新与风险管理”为主题,以下是塑料市场发展展望专题论坛的文字实录部分:

 

  施建军:我们接下面进行最后一个论坛,把论坛的嘉宾请出来,他们是浙江特产石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袁小明,浙江物产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群飞,大连商品交易所工业品部总监陈伟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斌,百安塞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有请各位嘉宾;

  刚才论坛讲得很丰富,我们这个论坛很简单。现在讲一个通知,大家的桌上都有一个调查问卷,请大家认真的填一下。大连商品交易所也很认真,每一次搞论坛都有一个调查问卷,为了我们把这个论坛搞得更好。下面正式开始我们论坛,我们这个论坛的题目叫“风险管理论坛”。前面论坛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异,我想围绕这三个方面,我们讨论一下:第一个我们期货特别是塑料期货PE推出的时间很长,PP三个月,PVC也有几年了,这些期货工具出来以后,这么多年,我们那那一些经验分享,我们今天也两位袁总和崔总,他们演讲很丰富,他们给我们看看有那些经验可以分享的,第二个尽管我们塑料期货,刚才讲了有几个念头的,所有的期货的合约在中国,它都是一个不断的完善的过程。这个风险管理工具在实践当中,看看有那些需要完善的地方。第三个我想说,聊一聊管理风险管理工具,或者说其他的创新话题。期货这个工具,美国人1848年就开始,英国人1876年,中国人1999几年。美国人能够发明这些工具,我们中国人到现在用还不是用得太好,当然有些很多优秀的优秀,第一个清纵我们的袁总和崔总,两位老总两家公司也有很有特点在期货交易当中,如何结合企业的特点,有什么宝贵的经验、具体的做法,可以给我们分享,现清愿总跟我们聊一聊。

  袁小明:我就谈谈体会,我们公司是一家现货贸易商,那我们公司经营的品种主要也是跟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几个品种都是一样,一个是PVC、PP、PE,实际上我们参与期货,应该我们公司也是一个传统的贸易商,参与期货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是被动的去参与。因为我们公司的背景跟蔡总也是一,国企对于期货的管理这一块,实际上也是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严格。但是我们自从操作了期货,我们刚其实现先去了解,最后去操作,期货对于我们现货贸易企业来说,还是有非常大的帮助。

  包括我们这几年,应用期货这个金融工具,做强作大的业务量,还是恨有体会的。我想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就是因为我们现货贸易商,平时因为我们从产地到销售采购,时间的周期比较长。特别是我们做的产品周期会更长。但是我们因为是现货贸易商,产品品是有常备的库存,如果一旦一碰到价格下跌,我们如果没有金融工具,就很被动,我们现在有了期货这个工具之后,可以充分利用期货这个金融工具对冲我们的风险。

  2008年的金融危机,每一次都有大的行情的变化,我们都能够规避大的一些风险,这点我体会我还是蛮深。

  第二我觉得现在期货它对现货价格的指导意义越来越强。在某种程度上,现在我们的商品的价格跟期货的价格逐步开始同步,所以我们通过期货的操作,能够更好地把握现货的价格,把握市场的行情的趋势。

  第三个特别是对于我们目前大的基本环境来看,期货对于我们的运用,我觉得更有现实意义。因为现在我们这几年,传统的贸易商,原来是主要靠一些时间的价差,地区的价差来做一些利润。但这几年,按照这样的模式,传统的模式操作,越来越难。现在通过期货的操作,我们感觉在我们盈利模式的创新方面,有了一些新的突破。因为我们的贸易商业渠道的方面优势基本面的优势,通过期货盘面的操作,可能我我们的利润水平更为提高;

  施建军:谢谢袁总,现在蔡总给我们讲讲。

  蔡群飞:感谢大连商品交易所,我们浙江物产化工集隶属产母公司,我们主要经营的品种就是综合性的化工公司。经营的品种有PTA,甲醛,塑料PVC、PP,还有橡胶,还有农产品(000061,股吧)玉米、包括小米,现在也都在做。所以说,我们整个公司的经营产品中,现在期货的品种也涉及到7—8个品种。整个我们在做一个现货的过程中,崔总也讲得比较多,这几年我们公司的这一路走过来,也得到了永安期货团队给我们产业客户这么一种帮助,所以说个随着他们的不断的指导我们,我们也也逐渐在成长。

  从我们自己的这么多年的实践理解上,我们作为一个传统的贸易商,从以前讲起来,我们是作为一个贸易商蓄水池的功能,现在作为我们作超前的我们是这里边肯定存在有一定蓄水池,肯定的一些重码。

  实际上整个行情的一种涨跌,我个人的理解实际上,就是原料从上游到下游一个转移的过程,如果全部往下游转,有一波上涨的行情,原材料极具堵在上游,一波都是下跌的行情。作为我们比较前端,直接跟上游生产企业合作的,不停地每天拿货,我手中的库存会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说我觉得期货这个功能发挥出来了。现在我们实际上作为我们公司,这么多产品,我们定位是非常清洗,我们实际上利用期货这个功能,怎么来管理库存,进行有效的库存管理。库存的惯例,第一你可以降低资金的成本,地可能在管理的过程中,还能产生一个价差。就像前面探讨的,就像聚丙烯,实际上这里面,怎么通过一种有效的组合,说不定你整个成本降低,经过这纪念施展的经验,我们自己感觉出来,期货也是一把双刃剑,认得好规避风险,获得额外的利润,用得不好,可能这个风险还是比较大的。

  就拿怕你在套保我讲的一个头寸的管理,这个实际上在我2009年这一波行情上实际上当时我记得是5月2号PPT上了,7月底第一个涨停,当时期货跟现货的价格都是在6300左右晃荡,作为我们产业,对于整个期货的理解,当时也不是很理解,第一个涨停出了就拼命地跑了,跑了以后拼命的拉,这个时候你如果说没有资金,你手上没有后续的,时间要交给的筹码,你可能存在风险。

  2010年这一波棉花的行情,我们主要的行情,TTA,当时也是一个这么情况,我们手上的现货跟期货有1500块的价差,抛了5万美金进去,连了4个涨停,这个如果没有资金的配套,很容易就被出局。期货就是头寸的管理,资金的管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期货这个东西,第二个辅助的功能,实际上给我们现货商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大家在做整个现货贸易的商,往往行情涨的时候,你的库存下跌非常厉害。但是这个时候,能给你解决你现货卖不掉的流动性,期货的对所能解决这个风险。

  施建军:谢谢两个位老总,讲得也很深刻,总的来讲,期货在防止价格下跌、管理库存,管理流动性,包括我们在头寸管理上,其实大家在交易的过程中是经常会碰到的,也是有切身体会的。应该来讲,他们两家都是贸易型的大企业,接下来我向问一下,陈总,你相对来讲,对各个品种都是很熟,这些品种都是你亲自参与设计,在整个的圈子里,朋友也比较多,除了刚才贸易企业讲的这些案例意外,你接触的整个产业链当中,能不能归纳出一些做得比较好一些弓形,或者说一些特点,一些特色的企业一因为我们刚才也讲了,其实有产业链也很多这样的企业,做的参与的面还不是很广大,不知道怎么来下手。我想在这个方面,特色、经营模式上面有没有体会,向请你谈。

  陈伟:交易所设计我这个产品,一定要考虑这个产品上市以后,会不会对这个产业的风险规避起到一定的作用。对于这一块,虽然从我们在参考国际行业,我们国内的行业,没有一个成型的这样一个经验。从我个人来说,十几年的实际工作当中,有这样的一个体会。

  体会在那里,我们做这个产品,一定要看这个产品的产业结构。这个产业结构比较大的特点,如果这个产业是大型、中型和小型的企业比例分配比较均衡的话,这个产品就适合做期货的合约。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对那些小型的企业,特别是面向直接消费终端的小型企业,他们要参与这个市场,即使在理念上,和思想上没有障碍话,参与这个期货我认为也是比较困难的。

  所以最好的这样一个行业够大,这个行业里边又有大型的企业,大中性的企业占到30—40%的产业或者产能,这样的一个行业结构,这个产品对我们来说,我们做这个产品设计的可能来进行这样一个操作。为什么这么说?又说到利用期货市场的这样一个理念,这个理念是说对那些小型的企业,其实它这个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它需要一些投机的成分让它这个企业快速的成长个只有到了做大做强的这样一个程度的时候,它才需要期货这种工具来给它金融上的保障、风险上规避上的保障。这个是我个人的一个理解。

  另外也是在这些年即或合约的设计过程当中,我觉得从交易所来说,我做创新也好,为市场服务也好,它核心是两条:一条是信用;第二条是成本。就比如说刚才有位观众问的,比如说神华的问题,这个问题对我们交易所来说,处理起来就非常的复杂,因为它牵涉到信用又牵扯到成本,出现这样的问题,一定是说我们在某些信用的环节上可能有一些设计上的毛病,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又会增加成本,在这种时候,是交易所在产品创新、制度创新上要解决的问题,但有些问题解决起来很难。

  其实从我们的设计的核心理念,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成本最低,能为大家提供更好的服务。

  虽然这两位老总说了期货有很多的作用,作用的基础是你的信用和成本。

  施建军:谢谢陈总监,朱斌,和王强在期货公司工作,也服务很多的客户,你们两位讲讲在期货或者其他期货,我们整个产业客户的发展过程中,有那些让我们分享的经验。

  朱斌:塑料期货产业客户自我感觉的话,应该是非常高的。当然塑料期货参与的好坏参差不齐,刚才的远大的陈总介绍它这个企业,他们越来为什么做的非常成功,为什么塑料的期货参与会产生这么大的区别,我看塑料期货很大的一个特点,我们的现货的价差它是一个巨幅波动的价差。我看一下,这三年PE时间了,它远期升水到了10%,低也可以低到10%,这么大的波幅。

  也就是说,我们真正的塑料企业的参与期货,效果好的并不是它行情判断的准确,对价差把握的准确的问题。但我认为这个价差是不合理的,我觉得是一个相对而言,目前期货市场定价还不是有效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之这么大的一个价差。10%的价差,套利应该把这个价差消灭掉,远期贴水,抛出去远期消费掉,这个价差迟迟消费不掉,觉得是塑料期货目前看到的现象,这个现象持续存在,也就是说我们一直说,期货市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定价功能。还有一个所谓的保值功能。但是我们期货公司交易所可能更多的讲解保值功能,要你企业来参与,跟你讲的最多的保值,你的库存通过期货市场卖出保值,其实我觉得,我们更应该推的一个理念定价功能,并不是期其市场出现一个家家是定价功能,期货市场出现这个价格,要成为我们整个产业链的定价的基准。也就是说,比方说我跟上游签合约,但我的价格可以完全开放,我们按大连商品交易所来作为我们敲定的一个价格。这个就是海外期货市场基本上所有的商品期货,都具备这个功能,国际贸易上,大豆豆粕也好,基本上全部采用这种模式。

  这种模式带来的最大效果,我们在做企业做风险管理,可以把基本差风险降到最低。而我们一期货基差风险是很大,很高对一般的企业参与很难。还有一个什么好处,定价功能一定把我们所有人认同,对我们开展场外衍生品带来一个非常好的基础。现在我们的风险管理只有场内期货这个工具的话,是比较单薄的,因为场外市场它有一个作为企业来说,有一个非常大的成本,就是操作成本。也就是说它没有人来做这个事情,这个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大障碍。这个操作成本的确是我们普通企业参与期货市场非常大障碍,这个操作成本让它降到最低,理论上一般的企业参与风险管理的最好工具不一定是场内的期货市场,而应像我们的蔡总、袁总,应该作为一个场外的衍生品的提供商,给它做一个保值这么一个产品。然后我们的价格是盯着交易所的价格,让你随时点价,这个才是真正把期货的所谓定价功能,在我们的产业链发挥出来。所以说我们老是讲,所谓定价功能,让我们的价格真正能为我们的企业上下游所用,所用就是在我们的合同上要签上期货价格。现在我们的合同上很少签期货价格,但是我跟国际跟他们沟通,他们是非常愿意推动这种模式,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的现实情况,我们塑料产业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垄断供应,中石油、中石化不愿意这其这个所谓自己定价的全,它自己定价很有权利,不愿意把这个价格放到市场来定价,这个是一个障碍,但是随着我们的煤化工供应越来越多,而且我们中间的贸易商的群体的崛起,我觉得这一个功能慢慢被市场所接受。

  目前我们很多企业已经不参与期货地但已经在参考期货价作为基础。所以说这一步跨越,我不会觉得太漫长,只有跨越一这一部,所有的产业链来定价,不担心产业客户没有参与了,它一定不参与。无非是直接参与,还是间接一参与的问题。这个我觉得是关键。

  现在我们只有直接参与,没有间接参与这个环节,我个人认为。所以我每次给客户讲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就讲价格,把这个价格划到我们的贸易合同中去—怎么让贸易定价更加有市场竞争力,这种竞争上慢慢可以在市场上推广。

  陈伟:刚才非常同意朱总的观点,定价我们交易所一致认为,定价的话是套期保值功能发挥的基础。如果你的定价没有达到和现货结合的程度,套期保值都是虚特别像你说的, 10%这样的基差,这个基差风险超出了套期保值的风险。我们认识到这个问题,定价基差的问题,但实际上从交易所的角度,我们其实也在努力解决,我们基本上期货点它是一个标准化的合约,就是标准了商品,这是我们要解决的方法上的问题。

  标准商品煤化工产品,其实从表象上看,是一个商品,但实际上它本质上不是一个商品,我们是要把这样的本质不是一个商品的东西捏合到一起,就需要做很多技术上的,包括交割地方的设计,我们品质的设计都在做。但这块,我们感觉总有一个不同的观点,其实个问题不仅是在中国的商品市场存在,我认为国外成熟的市场也依然存在。

  以Brent原油为基础的市场也出现比较大的背离,这里边我们不是说,大家都有业问不解决,我们也努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考虑整个市场使用的效率的问题,交割设计地点上,我们认为是在一个交割地点。但是为了覆盖中国的几打区域市场,我们会做一些个策略性权衡。正因为策略性的权衡,带来你所说基差的问题,但是我们想,我们会持续努力做这的改进。

  我认为,朱总认为最后的方法我是非常赞同,对任何产品来说,期货市场仅仅是一个期货市场,不能代替所有市场的层面,证监会积极地推动多层次市场的建立,所以我认为提出解决的方案,包括像大的贸易公司来提供基差报价,我认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比较理想的方式。但这个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施建军:他们两个讨论的基差的波动的幅度,对我们套期保值来说,也是不一定精准,这里面我想,一个市场的效率,交易成本合约的设计有问题,要进一步完善以外,很大的分量上,和我们整个期货市场的投资有很大的结构。这里面讲,我们去市美国的市场,美国的持仓,1/3左右的基本上是生产型的套期保值的这些企业。另外差不多有1/3的吃仓是机构投资者的持仓,包括对冲基金、管理期货,这些管理投资的市场。第三个持仓也是1/3,场外持续的持仓在场外市场刺仓的对冲。

  我们现在这个结构当中,大家去看,我们生产加工贸易这一块,我们从持仓的角度来讲,我们的中国的比例是不低的。陈伟讲的,有的品种有40%多,PVC多的时候可能60-70%份额都有,缺少的是大量对冲的基金。可能像两位老总一样,他们可能不做塑料,国营企业不好做,或者有的可能还没有认识到这种对冲的力量。我们好多东西可能就买一个塑料,抛一个其他东西。整个价格有三个方面来决定,一个是宏观的东西,宏观的东西是最难判断的。第二个产业链内部的东西,我们搞贸易生产相对来讲,是看的清楚的。第三个就是说整个跟微观极差的变动的情况,所以三个层次,其实认识的难度不一样。你想宏观最难把握,产业链相对好一点,基差摆那里,

  我们可能鼓励期货公司多学对冲的理论,宏观的东西基本对冲掉,剩下的就是产业链和基差的问题。这些方法我们好多投资者不太明白,其实基差变动越大,对我们来说挣钱的机会越多,当然定价是有问题。对对冲机构来说,巴不得基差越大。王强你专门做这个买卖

  王强:中国期货市场大家都说是一个小行业大市场,为什么小行业大市场,我们从业人员并不多,我们涵盖了国民经济很多的各个领域。现在除了原油没上,现在每个领域都上了。就四哪塑料来比较,我们的产业客户参与期货的数量非常少,比例应该说是不大,什么原因呢?刚才施总说得非常好,第一个是由于我们国家的期货发展的时间比较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现货企业或者说产业客户,对期货的理解程度非常欠缺。现在这个形势,逐步的监管层就发现,期货市场让它变成大市场!怎么做?离不开这些产业客户的参与,我们产业客户的参与在国内非常低,在这种情况下,证监会也好,中期协也好,就看到了能让众多的产业客户参与到期货市场。左边是一个非常虚拟的期货市场、或者金融衍生品市场,右手是很多实体企业,这两个市场是脱节了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监管层通过几年的努力,尤其在施总推动下,如果没有施总在行业的呼吁,可能我们期货市场的创新没有大。

  在这种情况下,就允许我们期货公司提出一块来,左边为实体企业为好,右边为期货市场,把它当一个纽带,尽快让产业客户通过我们期货公司进行风险管理,尽快地参与期货市场里来。

  在这个大的背景下,从去年开始,中国期货市场大踏步前进,改革、创新不断推进。过去的这20年中国的期货市场,只知道让大家里做启航,但是不知道原来让大家来做期货内容还这么丰富,有定价功能、买船期,还能做场外OTC,通过做期权、做市商!这些问题的确让我们产业客户来推进非常难,这个责任就落到期货公司上,期货公司应该发挥风险管理、金融创新这个作用,把实体企业的这种风险通过我们转嫁给金融衍生品市场,这也是这几年,尤其是近两年,期货市场发生转变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

  施建军:谢谢王总,他讲到风险自子公公司,社会上的企业都可以搞。

  昨天聊天的公司我朋友去年买了一个公司,今天套出1.5亿,今年做到这个为月为止一已经有1.5亿的利润。我们市场的效率,其实很多效率不高有不高的好处,而且这个波动率比较低,所以这个方面观是我们在这个上来的理论和实践的学习还不够。我看我们很多的搞期货,中国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大家去讲金融,我们中国有很多的高校但有金融,但它那个是老外的金融工程,我们讲的都是货币金融学,中央银行学。真正我们要学期货的话,必须要学金融工程和化投资学这方面的课程。

  我们讲风险、讲收益,好多不真正什么叫风险、收益,怎么来可以降低风险,我们很多搞期货都不懂,期货的书是上是没有的。在金融工程的书面是有得,投资学的书上是有的。这方面我们的教育,期货公司的人员的培训,现在好多钱都是被老外个挣的,它现先国外场外市场,现在美国去金融化以后,都跑到中国来,都挣中国的钱因中国的企业要花很大的力气去培养人才,因为我们今天这个论坛,正好我们交易所的领导也在,讲到我们塑料期货今后如何进一步的完善,如果这次国九条当中也讲,我们要清楚一些企业参与套期保值也好,定价也好的自主障碍,这些方我想交易所有什么考虑,降低投资者的成本。

  我们现在做期货都是真金白银,其实投资的成本是比较高的,我们在套期抱四交割的环境,等等一些方面,交易所有没有实实在在似措施。我们国家有一个问题,听上去对的,但落实是没有的。上午认真听了,PVC完善,现在有方案了,实实在在,包括其他的一些品种上面,陈总监给我们讲一讲,等会我们大贸易企业也可以给交易所提提意见,那些方面需要完善。现在请陈总监给我们讲讲。

  陈伟:我们交易所在产品的创新和维护上,其实最核心的是两,一个是成本,一个是信用。只有成本足够,其实我刚才还没有再讲,我们所说的叫基差,其实他在所有的成本和上限在下限波动,其实它限合理的范围内。只有说我们交易所降低这成本,才是缩小基差最贴的方式。从这方面来讲,其实我们做了一些相关的工作,我们只是一步步走,从我们来看,我们是一个长远的交割我以产品注册品牌交割为例,推出来,我们继续推年检,同时这个叫仓储的费用也可以降低,为什么降低

  给仓库费里面是包含了质量的保证费用,就说了仓库需要保证,质量不变化。但是有了品牌交割以后,这个成本是可以降,这个产品的质量是由产品的注册产品来支付,我觉得这一块从品牌交割来说,以品牌交割制度为基础,在后续的一个必然要走的几步。

  其实对我们其他的品种来说,存在相似的问题,像焦煤焦炭在库期间的损耗,露天存储的问题,必然会增加成本。焦煤交谈在仓储期间损矢是1,我们是1块钱,这些损耗降下来,我这个极也会相应的缩小。这方面我们在焦煤焦炭我们努力推,叫异地仓库,说白了,我们要把山西的焦炭厂的厂库搬到连云港(601008,股吧),其实本身是一样,就相当在工厂提货,就有效降低了中间的质量变化,有效降低了仓库的周期,其实这我们都在做,对我们的提出的意见,我们可能做得慢了一点,与你们的期望有一些距离。

  施建军:两位袁总、蔡总对我们完善交易所的创新有什么意见。

  蔡群飞:就是现在你这个PP合约设置最小变动价位1块钱,实际上我们实际在操作中,包括行业的了解,他们也感觉习惯,合约是不是跟现行一样,5块钱的波动一样。你设计的时候,整体操作起来,我觉得还是感觉上整个资金的投放量各个方面可能有点问题。另外一个就PVC这个品种,但实际上你推出这个品牌交割这个东西,我觉得非常好,十一家通过审批以后,有可能六家家个我坐在下面,跟袁总探讨,你的标得物,就是说,这也是一种思路,这几变动太厉害,原来比较如3—4白,可能到最后比较片面形。比清国内PVC70%是电石法。

  我昨天突然也想,这个成不成品牌交割的近来上,你可能既然我是一个品牌,可能是年检,年检你可能不管贸易商、企业自己交割,工厂出一个质量的证明。是不是在量上,比如上限它,比如说某一个品牌,我作为你生产企业的参与主体,参加你产能的量,是不是多少,作为你贸易商你怎么控制它,把这个品种个活跃起来,这个品牌经过年,类似于个别农产品因为产业的变化,流动性上不是很好。

  陈伟: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最小变动价位的位置,可以分成两个问题:

  第一你如果想说的,如价位变动是一致的,这个是没有问题,我们正在研究PVC、PE最小变动价位设成1块钱。当然你要问问题说,如果1块钱合适,还是5块钱合适的话,那我觉得从我个人的理解来说,其实我认为它需要和市场发展的不同阶段结合起来看。

  其实我认为,最终的一个市场的结构是什么?不能说越小越好,因为其实从产业客户参与市场的套保效率来看,对产业客户来好,把它保值保进去,如果能够我偏离1块钱,我高一块钱,给它套保,低一块也做一个风险规避,其实有这种可能,我们会提供它这种可能。我认为对产业客户来说,应该说能说得通的。

  当然这里存在,我目前这个市场结构,可能叫投资的比较多一些。可能会希望价位变动更大一点。但这里面,到底如何好、如何不好,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大家的意见。

  第二说到PVC的问题,确实觉得品牌推出来,不会完全解决现在存在的问题。至于你说的,当然我们设计升贴水品牌推出来,这个升帖水跟市场做了一个统计,我们是按平均价格来设的升帖水,我目前采取这种。你说的根据产能的情况来限制交割量,我觉得我们可能不会做的。

  施建军:袁总看有什么意见、建议。

  袁小明:今天大连商品交易所各位的领导对我们产业客户很重视,昨天专门开了一个小会,刚才蔡会提的问题我们昨天都提出来。总体PVC期货对我们产业客户应该还是非常有利的,我们也希望在大连商品交易所能够增加流动形,因为昨天我也提出来,现在流动形不好,对我们整个套期保值的效果还是有一点不利的。

  施建军:我看我们这个时间也差不多,看看大家有什么问题。风险管理论坛到这里就结束了,这个产业大会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大家可能也很多的收获,然后我们再实践一年,明年我们相聚的时候,分享更多的经验,今天大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编辑:考拉)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