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论坛:研讨多种对冲套利模式

  • 字号
2014-11-17 17:27:13 来源:和讯期货 

  

论坛:研讨多种对冲套利模式
论坛:研讨多种对冲套利模式

  和讯期货消息 由新湖期货有限公司、中国绝对收益投资管理协会联合主办,由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特别支持的“申城论剑—第六届衍生品对冲套利(国际)论坛”,11月17日在上海举行。

  以下为文字实录:

  【邓晓立】:谢谢大家还都坐在这里!因为衍生品风险控制非常重要,衍生品就像刚刚李总说的,它的诞生来自于很多农场主、矿山的老板,他们为了对冲他们的风险而产生的,慢慢进入了交易场所,很多人利用这个来赚钱,可能在座的很多人是第二种是想通过衍生品赚钱。所以首先有请我们嘉宾:

  复兴资本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斌

  上海量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天华

  上海如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方华

  大连商品交易所交易所部总监张英军

  湘财证券金融衍生品部总经理田一鸣

  因为我们有40分钟的时间,现在由我来给每位嘉宾问一个问题,再由场下问问题。首先我问一下朱总,朱总在国债有很多的建树,朱总可以讲一下国债怎么控制风险?

  【朱天华】:在美国无论国债现货还是什么都交易量非常大。每次最新发行三年、五年、十年等等30年的国债,主要交易量大概是6个品种上,每天的交易量大概5千亿到1万亿的数目。然后是国债的期货,它的交易量以是非常大的,十年的国债期货大概每天也是在1百万到150万,但是中国国债交易量很少,最近是大概1万多。主要在中国做国债期货,套利也罢,最大挑战是现货交易是非常困难的事。希望以后可以慢慢放开。国债期货下一步可能会推出3年期和10年期的国债期货,有了这个东西可以不光做每个品种本身量化交易,包括客户交易。

  第二个有了这三个以后你可以买3年,卖5年,然后买10年的交易。这些东西出来之后,都可以做很多。债券市场实际上美国比股票市场要更大一块。我相信以中国经济的发展的需求,债券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大。现在这个规模也不小,但是交易规模是蛮小。有几个原因,国债现金交易量上不去,可能是因为流动性不是特别好,特别是回购的市场。因为美国的回购主要是买断的回购。因为有了回购市场,整个长的流动性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个人觉得可能需要一点时间,需要一定的发展,国债这一块在中国量化交易一定会有很大的发展。

  【邓晓立】:谢谢朱总。下一个问题是问叶总。大宗产品其他交易所每天的交易很多来自中国,其中一部分是叶总提供。我刚才看新湖期货发了一本研究报告谈了大宗商品,你怎么看大宗商品的走势,投资机会在哪里?风险在哪里?

  【叶方华】:我自己从事大宗商品交易有19年了,管理资产有10年。大宗商品经过特别大的牛市。我觉得任何的牛市背后都意味着很大的投资。如果我们看一下全球大宗商品的投资额,我们发现从05年以后投资都非常大,无论是农产品还是工业品,这个投资在未来会形成非常大的供应。我们要明白大宗始终是一个周期,有牛市就会有熊市。我觉得大宗商品牛市和熊市的投资方法是不一样的,盈利模式是不一样的。

  但是有一个事情是比较乐观的。我们公司是国内最早在海外设立期货机构之一,07年在海外设计了一个最虫基金,投资者问我一个问题,你这个主题是什么?我说我们是投资一个中国主题大宗产品,我们是一个中国概念大宗商品基金。大家就很难理解不存在中国概念的对冲商品基金。我觉得还是比较乐观的,在未来4到5年里面,大部分大宗商品机会跟中国比较有关系。为什么这几年看到其实全球大宗产品基金表现不是太好,但是我知道本土管理的大宗商品基金还是非常好,至少好过全球的平均水平。包括我们的业务量在中国是越来越大。从这个角度来,我们自己在海外有产品,在国内没有发产品,没有发产品的根本原因,我们能用的工具还是太少,我们也希望国内监管层可以推出更多的工具,让中国大宗商品的投资者可以有更好的收益。我们也觉得国内大宗产品的投资者设立对冲基金,设立私募基金路上面脚步可以走的快一点。

  我们最早也是在中国大宗产品投资,海外投资者对对冲基金风险控制的要求是很高的。比如说像刚才邓走讲对冲基金的排名,在对冲基金排名有两个指标一个是业绩指标,一个是波动率指标,你怎么样控制风险,怎么控制波动率。包括流动性的控制,包括你组合相关性的控制,我看到很多小型的基金经理,他在管理信托产品的时候,都说有一个策略最近做对了,就挣了很多钱。我觉得好的基金没有相关性,你事前的风控,事后的风控,包括风控观和投资独立性都是一定的问题。可能我们一个团队在风控的人员配置上,至少要达到20%左右的水平,我觉得是比较合理的。包括对流动性的控制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记得金融危机前,我们当时煤炭持仓占了30%到4O%,这个当时是越过风控指标,但是我们有个侯选方案,如果煤炭有问题的话,我们可以在天然气有一个对冲,这个事情你担心这个问题,后来在金融危机的时候,整个欧洲煤炭交易几乎是冻结,完全没有任何流动性,后来就是在天然气上进行对冲解决这个问题。

  我觉得在金融市场流动性的风险,可能是机构投资者遇到的风险,比如说原油和猪肉的价格有没有相关性呢,它是有相关性。所以相关性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风险控制问题可能将来需要面对的问题。因为在中国以前有一个朋友玩笑,中国基金排行榜上冲到第一名历史都很短,如果你做一个对冲基金你历史风险控制能力就非常重要。我觉得这个是健康发展的道路。

  【邓晓立】:我们转到张总,大连商品交易所是古老商品交易所之一。下一步中国期权要开了,希望越早越好,期权交易为国内市场带来什么变化?张总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吗?

  【张英军】:其实我们的市场对新工具需求的迫切的心情都可以感觉到。特别近年来,国内业界推出期权交易呼声越来越高。国内几大交易所一直在积极推动这个事情,期权作为衍生品重要工具,它的推出会给我们市场新的变化,可以有很多投资的组合,可以让投资机构设计出很多新的产品,可以为国家金融市场提供更加丰富的前景。刚才几位发言人提到了场外交易,包括对冲都需要有相应的工具做一个风险的转移。期权做风险转移这个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由于期权收益非限性,期权合约多种多样性,都为我们这种对冲不同市场的风险提供非常好的机会。我们交易所是21年的历史,我们之前在中国市场只有期货交易,期权交易是没有的。我们在很多方面,投资者还有机构客户都感觉到缺腿,在风险对冲的时候,工具特别单一。国家对粮食生产上有很多的支持政策,以前是从最低保护价等等,用这些东西支持农产品的生产。我们期货市场,期权市场为国家丰富农业政策方面可以有很好的选择,我觉得是期权推出之后,对国家政策的支持是非常重要方面的。对很多机构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也会增加很多的工具,包括期货公司在做的,以前是农户加订单,现在有粮食银行等等,这些服务可以确定农民收入稳定,但是这些机构提供服务的时候很多的风险,不能完全对冲,如果将来推出期权以后,为这些农民服务的企业提供更多的工具。

  在市场这么多热切的盼望中,我们也希望期权可以尽快推出来。在中国证监会大力支持下,我们几家交易所一直在积极筹备,目前在合约设计上,在规则制订上,在系统的准备上和市场的培育这几个方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目前这几个系统可以支持期权上市之后的需求。包括我们的会员端和客户交易端目前也已经建设完成。特别是在最近中国证监会积极支持我们交易所做农产品期权试点工作,我们在不远将来我们相信商品期货期权可以很快推出来,包括金融产品期货期权也会推出来。

  【邓晓立】:我们问一下田总,您推出衍生品产品的时候,你觉得推衍生品产品的时候碰到什么问题,有什么头疼的事情。你给投资者买衍生品有什么好的建议,从风险的角度,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角度。

  【田一鸣】:邓总这个问题,我非常想问题。平常的工作中感受很多。首先邓总问的第一个问题在做业务的过程中,什么是最大的困难。就是把衍生产品推出来。第二块业务是沪港通,今天是沪港通第一天,今天是很大的日子。第三块业务就是场外期权,场外的产品。刚才邓总说这个问题,在工作当中这个衍生品会遇到什么困难。

  我觉得非常期待产品可以快速上线,因为大家都是投资者,还有很多的同行,我也跟大家介绍一下,我本人参加了上交所的筹备,上交所和期权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参与这个上交所的期权是需要有考试的,过了3级才可以去卖期权。我们在投资者方面准备非常充分。第二个交易所在期权产品上,是深思熟虑的。我们希望期权推出,大家可能很关心期权是不是沪港通出了,它就开始出了。并不是因为我做衍生品,我说的比较好,而是我因为衍生品好,我觉得从事衍生品对我个人职业生涯有更大的发展。

  我觉得它的定价是比较合理,第二点有风险规避性。定价的机制可以从套利来完成。风险规避,比如说很多投资者买信托,他们没有能力去承担信托里面的风险,就是因为买了信托产品,比如说信托产品1百万,如果违约的话就没有了。如果买对冲产品就可以减少风险。我的发言比较庞杂,如果大家有问题可以提问。

  【邓晓立】:在座的各位,我知道有很多的专家,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问上面做的几个人。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大家都场外衍生品很大的风险是信用风险。在国外可以有CDS,你们觉得中国的SDS会出现吗?

  【李斌】:中国迟早是会出现的。但是一般CDS是针对产品,比如说大企业的债券,或者是国债,现在是互联网的时代。我的朋友可能会推出中国CDS的网站。我觉得会出现的,我也期待可以出现。

  【邓晓立】:你有什么看法?

  【朱天华】:CDS能不能出来,还是看监管层的意思。美国金融危机过程中发生了很多的问题,但所有交易所交易的产品,因为有一个保障的措施,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觉得应该有一个中央结算中心,把相互之间的违约让中央结算中心解决。

  【邓晓立】:其实我们在香港做很多中国国债的CDS。您有什么高见?

  【叶方华】:我自己做投资,我不会碰太复杂的衍生品,我觉得衍生品越复杂,意味着风险点就越多。就我而言我一般最多做到期权,而且我只卖期权,也不买期权。这是两个概念的问题,如果你设计一个非常复杂的衍生品,其实中间不可控的点就非常多,我觉得这个是管理 层比较谨慎的原因之一。

  【邓晓立】:下一个问题,现在国内炒很多是资产证券化,中国证券化很多人讨论这个问题,或者是正在做。在座的嘉宾有没有什么看法?怎么控制风险?

  【李斌】:这一块不是我的专项,我自己以前研究比较多做的是房屋贷款和债券。在海外是把房屋贷款证券化卖给投资者。中国资产证券化很不一样,我很希望看到中国利率市场化,尤其把房屋贷款证券化,这样可以降低金融风险,让大家实现有房的梦想。

  【朱天华】:在房贷资产证券化出现之前,资产证券化就把房贷变成证券去卖,加快了资本去流动。在中国资产证券化,现在因为房贷做的非常多,很多条件应该成熟,但是一直没有推出,大概两年前,正好有一天碰到一个好朋友,我问他房贷证券化在美国做的这么好,为什么中国不推出。他说中国推出这个东西,因为房屋市场比较房屋比较冷却,你想推动房屋健康的发展。中国最大问题房价的过热,如果在这个环境下推动资产证券化就会加强这个过程。资产证券化不只是房贷,也包括车贷,这个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邓晓立】:刚才李总也CDO类似的东西,你觉得中国时机成熟了吗?中国的衍生品在中国成熟了吗?因为这个在海外可能已经比较成熟了。

  【李斌】:华泰已经发过这个产品了,据说是秒杀。还有其他的机构可能发行过,市场上已经证明了有巨大的需求。迎合了投资者风险收益的需求。市场有两类,一类是乐观的投资者,一类是悲观的投资者。悲观的投资者就可以买这个东西,我觉得产品不单个人投资者,对机构来说也有很强的吸引力,我觉得这个方面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邓晓立】:谢谢。我给大家做一个广告,朱总可以介绍一下你的公司的情况吗?

  【朱天华】:我们量游市场主要是看到中国巨大的机会,中国期货市场是交易量非常大,中国商品期货交易量是非常大的。第二中国很多事情刚刚发展,一方面对量化有置疑,但是一方面没有条件,或者是很多的限制,就存在很多机会,有人说如果中国交易费比美国便宜多少,可以赚很多钱,但是实际上中国交易费比美国便宜很多,实际上是赚很少。因为很多东西没有,所以是存在的机会是巨大的。中国的发展也是伴随中国衍生品市场的发展。我们现在也在积极交易中国交易市场,也准备衍生品市场,也在准备股票和ETF的事情,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们联系。

  【叶方华】:我们如今投资管理公司,我们在香港有一个东方商品基金,主要从事跟中国相关的大宗商品投资,做对冲等等,我们也配置了一些外汇和股票,主要大宗商品为主,是一个美元的 基金,投资者来自世界各地都有,也欢迎大家来投资。

  【张英军】: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一点建议,做期权交易,在我们国内是一个新的产品,因此,我希望我们国内投资者还机构客户都应该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座的各位都是在国外都做很多研究的交易,他们有交易的。但是国内的市场和国外市场不一样,适合在座的各位,要做好技术的准备,人才的准备,对我们的交易规则,还有合约,还有相关标的物等等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在衍生品交易获得非常好的效果。

  【田一鸣】: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邓晓立】:衍生品是一个双刃剑,衍生品的到来让这个市场更有效一些,不是绝对的有效,可以买空,玩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对他的价值有自己的评估方式。我觉得衍生品有很好的杠杆,不管做什么,都有杠杆,希望大家可以控制风险。大宗商品在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国,因为我是做专业投资,树叶有专攻,你做自己的擅长的,你不擅长让别人帮你做。如果你不擅长让专业人士去做,衍生品的风险通常比较大,所以大家在持仓,可能也没有一个上下的限制,所以大家控制好自己的风险。我借这个机会谢谢新湖期货给我们机会分享德国的感受。希望在座的听我们的讲话。谢谢大家!

  【李北新】:谢谢邓总的主持,今天是非常充实的一天,大家学习了很多的东西,我们也搭建了和嘉宾交流的平台,最后我代表主办方再次感谢各位来宾,感谢各位演讲嘉宾,我们期望明年见。

(责任编辑:HF046)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