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直播|财道|论坛

中国铝出口冲击全球铝业格局

  • 字号
2015-08-27 08:35:28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孙德生纳奥米 罗夫尼克韩碧如

   当美国政府4年前对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China Zhongwang Holdings)征收反倾销税时,这家全球第二大材生产商在中国繁荣的国内市场找到了补偿。

  忠旺如今的利润率在全世界铝产品生产商中是最高的。然而,伴随这一地位以及这一轻金属市场的重大转变,全球市场开始对忠旺进行重新审查。大量铝涌出中国并对世界市场形成冲击,这使忠旺及其他中国铝材生产商成为关注焦点,它们的成功可能会引发中美新的贸易关系紧张。

  上月末,一家此前默默无闻、名为Dupré Analytics的做空机构发布报告,指责忠旺通过董事长刘忠田控制的公司虚假销售铝,以从中国政府骗取退税。该机构称,这些铝在海外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导致了铝的过量积压。

  忠旺发布公告称,该报告“毫无事实根据”。该公司将在港交所(HKEx)上市的股票停牌,并拒绝对该报告做任何进一步置评。

  记者也联系不上Dupré Analytics置评。该机构的网站可以追溯至一个位于美国德州奥斯汀(Austin)的地址,但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全球铝行业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这些指控是愈演愈烈的行业主导地位争夺战的一部分。该行业为汽车、易拉罐、飞机及各种设备——如苹果手表(Apple Watch)——提供金属材料。

  如今,中国占全球铝供应量的一半以上,而2003年时只占18%,这种增长得益于廉价的电力和以全球最高效方式建造的炼铝厂。面对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价格以及利润率和利润双双下滑,从北美、俄罗斯到中东的老牌铝材生产商都十分焦虑,但由于害怕丧失市场份额,它们并不打算削减产能。

  “中国现在拥有世界上最棒、成本最低的炼铝厂,它们将试图出口本国过剩产能,”Investec分析师杰里米 拉索尔(Jeremy Wrathall)说,“全世界都认为这不公平。这是一个巨变——现在中国增长正在放缓,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阻碍竞争


  渣打(Standard Chartered)指出,中国的税收制度不仅为忠旺、也为其他生产商敞开了大门,使他们能向国际市场大量销售铝,从而拉低伦敦金属交易所(London Metal Exchange)的原铝基准价格。

  在中国6月公布创纪录的产量后,铝价上上周跌至6年来的最低点。今年上半年,中国铝产量增加了逾11%,导致中国铝产品出口增长了35%。

  渣打分析师尼古拉斯 斯诺登(Nicholas Snowdon)说:“如今整个铝市场都胆战心惊地害怕会多年处于令人痛苦的价格水平之下。”

  美国最大的铝材生产商美国铝业(Alcoa)估计,由于中国的出口,今年全球铝过剩将达到76万吨——足以制造1.6万架波音747(Boeing 747)飞机。由于铝价下滑了14%,美国铝业的股价今年已下跌37%。

  “外国企业对中国铝出口的指责都基于这些企业自己的利益,”忠旺执行董事路长青说,“抱怨竞争对手不会帮助它们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2005年,中国政府开始对原铝(纯金属)出口征税,以控制高污染、高能耗炼铝厂的无序扩张。大约在同一时间,中央政策规划者决定,对那些投资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如用于建筑和汽车的产品——的企业,给予增值税退税的权利。

  申报的价值越高,生产商获得的退税就越多,这激励企业提高产品的申报价值,而不关心它们的质量。

  渣打估计,在今年某几个月,有多达三分之二的以高附加值产品名义出口的铝产品,实际上在中国境外又被重熔成原材料铝棒。忠旺否认在中国境外将铝产品进行重熔。

  但业内消息人士表示,这种通行做法在过去曾导致一种现象:生产出来的铝产品根本就没打算被使用。

  “低质量的铝制汽车车轮曾经一度很受欢迎,”澳大利亚咨询公司Urandaline Investments的咨询师迈克尔 科梅萨罗夫(Michael Komesaroff)说,“你可不敢把它们装到自己车上:它们随时可能被压扁。”

  竞争对手过去对此大都满不在乎,因为在后危机时期刺激计划资金泛滥的情况下,中国消化了本土的大多数产出。但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更多的铝如今正在寻机进入国际市场,拉低全球价格,给国际生产商带来更大压力。

  西方的强烈反应


  廉价的水电以及邻近中亚的新疆沙漠地区发现的新煤矿,让中国的冶炼产能有了大幅提高。根据高盛(Goldman Sachs)的数据,短短四年里,中国宏桥(China Hongqiao)从中国第五大生产商,至2014年底发展成全球最大生产商。

  资金短缺的地方政府不愿关闭刚刚建成的工厂,因此无法在中国销售的铝必须找到出口。

  美国铝业首席执行官柯菲德(Klaus Kleinfeld)在7月表示:“它们避开了中国15%的(原铝)出口关税,又得到了13%的(下游铝产品)增值税退税。而且它们直接与西方原铝竞争。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些人往往夸大价格,以获得更多的增值税退税。”柯菲德没有具体点名是哪些公司。

  一旦成品离开中国(在此过程中让生产商获得退税),它肯定要被卖掉。渠道之一是将成品重熔成可以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交易的原铝。第二种方法是将铝产品卖到美国,庞大的美国市场足以吸收低价的铝产品。

  据一位市场参与者透露,于是中国生产商可以低价购买原铝,稍微加工后就出口。

  忠旺的路长青谈到该产业时坚称:“从铝生产者的角度来看,这些出口产品符合一切政策要求,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业内高管估计,重熔金属使成本增加了4%左右,但增值税退税的利润抵消这一成本增加还有余。

  美国铝挤压材协会(Aluminium Extruders Council)运营总监杰夫 亨德森(Jeff Henderson)表示:“在中国向美国出口铝挤压制品的过程中,我们已经看到一些非常怪异的行为,而且我们很担心他们千方百计地要渗透美国。”

  美国对忠旺等生产商发运的铝产品征收了反倾销税,结果证明并没有竖起太大的障碍,因为反倾销税只适用于有限的产品范围。还有一部分铝产品是通过走私进入美国的。2013年,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判决了五个从中国采购铝的人,他们在马来西亚用假发票对这些铝进行重新包装,然后再从波多黎各进口这些货物。同年在俄亥俄州,一名进口商被处以11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伪造海关文件进口中国铝挤压材。

  下游价值


   中国许多生产商都拥有冶炼厂,它们从国际矿业公司进口矿石。忠旺与这些公司不同,它是一个纯下游企业。忠旺在国内购买便宜的原铝,经加工后售往海内外客户。

  据忠旺财报显示,去年其销售额为150亿元人民币,其中仅16%来自出口。执行董事路长青表示,这些出口产品主要是高附加值的汽车和铁路配件,以及航运所使用的货盘。

  7月10日路长青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证实,在忠旺的最大客户中,有几家公司也出现在上月做空机构Dupré Analytics的报告中。

  据中国地方政府网站上的一条公告,刘忠田曾在2013年6月表示,忠旺在越南有一条年产量15万吨的生产线,在墨西哥还有一条年产量20万吨的生产线。

  但是在上个月的采访中,路长青表示该公司在越南没有任何项目,并且“仍在研究当地市场”。他还说今年下半年忠旺将在越南、加拿大和美国寻找投资机会。

  同时路长青否认墨西哥业务与上市公司忠旺控股有直接联系,他表示墨西哥生产的原铝是供应南美市场的,而且这块业务是由刘忠田的儿子负责的。

  但上周美国铝挤压材协会敦促中国、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和美国政府调查Dupré Analytics报告中的指控。

  由于在全球铝挤压行业中的重要性,忠旺的发货量吸引了做空机构的注意。其他公司也因为通过迂回方式将铝运出中国境外而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一些中国铝加工商用液态热金属直接加工成线圈,可以在出口时获得增值税退税,但在第三方国家可以轻易重熔为原铝。忠旺表示,它没有这么做。其他铝冶炼商与西方贸易机构签署了出口铝板的合同,在此过程中也获得了增值税出口退税。

  外国铝生产商呼吁中国政府废除这种税收激励。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很有可能出口更多的铝。

  因这些国家政策漏洞而蓬勃发展的铝冶炼商和挤压商,往往是地方上重要的纳税大户,并为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省市地方政府反对任何改革。上海独立经济学家叶檀表示,增值税出口退税的目的是激励中国工业进入高附加值产品。“如果它实际上导致产能过剩问题并存在巨大的漏洞,那么是时候重新考虑该政策了”。

  加利福尼亚——沙漠城市因铝厂计划发生分歧

  巴斯托(Barstow)周边某地正是亨特 S 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的《赌城情仇》(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中所说的“毒品开始扎根”的地方。

  现在,在这个加州小城曾经的太阳与天空(Sun &;Sky)高尔夫球场,截然不同的东西正在扎根。一位长期与忠旺打交道的人士提议,在位于莫哈韦沙漠腹地的这个地方建设一个熔炼和重铸铝的项目。忠旺是全球第二大铝生产商,上月一家做空机构发表报告指责该公司夸大向关联方的销售。

  为什么有人想要将一个1.2亿美元的铝铸造厂设在加州南部?这是一个谜——那里电力成本高、水资源匮乏而且距离主要市场有2000英里之远。尽管市议会充满热情,但一些当地人心里有些打鼓。居住在该地区附近的一群居民的非官方代表艾伦 沃森(Allen Watson)表示:“巴斯托的经济相当不景气。那里没什么发展。巴斯托可能迎来增长,这令人开心,但实现增长的方式并不受人欢迎。”

   上述问题中的“有人”是指曾在忠旺在香港上市前向其提供贷款的台湾商人沈伯锜(Eric Shen)。他曾提议在巴斯托建一个15亿美元的轧铝厂,后来宣称加州的电力成本使得这一提议不现实。该厂的规模和成本已被削减,目前正在接受巴斯托市的审批。

  沈伯锜告诉市议会议员,忠旺支持巴斯托工厂。但忠旺否认有任何投资巴斯托的计划。然而,忠旺执行董事路长青承认,该公司就该提议与沈“有过一些交流”。

  沈伯锜表示,忠旺已经退出了该项目,他另外组织了其他私人股本投资者,但没有透露其名称。忠旺“非常突然地退出,就是行不通了。他们没有给我非常明确的答案,只是决定不再继续。我真的不想在这座城市面前看起来像一个小丑”。

  做空机构指责忠旺逃避美国反倾销税或利用中国税收漏洞牟利,沈伯锜的律师对此回应称:“沈伯锜不会故意违反任何反倾销法,也不会故意通过充当关联方来试图绕过增值税监管。”就铝厂而言,沈伯锜表示,它不会来自中国。那么它来自哪里?“这是个商业问题,我不能随便讨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