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程序化交易太深奥 专家如何“抽丝剥茧”

  • 字号
2015-10-13 16:09:5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杜卿卿

  10月9日,证监会及沪深等交易所先后发文,就程序化交易规则公开征求意见。程序化交易在中国发展已有十余年,但因其交易方式的特殊性,对很多投资者而言仍是“神秘领域”。

  到底什么是程序化交易?它是如何在股市巨震中“助涨助跌”的?新规出台对市场有何影响?《第一财经日报》就相关问题对北京量邦信息科技董事长、北京大学对冲基金实验室联合主任冯永昌进行了专访,详情如正文。

  《第一财经日报》:证监会9日发布《证券期货市场程序化交易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管理办法》),首次定义程序化交易,即“通过既定程序或特定软件,自动生成或执行交易指令的交易行为”。如何理解这一定义?

  冯永昌:一般行业所称程序化交易,是指期货端的趋势交易和震荡交易,俗称程序化CTA。但更为全面的程序化交易,包含狭义的程序化交易——程序化CTA,也包含期货端的高频交易,期货端的跨品种跨期限全自动套利交易,当然也包含股票端的交易。

  对于股票端,真正包含的就是一揽子股票的自动交易、ETF折溢价套利自动交易,以及股票和股指期货交易的自动套保或者套利交易。因为股票端不是完备的双边市场,又实行T+1,所以股票端的高频交易基本不存在,股票端的程序化趋势交易也几乎不存在。

  中国证监会的定义是正则且合理的,只有这种正则的定义,才能构成全面的法律法规的基础。

  《日报》:程序化交易在我国的发展现状如何?主要有哪些应用?

  冯永昌:狭义的程序化交易(程序化CTA)早在本世纪初就已经在期货领域大幅度应用。不过,因为大“金主”对这些复杂且赚取小钱的策略不感兴趣,才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2005年首批ETF上市催生了证券领域的套利交易,尤其是自动套利交易;2010年股指期货上市促进了证券期货市场的联动,催生了跨市场套保和套利的程序化交易。这种套保交易可以不采取程序化交易,套利交易则最好采取程序化交易。

  高频交易是程序执行的交易,不过高频交易策略主要赚取“盘口”的机会,规模可以忽略不计;程序化CTA因为流动性、“滑点”、资金管理等这些策略约束的存在,规模也不大,一个产品3000万就不算小了;篮子股票交易、套保交易的程序化执行,ETF或者指数期现套利交易的程序化交易规模比较大。

  《日报》:在前期A股震荡过程中,程序化交易、高频交易、场外配资、恶意做空等交织在一起,刚刚出台的《管理办法》及交易所细则,也都对程序化交易设置了多方面的限制,并有禁止性交易行为。你认为程序化交易本身是否有“漏洞”?

  冯永昌:举个例子来说。程序化交易好比一辆车,特定条件下,一辆满大街都可以看到的车也可以用来制造危险。因此,一方面需要交通规则,一方面需要在特殊地方实行防护。高频交易是跑车,跑车虽然小众,也是车。有危险分子用普通越野车实施了袭击,有飙跑车的个案引起了民怨,解决之道终归不是禁止车,而是管理车,尤其是用车的行为。

  《日报》:市场有关程序化交易的争议焦点,在于其是否“助涨助跌”,在股市震荡时加剧波动。你认为程序化交易如何对市场趋势发挥作用?

  冯永昌:这个问题非常核心。程序化CTA是程序化交易的主要应用,趋势交易是程序化CTA的核心逻辑。然而,趋势发生的时候很少,全世界市场历史上大致有35%左右,趋势是无法事先判断的,因此大部分程序化CTA的交易注定都是失败,只需要需要严格的止损,用趋势来临时较高的赔率来弥补趋势交易系统性的低胜率。

  在没有趋势发生的时候,程序化CTA其实是市场流动性的提供者,是震荡行情的交易对手。少数趋势来临时,跟随信号买入行为当然延伸了趋势,助涨或者助跌,但是这些策略自动都带有跟踪止盈,因为其他策略交易者引起的价格波动很容易让程序化策略出场。

  另外,不同人构建策略的时间周期不同,从秒到分钟到小时到日,不同尺度上看同一个价格走势,有人看到的是上涨趋势,有人看到的确实下跌趋势,不一而足。

  我的结论是,程序化CTA的一个个案在特定时空点上对其他交易的品种会延续趋势。但是宏观来说,有三个问题:第一,程序化CTA不生产趋势,而是跟随趋势;第二,出现系统性趋势的比例较小,大部分时候他们贡献流动性;第三,不同程序化CTA策略是互相打架的,不可能形成合力。

  而除了程序化CTA,其他程序化交易都是在平抑涨跌,他们最怕的都是大幅度的上涨和下跌。

  《日报》:新规则对行业有何实际影响?

  冯永昌:其实从中金所抑制股指期货投机的政策出台那天起,程序化CTA基本就宣告死亡了。因为股指期货是程序化CTA的主战场,商品市场的程序化CTA占比不到20%。

  对于其他类型程序化交易来说,监管会暂时增加产品发行成本、IT成本、展业成本,短期会产生较大冲击。长期来说,有监管肯定是好事,但放开股指期货限制,可能比是否管理程序化交易可能更为迫切和重要。

  《日报》:对当前的规则你有哪些建议?

  冯永昌:细则消化还需要时间,但有一点,我认为不应对程序化交易实行差别收费。如果频繁撤单等行为影响了市场,那应该针对整体交易行为调整收费。

  量化投资包含研究和交易,交易可以是手工也可以是自动。程序化交易执行的指令可以是量化投资研究出来的,也可以是其他主观甚至恶意的指令。因为程序化交易和量化投资的逻辑,既非充分,也非必要,二者仅仅在必须程序化执行的量化投资策略上产生交集。研究是个开放的领域,但交易是个敏感的行为,所以监管层履行交易监管行为无可厚非。量化投资未必是程序化交易,程序化交易也可能是恶意做空,的确,程序化交易需要监管,给它明确的定义与身份,监管和扶持。另外,程序化交易者往往是高智商的人,且比较独立,他们的意见往往是碎片化的,希望可以反馈到主流意见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