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圆桌论坛C:能源与衍生品国际化

  • 字号
2015-11-26 10:38:48 来源: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11月24日,由上海市期货同业公会主办的以“经济新常态,市场新动向,监管新政策,投资新航标”为主题的第六届期货机构投资者年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盛大召开。国内外经济领域权威专家及上千位金融行业投资精英将齐聚黄埔江畔,共同探讨在中国经济结构新常态下,投资者如何解读最新政策,做好投资平衡决策、风险管理及财富管理之道。和讯期货参与全程报道。


  以下是圆桌的文字实录:

  圆桌论坛主题:能源与衍生品国际化

  卢大印:下半场现在开始。尊敬的各位来宾,业界同仁,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上海期货同业公会的副会长卢大印,感谢大家参加今天下午的分论坛。下面进入圆桌论坛的环节,因为我们时间提前了一点,还有两位嘉宾在路上,一会儿就到。我们下午的分论坛分两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我们会让在座的六位嘉宾,每个人花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我会提一个问题,然后针对这个问题进行解答。最后我们第二个环节的时候,剩下两个问题七位嘉宾做一个圆桌的交流。

  下面我介绍一下参加论坛的几位嘉宾,中国石化(600028,股吧)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先生。中国石油(601857,股吧)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副所长陈蕊先生。平安道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瞿立杰先生。新加坡大华黄金与期货有限公司CEO Matthew Png先生。两位没有来的,一位是上海理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兼首席投资总监周理先生和海际金控有限公司合伙人费飞先生。下面进入第一个环节,首先请毛加祥先生针对相对西方的发达国家,我国目前资本市场发展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请毛院长帮我们分享分享。

  毛加祥:没有做系统的准备,同时我本人对期货金融也是一个外行,我更多的是侧重在实体经济方面的研究。所以刚才提的这个问题,只能凭我肤浅的理解以及我对实体经济产业的看法,包括我本人,因为是中石化系统,更多的关注石油以及石油下游的产业链的环节。据我所知,国内正在积极筹备,刚才褚总也介绍了,推动原油期货市场的事情,当然还没有正式运行。从国外来讲,涉及到原油,包括下游的石油产品,应该讲期货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甚至于都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运作。从品种来讲,我们了解的汽油、煤油、柴油、石脑油、液化气、航煤、燃料油、取暖油,品种非常丰富。我们统计过,应该讲接近五百种,衍生产品,从我刚才讲的这些下游石油产品派生出来的品种,有接近五百种。而且主要是两大交易中心,大家都知道,纽约和伦敦。当然,荷兰、新加坡、日本也都有这样的一些期货产品。

  从国内来讲,我讲的涉及到以石油为龙头的以及下游的这些石油产品的期货市场,是以我们自己为主的,应该讲还是一个空白。我这个单位从去年开始也在配合上海能源(600508,股吧)交易中心开展有关成品油的期货的可行性研究。当然,在过去若干年也在探讨有关天燃气、LNG等等一些期货产品的推出。所以要讲这个差距,那就显而易见,从我熟悉的能源产业链的行业,那也就是我们现在基本上还是一个空白,应该讲差距还是非常大。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从我个人的理解,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市场化的推进,过去我们计划经济,原料价格说了算,产品价格也说了算,我这个企业就没有什么风险,无非是获取一个合理的利润而已。但是我想,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任何一个企业已经做不到了。前面褚总也讲了,我们消费五亿吨石油,大数,接近三亿吨要靠进口。天燃气我们一年的产量在1500亿方左右,我们的消费量接近2000亿方,也有30%要依靠进口。显而易见,国际上的石油价格、天然气价格,那不是我们所主导的,它是按照整个市场经济规律在运行。必然我们该要适应这个全球的这样一个市场化的要求。

  特别是像石油价格波动也非常大,大家知道最近这两年从一百多美金现在跌到四十五美金。所以我也特别的呼吁,我们在座的从事金融衍生品,从事期货研究的同行们,怎么样来推动中国的实体经济参与到这个行业当中来,就是说我总觉得,我是搞实体经济的,包括我周边的领导,可能更多的也是从实体的角度来看问题。像我们中石化十多年前,我自己没有这个原油期货平台,我可以参与到纽约参与到新加坡的期货交易平台上去做事情。但是做了,判断不准,赔进去了。赔进去就要承担责任,那么领导就觉得,搞期货这个事情风险太大,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最后把我们十几个搞期货的人只留下了一家,你们算是搞搞实验,不发挥什么作用。到今天为止我们这么大的公司也有那么二十来个人一个团队,在从事期货这个事情。

  所以我就觉得这个观念很重要,从我们搞实体的角度来看,搞期货是一个风险,我不想冒风险的话我就不要去做这个事情。但是我最近跟上海能源交易中心搞这个课题合作研究,从我来讲我到现在转变观念了,实际上做期货这件事不是去冒风险,而是去控制风险。恰恰可能这个观念上拧过来了。

  另外讲一个事情,像我们这么大一个公司,原油的库存就在90万吨左右。两年时间,油价从100多美金跌到40多美金,这个跌价带来的我们的效益的损益是不得了的,大概在100亿以上。一到两年时间当中,我的库存原油本来是100美金左右,现在按照40多美金,再维持一段时间的话,意味着我要把非常高价格的库存在我的经营期消化掉。而反过来讲,如果明天油价开始涨上去了,我的效益就好得不得了,这就掩盖了企业经营的问题。就是说我们始终在这个怪圈当中,当国际油价跌的时候哇哇叫,我们根本没有承担这个价格风险的能力。就像我们从26层掉下来了,下面连缓冲的垫子都没有,就生硬地砸在水泥地上。而油价上升又掩盖了我的经营缺陷,效益来得太容易了,都是原来攒的库存慢慢挤出来的效应。

  我们的销售环节也是一样,因为我们的成品油的库存大致也在四五百万吨的规模。在整个产业链上,刚才主持人让我谈差距,我觉得产生这种差距可能还是由于我们的环境,一个是我们的市场化,尽管我们在往市场化的方向发展,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但是国内来讲,现在成品油市场还没有完全放开,下游化工产品还好一点。那么原油,因为主体比较少,主要集中在几大的国有企业。尽管价格和国际接轨了,但是市场化的程度还是有缺陷。

  第二个就是我刚才讲的,我们的一些企业对金融衍生品的认识或没有完全到位。

  第三个就是我们这个分论坛的主题,就是说中国作为一个新崛起的经济大国,如果完全封闭的来看这个问题,那么我们的有些金融产品确实也是很难推动的。就是怎么样确定我们按地缘的角度的区域国际环境下的地位,我觉得也非常重要。就拿原油来讲,如果我们逐步能够做到让韩国让日本、新加坡,包括台湾的这些涉及到我们这个产品的,能够介入进来,那么可能对我们国家发展金融衍生品,应该讲怎么样进一步迈向国际化,我觉得可能也是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当然最后我想,还有一点,尽管现在做期货的公司比较少,我在会下也随便问了几家,但是大部分都是在交割前平仓了,也就是我们做期货是实实在在做子货,没有实货做支撑,交割比较少。所以我想让我下面的所或者处做一个研究,像荷兰鹿特丹也好,美国纽约也好,英国伦敦也好,国外的同行在期货和实货之间是怎么样的比例,可能有些问题也值得我们思考。或者怎么样进一步推动国内的大的贸易公司大的产业,主动的能够介入到期货的专业当中来,为我们的实体经济避开这个价格,还有一个汇率也非常重要,实际上汇率对我们的效益影响也非常大,我前段时间去了一个民营企业,它本身就是进口丙烷,一个月大概五六万吨。本来这个月能赚三五千万,结果就是汇率损失,抵掉了七千万。本来盈的,这七千万打进去,赔了。

  讲到油价,东北有一个企业,也是国企,五百万吨的炼量,2014年光油价跌价,损失14个亿。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有些看法不见得很成熟,仅供大家参考。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