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煤焦钢企业“卸包袱”需拆“期现篱笆”

  • 字号
2016-06-20 00:46:49 来源:中国证券报 

  2016年4月29日—10月6日于唐山举办的世界园艺博览会,已经成了今年中国钢铁产业变局的关键词之一。唐山钢厂“大焖炉”,不容小觑的限产规模,让整个煤焦钢产业为之一震。

  6月12日—15日,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了山西太原、河北唐山地区的主要煤企与钢企,对本轮价格大震荡中的煤企与钢企生存现状进行了解。

  □本报记者 张利静

  唐山:酝酿中国钢铁业变局

  价格宽幅波动,已经成为近期商品期货市场之常态,这其中,黑色系成为当之无愧的K线之王。

  端午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黑色系期货品种集体大涨,成交量放大。而就当人们还做着“反弹梦”的时候,14日,黑色系急转直下,品种普跌,焦炭跌幅达5.24%、焦煤跌幅达4.16%,热卷跌逾3.8%,铁矿石、螺纹钢跌近4%。

  正在一线走访的中国证券报记者切身感到了推动行情的力量。

  业内人士认为,14日期货盘面下跌最厉害的煤炭价格,正是唐山钢厂“大焖炉”的直接结果。其逻辑是唐山市限产造成钢厂对原料的需求大幅下降。

  “在钢厂限产这件事上,政府的决心的是显而易见的。最近又迎来了重头会议,很多钢厂都接到了限产通知。”6月14日,将于河北唐山举行的第三次中国-中东欧国家地方领导人会议前夕,一位熟悉期现投资的唐山当地人李先生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前一周,唐山市丰润区发布《关于启动重污染天气黄色预警三级响应的通知》,要求6月8日至19日执行全程空气质量控制,丰润区严格重点控制污染物排放。提前接到限产通知的当地一家知名钢企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会议举行在即,我们安排6月中旬一个大高炉年度检修,其余几个小高炉焖炉。”

  小小的唐山,为何对产业价格影响如此之大?

  在中国钢铁业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全球钢铁产量“中国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唐山市钢铁产能比中国第二大产钢省江苏还大。根据2013年全球钢铁产能排名数据,河北唐山市钢铁产能甚至媲美钢铁大国美国、日本及印度

  变局正在酝酿。去年年底,供给侧改革提出之初,在唐山市,经历了长期经营亏损煎熬的数十家钢企启动了全面停产,其中多为民营钢企。

  停产、裁员成了这个曾经伴随着中国地产业的繁荣而名噪一时的钢铁重镇新的标签。

  上述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去年年底至今,公司共裁去员工3000名,现余10000人。裁员幅度超过20%。

  6月14日、15日,阵雨中的唐山偶见晴空,蓝天白云下,随处可见的防治大气污染的标语格外醒目。甚至,连露天烧烤都成了该市防治大气污染的“打击目标”。曾经的钢铁重镇,正试图摆脱庞大的产能负重,以及大气污染的“恶名”。

  太原:煤企酣梦转头空?

  6月13日,阴雨中煤城林立的高楼上,各式各样的煤企“铭牌”随处可见,彰显了太原这座资源“起家”城市的特色。

  在当地一家民营上市煤企,公司相关负责人朱先生在对今年行情的轻描淡写中仍掩不住激动。“今年3-5月的行情来看,焦炭价格从600元/吨一路上升至960元/吨,涨幅超过50%,不过,从6月1日起现货焦炭经历两轮降价,累计跌去80-100元/吨,目前焦化企业利润在100元/吨左右。”

  在今年煤炭价格上涨过程中,一些很久没有露面的客户重新浮出水面,向朱先生提出了采购意向。

  不过,另据介绍,一些小煤矿的复产和开工率提升现象在当地是显而易见的。这令煤企人士产生了不好的预感:昙花一现的煤价反弹可能很快落幕。

  对于这场意外的反弹,上述企业相关负责人认为,煤炭行业供给侧改革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对于对煤炭资源依赖度很大的山西省来说,去产能的过程并不容易。

  中长期来看,当地企业人士认为,煤炭业供给侧改革效果的出现仍需要时间。“目前山西省有1.4亿吨焦炭产能,但年产量不足8000万吨,因此即使关闭部分落后企业,其余企业通过提高开工率,就能将产量重新拉至高水平,去产能并不容易。焦炭生产商现在基本无法获得新增贷款,企业的资金链仍不宽裕。焦炭行业最困难的时候还没有过去。煤炭企业都不愿意自己退出,预计至少还要2—3年,山西省才能去掉足够的产能。”

  “按照供求关系决定开工率的高低。在停产后、复产前,需要进行设备检修、更换耐火砖等,400万吨的产能共停产到复产需要几千万成本。因此企业即使小幅亏损也会继续生产。当前每一吨焦炭的生产利润在100元左右。我们公司焦炭生产基本保持100%开工率,除非配煤供应不足。”上述负责人称,公司在2014年、2015年均有限产,限产时的开工率70%-80%。2015年行情最差时,开工率也仅低至60%左右。

  不过,受制于资金及人才、理念等情况,煤炭企业参与期货的积极性并不高。

  一位当地期货公司经纪人士告诉记者,守着煤炭基地,当地资金规模最大的期货营业部客户并非来自煤企,而主要是外地资金。“当地煤企的套保意识远远不够。”

  作为当地民营煤企领头羊,上述上市煤企对期货参与的进程也仅仅是“在计划之中”。

  “因受到资金制约和银行贷款减少的压力,公司目前在期货方面做的不多,但随着行业地位的提升和产能的提高,对风险控制能力也要提升,将来要加强期货的投入。”上述负责人称。

  “目前山西焦化(600740,股吧)企业普遍维持极低库存水平,以销定产。下游钢厂拿货后要2-3个月才付款,而焦化企业向上游煤矿采购时,必须预付全款才可拉煤,因此资金仍不宽裕。”市场研究人士称。

  从产业链角度来看,作为在煤焦钢产业链中,位居中游的焦化企业,相对于煤矿、钢厂而言,话语权较小。随着钢厂减产焦炭需求萎缩,尽管环保及供给侧改革压力不减,但焦炭市场供应压力也将陆续显现,在焦企无焦炭定价权的被动地位下,钢厂采购价也将不断下调。

  煤价的反弹酣梦或转头成空。

  据另一家大型焦化企业人士介绍,公司目前开工率为100%,因为加大产量可以降低单位成本。

  企业巧用套保稳定器

  今年以来,煤焦钢价格的大幅震荡让企业利润曲线也飙了一把“过山车”。但做了期现货方案的企业则淡定很多。

  国丰钢铁期货处处长周耀臣在2013年10月开始接手公司的期货部门,在钢铁价格走势研究基础上负责公司期货交易和风险控制,进行套保策略制定。

  他解释说,在期货端,公司主要做套期保值,具体内容主要有三类:一是原材料的买入套保:买入铁矿石、焦炭期货,锁定成本;二是产成品的卖出套保,“这两年钢材价格进入下行周期,有时候卖出螺纹或热卷期货套保”;三是对利润进行套保,当刚才生产利润较高时,买入铁矿石、焦炭等原料期货的同时,卖出螺纹或热卷期货。

  “从成本端来看,因为出口钢材从接到订单到生产、交货,一般需要30-50天甚至更长,虽然接单时价格已经确定,但面临原料涨价的风险,因此在认为原料即将涨价时,可以在期货市场上买入铁矿石或焦炭等原材料,锁定成本。”周耀臣说,同时,还可以在期货市场建立原料的虚拟库存。

  具体来看,“2015年4月初和2016年4月初,公司结合原料采购计划和资金情况,决定在期货市场上建立虚拟库存。这样可以节省成本,不必像以前一样囤积港口现货或签订更多长协。当采购现货时,例如购买铁矿石,就把期货头寸相应平仓,实现期现结合,虚拟库存向实物库存转化,不留风险敞口。”他说。

  今年4月中旬,煤焦钢期现货价格双双冲高,现货市场吨钢利润高达800元,出口利润接近1000元每吨。“我们认为利润过高,后期将回落,决定对利润进行套期保值,因此在期货市场上卖出螺纹和热卷期货,同时买入一部分铁矿石和焦炭期货。通过在产品端卖出套保、在原料端买入套保,公司更好地控制风险,锁定利润。”周耀臣表示。

  煤企方面,山西大土河焦化有限责任公司是为数不多的设有期货交易部门的现货煤企,公司从2013年底开始参与期货交易,以焦炭期货交易为主。2016年,公司在焦炭期货1609合约1030元/吨时入场建立空单,后来升至1140元/吨,出现浮亏,但此后随着焦炭期货持续下跌,弥补了亏损并重新盈利。

  在煤企利用期货尚存不足的情况下,一些涵盖期现两端的投资公司已经闻风而动,率先进入煤炭的期现投资行列。

  今年4月底,北京黑石创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每吨98美元的价格订购了一船8万吨的进口煤,合盘面价格是760元/吨。

  “当时盘面价格在770元/吨—780元/吨波动,我们以均价775元/吨空了进去,锁定了15元利润。而后煤炭期货和现货市场价格双双下行,期货跌到了660元/吨(最低到过630元/吨),按660元/吨计算,实现了一吨115元的利润,同期现货价格从760元/吨跌到了730元/吨,现货一吨亏损30元/吨。综合期货和现货,实现利润85元/吨。”该公司相关人士介绍称。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轮黑色系的震荡行情中,一些老期货凭借熟悉期现货市场的优势,在现货出现转折契机时浑水摸“大鱼”。钢铁现货出身后投身期货的李先生用一口地道的唐山腔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年初从企业处了解到现货市场出现了偏紧的情况,便自发组织了几个人到煤企、钢企走了一圈,果断进场做多,在前期的大涨行情中赚了一笔。

  “在这波行情中,我用40%的仓位赚到了200多万。”李先生的期友,同样对期现联动规律颇有心得的尹先生说。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期货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