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双焦”炒家悲喜录

2016-11-02 02:15:52 上海证券报 

  ⊙记者 陈其珏 宋薇萍 ○编辑 谷子

  商品市场的疯狂还在继续,但吴建(化名)却不得不退出。

  作为一名85后,吴建原来的专业是平面设计。今年来,他在微博以“复利交易员”的名义实时分享自己的期货交易心得,敢说敢言的直爽个性引来网友围观。今年9月,吴建甚至在某直播平台就自己的交易进行收费直播,让更多网友监督自己操作。

  但结果是,从今年4月到现在,他的期货账户里总计近600万元打了水漂。在经历了无数次爆仓与强平之后,现在他的账户资金还不到1万元。负债累累的他,再也无心恋战。

  如同硬币的两面,市场上另一群成功看对趋势的炒家则赚得盆满钵满,如宁波某私募主力在短短两个月中就从“双焦”中赚了10亿元。

  这是期货市场的又一次财富大挪移,主导者是黑色系商品。

  文华财经统计显示,今年以来,焦煤指数涨幅接近150%,焦炭期货指数涨幅更高达190%。而自9月14日以来,随着去产能政策显效,煤炭期货走出了一波如同火箭发射般的拉升行情,焦煤、焦炭主力合约分别上涨54%和60%。其中,焦炭期货主力合约在9月28日到10月26日之间连续单边上涨,创造了16连阳的纪录,即便在交易所连续调整手续费后仍依然故我。

  在“双焦”疯狂的背后,上演的是商品期货历史上屡屡出现的戏码,但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真正体会……

  半年亏掉600万的85后

  10月29日,吴建接受了上证报记者的电话采访。他对记者说,自己的梦想是“30岁前一定要赚到500万元”。为此,他舍弃本行,自学投资,辗转到杭州一家投资公司上班。

  之前的投资一直顺风顺水,他在30岁前资产也积聚了近2000万元。不过,和大多数股民一样,他并没有逃脱去年到今年初的几场股灾。今年1月后,他的资产大幅缩水。

  赚惯了“快钱”的吴建总想着短时间内能东山再起。

  螺纹钢期货引起了他的注意。4月初,他在螺纹钢期货2200元/吨的价位投入100万元满仓卖空。事与愿违,期货价却不断上涨,最高点接近2800元/吨。此时的吴建一路爆仓,但没有选择退场,而是一路追加保证金。直到螺纹钢期货涨到2700元/吨时,吴建的期货账户里只剩下近10万元了,近400万元的资金全部有去无回。

  此后,吴建迅速转战某原油现货交易平台,拟从原油上回本。谁知原油也和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从40多美元涨到50多美元,他的账户资金只剩下不足5万元。

  吴建并不甘心。他向父母求助,筹集了近40元万元资金,稍作休整后再次杀回期货市场。这时是7月份,一波短线操作之后,他的账户资金很快增长到90万元。小有盈利的他很想快点把以前的亏损尽快补回来,于是又开始满仓交易。他喜欢找最热门的品种:棉花、焦炭、玻璃,但往往自己觉得看对了实际却又做反了,该扛的时候没扛,该撤的时候没撤,账户一直在缩水,心态也变得越来越坏。

  又经过近2个月的折腾,吴建的账户资金又只剩下20多万了元,这是他全部的本钱。他想背水一战,于是选择了在某直播平台将其交易过程收费直播。按照他和网友之间的约定,网友只要支付800元,就可看到吴建的交易过程,而吴建在直播首日(9月19日)投入的23万元在一个月后(10月19日)必须盈利,否则将向网友退回这800元。

  “开交易直播,一方面是想告诉那些期货小散防范风险,另一方面也是想让自己遵守纪律,一定不满仓交易,一定要设置止损点。”他认为,在网友的监督下,他一定能做好。

  这一次,他选择了做空动力煤,在动力煤1701合约520元/吨的价位开空仓,止损位设在了535元/吨。随着动力煤期货一路上涨,吴建被迫在548元左右撤出,账户资金仅剩15万元。

  这时,距离10月19日网友检验他战果的时间只剩下几个交易日。尽管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看错了,不要逆势交易,但吴建觉得自己已经下不了台了。

  他又选择了放手一搏——用最后的15万多元满仓做空动力煤1701合约——他还是想赌一把运气。

  结果是惨烈的。吴建的账户一直被强平又强平,当动力煤10月26日涨到最高点662元/吨时,他的账户只剩下1万元。26日当晚,郑商所提高交易手续费,动力煤期价回调,吴建才避免了爆仓命运。

  当被问及为何如此坚定看空时,他说自己非常清楚记得上半年螺纹钢给他的教训:发改委屡出政策,交易所也三番两次上调交易保证金和手续费,螺纹钢应声从2700多元跌到1800多元。

  “这次煤炭上涨后,发改委出了政策,交易所也调高手续费,但价格就是没下来。”吴建的话语充满无奈。

  的确,煤炭不是钢铁,焦煤焦炭期价还在往上走,而吴建的600余万元资金却再也回不来了。

  回顾这梦魇般的经历,吴建总结了六条经验教训:第一,不要做空强势品种;第二,不要反复修改止损单;第三,止损后不要急于进场;第四,轻仓很重要,财富是慢慢积累的;第五,时机的选择很关键;第六,亏损不要加仓。

  他对记者说,他对期货没有足够了解,以为自己有几百万元就底气十足,缺乏该有的风险意识。“和多数电子现货交易市场中的强平规则不同,期货中的强平是指部分仓位强平,而不是满仓被强平,这助长了我的侥幸心理,总是该离场的时候不离场。”

  吴建还认为,交易过程中要保持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决不能人云亦云,轻易改变自己的交易计划。而他在螺纹钢期货上的大幅亏损,也和之前笃信某资深行业人士基本面之说有关。

  “我不会永远离开期货市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吴建对记者说:“接下来,我想找个稳定的工作,再筹点钱,明年再战农产品(000061,股吧)。”

  私募大鳄两个月赚10亿

  和吴建的经历截然相反,今年这波行情中还有不少人狠赚了一票。

  “据我所知,宁波一家私募机构从这波焦煤焦炭大行情的启动阶段就参与了,第一波上涨做得很多,两个月不到就赚了10亿元,一个月仅手续费就高达100多万元。”上海一家贸易公司期货部负责人陈浩(化名)对上证报记者说。

  陈浩透露,这家私募的规模有几十亿元。本轮焦炭第一波行情指数从600点涨到1090点就是他们参与的。在杠杆市场,单边浮盈加仓的话资产翻起来很快,一轮上涨20%的行情,做好了就是赚80%。一旦出现翻倍行情,资金翻好几倍也正常。

  在他看来,“双焦”这样的涨幅是期货上市以来前所未有的,而即便这个赚了10亿元的私募机构,其杠杆估计也就用到2至3倍。

  “期货上不会把杠杆用满的。用满杠杆的话,一轮翻倍行情翻10倍都算少的。当然,亏起来也很快。”陈浩说。

  这正是作为新手的吴建和专业期货炒家的最大不同:前者后来自己也认识到,满仓交易堪称其最致命的要害,最重要的教训就是要控制好仓位,不要贪,“期货市场本来就是杠杆交易,满仓交易无异于刀口舔血。”

  不过,这个赚了10亿元的私募在后来“双焦”更大一波行情中却止步了。“这种玩法肯定会超过交易所持仓限制的,成为被监管的目标,所以后面那轮暴涨就跟他们没关系了。”陈浩说。

  在他看来,私募资金敢这样玩的很容易被盯住,而大部分人都被高价吓住不敢玩,最后是一群散户去“放空”,结果被人“收割”。

  吴建无疑就是陈浩眼中的散户。

  新湖期货研究所所长李强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波“双焦”行情并不能完全说是不理性的,至少目前看到的“双焦”价格都还是贴水于现货价格,而并非在资金推动下远离现货价格。

  “在期货市场上各类投资者风格差异很大,投资者的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往往也会出现‘背离’,导致投资知行不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很多初入行的投资者,一旦发现行情判断不对,并不是去冷静思考自己的逻辑是否对错,而是把赌注放在运气上。”李强说。

  或许正是因为吴建这类投资者太多,近一个月来,期货公司的风控部门一直处于忙碌状态。“看错方向、保证金不足、被迫强平,这样的客户很多,相似度也很高。”一位期货公司风控人员对记者说。

  “每一轮都有人爆仓,很正常。”陈浩很淡然。

  或许,这正是期货市场的魅力所在。但对一个零和博弈的游戏来说,只要有大涨大跌,就终归会有更多“吴建”出现,所不同的只是被“收割”的方式和参与的品种……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双焦”炒家悲喜录》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