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中频炉的罪与罚:如果螺纹站上4000 这就是导火索

2017-01-15 08:53:40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作者:上海茂唐实业有限公司副总 潮汐智咖 李治斌

  随着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再次暴露四川地区的中频炉生产地条钢一事,以中频炉、工频炉为主要生产设备、以废钢为原料,生产盘螺螺纹普线这一粗钢产品的问题再次处于风口浪尖。刚处理了江苏华达钢铁,并对铸管工业的江苏省副省长给予记过处分,中央层面不可谓不重视。去中频炉,地条钢的阻力究竟在那里?就像新闻报道中所暴露的一样,地方政府是其保护伞,那么全国究竟有多少这样的企业,中频炉的总体产能究竟有多大,全国的产量究竟有多少?后面究竟对整个螺纹的走势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提到螺纹钢就不得不提到福建长乐系,据不完全统计福建长乐系钢铁企业生产了全国80%以上的建筑钢铁,这里面既有长流程钢厂,也有短流程的钢厂,长流程钢厂则是以高炉炼铁,转炉炼钢连铸连轧为主。短流程则是以感应炉、中频炉、工频炉、电弧炉等为融化废钢的设备,生产钢坯,轧制盘螺、螺纹、普线的生产工艺,也有一部分调坯轧材厂。

  即自己不具备钢坯生产能力,外购钢坯,使用加热炉加热轧制。长乐系的钢铁企业高炉企业有诸如连云港(601008,股吧)镔鑫、广西盛隆冶金、盐城联鑫、安钢闽源、济钢闽源、连云港兴鑫、徐州东南、徐州东亚、徐州华宏、临沂三德、临沂壶井、连云港亚新、安阳亚新、山西中升、山西晋钢、山西黎城太行、山西新金山、山西铭福金属制品、云南双友、玉溪仙福、安徽贵航、陵富鑫、芜湖富鑫、湖北金盛兰、无锡新三洲、、大冶华鑫、广西贵港钢铁、唐山东海、丹阳龙江、扬州秦邮等;而更多的是一批中频炉、电炉炼钢企业。诸如江苏鸿泰、四川都钢、成都冶金实验厂(即512)、新都中亚、郑州市郑州特钢厂、新郑福华特钢、贵阳长乐、贵阳闽达、桂林平钢钢铁、广西桂鑫钢铁等。

  中频炉、工频炉是用来熔化废旧钢铁等金属物资一种加热熔炼设备,而中频炉、工频炉熔化废钢而形成钢水再进连铸机形成坯料,但因钢水未经过LF炉等设备精炼,导致钢水纯净度差,杂质多,用此坯料轧制成的螺纹线材均存在着质量问题,如可焊性能差、抗腐蚀性差、易脆易断、延伸率差等,特别是抗拉强度达不到相应的质量等级,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了解了建筑钢材高炉与中频炉的基本情况,现在不得不对中频炉的情况详细的阐述说明。

  1、中频炉生产产能有多少,以那些类型企业存在,每年的产量有多少?中频炉生产的粗钢产品占建筑钢材总产量的多少?

  2、中频炉的主要生产区域在那些省份;

  3、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与中频炉去产能的效果?

  4、如何防范中频炉去产能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在钢铁供给侧改革领域,对以废钢以原料的冶炼企业有什么更好的政策建议呢?

  5、中频炉清理干净后对螺纹等建筑钢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全国目尚无任何一家咨询网站、钢铁行业协会、国家冶金统计部门对中频炉、工频路等以废钢为原料的冶炼企业有详细的数据统计和数据掌握,现在网上流传大约2~3个产能产量版本,中国钢铁联合网依据国家相关的一些行业协会、质检机构等得到的数据大约是9000万吨左右;第二个流传的版本是其他咨询机构一些部分行业专家在早期评估的大约是1.2亿吨左右;第三个版本为建筑钢材高炉钢厂方面的资深人士以及钢铁行业从事的建筑钢材流通人员的分析总结大约在1.5亿吨~2.0亿吨之间。

  作为笔者个人而言我倾向于第二和第三个版本,更认同第三个版本多一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第一个9000万吨的产能规模属于在册,或者叫做表列名单上的。最早国家质量技术部门向一些企业颁发《钢筋混凝土用热轧带肋钢筋产品生产许可证》时曾有相应的企业名单,这个企业名单的版本现在在一个文库或者网站上仍可查询。

  但这仅仅是一部分生产带肋钢筋的(俗称螺纹钢或者盘螺),也仅仅是一部分在花名册上的名单,但还有一部分企业以生产线材,如HPB300等,这是没有名单的,还有一部分是不在名单中,属于黑户的企业,还有一部分是自行用废钢炼制钢坯轧制角钢、槽钢、扁钢等产品的,这也是我更倾向于第二个版本或者更倾向于第三个版本的原因。比如近期流传的一份安徽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转发国家发改委办公厅等《关于坚决遏制钢铁煤炭违规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规范建设生产经营秩序的补充通知》(发改办运行【2016】2790号上所提及的一份安徽省企业名单。见下:

  

中频炉的罪与罚:如果螺纹站上4000 这就是导火索

  暂且不论其安徽省境内涉钢铁企业名单是否完整,单从名单上看,一些从事钢铁生产的企业,其名称五花八门,耐磨、金属制品、钢结构、特钢等等。很多企业不深入现场实际了解根本无法准确掌握。这份名单完整吗?从我初步看下来,是不太完整的,还有一些如球磨铸造、铸造生铁的个别企业就没有涉及到,从行业了解到的是在芜湖边上,还有新建的一座450高炉厂。

  可见整个行业的情况有多。这份名单上有21家企业名单有《钢筋混凝土用热轧带肋钢筋产品生产许可证》,算上另外一个重名企业,应是22家。除了贵航钢铁、长江钢铁、富鑫钢铁、新兴铸管(000778,股吧)、马钢等少数钢铁企业拥有高炉,其他的生产企业会有高炉吗?我相信有更多的行业内人士以及安徽省的人民了解自己周边还有哪一些涉钢企业。有在从事钢铁冶炼,螺纹钢、盘螺等产品的轧制生产。所以这就是我倾向于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关于产能版本的原因,至于全国的非高炉企业建筑钢材等粗钢产品的产量,个人评估,要看钢铁市场的行情好坏。

  估计占到15~20%左右。当然这不全是螺纹,里面还有普线、角钢、槽钢、圆钢、扁钢等。初步估算大约6000万吨~8000万吨之间。市场上目前一个普遍的说法是2016年三四月份以后,随着市场的回暖,每个月涉及的中频炉、工频炉、电炉等设备生产供应的粗钢产品大约在600万吨以上。

  全国中频炉主要分布的区域在江苏、山东、河北(主要在唐山)、辽宁、四川、浙江、广东(主要在潮汕地区)、广西、云南、重庆、福建、河南、湖北等,陕西、贵州、湖南、山西、甘肃、宁夏、天津、江西有少量企业。特别是江苏山东河北辽宁四省的总产能规模据已经暴露出来的数据显示不低于9000万吨。

  由于中频炉生产企业是一些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就如《焦炭访谈》节目中提到的四川天全县闽川钢铁,天全县位于雅安市,毗邻成都崇州,地处山区,由于产业结构单一,工业基础薄弱,这类型的钢铁企业一般就是当地的主要财政收入,从解决就业、提高财政收入这个角度来看,一般会受到当地政府的强力保护,比如在湖南省麻阳县就有一个这样的工厂,叫做湖南麻阳金湘钢铁有限公司。在麻阳县政府的网站上还是重点介绍对象。

  所以评价地方政府的执行力度与决心,其实对于我们从业人员来看,就是考验国家政令是否畅通的一个指标,这也是为什么在2017年1月10日的中钢协理事会上与会的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同志说去中频炉去地条钢是政治任务,已经上升到讲政治大局的高度的原因。为什么淘汰落后产能如此困难,去产能越去越多,从2002年粗钢产能2亿吨不到,到2014年粗钢产能已经达到历史峰值12亿吨左右的原因。

  按照目前的最新表述2017年6月30日前为中频炉地条钢的大限,这个大限确定了,但是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游政策,在丰厚的利润下冒险开工复产的企业并不会没有(最近就有唐山传出有个别中频炉企业在验收完后夜间开工复产)。我担忧的是部分厂家重新更换设备,从中频炉过度到电弧炉,或者完善工艺路线,增加LF炉/VD炉等精炼设备,设备增加了,但是检查过后,却不使用。政策是否能够做到一刀切?所以中频炉这个事目前还是有较大问号的。要看效果。

  要防范这类型企业死灰复燃,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刀切到底,无论是什么企业,只要是从事以废钢为原料,以中频炉等为炼钢设备的生产企业、作坊,全部实施断水断电,拆除相关的设备,全程保留影像资料,拆除的设备交由由资质的废旧物资回收企业回收,甚至是直接将相关拆除的设备等入炉熔化、破碎;其次涉及到这类型企业要在税收征管、电力通电、用水上全力限制,未落实产业政策的,该刑拘的刑拘,该法办的法办,同时也要加大对基层行政监管部门监察失职的处罚力度,使其不敢逾越政策红线。

  从产业政策准入上要限制这类企业的新增产能,明确提出,不允许以废钢为原料,直接熔炼后生产普通粗钢产品,无论是建筑钢材还是低端的粗钢型材,一律禁止准入,废钢回收利用必须是具备高炉生产的企业(废钢进转炉)、或者是特钢企业,主要生产合金钢,工艺流程必须经LF炉或者VD炉等进行炉外精炼,任何以废钢为原料生产螺纹盘螺线材角钢槽钢的行为都要予以彻底掐断。对于违规行为,加大其处罚力度,提高违规成本。废钢熔炼属于高耗能,对电力的需求大,可以从电费、环保、水费上进行成本调节。

  为什么国家要花大气力来整治以中频炉为代表的地条钢,其核心既有清理历史欠账,因为这一直属于落后产能的淘汰范畴,但一直以来都是政令不出中南海,国家关于经济方面的大政方针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产业政策未认证落实,庞大的地条钢产能规模、产量对于高炉炼钢企业来说,竞争优势特别大,首先是税收,偷税漏水严重,不带票交易,如果按6000万吨产量计算,每吨钢完税200元,则有1000多亿的税收流失。

  其次房地产的建设不可能无限制的继续扩大下去,对于基础设施建设基本也是处于尾期了,那么经济要强筋健体,楼市去泡沫,不再以粗放式经济模式来刺激增长,必须从工业制造、消费等环节入手。那么从产业链的传导角度来说,地条钢影响螺纹的价格,螺纹影响热轧卷板、冷轧涂镀产品的价格。所以削减很大一部分的螺纹钢产能,既能稳住工业体系中钢铁环节的价格体系,也能够解决能耗、节能减排、碳排放等等一系列问题(从目前的政策表述来看,火电企业新建几乎不在准许,并且还要淘汰,也会加大电力需求的矛盾与环境问题)。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螺纹钢是走需求下降通道的,但是工业制造对板材类产品的需求则会扩大,这也是2016年热卷强于螺纹,二者基差在热卷产线产能利用率达到80~85%以上时仍达到600以上的原因,包括日照钢铁、沙钢、华菱等削减螺纹钢的供应,保障热卷、冷轧涂镀产品供应的原因之一。所以本人认为,如果这次的执行力度空前强大,能够把中频炉、地条钢这个落后产能清理干净,再有对高炉落后产能,违规产能的清理,螺纹到4500~5000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即使只有把中频炉地条钢清理干净,螺纹钢冲击3800~4000并没有太大的悬念。

  现在的价格疲软只是正常淡季的反应,特别是贸易商对于冬储的恐惧(落袋为安的想法)。从中长期的角度来看,个人看好中频炉清理干净以后螺纹对于整体钢市的表现,特别是看好中间品钢坯在其中的表现,部分调坯轧材企业放弃使用电炉坯、中频炉坯料,转向采购高炉坯,加大高炉坯料的紧缺程度。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

(责任编辑:王雪冰 HF07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中频炉的罪与罚:如果螺纹站上4000 这就是导火索》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