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绿色电力证书交易试行新能源补贴模式改革拉开序幕

2017-02-11 00:35:24 中国产经新闻 

  本报记者 郭航报道

  春节刚过,很多人还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里,而一则关于能源行业的重磅政策,瞬间搅动市场神经。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等部门日前正式发布通知,为进一步完善风电、光伏发电的补贴机制,拟在全国范围内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自愿认购。并将从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对此,发改委表示,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是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和创新发展机制的重大举措,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对凝聚社会共识、推动能源转型具有积极意义。

  与此同时,鼓励各级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机构和个人在全国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和认购平台上自愿认购绿色电力证书,作为消费绿色电力的证明。

  激发可再生资源活力

  根据《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规则(试行)》的解释,绿色电力证书是指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按照国家能源局相关管理规定,依据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通过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信息管理平台,向符合资格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颁发的具有唯一代码标识的电子凭证。

  据了解,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并非我国首创的。美国、日本、德国等20多个国家均实行了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

  通过国际经验表明,推行绿色电力证书交易,通过市场化的方式,给予生产清洁能源发电企业必要的经济补偿,是可再生能源产业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的有效措施。

  根据当前实际情况,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补贴拖延和限电两个障碍。我国的陆上风电和光伏电站实行的是标杆电价政策。风电和光伏的运营商将项目产生的电力出售给电网,由电网按当地脱硫煤电价支付,标杆电价减去脱硫煤电价的部分为国家补贴部分,由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通过电网企业转付。

  然而问题是原先的可再生能源附加征收不力(大量的自备电厂无法征收)以及“先省内平衡再全国平衡”的做法带来的效率下降,以及当前的“降成本”政策环境下导致可再生能源附加上调的可能性极小,由此导致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积极性大大降低。

  “补贴拖欠已经严重影响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以光伏电站为例。补贴资金占总电价的70%左右,补贴拖欠已经导致收入不能覆盖成本,近几年建设的这些光伏项目很多都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一位光伏从业者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

  广发证券(000776,股吧)研究报告认为,目前我国新能源的发展过程中面临着补贴资金不足,补贴发放不及时等问题,需要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去解决新能源发展过程中的补贴来源问题。

  “绿色电力证书更像是一个激励机制。一些火力发电企业可以通过购买绿证而不再必须依靠自建风电场、光伏电站来满足配额制的要求,从而为民营企业参与可再生能源发电市场竞争提供更大空间。” 能源互联研究者、前CEEC镇江华东电力设备制造厂有限公司技术中心项目经理聂光辉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

  有分析指出,在补贴缺口和拖欠问题长期存在严峻形势下,采取绿色电力证书制度将有效缓解国家财政的补贴压力,加快风电、光伏发电企业的回款速度、可以优化现金流,提高相关领域的投资积极性。同时有助于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弃风弃光”现象。

  直接补贴力度将降低

  补贴一直都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但目前补贴资金的缺口却是越来越大。

  从2006年到现在,我国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从最初的每千瓦时0.1分钱提高至1.9分钱,但电价附加标准的提高始终滞后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需求。到2015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累计缺口400多亿元。

  而据国家发改委的分析,2016年上半年,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累计约550亿元,全年可能突破600亿元。面对这一局面,绿证制度便应运而生。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指出,绿证交易可以部分缓解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的压力。

  根据政策要求,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证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

  广发证券在研究报告中表示,现阶段,“绿色电力证书制度主要是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缓解企业补贴资金的来源问题。其有效推进可以解决补贴资金来源和提高补贴的效率,也为配额制的推行和实施提供了一定的制度基础。”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委会政策研究主任彭澎认为,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有利于促进清洁能源高效利用和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其中“降低财政资金直接补贴强度”主要是解决未来补贴来源问题,“现在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主要依靠附加费,且上涨难度很大。”

  据了解,本次政策中规定“风电、光伏发电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未来将是绿证或者国家补贴二选一,直到最后彻底取消增量电站项目的国家补贴,企业仅可通过出售绿证获得额外收益。

  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认为,原先的补贴资金来自可再生能源基金,而可再生能源基金的征收对象是电力用户,即原先的补贴资金实际上是由全社会承担的。实施绿证制度后,绿证由自愿购买绿色电力的电力企业承担,相当于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成本由社会全体变成了特定用户。

  “就目前来看,绿色电力证书制度可以被看作是降低国家财政资金的直接补贴强度,完善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的一项措施。随着配额制和绿色证书不断地完善,现有的可再生能源基金补贴政策可能有大的改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而言,本次绿证制度的深远意义在于新能源补贴模式改革。” 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副秘书长刘如君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

  此次的绿证政策,短期内是解决新能源运营商(风电和光伏电站)因补贴拖延而现金流短缺的困境,长期目的是补贴模式改革。

  有分析指出,对于新能源来说,在未来补贴模式下,电力交易价格将取代脱硫煤价格,而绿证价格将取代“标杆电价-脱硫煤价格”的原本由可再生能源基金支付的补贴部分,因此绿证价格必将低于“标杆电价-脱硫煤价格”。

  明年将进行强制交易

  根据《关于试行可再生能源绿色电力证书核发及自愿认购交易制度的通知》要求,根据市场认购情况,自2018年起适时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

  从文件设置来说,2017年7月1日到2018年配额制实施是一个过渡期,过渡期内交易量和规模不会太大,但为后一步实施配额制和绿色电力结合奠定基础,探索经验。

  对此,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表示,2017年会是纯自愿交易,新能源企业自愿参加,各类用户自愿购买,价格上限为各类可再生能源有效的补贴额。根据2017年的实施情况,2018年可能把绿证与非水可再生能源强制配额制结合起来,这样供求双方的积极性才能真正调动起来。

  需要指出的是,过渡期采用完全自愿的形式,但试用期结束一旦配额制出来,就成了强制性交易。现在绿证的主体是企业,配额制的主体会更广泛,交易规模可能大幅度增加,实施的问题也会更多。

  “由于我国在试行阶段,绿证供需还需要确认。而业界普遍认为,作为绿色电力证书的认购方,并没有实质的好处,而这会影响这一制度的推行。即便初期有企业愿意购买,仍需要具体的激励措施和办法,这个过程中也存在价格博弈。”聂光辉指出。

  “补贴和卖证书的钱二选一。证书的上限价格即为该绿色电力的补贴强度。”彭澎表示,这项制度推行初期偏向公益性质,还需等待试行结果及后续规定出炉。

  中圣清洁能源投资(江苏)有限公司大中国区经理陈海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指出,购买绿色电力证书为企业带来的好处不清晰、不明确,因此仅靠自愿购买是无法形成大量的市场需求的。企业很可能是以履行社会责任进行认购,但目前国内市场的环保理念尚未形成,政策普及起来还是有难度。

  而且通过国际经验来看,国际上更多的是用户认购,国内终端用户认购的环境、条件还不具备,用户暂时达不到积极认购的节能减排意识,这需要慢慢加以培育,逐步形成。

  除了上述问题外,关于考核的主体同样引发了业内争论。

  目前业界对于被考核和强制约束交易的对象存在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应该参照国外经验,让电网企业承担把绿色电力卖出去的责任。而另一种观点则要求发电企业的火电电量具有相应的绿色电力证书,以促进发电企业分配发电量、电源投资均向可再生能源倾斜,改善弃光、弃风现象。

  彭澎认为,未来选择哪种路径,还将视电力市场改革情况而定。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绿色电力证书交易试行新能源补贴模式改革拉开序幕》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