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沈涛:环保及安全问题会限制 煤炭供应释放缓慢

2017-04-21 10:49:54 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4月20日,由中粮期货(博客,微博)主办的第三届策略会《涧水东流复向西》在北京举办。本次会议邀请了宏观经济、农产品(000061,股吧)、工业品等领域的资深专家,中粮期货举办此次会议旨在为迷雾中前行的决策者们提供一丝线索,在大宗商品市场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的探索。

广发证券煤炭首席分析师沈涛
广发证券煤炭首席分析师沈涛

  广发证券(000776,股吧)煤炭首席分析师沈涛以“2017煤焦市场展望”为主题,重点介绍煤炭供给端的情况。沈涛表示,煤炭供应释放缓慢,合法产能35亿吨,环保及安全问题会限制产量增加。政府既重视去产能也重视保供应,全国煤矿产量同比下降,但重点煤矿是增加的。山西国改会让无烟煤及炼焦煤的企业市场占有率提高,从而影响市场的波动性。

     以下为文字实录: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参加这样的一个会议,刚才也是跟宏观的,以及跟张总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他们两位讲完了以后,对我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需求端他们讲完了,我讲供给端就行了。

  观点呢,供给的释放比较慢,煤价比较难有大幅下跌。我们觉得跟我们现在看到一些情况来说的话,较难看出来到时候煤价会跌到一个水平。具体的从产能上来说的话,现在要强调一下,现在煤炭的产能有两个口径,第一个是合法的产能,也就是35亿吨,这个执行主要是安监总局,第二个口径是57亿吨,由国家发改委来制定的,这两套政策其实是保证了2016年煤价是有一个很大波动的很重要的原因。我们看合法的产能是35亿吨,去年产能34亿吨,缺口是2.7亿吨,假设今年需求不变的话,从现在一季度情况看,需求还是很好的,假设这种需求不变的话,今年的供给至少要到36.7亿吨,才能到供求平衡的状态。但是36.7亿吨比合法的产能是要大的,所以只要安监部门严格执法的话,必然会到供不应求的局面,安监部门主要参考就是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就是有没有中央的会议,比如春节、两会这样的情况。第二个就是说有没有这种大范围大面积的矿难,像去年10月份矿难频发,导致整个煤炭行业监管的力度,导致产量一直没有释放出来。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其实在12月份的时候,我们产量可能一个月在2.56亿吨,到1、2月份的时候,基本上就降到2.1亿吨这样的水平,就是这个安监在发挥他们自己的贡献。而随着两会结束,慢慢的看到这个产能,就会像发改委的产能去靠拢了,发改委算出来的产能,大概就是40亿吨的可能,40亿吨又比36.7亿吨的产量要大,这样就会导致供给大于需求。我们看接下来无论是一路一带的会议,都会让安监部门执法力度加强。所以我们觉得现在的产能整体来说2017年是偏向安监总局的口径。

  证照过期的产能,这个主要是2016年去了2.9亿吨的产能,比原来计划的2.5亿吨多,去年产能对产量的影响估计也就是微乎其微,都没有什么影响,我们看到的是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这两个产能是比较有意思的,第一部分我们现在有一些新建的和改扩建的产能,大概是14亿吨,这是有手续的,未来都会出来的。第二个就是为和准备的,6亿吨,这里面建成了有2.8亿吨,停建了有3.2亿吨,这里面2.8亿吨我们就可以看到,像鄂尔多斯(600295,股吧),山西的北部,2016年同比2015年有很大的下滑,就是因为2014、2015年已经建成了,都是在满产,供给侧改革里面有一条是加强监管,导致他们就在4、5月份的时候陆续停产了,其实在这里面我们去企业调研的时候,就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情况,过去我们看2014、2015年的时候,整个煤矿,看山西、陕西、鄂尔多斯的区域,看那个煤矿出去超产30%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而我们现在看的话,2016年情况以来,很少有煤矿敢超产10%,这里面跟反腐是很有关系的,地方政府跟它的一些煤矿有很多的利益链条,经过反腐以后,利益链条斩断了,安监说话管用了,很多煤矿就不敢做了。

  我们看到第三条里面建成的2.8亿吨,接下来就是我们要进行产能置换的一个存量,去年政府明确的说去产能,今年去产能后面加了保供应,保供应其实很重要的就是2.8亿吨。问题就是说现在我们随着反腐的推动,现在各个部门以及各个企业其实对法律的重视程度也是越来越高,去挑战法律的风险也是越来越大了,所以说像我们可以看到去年的9月份以来,一直想把煤价按下去,一直按不下去,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接下来2.8亿吨其实产能置换,通过产能置换的方式给这些非法煤矿合法身份,让他们尽快投产,因为这些2.8亿吨已经建成了,我们可以看到,像2016年来说的话,他的原计划减量重组是2亿吨,实际完成的也就是8000万吨,也就是今年1月份才批出来的,所以看出来像今年的话,他又提出来要减量重组还有3亿吨,但我们觉得节奏比较慢,主要原因可能一个煤矿从重建到建成可能要盖30几个章,涉及到不同的部门,发改委只是其中一个部门,还有国土、环保部,都是制约的原因。现有的煤矿产量,可能超产这些,受安监的影响,没有手续的煤矿,受其他部委的一些审批上的制约。

  我们可以看其实现在去产能的任务,先是淘汰落后8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去掉13亿吨,像2016年去掉2.94亿吨,这部分要么就是6万吨以下的,因为各个省都有不同的要求,要么就是资源枯竭,要么就是安全上有问题的,或者是成本太高的煤矿,所以就慢慢停产了。2017年的去产能是1.5亿吨,比较难完成了,2017年去可能得有一小部分是有产量的煤矿,按现在煤价来说,大部分煤矿已经赚钱了,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把煤矿关掉比较难。因为现在我们看整个煤炭的行业盈亏平衡点按照秦皇岛口径,在450块钱左右,现在煤价660块钱,就是吨煤,毛利差不多200块钱,结算到吨煤经济上来说,大概也会有100块钱,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去关掉比较困难,过去因为是申报了8亿吨的落后产能里面,因为成本太高,按照500多的煤价是亏损的,索性关了算了,按照现在600块钱,能托就托一下。

  原来要求推出的煤矿要比置换出来的产能是1-1.2倍之间,现在规定上浮了30%,这样的话就相当于多置换下,置换的节奏就是国土资源部,很多煤矿没有拿到审批手续,就是过去没有国土资源部和环保部审批的要求,现在发改委来催这些事情,这些煤矿要完成部门这项审批的要求的话,也需要审批的时间,即使完成了这些部门的要求的话,他可能2014、2015年停产了,等他拿到手续停产两年了,停产两年再恢复生产又需要准备时间,所以我们觉得置换产能可能会比较慢,说的2.8亿吨,还有4.4亿吨,其实我们可以把它放大到一个3-5年的周期来看,就会问题轻很多,而不是今年的情况。

  我们其实可以看到,去产能的话,这个口径主要指的是从57亿吨的发改委口径来说的,因为我们现在57-13加一部分,最终出现40多亿吨的产能,到2020年不一定释放出来,现在看合法的产能也就是35亿吨,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里面要求产能39亿吨,他自己都觉得按照合法产能的角度来说,产能会有增加,其实也是承认了现在产能不足的这样一个现状。

  然后我们看保供给的问题,其实就是发改委跟安监总局他们政策目标其实是不一致,第一个,276天,煤价在500一下就不执行了,煤价500以下的时候,有2/3的煤炭不会执行这个政策,这个政策已经名存实亡,按照发改委的意思,现在我们看合法的产能是35亿吨,需要的产量是36.7亿吨,他们规划的目标产量39亿吨,等到产量40亿吨的时候,他那时候再恢复276天,通过天数的变化调节产量。发改委要做还有加快产能置换,但受到其他部门的制约,可能发改委只是盖了个章,一个煤矿需要30几个章的其中一个而已,再是安监总局还是强调安全的检查,以及超能的生产,还有就是看出有没有开会以及矿难多不多来判断安监总局的态度,判断了安监总局的态度,我们算供给的时候就知道用哪一套口径来算。如果矿难比较多,或者有重要的会议,就按照安监总局35亿吨去算。

  我们看其实现在高煤价的原因,发改委明确提出了,煤价在500-570块钱,短期之内就是这样一个有心无力的状态,2016年的时候,有说276天,又说超产,其实核心的是打击超产和违规的因素,2016年产量下滑的服务就是5%左右,如果我们单纯的算从5月份到10月份,执行276天,影响远没有那么大。他们可能没有认真执行,另外就是可能超产又补回来了一天。其实276天在去年8、9月份的时候已经突破了,当时已经名存实亡了。原因就是说最开始的政策要求,要求每个煤矿来执行,但实际操作慢慢演变成了按照集团口径来执行276天,集团还有那么多停产煤矿那,那么多停产煤矿完全可以转移到主力矿煤区,主力矿煤区可以满产,甚至可以超一点,这样从集团口径完成276天。从执行效果来讲,山西降的多一点,内蒙降的少一点,主要原因是山西是大矿,内蒙是小矿,执行会有一点区别。还有就是两个产能的口径。

  第四点,高利润的状态,钢厂供给会慢慢出来,这种情况在焦炭去年1月份已经开始出现了,当时11月份的时候,有400块钱,导致结果就是说不光是很多在场的焦化厂利用率提升,另一方面,结焦时间缩短,另一方面,导致很多停产的都开始复产了,这样慢慢的供给就会出来,这样就导致焦炭价格供给完全破坏了,而这些焦化厂转化可能四季度赚一季度的钱,可能会顶他们亏一年,所以在整个2017年他们不太容易会推出来,可能会亏200,单纯的亏50块钱并不是特别的大。

  涉及到这里面我们看煤炭价的时候,焦炭价格的时候,有两条标准,第一条标准就是供求关系的变化,供给需求有什么变化,第二是心理预期的变化,对于焦炭来说,到2月份为例,交谈的库存普遍在10-12天的库存,我们看历史上来说,这里面跟产能一样,它有两个口径,库存也有两个口径,第一个库存是7天,选择7天库存,降低自己运营成本,第二是14天,担心自己供给不足,当天看焦炭的供给出来以后,他们很明确的会选择把自己的库存往一个安全库存转化,也就是把14天往7天的库存去走,焦炭的价格也是一个往下走的。

  我们再看还有影响煤价的因素,第一是复产的情况,对于去年我们可以看到电场的库存,一直降库存,降到8月份才开始补库,两个原因叠加就导致了煤价到了730块钱,而等到他们又开始预计春节后产量会逐渐释放,会大量释放煤价,会暴跌的时候,他们又在春节前开始慢慢的降低库存,到了春节后他们发现产量没出来,又备库存,又是两个原因,一方面是需求的好转,一方面是补库的因素,又导致动力煤580涨到680多块钱,其实我觉得这里面电厂就做了一个很错误的判断,他们用来预期两会后,甚至经过产量置换之后,产量会有一个很明显的增加,带动价格下跌,价格跌下来他们再去补货,而现在来看,电厂现在这个试点,他们库存天只有14天,而历史上这个时候他们有20天,所以只要需求好转,他们肯定又倒霉一次。现在我觉得对于动力煤来说,供给上的问题不是特别大了,比较清晰了,他的变量可能主要体现在5月份来水的情况,单纯的看3、4月份现在来看是很好的,在过去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发现三四五月份还报的云南大旱,所以5月份就是一个判断来水的很重要的节点,只要来水不是特别的好,这样还得补库存。

  过去三年来水都很好了,今年从概率论上来说,他的概率也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觉得现在是一个动力煤的淡季,动力煤价格再往下跌一跌,动力煤的旺季,很快就到9月份了,现在动力煤的和约又低120块钱,现在的迹象看得出来恢复跌120块钱,再就是下面像下面影响煤价的因素里面,心理预期,其实这个无论是钢厂对焦炭的影响,以及电厂对煤价的影响,其实都是体现了心理预期的作用,有起来比供求关系作用更大。

  我们看到春节前动力煤的暴跌,其实那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我们可以看到煤价从730跌到480,从480反弹到680,这里面可能最底下的微型是不应该存在的情况,而节后的480涨到680,并不是涨的有足够快,而是前面超跌了,虽然对于电厂盈利来说的话不是跌,因为电厂大概550块钱煤价的时候,他们全厂进行盈亏平衡点。煤电联动的概率是比较低的,电价有一个上网电价,还有一个20%-30%的竞价部分,竞价部分比上网电价低2-6分钱,就是说市场的竞价比上网定价还要低,那没有道理说,上网电价被降低了。一方面的话,火电产能也是过剩的,很多火电厂设计的时候就按照7000小时来设计的,现在只能开4000小时,所以从电力市场化改革的角度来说,正常的方向应该说电价上调,而不是电价下调。只不过现在煤价比较高,导致电厂盈利很差,影响了电价下调的节奏。假设煤价比较低的话,2017年就该下调了。

  具体来看,像动力煤、炼焦煤,动力煤价格比较高,炼焦煤的供给比动力煤要好很多,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炼焦煤的煤矿,其实现在来看,我们现在看到的需求都是很好,这里面说的话,其实这里面就提到一个进口影响,去年的进口是增长比较快的,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进起了高层的重视,他们还是想做一些事情,尽量控制2017年的进口量不会增加,我们在判断煤炭供求关系的时候,可以作为固定的量去考虑。

  全国的产量都是同比下降的,但是算重点煤矿的情况来看,重点煤矿他的1-3月份的产量,4.3亿吨,去年4.1亿吨,再往前一年,2015年的话,4.51亿,现在我们会发现,突然同比全国的产量会下降,但是重点的这些煤矿来说,他们的产量反而是增长的。我们觉得这里面,其实电厂的库存,现在就14天,现在这个天数还是比较低的,我有时候跟朋友开玩笑,如果是电厂的话,我会买一堆9月份的和约,等着交割,现货是很难跌到那个水平的,我们看钢厂的话,开工率还是比较不错的,左下角的图能够看出我们钢厂和独立焦化厂的库存,虽然比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个下降,但是你会发现,其实跟2015年的情况差不太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库存不算低的状态。

  这是山西国改,山西国改对于煤炭行业最重要的影响,它会让无烟煤的企业以及炼焦煤的企业,它们这种市场占有率会提高,提高他们溢价能力,从而影响市场的波动性,我们可以看到,去年11月份以来,山西焦煤集团,焦煤价格没有动,这段时间,澳洲的焦煤价格跌了1000块钱,后来有一个大幅的反弹,这里面其实就是说明了未来的话,如果山西的国改提高了焦煤和无烟煤的市场率之后,未来煤价会有一个波动性会下降。

  整体供给上来说就是这样一个观点,供给上来说理想中的供给释放是比较多的,但是现实中的供给是比较少的,煤价不太会有大幅下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沈涛:环保及安全问题会限制 煤炭供应释放缓慢》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