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斯图尔特·洛根: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对油脂油料方面起至关重要作用

2017-11-15 17:33:15 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为搭建一个信息共享、畅叙友谊、共谋发展的高端产业服务平台,促进国际油脂油料产业的交流与合作,推动中国油脂油料产业的健康稳步发展,大连商品交易所与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于2017年11月15日在广州香格里拉大酒店联合主办“第十二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和讯期货参与全程网络直播报道。

斯图尔特·洛根: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对油脂油料方面起至关重要作用

  国际油、油籽和油脂协会(FOSFA) CEO 斯图尔特·洛根在大会现场就“FOSFA在国际油脂油料贸易中的作用”为主题发表了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斯图尔特·洛根: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的看到大家能够在午饭之后比较昏昏欲睡的时候继续回到会场,来参加我们的会议,我还要感谢大商所以及感谢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感谢你们给我有机会,今天下午向大家发言,并且参加第十二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

  我个人非常高兴能够再次回到中国,这是我对中国的第四次访问了。我们也意识到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对油脂、油料方面带来的非常重要的作用。

  今天早上我很高兴的听到我们谈到了期权还有期货,我们当然也会讲到更多产品内容,之前我们也讲到了需求和供给,以及贸易的实物方面,我今天下午会着重的来讲,因为这也是FOSFA最关注的领域。我们意识到FOSFA的全称是叫国际油、油籽和油脂协会,所以我们FOSFA是简称,我们可能大家在座各位很多人都曾经参加过这个大豆还有其他方面的这一些领域,都是会用到FOSFA的这些条款或者FOSFA的运输方面的条款。

  这是我的一些数字,非常简单,可以给大家介绍我们的一些背景。可以看到我们不做市场的预期,我们也不做定价。我们看到现在全球油籽产量是超过了5亿吨,植物和动物油脂的生产超过了2.1亿吨,而最重要的就是油脂的出货量是大约9500万吨。我认为要去想象一下到底要多少艘船,多少个物流的操作才能够达到这么大的一个数量,一个年均的数量,是很难去想象的。对我而言,我们全球3.5亿吨的大豆用量,我觉得这也是对于中国而言是个很重要的数字。

  FOSFA的历史并不是很长,我们只有40多年的成立时间,它的成立时间是1971年。但是我想在这里强调的是,协会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860年代,这是我们FOSFA协会的前身。这个故事就很长了,我长话短说,还有英国伦敦可以说是一直来治理于推行行业协会的建立,希望能够在大宗商品方面,建立这种协会的制度。我们可以看到,里面它的协会前身包含了椰干协会、种子协会还有咖啡协会,所有的这些行业协会,他们都和大宗商品的这种交易是密切相关的。所有这些也是我们今天为什么能够在这儿的原因,能够成为我们今天协会的原因,要感激这么多协会的前身。

  我们是由会员组成的协会,我们前来共有1123名会员,他们来自于90个国家,遍布世界各地。大部分的国家他们有一些是出口或者进口这种油脂和油籽,我们想一下这些数字,我们今天注册的这些与会的嘉宾大约有1000名,而我们这个会员的会员就已经超过了这个大会的来宾,我们的会员包括会员商、压榨商、承运商、经销商、零售商、经籍商,接收方法有关精炼商还有最终的用户。我们之前讲到了压榨、压榨行业,压榨有的时候比如说大豆是从阿根廷一直运到中国,然后在中国进行压榨,所以一方面是供给,一方面是压榨,也有可能是属于收货的这方面。

  我们的会员有一些是中介的机构,包括银行家、管理者、分析师、船舶经纪人、船东、仓储公司、律师以及顾问。这是也是我们FOSFA的会员,他们也为其他的会员、贸易会员来提供支持性的服务。我们会员的另外一方面也很重要,我觉得也是对于加强我们的影响产生非常重要作用的,就是我们的国内和国际相关的这些协会会员。这些协会和FOSFA一样,FOSFA的工作,我会详细讲的。我们这些相关的协会是基于国内和国际,他们可能是生产者的协会,比如在某一些来源国的国家,或者是一些精炼的团体、集团等等,所以当我在做发言的时候,大家可以讲一讲整个交易的供应链,一个循环。从整体角度来讲,有一些国内和国际的这些组织,也是我们会员的一方面。

  而在我们FOSFA内部,我相信我们一共有大概4000多名公司来加入到我们这个油籽、油料的贸易之中,所以整个数字是很大的。我给大家介绍我们的组织架构图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在中国的代表处。中国代表处比较小,我们也希望能够发挥它的作用,他们也能够有更大的影响力。我们现在中国有八个会员在中国大陆,还有两个是在香港,在整个大中华区是有10个会员。从整个业务来说,中国的会员数量还是不多的。我们和巴西比一下,巴西是巨大的供应商,巴西有42个会员,大部分都是交易公司。还有一些比较少的是阿根廷的会员,阿根廷有38个会员。所以我觉得中国还有大量的潜力可以开发,成为我们FOSFA的会员,之后会来解释一下加入我们的会员有什么样的好处。无论是中国作为一个整体还是单独的公司,他们加入我们的会员都有很多的好处,给大家解释一下。

  这是我们FOSFA的组织架构图,我们的架构比较小,一共有9个委员会的下设机构。一方面我们理事会是一个整体的决策机构,它人数比较少,主要是做我们的政策制订。因为我们是一个相当于联邦制度的,他们每年会开四次会,探讨一些上下的决策。他们也要去负责政策、决策,然后这是我们做贸易的一些依据。

  在左边,我们看到理事会下面,我们下设了行业委员会,FOSFA传统上是分为了油料和油籽这两个委员会,当然这也是有必要性的。如果你涉及到行业的方方面面,也是有必要,特别是很多大型的跨国公司,他们里面也会有分设油料和油脂。对于我们而言,我们的行业委员会有一些只是负责油料,有一些就是负责油脂。还有一些业务他们和油料、油脂都没有相关性,所以我们为了把两者分开来,就在我们的行业委员会下面把油籽和油脂分开来了。

  下面还有一些小组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是每年开三次会,他们是通过信函的方式来进行沟通的。因为如果每一次都到伦敦来开会的话,让他们去离开自己的公司,每一次到伦敦开会就比较的费事。所以我们会有一些定期的会议,在定期会议上,会讨论一些发展和贸易的问题。他们的权利就是在分工方面可以来进行一些更小的小组委员会和工作组的设置。还有关于贸易公司、会员或者整个交易来说,他们会把这些问题提交到这个委员会进行探讨。

  在这张表的右边,我们把它叫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会我们主要负责的是仲裁、上诉包括决议的执行,还有我们的联邦体系里面的技术和合同这两部分,合同之前我们也谈过。合同他们并不是做清算的,这个合同委员会,他们是经过选举的一些人,通过邀请的方式,来成立一个小组,来去看一看这个合同的条款,是不是能够在语言目的和含义上都能够保持一致。我们在日常交易中,当我们去进行另一方进行合约讨论的时候,其中一些地方是要确定的,我们必须保证有这种确定性。所以这个合同的语言,当然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要素,我们这个合同的委员会,就可以帮助你来确定合同里面的语言是前后一致的。在英语体系,因为这个基本上这些合同都是由英语来进行书写的,我之后会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因为我们可以让以前的法律先例能够在这里得到很好的记录下来,这样我们比如说谈到船就用vessels而不是用ship这个词,他们可以彼此协调的。所以我们还有一个专家委员会叫做技术委员会,它当然是负责我们贸易的技术方面的问题,大家知道包括质量问题和其他问题。这里我想和大家来探讨一下我们这个贸易的商业的部分,一定是注意贸易中技术的问题,技术往往和商业的业务是一起共同发生的。

  大家专门来得讲其中一个行业委员会,在讲这个专门的行业委员会前,我想提一下我们FOSFA的多样性。实际我们有两个中国公司,或者说有一个中国的一个相关公司,目前它的一个子公司在英国,还有一个是在广州,这是中粮。他们其实也是参加了我们油、油脂的委员,其他的就是大型公司了。

  大家也认得一些个人的姓名,他也继续在我们委员会任职来提供它的智慧和专业知识,了解市场动态,同时也是作为仲裁员来帮我们进行仲裁。

  油脂有关会成员比较多一些,它会更加的分散多元,我会介绍,首先第一个FOSFA的技术问题,就是油脂它是像这些船运的问题,比如船运的复运问题,其实比这种大宗液体要容易一些,因为运输的种子、粮食,所以这里就会看到,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代表了。驻瑞士的公司还有一家跨国企业,也是在委员会当中有更多的像贸易协会,同时我们还有一些船运公司,包括国际运包协会,这里都是船东的协会。大部分这些船东是运输食用油、油脂,然后就是刚才讲每年运送9500万吨的船东。

  另外还有一些油轮公司,本身也是一个船东。同时他也是在这个会员单位当中,也就是说只要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参与这个委员会,所以当然我也希望能够保持这个委员会的平衡,这里一定要有卖方的代表,中间方以及买方。所以这个主要是支持贸易的,有一些支持单位,他们也都应该在我们讨论当中有发言权。

  在两个委员会当中,他们的代表包括都有一些国际检验机构,国际检验机构联合会呢,在油料委员会和油脂委员会都有列席,因为检验是在贸易当中非常关系的一环,他们提供商检、判断重量、船舱的可用性,这个都是为FOSFA来提供鉴定的服务。

  我们还有委员会有年度选举,我们也有一些选举规则,确保加入委员会不是终身制的。当选之后,你是一个个人代表公司进入委员会,你最多只能够任职五年,这样的话我们会有更多的委员会轮换的机会,让其他人也能够参与委员会。所以每一年我们都会有一次投票。他们可能会因为一些委员的空缺,他们进行投票来选举。

  FOSFA的角色,简单地说,我们也就是一个国际合同发布方,第二个我们也是组织并提供有效的仲裁服务。所以这个很常见了,我们作为一个合同颁布方,也都听过在马来西亚、美国都有这种合同格式,他们都有合同发布方,他们做的作用和FOSFA是很类似的。他们其实是一个国家的机构,他们对于国家的合同来提供规范,而我们是一个国际公共的合同规范。

  作为一个仲裁机构,因为我们这个合同是我们编制的,是一个标准合同,所以FOSFA也对于这个合同引发的各种争端提供争端的解决和仲裁。这个是我们的活动,我待会儿还会讲,这里只是提一下。我们最后一项,这个幻灯片最后一项,跟相关机构合作,跟政府协调来促进国际贸易的标准化实践。

  标准化是有利于全球贸易的。这里有很多障碍,有些时候政府会提出一些障碍,有些卫生的考虑,有时候是监管部门感觉到有必要去实施某一项强制标准,或者采取某一种立场,所以我们作为机构就要代表我们的会员单位,在几个组织当中去促进这种标准化。实际上我们并不是一个强制性的合同,我们并不去强制的要求公司采用我们的模式,我们并没有强制性,我们只是对于海关的做法提供各种促进和便利。我们要跟很多机构合作,包括国际海事组织、世贸组织,如果必要的会跟WTO打交道,我们也比较积极,跟缔约国90个成员国,FMA和一些标准机构,包括一些国际贸易标准制定者等等。如果只交易RBD,你只会收到RBD,你并不想有一些替代的解释,所以在贸易方之间,这个是既定的,所以你的合同就决定了你交割的产品。

  另外,我们是国际标准化组织,一会儿我会讲一下。我们有一些贸易团体,它有自己的合同规范,他们有自己的规则手册,但我们因为有这么一个多样性,代表广泛的油脂油料,所以我们把各种协议汇聚效果,也反映在多样性上,General,这是菲律宾的一个贸易协会。我们希望尽量做到标准化,所以FOSFA一直以来都有几个协议来支持通用的一些合同,包括一些油脂油料的合同,同时也会针对某一些原产国,某些地区的特殊要求支持一些定制的、特别起草的合同格式。我们已经发布了27份油脂合同,21份标准的油籽合同,4份单独的花生合同。花生是什么?花生其实是包含着27个油脂油料的合同当中,另外还有2份,一个是一般业务合同,另外一个是经济合同。

  油脂,植物油和绿色油,FOB标准合同等买卖双方各有不同,一般来说都是在FOSFA的第53号、第54号合同,油脂一般是在第4号合同和FOSFA第11号合同下进行管辖。棕榈油现在是在FOSFA合同的第8号合同,以及FOSFA第81号合同。我相信这里的重点,大家可能还是比较关注大豆,现在全球的产量,应该是3.5亿公吨,如果我说80%的出口,可能有点过高了,都是出口到中国,可能是80%,可能是65%,至少美国、巴西的大豆可能是6成多来到中国,这至少已经在FOSFA的观察当中,我们已经观察到过去30年,40年都是一个很明显的动态。

  这里是3个具体的合同,很有意思,虽然我讲要讲标准统一,条款统一使得交易更便利,但美国和南美还是有区别的,大豆不一样,他们的含油量、蛋白含量均有不同,现在其实也越来越多的统一了,但是它有一些根本性的差别,比如美国控制了自己的出口,它可以判断费率、质量,最主要是政府。而南美主要还是一个自由市场,由公司自己来判断跟客户的交易条款,所以在美国和巴西就有不同的条款了,所以第23号合同是南美大豆散货,第24号合同是美洲的大豆,包括其他原产国的大豆都可以在国际上销售。

  我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了FOSFA非常关注国际的供应链,这个供应链对我们来说往往是我们收储,然后处理、出口、抵达目的地,有可能是到目的地的港口或者是港口以外的仓库。对于供应链来说,我们跟农民不打交道,我们跟消费者也不沾边,所以在座的都应该知道,消费者的需求其实是会在交易链当中传导的,所以生产商也会供应这个供应链,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是处理这个中间的环节。

  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来满足客户自己的一些特别贸易的做法。我相信今天早上也讲过了,有一些数字上的差异,但我们讲的是9100万吨的大豆正在运往中国,而在今年这个出口量达到9000多万吨。

  然后讲到大豆,我也想强调我们如何主动的跟顾客的贸易行为做配合,在2018年1月份的时候,我们将会引入一个蛋白规格,这也是我们合同规格当中第一次提出蛋白质的含量,特别是FOSFA,我们对于大豆的规格并不很具体,比如说含油量、杂质、水分,这些是有,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蓖麻子和其他油籽。但是蛋白质,今天早上也讲到了蛋白质的重要性,所以我们也会在这个条款当中加入蛋白质的规定。

  当然,这里有虚线,这个虚线是由我们来操作的,一般来说FOSFA,我们的角色并不是去强加于你这个蛋白质的水平,当然,这个是有差异的,不同的合约方,他们可能会自行确定自己的蛋白水平,但我会强调这是一个规格的条款,所以确实是需要规定清楚,我觉得对于大豆贸易来说,这个条款比较重要,特别是在行业和在中国收到大豆的时候都会比较关注这个条款。

  接下来我想讲一下2016年的发展动态,我们也见过许多的商品发展,在这种散装的液体运输,包括很多的灵活油轮,或者叫做灵活的散运油轮。不是我们讲的散货市场,也不是高价值的精炼油的运行,这种船是集装箱的船,我们联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发现有一个公认的规则,对集装箱的设计有统一的规格,以及这种柔性油袋、柔性油仓也有一些业界的做法,我们2016年也推出了33号合同,它就是来规范在油轮上使用油袋或者是柔性油箱的规范。如果在交易这个棕榈仁油的时候,你可能会在33号合同之下,这个集装箱式的油轮就会受到它的规范,所以你可能也会加上FOSFA这个81号合同的规范,就是这个棕榈产品的合同规范,所以目前来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确实就是这样做的。

  我再讲一下合同安排的重要性。安排合同当然非常重要,你希望一个清楚的合同让双方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有什么争端,或者供应链出现中断,你可以找到某一种救急的确定性,双方同意这个意味着什么。合同制定条款标准也是一个法律文件,里面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要强调,并且决定双方的责任义务是什么,作为买方,卖方各自的权利义务是什么。另一方面,它能够在每天运营中,能够列出来,你要做什么,你按照合同的条款进行商业交易,比如说你是在23号合同条款进行交易,你们其实是同意了,它会是比较适应南美大豆的,你会同意和对方就一些价格方面达成一致。同时还有包括里面的蛋白质含量等等,是不是蛋白质含量也要包含在你们的合同内容之中,然后你会说其他的一些条款都要按照这个23条来规定,也就是说支付方法,预售方法,还有文件记录的应用方法,所有的内容都已经探讨进去了,都包含在我们FOSFA的模板里面了,我们如果出现了新的情况以后,我们会把一些过时的条款进行更新,来满足你的要求,包括重量的确认,所有一切都能够给市场上有更多的确保。

  我们来看一下争端的解决。这是一个比较一般性的条款,我们一般会把它叫做仲裁,有一些机构会把它叫做调停,在运输行业也非常常见,双方如果出现了争端,比如说运输方、承包方和船主,他们之间如果有争执就要进行调停。我们FOSFA所做的是什么?我们要有能力解决这个争端,这个能力是好事,当然也是出现争端的第一件事,但是我们不想做的是给你找到第三方帮你们去调停,为什么?如果第三方调停没有成功,你就要找到我们仲裁了,你要进行我们条款的时候,你们就要达成一致,如果发生争端,那就按照我们的FOSFA方式进行仲裁,其实这可以有一个买方的俱乐部,在中国的大豆行业,你们很希望按照买方的条款去做,你肯定也希望它能够按照中国的条款来进行,因为按照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语言,你们会更能够理解,如果我是一个卖方,我是在巴西的市场,我希望能够按照卖方的条款制定协议,我希望适用于巴西的法律条款。这种情况下,我们FOSFA就会给市场来提供这样的一种中立的论坛,我们位于伦敦,我们是中立的,我们使用的是英国的法律,它已经在大宗商品和其他更多国际活动中得到了确立,比如说在法律,在保险这些方面,英国的历史都特别悠久,提供这种中介的服务,所以我很自豪的说我们这种判决是公正、公平、不偏不倚的,所以我们也会支持这种机构性的仲裁,帮你们解决争端,我们帮助交易商,也代表交易商来解决这些争端。正是因为由于这个,FOSFA才在这个市场上继续发展的原因,由于英国的法律根基非常的深厚,而且很透明,大家对它很理解,所以你加入我们FOSFA的仲裁服务,可能你的流程会非常的有效、高效,而且是成本低廉。

  我们给成员提供了网络接口服务,帮助你们在网上提交你们的争端解决,我们的系统里面可以让大家看得到,在各种不同的争端情况下,最后的决策是什么,那么你可以做到心中有数,要知道当出现争端的时候,很有可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我们把这些信息也公布在我们的网站上了。

  谈到我们有一些监管型的会员,我们有超过400个会员遍布在世界各地,他们对于我们的活动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到了最后我们的执行部门,他们要去处理很多文件或者是很多信息。我们推介调查会员或者是监管会员,其实是代表了买方和卖方的会员,他们有能力和责任去履行他们的权利,他们必须要去遵循他们的管理者的事务守则,而且他们要尊重现有的一些规则,包括干货、散货的现有规则,他们还需要和客户保持关系,他们需要建立一种框架指导他们的事务,以及指导他们的期待,他们的这种行为也必须具有前后一致性,如果对于这种管理者会员有投诉的,我们FOSFA就会去进行调查,如果查实就会对他们进行一些惩处,我们曾经对一个管理者会员采取了一些处罚性的行动,我们要确保我们的管理者会员必须要能够提供清晰、有效、公正的指令。

  我们有190个实验室,我们很重要的是,我们这些大宗商品的商业价值不仅仅是它的内容本身,如果某一些规格里面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油,这个里面可能就会导致一方去作出不同的选择,当我们决定它的价格的这个质量的认证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做到一致性,要让双方都能够觉得合适,包括来去确定它的蛋白质的含量,它的油脂的含量,能够实际的测出这些产品它的实际的含量。所以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的实验室,而且他们的要求非常高,我们也可以做一些认证的活动。我们的实验室,我们也鼓励他们能够提高他们的标准,也做更多的培训,让我们的会员进行再次测试。我们有一个认证的项目,对油料这个方面做认证服务。

  还有一个标准化,就是我们看到已经在20年的期间内,我们不断的去让我们的FOSFA管理者会员,来去按照这个ISO的标准,这个ISO标准能够让我们的实验室、让我们的会员都能够获得,让他们做好记录来记录他们的行动。而且我们很高兴的看到说,其他的一些机构,包括ARS美国的机构,他也采取了相关的政策,来和国际的ISO标准进行挂钩。我相信这方面我们一定可以找到不同标准之间的适用性和匹配性。

  所以我觉得不管是哪个标准,最后所用过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实验室对我们的成员来说非常重要,我们也鼓励这种更高的标准能够普遍的得到运用。这样的话,从收到的那些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家对他们更加有信心,而且它能够以一种公平,而且是准确的方式来进行确认。

  之前我给大家提到的一些我们的文件,这些文件也同时伴随着我们越来越多的出版物,有一些出版物是纸质的,有一些在网上都是有的。主要是给我们的成员来开放,我们并没有给公众开放所有的这些出版品。所以说成为我们的会员是有好处的,未来是不是会公开这些出版物会有一些不同的变化,但是现在还是有限的获得的,如果你不是我们的会员的话,如果想要获得这些手册,有一些就要去付费购买了。

  首先是我们的FOSFA手册,里面包含了我们的合同的内容、仲裁规则和保险条款。我们的技术手册强调的是使用的方法,如果你要决定说这个蛋白质它的标准是什么,在实验室、在世界的某一个部分,它的蛋白质怎么确定,就在我们的技术手册里面来进行确定。我们有的主题它非常复杂,即使开一整天的会议也不一定说得清楚。我们一般来说,会用一些运输方面的出版物,这个对于船东,对于所有者来说都是有好处的。我们会来分析长期会涉及到哪些的风险,看看哪些方式可以减少这种运输的风险,最后我们希望在运输中不出现污染的问题。

  我想再强调一点,我们FOSFA主要是提供实用的油料,我们不希望有负面的消息爆出来,我们也不希望由于我们的原材料出了问题,导致了生病或者导致了死亡的这些案例。其实如果运输时间很长的话,会有很多的方面都会对它的质量和安全造成影响,包括对于船只的检查,对于船只的运输过程,整个流程都必须详细的记录下来。

  我们之前讲到有管理者会员,所以FOSFA的管理者会员有一个专门的实务规则让他们遵守,同样也有仲裁员实务守则让他们遵守,他们必须和英国法律的需求是一样的,要中立、公平,而且要能够给相关仲裁方解释他们的理由是什么。有一些文件没有纸质版,我们可以在网上给会员提供。

  还有一些其他的服务,包括标准化,如果你想选择某一个题目的话,其实我刚才讲的那些题目,我们就会提供一些标准化的服务,同时还有教育和培训,现在英国就有这样的培训和服务,我们希望未来举办这些研讨会,我们很希望到中国召开专门的研讨会,给大家分析知识、建议,这样有更多的人了解我们FOSFA。

  我们也提供一些技术信息服务,在伦敦有一部分这样的员工,有六个员工来负责这方面。还有贸易代表,贸易代表我之后也会讲一下。

  我们必须和会员进行良好的交流、沟通,他们也很愿意跟我们来进行交流,来给我们一些询问、提问,他们可以通过邮件,也可以打电话,这样的话,如果是通邮件的话,其实不会受到时间的限制。我们也提供了一个框架、一个基础,来帮助你做成功的业务。这样的一种框架和基础,有助于人们来做决策。尽可能给你一些指导,但是不会给你提供非常具体的做法。我们也会有很多的会议,还包括我们的委员会会议,和我们的会员的一些其他的会议,还有研讨会都是和会员沟通的方式。现在我就讲完了,谢谢大家聆听我的讲座。

  

(责任编辑:邵一迪 HF1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斯图尔特·洛根: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对油脂油料方面起至关重要作用》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