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李亦非:对冲基金提供了保护下行风险的机会

2017-12-03 09:44:18 和讯期货 

  2017年12月1日-3日,由中国期货业协会、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在深圳召开。本届大会以“开放融合 提升服务 共赢未来——新时代期货及衍生品行业的转型与发展”为主题。中信期货及中国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承办本次“财富管理规范化与专业化发展论坛”。英仕曼中国区主席李亦非以《海外基金进入国内市场的发展机遇》为主题发表演讲。

  李亦非表示,对冲基金非常重要的一个功能,是在全球面临重大下行风险时提供保护下行风险的机会。

  她指出,近几年,监管方面,整个中国资管行业出现了非常大的改革,监管层对资管行业蓬勃发展以及快速发展之后有了很多深层次思考,推出了更加纯粹的文件。她认为主要包括打破刚兑,表外资产尽量往表内移等方面的内容。她认为,这是资产回归资产管理的本质。

  在谈到大数据的时候,李亦非表示,未来的数据量和基数越来越大,而翻倍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大,所以大数据的采集、大数据的分析以及大数据的算法越来越重要。她认为,未来将是大数据的时代、AI的时代,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亦非:大家好!非常高兴参加民生银行和中信期货共同举办的“财富管理规范化与专业化发展论坛”,我们作为全球最大的上市对冲基金公司,非常荣幸收到邀请,也很感谢,刚才听到李行长非常鼓舞人心的讲话。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海外基金进入中国市场的机遇、布局和未来。吴总讲的几部分内容和我有重叠,大家今年的想法有点趋势化,2020年管理资产已经到了100万亿,全球资管行业的发展来说是快速发展的行业,2004年的37万亿到我们预测到2020年的100万亿将要翻三倍,可见它是未来大的快速增长行业。我们把传统的共同基金,其他委托类基金和另类基金做了分类,另类基金占比还是比较小的。

  中国资产管理规模过去三年也将近翻了一倍,我们这个行业的发展更快,中国的资管行业,我们2008年加入英仕曼集团,刚刚进来的时候对冲基金怎么翻译还是一个新的概念,当时我们做了很多讨论,也和境内的机构聊天,我们想借鉴台湾的翻译叫避险基金,后来觉得对冲还是比较合适,那个时代这个概念刚刚提出,这个行业另类投资已经是非常生机勃勃。

  现在我们把各个行业,从信托、理财、公募、专户、券商私募股权做了简单的分类。我的题目要谈的是作为外商进入中国资管行业的机遇和挑战。

  首先我想说的是差不多有15年的历史,最开始的是从公募基金进入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开始,大家知道公募基金刚刚被允许外资在中国持股达到51%以上,很多人觉得中国对外资巨大开放的信号。第二个发展机遇是2012年的时候,QDLP作为境内的一些机构,尤其是外资机构在中国可以成立公司,帮助中国的机构和个人投资人投资海外。第三个发展史是去年7月份出来的外商独资的PFM,允许外资资产管理在中国成立独资公司进行资产管理。很多人说是不是狼来了?我的回答是羊来了,羊是怎么来的?羊来了最大的特点是来中国的境内帮助中国的境内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财产保值增值,很重要的一条是帮中国人赚钱。

  吴总和陆总都提到了新的意见,这个意见是对整个中国资管行业非常大的改革,我想是我们监管层对于这么多年来,我们资管行业蓬勃发展以及快速发展之后很多深层次思考以后出来更加纯粹的文件,我觉得最大的特点,各位刚才总结得非常准确和细致,基本上把它变成三类,我们的理解是打破刚兑,把合格投资者、不特定社会公众。三是表外资产尽量往表内移。这是资产回归资产管理的本质。

  它的好处是什么?好处是真正的资产管理,真正资产管理的特点,这个和西方很多资产管理监管接轨,没有嵌套了,没有通道,尽量减少隐形的风险,对纯粹的英仕曼资产管理公司来说是非常大的喜讯。

  这样大的监管环境和更加完善的环境下,我们的布局是什么呢?我加入公司之前,刚刚加入第一天我就跟公司说我们在中国的战略是什么?他们说亦非你告诉我,我提了三个战略:一是帮中国境内的钱走出海外投资;二是帮中国境内的钱在中国境内投资,这个需要政策的突破;三是帮助国外的钱进到中国来,让他们在中国也能赶上中国资管行业大的生长空间。

  现在前两条都已经实现了,吴总谈了很多资产配置的问题,我简单过一下,资产管理的规模、业绩,中国现在是15万亿美金左右,占到全世界的比重,相比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成长性和比例占得越来越大,意义是非凡的。

  对冲基金的比例是很小的,一直是作为重要的配置来做的,我们看它的比例,养老金、共同基金、保险、对冲基金占到20.2%,1.2万亿是很小的比例。

  资产配置已经谈到,很简单,就是多元化,我们做资产配置的公司、企业、个人,在配置的过程中,就很买房地产一样,就是位置、位置、位置,资产配置就是要永远保持它的多元化。要把你的钱1/3做买卖,1/3做房地产,1/3存起来。中国人天生的们能做得都不错,都是按照这个比例进行的。

  根据谈到耶鲁的资产配置比例,耶鲁最大的突破是在于把资产配置传统的二八比例进行了调整,把另类资产,另类包括房地产,包括对冲基金,包括私募股权投资,把另类投资的比例大大加大,达到了60%。我现在也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董事,也是他们投资委员会的委员,我们的首席投资官也是他们副首席投资官,我们的投资观念类似,获得的收益也是非常一致,也是证明他的投资方式是非常成功的。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我们刚才说多元化的配置,主要的角色就是避险、平滑市场的过渡波动,尤其是在 少数经济创造未来经济的模式,释放股东的价值,通过传统做空的方式也在挖掘一些公司,例如欺诈、欺骗,他挖掘出这些信息进行做空,也是帮助投资者回归和寻找价值,做空的功能实际上还是帮助投资者和寻找价值。

  1989年到2016年将近二十几年的时间里,对冲基金指数管理的回报还是超过了普通国债和全球股指,即使今年和过去将近十年美国的股市都是大牛市的情况下,对冲基金总体来说还是超越了它的表现。

  对冲基金非常重要的功能,在全球重大下行风险提供了保护下行风险的机会,俄罗斯卢布危机、互联网泡沫、911事件和2012年股市闪跌和2007年到2009年次债危机的时候已经证明了远远的防止了普通股指对冲基金的风险。大家都担心十年的circular过来了,这里有黑天鹅和灰犀牛的事件,对冲基金的配置永远是你配置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下面谈一谈英仕曼,英仕曼集团已经从传统的对冲基金逐渐分化,英仕曼品牌只有AHL,是两百年前成立的公司,是做交易起家,他发现要通过期货的方式保护他的风险,因为天气、价格大量的变动和波动率的提高,因此他就开始成立一个期货公司,过去的五年中,我们公司收购了另外四个品牌,包括传统的对冲基金GLG和量化的股票基金numeric和地产基金Global和MAN。我们想谈一下我们获得基金业备案的权利,大家说你们在中国要推出什么样的产品?我们在中国推出第一款产品就是CTA,CTA作为大宗商品期货和股市是零相关性,是非常好的配置产品,这个产品有三十年的历史,在伦敦和香港有顶级的交易员,管理资产在200亿美金左右。

  模型的特点就是没有人工干预,百分之百系统化,我们在AHL有八个子品牌,算法是一致的,交易市场不同,有的是新兴市场,有的是传统市场,有的是金融衍生品。新兴市场和金融衍生品比较多,OTC场外市场,效率高是赶上了市场无效性,给量化产品有了比较好的回报。趋势追踪的特点,趋势来了是追踪的,不是领先趋势,不是预测市场,不管涨、跌还是跟踪市场的走向。

  第二个是Numeric,是从基本面分析,国内叫做多因子,我们叫做三因子,就是希望通过价值、价格以及动量也就是趋势以及管理层分析进行产品的量化,总部是在波士顿,follow全球20多种股指进行交易。

  良好的趋势、有吸引力的估值和审慎的管理,我们都知道腾讯这家公司,我们认为大的估值,他的市盈率是五十几倍,我们认为他的管理层比较保守预测他的未来,打分的时候会打得比较高,他每次都是低预测、超预测的打分。

  有吸引力的估值,我们会看公司的基本面,国内都非常熟悉算法,基本数字的交易方式。趋势就是根据他在市场上做多做空的趋势和涨的速度来预测走势。

  这个非常有意思,我们通过过去十年对中国市场的回测,发现最有效的因子在这里是良好的趋势,趋势可能是贡献率最大的一个因子。

  我们有非常良好的风控体系,除了基金经理以外我们还有第二层,除了个人基金经理还有公司的基金本身,还有全公司的风控地图,我们运用英仕曼全套的业务运营风险,运营部门、风险监督、集团风险和集团风险评估委员会和合规部门,我们有自主研发的ROSA平台,这个平台会自动跳出违规的方式,会有一个小旗,警告公司的高管和风控委员会。

  英仕曼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公众公司,在投资、再投资、量化模型方面的研究和人才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和英国牛津大学有一个英仕曼牛津金融研究院,这个研究院聚集很多科学家,他们每天进行很多新的、最前沿的科学算法和研究。今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就是行为金融学家理查德·塞勒,去年诺贝尔获得者也是行为金融学,他们俩是合作伙伴,他们多来到我们金融研究院的高峰论坛做了主旨演讲,他们研究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可以看一看,实际上发现趋势跟踪有的时候,人并非理性的投资,过去总讲有效市场、无效市场,现在新的一波行情、新的一波理论反而认为行为学会引领市场,也就是说羊群效应就是一种行为,就是一种引领市场的潮流,你抗力不了他的趋势,只能跟踪他,没有办法。有的时候政府可以掐断式、熔断式的管理,这个对趋势追踪会有一定的影响。

  我想谈一下比较新鲜的研究方式,除了在算法交易的过程中,不单对公司本身进行研究,同时我们会对他的上游、下游、竞争对手的大数据都进行分析,通过全方位、360度的分析捕捉相关的信息信息,获得这个公司的判断,决定打分,这个公司里买进的时机以及买进多少。

  我九年前加入这个公司的时候,当时我们是GLG的基金经理,他是负责专门的水泥、钢材这一类基金,他是主动型的基金,他采访了很多大的房地产商,这是2009、2010年的时间段,包括潘石屹王石郭广昌很多大的CEO,他觉得他听到的故事不知是真是假。我说你怎么判断你的真实性?他说亦非你跟着我去,我们俩坐支着他的车,他带我去天津,他在天津港(600717,股吧)坐了一天,记了所有进出港的散货、货柜,每个月来记录一次,通过这个来判断中国房地产行业对水泥的需求,对原材料的需求,他进行了很多人工的确认。现在这些东西都会被大数据和算法解决掉了。

  我们刚才谈到大数据,大数据最重要的一点,过去90%的数字是在两年内成立的,实际上过去两年产生了世界上90%的数据,根据摩尔定律,数据差不多每18个月会翻一倍,这种情况下,未来的数据量和基数越来越大,而翻倍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大,所以大数据的采集、大数据的分析、大数据的算法越来越重要,未来将是大数据的时代、AI的时代,这确实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最后我引用一下查理·芒格的名言,他说你要知道你的特殊竞争力、有前瞻性思维、胜者为王。

  我们在中国一切目标都是为了跟当地的同行一起共同合作,本身中国境内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保值升值,这是我们的目标,不是狼来了,是羊来了,希望和大家一起合作,下面我想放一个短片,是我们公司的。谢谢。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李亦非:对冲基金提供了保护下行风险的机会》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