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市场才知道真相

2017-12-15 08:04:56 七禾网 
  近日,七禾网携手CII芝加哥投资研究院举办的“美国管理期货(CTA)基金行业巅峰考察项目”正式启程。此次活动从12月9日-12月22日,将深度探索美国三大金融都市——芝加哥、迈阿密和纽约。首站是芝加哥,以下是“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的演讲内容。
欢迎大家来到芝加哥,来到CME,我们现在所在的楼是我在1982年组织建造的,这是CME的第三个交易场所。之前两幢楼随着CME的业务的增长,人员的增长,楼就不够用了,所以才造了现在的这幢楼。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当年我有一个新的金融想法,全世界都对我这个想法产生了巨大的关注,大概在一两年之内,我所在的交易所就受到了世界的关注。
  欢迎大家来到芝加哥,来到CME,我们现在所在的楼是我在1982年组织建造的,这是CME的第三个交易场所。之前两幢楼随着CME的业务的增长,人员的增长,楼就不够用了,所以才造了现在的这幢楼。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当年我有一个新的金融想法,全世界都对我这个想法产生了巨大的关注,大概在一两年之内,我所在的交易所就受到了世界的关注。

  现在所有大的经济体基本上都有期货,从1980年到2000年,像英国德国法国韩国、日本、中国、印度,陆续在这20年间建立了期货市场。

  为什么这么多国家想要一个期货市场,从源头上来说,每个大的经济体都需要资本市场,有了资本才能创造实体经济,增加就业等。为了让资本市场快速增长,期货市场能够帮助资本市场增加流动性。期货市场创造了很多金融产品,能够为资金市场进行风险对冲,使得资本市场运转更加顺利。

  我当年上的是法学院,本以为会成为一名律师,当时来CME做跑单员只是想找份兼职来付学费,毕业就去美林律师事务所,后来才发现它是家经纪商。虽然我也做过一些法律方面的工作,但是来了美林之后却爱上了金融市场,就像初恋的感觉,来了之后就不想离开。当时我做律师还不错,还在郊区买了房,买了车,如果律师一直做下去也能做的很好,但是我觉得自己不喜欢做法律,更喜欢金融市场。

“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市场才知道真相
  后来我进入了交易市场,发现交易的都是农产品(000061,股吧),为什么没有其它的交易品种。在7岁的时候,我们为了逃出纳粹的追击来到了立陶宛。我父亲是个老师,当时拿出了一枚硬币,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波兰币。然后又拿出了另外一枚硬币,问我这是什么?我一看不认识。我父亲就告诉我这是立陶宛的货币,他让我猜这两种货币价值是多少?我说可能差不多,父亲说政府告诉我们是一样的。后来我们去了一家面包店去买面包,然后老板说一个面包要一个立陶宛币,我们就给了老板一个波兰币,老板说如果波兰币是要两个。我父亲就告诉我要找到一枚货币真正的价值就要去到真正的市场里面,这是我第一门高级金融课程。后来我们来到了俄罗斯,我父亲又拿着立陶宛币和卢布,去证实了只有市场才知道货币的真正价值。

  过了20年,我已经成为CME主席的时候,还会想起父亲给我上的课,为什么我们没有货币的市场。我做了很多研究,读了很多经济学方面的书籍,发现当时没有货币市场是因为当时全世界的货币汇率是固定的,二战之后有了布林顿森林体系,所有货币标的是美元,因为当时美元是全世界比较信任的货币,其它的货币都受到了战争的影响。当时我就意识到固定的汇率不会维持太久,因为到了70年代,世界的沟通和交通有了比较大的发展,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生变化。这个简短的故事,是我为什么能在1972年开发出外汇市场的背景。

  从外汇期货到利率期货,到现在的股指期货等等其它的金融产品,CME之所以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交易所,就是因为我们当年率先进入金融期货的领域。

左:梅拉梅德 右:七禾网尚玮
左:梅拉梅德 右:七禾网尚玮

  我现在还是在做同样的事情,但大部分时间在中国,我现在是中国政府的金融顾问。1983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当时接待我的是中国银行(601988,股吧)的行长,我就问怎么请中国的主席来芝加哥参观下,他说你已经做到了,他说可以帮我传个话。然后1985年,李先念主席首次来芝加哥访问。自从1985年,我就产生了帮中国去创建期货市场的兴趣,每年我都会到中国几次,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在一些会议上进行分享,帮助中国发展期货市场,现在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

  今天我想让大家学到的一点就是我父亲给我上的金融课“市场才知道真相”,如果你要控制市场就不会得到真相,如果政府要控制市场,人民就获得不了真相,比如朝鲜。中国现在向自由市场前进的路上。如果你们在这趟旅行中只学到一样东西,那就要记住这点只有自由的市场才会告诉你真相。我差不多花了一生的时间去各个国家去游说市场的重要性,怎么样创建市场,怎么样使用市场,国家能从自由市场获得多大的收益。

  中国一开始也是先有农产品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2005年,我见了王岐山副总理,后来成为了好朋友,我当时就告诉王岐山总理,不能只有农产品期货,几年后中国就有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然后上海期货交易所也开始交易除了农产品以外的品种。如果能源交易所能够推出,那就是中国第一个原油期货。所有的进步就是当时邓小平说的摸着石头过河,虽然不知道是哪一天,但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问题1、在推出一个新的期货产品时候,怎么防止它对市场产生很大的冲击?

  你说的很对,是有风险需要我们去控制,要平衡一个市场现货商和投机商之间的关系,需要教现货商怎么使用期货市场,因为投机商知道市场怎么用。一个市场有足够的现货商和投机商,如果投机商把价格炒的太高产生了泡沫,现货商可以用这个价格去进行对冲。2015年6月12日,中国发生了股灾,我认为政府不应该干预市场的买卖行为。在中国的股市和房市里,只有10%的现货商,90%都是投机商,这是不健康的市场。一方面需要教育现货商怎么使用市场,另一方面,需要控制投机商,应该增加保证金去交易这些东西。

我觉得比较健康的市场是60%的投机商,40%的现货商。

  问题2、您从1985年接触中国市场,为什么中国市场一直没有开放,您认为是什么原因?

  30年之前,中国大概还有30%的人口在贫困线以下,当时中国的主要目标是脱贫。因为中国经济目标太多了,而且中国太大了,所以解决每一样都需要很多时间。中国在30年把自己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是个巨大的成就。我觉得现在是中国市场慢慢开放的阶段,不光靠我,还要靠对自由市场有信念的中国人去尝试开放市场。

(责任编辑:陈姗 HF07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金融期货之父”梅拉梅德:市场才知道真相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