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原油价格创两年半新高背后:对冲基金借势地缘政治风险炒作

2018-01-04 07:40:46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没想到,原油期货年初就如此强势。”一家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感慨说。

  截至1月3日23时,美国WTI原油期货徘徊在61.02美元/桶附近,盘中一度创下2015年6月24日以来的新高值61.11美元/桶,日内涨幅接近1%;布伦特原油期货则报67.17美元/桶,盘中同样创下2015年5月以来的新高值67.29美元/桶。

  1月3日,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大宗商品策略主管Helima Croft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近期伊朗社会动荡令市场担心伊朗原油供应骤降以及全球原油库存持续减少,从而激发对冲基金买涨。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26日当周,对冲基金持有的WTI原油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较上周增加7.3%,至411972张,逼近去年2月创下的纪录高点,其中,对冲基金多头头寸增加5.3%,空头头寸则骤降11%。

  在Helical Croft看来,对冲基金此举的最大意图,是营造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升级氛围,炒作原油风险溢价大幅上涨的预期,兑现自己的获利算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在去年底OPEC决定延长减产协议后,原油期货看涨期权的价格已超过看跌期权的7倍,其中不少对冲基金大手笔买入行权价在80美元/桶的看涨期权,这部分期权对应的市场规模也增至3000万桶原油交易量。

  此外,不少激进型对冲基金还大手笔买入今年12月到期、行权价在100美元/桶的布伦特原油期权合约。

  “不过,仅仅依靠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炒作能否助推油价冲高至80美元/桶以上,存在诸多变数。”大宗商品类对冲基金Again Capital合伙人John Kilduff透露,“一方面伊朗社会动荡可能会加大OPEC产油国之间的分歧,导致6月举行的OPEC会议很可能出现‘黑天鹅事件’——减产协议被中途叫停;另一方面近期利比亚与北海油田输油管道先后重启、加之美国页岩油持续增产,大幅抵消OPEC组织的减产努力。”

  盛宝银行(Saxo Bank)商品策略主管Ole Hansen也认为,今年年底布伦特原油期货将回落到60美元/桶附近,尤其在美国原油产量增加、OPEC减产幅度可能回落的情况下,原油价格未必能保持当前涨势。

  “当前原油多头已过于拥挤,一旦市场风向出现逆转,容易出现多头踩踏风险。”他向记者直言。

  地缘政治风险溢价上涨

  对于年初原油期货大涨,不少原油期货交易员大感意外。究其原因,去年12月底北海油田Forties输油管道重启,令原油市场每天增加约45万桶的供应量,对油价无形间构成下行压力。

  “没想到,伊朗社会动荡意外抵消了这个利空因素。”Helical Croft坦言。

  所谓伊朗社会动荡,主要是伊朗当前高失业率与高通胀率引发部分民众不满,纷纷举行罢工游行等活动要求政府能改变这些状况。不过,随着更多伊朗职员加入罢工队伍,对冲基金界开始担心罢工潮蔓延将冲击伊朗原油产量供应。

  OPEC最新报告显示,去年11月伊朗原油产量为381万桶/日,仅次于沙特(1000万桶/日)和伊拉克(440万桶/日)。但不少对冲基金预测,若罢工活动持续蔓延,伊朗每日产油量可能减少约40万-50万桶,正巧抵消北海油田Forties输油管道重启所增加的原油产量。

  John Kilduff则指出,这从侧面证明伊朗社会动荡并没有令全球原油供应吃紧。其中另一个原因,是从2016年四季度创下原油出口峰值后,去年伊朗原油出口持续回落,对全球原油供需关系的影响力随之削减。

  最新的船运追踪数据显示,去年11月亚洲主要石油进口国从伊朗进口的原油量同比减少29%,创下2016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一名熟知伊朗油轮船期的原油贸易人士解释说,究其原因,一是亚洲多个产油国致力于推动原油进口渠道多元化,降低对伊朗原油进口的依赖度与需求量,二是不少亚洲国家从美国大量进口页岩油。

  “其实不少对冲基金对此了如指掌,他们仍执意借机炒作油价上涨,目的是放大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升级的影响力,助推原油风险溢价大幅上升。”这位原油贸易人士强调说。

  摩根士丹利欧洲油气研究团队负责人Martijn Rats指出,过去三年原油库存高企期间,地缘政治风险所带来的减产风险并未体现在油价身上。但随着OPEC持续落实减产协议令全球原油库存下滑,地缘政治风险与原油供应不稳定的关联性正在增加,当前油价已计入了7-8美元/桶的地缘政治风险因素。

  “对冲基金未必对此感到满足。”John Kilduff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考虑到沙特内部反腐风波引发本国原油产量骤降的担忧,若伊朗因社会动荡也身陷产能削减困局,全球两大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的共振,将令油价出现至少10-15美元/桶的风险溢价,进一步刺激油价在短期内达到对冲基金的目标价位——80美元/桶,让他们能行使买涨期权获得巨额收益。”

  全球最大私募基金公司黑石集团(Blackstone)副董事长Byron Wien认为,得益于全球经济持续复苏带来的原油需求增加,以及OPEC减产协议导致库存持续减少,今年原油市场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将是WTI原油期货价格触及80美元/桶上方。

  减产延长效应被高估?

  尽管伊朗社会动荡令对冲基金看涨油价热情高涨,但原油市场多头交易日益拥挤,也在加剧多头踩踏风险。

  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过去数周原油期货市场波动性跌至过去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显示原油市场买涨力量过度集中,反而加剧了原油投机范围。这背后,是多数投资机构高估了OPEC延长减产协议对全球原油供需关系持续趋紧的影响力。

  Ole Hansen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多数投资机构认为OPEC减产协议会延长至年底,但随着伊朗社会动荡导致OPEC内部分歧升级(主要是沙特与伊朗的中东地区主导权之争),双方有可能在今年6月举行的OPEC会议上以减产协议达到预期效果为由,中途叫停减产协议;

  二是去年美国页岩油产量突破1000万桶/日,同时活跃钻井数仅为之前高位的50%,随着油价高企触发美国页岩油钻井开采日益活跃,今年美国原油产量还将额外增加逾100万桶/日,很大程度抵消当前OPEC的减产努力(每日减产180万桶);

  三是当前支撑油价持续上涨的主要因素,是原油期货市场出现期货贴水(即近期合约价格高于远月合约价格),这主要归功于OPEC严格要求成员国遵守减产协议,若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升级令OPEC减产协议难以得到有效执行,期货贴水状况将随之消失,令油价上涨失去最关键的支撑力。

  “其实,不少对冲基金已经注意到这些问题。”John Kilduff直言。具体而言,一是美国WTI原油较布伦特原油的价差触及过去两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表明今年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正拉低WTI原油期货涨幅;二是今年12月到期的原油期货较明年12月到期的原油期货溢价幅度创下历史最高水准,若OPEC难以确保全球原油供需关系持续趋紧,这种溢价状况将“不可持续”,进而使原油期货贴水状况消失与油价冲高回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油价市场风险日益加剧,选择提前获利离场的对冲基金并不多。

  “多数对冲基金都不认为自己是最后的买单者。”ETF Securitie研究主管James Butterfill向记者直言。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去年油价涨幅超过17%,已经大幅透支美元疲软与OPEC减产协议延长等利好因素,若产油国地缘政治风险炒作难以维系,加之全球原油供需关系持续趋紧存在诸多变数,油价将面临不小的回调压力。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原油价格创两年半新高背后:对冲基金借势地缘政治风险炒作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