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圆桌论坛二:场外市场是个性市场 要在专业基础上发挥优势

2018-01-21 12:04:40 和讯期货 

  和讯期货消息 2018年1月20日,由和讯期货主办的第十五届财经风云榜期货行业颁奖典礼暨第五届创世纪期货大赛颁奖典礼在上海召开。本次论坛以“转型升级,共融发展”为主题,邀请期货及衍生品业内各位重磅嘉宾、专业机构代表及行业人士汇聚一堂,共襄盛会,共谋未来!和讯期货现场图文直播报道。

圆桌论坛二:场外市场是个性市场 要在专业基础上发挥优势

  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军迈科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晴和、宏源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化栋、长江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显荣、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总裁许丹良参与圆桌论坛,现场以“场外业务与资产配置的机遇”为主题进行讨论。

  胡军: 场外交易太重要了,如果说把这个案例给到财政部,现在我们国家这么多钱在财政部手里。如果说能够实现这一点,我相信对我们国家的战略发展是有好处的。但是这里面就说到了一个问题。刚刚说到“瓶颈”,现在还没有到“瓶颈”的时候。先进一点的公司,刚刚伸出一只脚,大部分的公司连一只脚都不知道怎么抬。现在真正的瓶颈是如何迈出这一步。

  姜晴和:我想讲六个字:定位、特征、方向。定位。我认为今天的传统就是昨天的创新,今天的创新可能就是明天的传统。所以创新的步伐是永远不能停歇的,而且创新永远都是相对的。比如说海外市场,现在我们国内认为是创新业务,实际上在国外早就是传统的了。场外是场内的补充,都是市场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特征。场内市场是一个标准市场,场外市场是一个个性市场。场内市场是一个基础市场,场外市场是一个衍生市场。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各家公司的发展模式不一样,发展方向不一样,团队在专业方向上也有所不同。

  方向。既然我们有这么多的不同,我们未来的场外市场就需要大家针对自己的特点和特征在自己的专业基础上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比如说我们是以做贸易项为背景的,我们在仓单交换、风险服务、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要多做工作。

  王化栋:金融基础资产对应的金融场外期权个性化的衍生产品,也是期货公司的专业所在,也是我们的专业领域。前几天我们的一个老领导找我,跟我聊起这一块,他问我怎么看待这一块业务?我认为这一块业务是我们期货公司不应该放弃的。除了以商品为基础的场外期权,以金融资产为对象的场外期权,也应该是期货公司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未来所经营的内容。希望这一块可以为期货公司带来新一轮的利润和收入增长。

  谭显荣:场外市场对于期货公司或者说推出场外期权业务的金融机构来说,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就是期权价格和对冲成本之间的比价。所以对冲人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要把这个业务发展好,一定要提升自身应用复制或者是模拟一个期权的能力,如果说这个能力不够,这个业务发展一定是受限制的。这取决于我们能力的提升和人才的培养等等方面。

  许丹良:刚刚大家谈到了期货公司突围方向,我认为期货公司突围最好的方向是风险管理,而不一定是财富管理。因为就财富管理而言,我们先天就不是证券、银行的对手。因为论规模我们的先天禀赋就没有那么大的规模,但是风险管理市场巨大,是我们的专长。我们的子公司实力现在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提一点倡议,我希望把风险管理子公司牌照回归到期货公司,由期货公司真正把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在我们的层面可以落地做实。

  

  以下为文字实录:

  接下来即将进入第二场圆桌论坛:场外业务与资产配置的机遇。本场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是:和讯网金融衍生品事业部内容总编谢瀚瑶女士。本场圆桌论坛的嘉宾他们是:浙商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军女士,迈科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姜晴和先生、宏源期货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化栋先生、长江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显荣先生、方正中期期货有限公司总裁许丹良先生。

  有请各位。

  谢瀚瑶:非常荣幸,今天可以主持第二场的第二论圆桌环节。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主题是—— 场外业务与资产配置。我们知道今年场外业务规模有爆发式的增长,今年场外业务规模已达到1500亿元,而去年只有25亿元,如此爆发式的增长,各位领导认为场外业务增长的原因是什么?爆发式的增长能对我们期货公司业务其他业务有什么样的带动作用?

  胡军:我的理解,期货行业这两年其实一直在做场外业务,最近有一个品种基本上被期货子公司包揽了,那就是橡胶。现在做的混合胶和天然胶的库存基本上都在基差贸易手中。2017年开始的场外期权业务做的也很大,从规模上来看,整个场外业务的发展之后,我们以前把他分开来,基差归基差做,场外期权归场外期权做。未来的发展,基差和场外如何融合共同服务实体经济上,要更多的进行推广。我想未来的发展潜力还是比较大的。

  谢瀚瑶:姜总,您有什么样的看法?

  姜晴和:首先感谢和讯网,感谢大家。我想讲六个字:定位、特征、方向。

  定位。上一轮圆桌会议大家对创新和传统业务做了深刻的表述和探讨。是我认为今天的传统就是昨天的创新,今天的创新可能就是明天的传统。所以创新的步伐是永远不能停歇的,而且创新永远都是相对的。比如说海外市场,现在我们国内认为是创新业务,实际上在国外早就是传统的了。场外是场内的补充,都是市场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特征。场内市场是一个标准市场,场外市场是一个个性市场。场内市场是一个基础市场,场外市场是一个衍生市场。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各家公司的发展模式不一样,发展方向不一样,团队在专业方向上也有所不同。

  方向。既然我们有这么多的不同,我们未来的场外市场就需要大家针对自己的特点和特征在自己的专业基础上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比如说我们是以做贸易项为背景的,我们在仓单交换、风险服务、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要多做工作。

  谭显荣:我觉得最核心的是两个基本因素。

  一、期货是标准化产品,与针对现货市场多元化需求之间有不对称性。相对来说,场外期权是更为适合的。

  二、股指避险功能受到限制之后,2017年股票市场有很多机会,大家为了规避价格风险,想锁定比较合理的价格,很多都去了场外期权的方式。这两点引发了期货行业2017年场外市场爆发式增长。基于我的理解,还是股票的量最大,商品这一块绝对量不大,但是整个发展速度和大家的认知来看,2017年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

  谢瀚瑶:那么如何利用场外市场打好创新组合拳?

  谭显荣:场外市场对于期货公司或者说推出场外期权业务的金融机构来说,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就是期权价格和对冲成本之间的比价。所以对冲人非常重要,因此我们要把这个业务发展好,一定要提升自身应用复制或者是模拟一个期权的能力,如果说这个能力不够,这个业务发展一定是受限制的。这取决于我们能力的提升和人才的培养等等方面。

  谢瀚瑶:王总,您有什么样的见解?

  王化栋:2017年是期货行业的元年,一个是商品期货,一个是场内的商品期权,另外一个是场外期权。场外期权大规模的增长,当然这个规模和国际相比,和场内交易相比还有差距。从国际成熟市场来看,我记得2013年我们到美国考察,其场外市场成交名义规模是场内的十倍左右。场外市场现在之所以快速发展,从国际市场来看,就源于场内市场是一个标准的市场,标准的市场与客户的个性化的需求之间的矛盾带来了要满足这种个性化的需求,必须要通过金融机构,把金融机构用工具和资源形成个性化产品,来对冲客户风险,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利用个性化的需求带来了场外衍生品的快速发展。

  从这十几年国外成熟市场来看,场外衍生品是一个快速发展年。场外衍生品的发展也给这些投行为代表的,包括一些国外的期货商带来了新的商业模式,新的能力点。我想这可能是2017年我们场外业务快速发展的原因。但是大家从另外一个层面可以看到,其实我们期货公司的场外期权业务还是以期货子公司为主体展开的。其实证券公司在2017年也做了大量的场外期权业务,他们是围绕着股票等金融资产展开的,据我了解中信、中金、银行等几家券商,去年所带来的收入都在10亿以上,名义金额在2500亿左右。收入比期货行业2500亿名义金额所带来的收入高很多。

  金融基础资产对应的金融场外期权个性化的衍生产品,也是期货公司的专业所在,也是我们的专业领域。前几天我们的一个老领导找我,跟我聊起这一块,他问我怎么看待这一块业务?我认为这一块业务是我们期货公司不应该放弃的。除了以商品为基础的场外期权,以金融资产为对象的场外期权,也应该是期货公司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子公司未来所经营的内容。希望这一块可以为期货公司带来新一轮的利润和收入增长。

  许丹良:刚刚主持人谈到场外市场规模很大,但是实际上大吗?你看看国际上场外市场的规模就知道了,刚刚提到了是场内市场10倍以上,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应该是多大的规模?另外我们说期货市场经过二三十年的发展,已经很好了。但是实际上我们说只是标准化产品在交易所当中的60个品种,覆盖了大宗商品的产业链。我认为这一直都是在量变的积累,而中国的期货市场,什么时候实现质变,那就是我们利用场外市场把场内市场产品可以有机结合起来,为产业提供个性化全方位的服务。

  目前我们期货公司可以做的事其实只是经纪业务,我们服务实体经济还是落地在子公司,2017年我们刚刚展开手脚试水第一年,达到了如此公司。我们的子公司和产业客户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这个市场第一年就可以达到这个规模,一方面是市场合力的结果,另一方面是产业客户面对市场价格波动本身就有这样的需求,而且表达了强烈的风险管理的愿望和需求的愿望。我们的产业客户能不能利用场内交易基础品种进行风险对冲?我认为能力不够。大家想,从每一个生产环节都有很多的风险管理需求,没有一个是标准化的,可以和场内品种结合起来的。这个时候我们的子公司要帮助他们把这些风险和场内品种结合起来。产业客户的需求是规避价格大幅度波动带来的风险敞口,同时他还希望对于价格大幅度波动,能够制造一部分的风险收益,推翻了原来传统的套期保值的思路,以前套期保值的思路是让利润平滑一点。现在既要规避风险,还要在价格波动时挣的到Delta收益。而我们为他们提供服务,分散了风险,但是我们的诉求不是挣Delta收益,而是挣波动率的收益。我们和产业之间是一种有机结合,是一种长期共存稳定的局面。这种情况下有产业的需求,有专业的服务,场外市场会快速扩展,发展规模会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今天我们场内交易可以超过美国的场内交易规模,我们的场外交易也一定可以。

  谢瀚瑶:现在我们场外业务规模虽然有了快速增长,但是和全国经济总量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既然未来还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风险管理子公司目前还需要克服那些问题才可以实现这个美好的期望?

  许丹良:很好的一个问题。中国期货行业服务实体唯一通道就是在子公司落地,因为期货公司做不了。但是我们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中国的期货行业几百亿净资产,三万多人。用我们整个期货行业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去服务都不匹配,更何况我们的子公司。我们的子公司100亿净资产,一千三四百人的规模,实际上是远远不够的,而这个市场是非常大的。

  刚刚大家谈到了期货公司突围方向,我认为期货公司突围最好的方向是风险管理,而不一定是财富管理。因为就财富管理而言,我们先天就不是证券、银行的对手。因为论规模我们的先天禀赋就没有那么大的规模,但是风险管理市场巨大,是我们的专长。我们的子公司实力现在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提一点倡议,我希望把风险管理子公司牌照回归到期货公司,由期货公司真正把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在我们的层面可以落地做实。

  现在我们的状况是什么?我们子公司在前沿,服务于实体。但是他的人力不够,资金实力不够,又不是金融机构,银行又不给他授信,我就无法给他担保,因为要隔离。5年前设立这种模式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担心风险波及整个行业,所以要物理隔离。但是现在这条路已经走出来了,而且国外也证明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十九大又提出金融必须服务实体经济。如果说不能把牌照回归到期货公司,至少要打通我们和子公司之间的通道,可以帮助他们做风险管理。现在我们监管是穿透管理,他们出了问题我们要承担连带责任的,这和监管又有悖论。我们希望借助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大环境,推动条例改革变化。老条例把子公司牌照加进去,把自营放开,我们服务实体一定比现在做得更好。

  主持人:王总,您觉得风险管理子公司未来担子重吗?

  王化栋:其实这个公司我觉得是在原有期货公司标准业务基础上的一个产业链、价值链的延伸。实际上是对我们期货公司经营的专业能力和综合的资源整合配套能力的考验。如果说没有专业能力的公司,我们是经营不下去的。如果说没有综合配套公司,这个公司也不可能有好的营收。从目前子公司情况来看,有两类。一方面,大家认为我是从专业工具出发,利用场外的工具设计相应的产品。另一方面就是从客户实际需求出发,或者说产业客户,比如说永安资本去年做的很好,他们是从产业客户期限角度出发的。这样从客户的需求和子公司的资源进行整合。

  我自己认为,应该说两个路径都对,但是实际上最后两个缺一不可。作为一个子公司而言,对我们的考验一个是我们的专业性,我们的专业能力,他不仅对我们的管理是考验,对风险控制是考验,更重要的是对我们的工具,我们的产品等等的考验,我们所做的很多业务实际上国外银行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为驱动的自营交易。实际上客户是我们的交易对手。这样的情况下,你如何做出对冲价差,你把成本刨去,你有收益,你把风险控制住。这就要求我们非常强的专业能力。这是对我们子公司专业能力的考验。这方面我们首先面临专业人才,这个专业人才可能不仅仅是纸上谈兵的金融工具,还有客户个性化需求,场外场内产品等等都要了解和结合的东西。

  另外还有资本,现在子公司的资本,因为它是期货公司子公司,但是期货公司又不能给他做担保,它是一家孤立的子公司。这个时候对它的资本是非常大的考量。因为我们做的是公司的资源整合,公司上下游的产品,包括客户的资源,有的客户需要我们基金、资本的支持,没有资本,没有钱是没有话语权的。,但是子公司现在在资金上有很多的困难。期货公司不能给他担保,作为股东而言,就很难在这个价值链上整合。

  过去期货公司一直是在严监管下标准化的经营,我们固有的模式,风险的战略理念和经营这种非标的个性化业务,包括我们的决策机制、公司风险偏好,都要适应我们子公司的管理和决策,这也是一种考验。因此人才、资本、经营管理都是对我们子公司的约束。

  我非常赞成许总讲到的,人为的东西能不能解决,我们自己人为设立的,我们自己行业设立的藩篱能不能先自己拆掉。后面内在的专业能力、资本,这需要股东、期货公司、市场来解决的。这些我们内外结合,找到我们子公司发展的一条路径。只有子公司充分发展,期货公司的个性化经营和差异化的经营,期货公司新的商业模式都可以走出来。

  谢瀚瑶:谭总,我们有没有什么好的经营模式分享给大家?

  谭显荣:风险管理子公司这两年在服务实体经济过程当中,按照证监会倡导的几种业务类型而言,比如说代理套保、联合套保、仓单质押等业务各家公司都做得不错。对实体经济的风险管理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这方面的案例很多,基本上每家公司这些方面都做得比较好。

  实际上我们风险管理子公司面临三个方面的先天不足。

  一、定位不足。风险管理子公司到现在的定位都是一个怪胎,既不是金融机构也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贸易企业。有人说它是金融公司,不对。它应该是基于期货市场功能的一种延伸的特殊的准金融企业才对。这个定位的错误,导致我们的银行、税务、监管各个方面对公司认识不一样,限制了公司的发展。

  二、人才不足。我们的期货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以前我们说要做现货领域的期货专家,期货领域的现货专家。这才是风险管理子公司能够去做风险管理的服务商和供应商。但是我们的人才不足,这就直接影响了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发挥期货市场功能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的效率和效能。

  三、监管趋严,在严监管环境下发展创新业务有先天不足。期货本身就是高度标准化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想在这个基础上发展非标化、多样化的产品满足客户要求,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的业务范围受到了大量的限制。比如说场外业务,实际上不仅仅是我们说的商品期权和场外期权,还有期货市场标准化以外非标的衍生品市场,或者说我们把标准化市场进行分拆和现货市场进行对接,这种真正的场外业务是需要风险管理子公司实现的。而我们想做做不了,不能做。

  因此,我认为风险管理子公司是怪胎,包括在中期协开会我也会谈这样的观点,一定要把它放开发展,这样才有希望,否则越往前走,限制会越多。

  谢瀚瑶:接下来我想问一下姜总,资产管理子公司的情况现在比较尴尬,您有什么样的思考?

  姜晴和:我还是想讲三点:现状、困惑、出路。

  现状。大家讲场外市场未来的发展,刚刚各位都谈到了,确实前景非常好。但是我们说前景很美好,现状太骨感。第一个是我们的子公司资金实力不足,第二是政策原因,第三是我们场外市场的很多业务都要依托于我们的子公司做。因为母公司的管理法规和规章特别清晰。尤其在大的监管背景下,变通余地非常小。但是子公司本身的资本实力,而且它确实是一个怪胎。我们本意是用有限公司的办法来割断我们的风险,但是现在我们的管理又把它作为一个金融机构在管,而它又不是金融机构做的是场外个性化服务,在管理之间就存在了矛盾。

  困惑。以我们而言,我们原来是做现货贸易为背景的公司。我们和券商背景的朋友交流,他说你们做子公司有一些优势,实际上是张家不知李家苦。2015年,我们子公司做销售做了100多亿,应该是比较大的。但是在2016年上三板的时候出现问题了,因为有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因为我们本来设立子公司的初衷就是利用母公司的优势去服务产业经济。但是目前的政策又限制了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的联系。

  出路。一个是政策,一个是市场。政策方面,比如说我们刚刚谈到它就是一个怪胎,既然你设立了它,就要有一些个性化的,甚至是规避现有对母公司管理的一些约束,让它放开去做。现在又要管理母公司的方法管它,就会让它走不动了。而且期货公司母公司理论上来从经营角度讲不需要那么多资本金。但是从防控风险角度来讲,资本金是必须的。但是子公司要提供流动性必须要有资本金支持,因为没有钱,自己怎么放大呢?我们是子公司的股东,但是股东不能为子公司做担保,股东的钱他是用不了的。如果说把母公司投资到子公司,又受到金融管理的限制。目前让一个小孩去做一个未来大人做的事,还是力量有限的,因为他身体太弱了,做不了。而且他又是一个既受学校管也受家长管的孩子。所以他走起来要么是家长觉得他走得不好,要么是学校的他走得不好,所以他就不知道怎么走了。未来随着一步一步积累,可能大家会有一些共识。2015年以前我们最多提的是创新,2016年是监管,2017年我们提的是回归本业,既然要回归本业,就要给他一片天空,一片土地,让他飞,让他走,否则他走不动也飞不起来。

  胡军:说一个案例,今年大豆的价格从3800跌到3600,我们大豆保险保了5个半月,平均赔给农民120块钱,最多一个农民赔了170块钱,基本上60%下跌覆盖到了。如果说不是用我们这样的方式来接触农民问题,靠我们原来财政部的收储。假设今年按照3600收储,财政没有给一分钱农民补贴,因为跌到了3600。我们按照农业贷款算利息,4%是最少的,那也要一百四五十的成本。另外是仓储费,放一年,大豆期货交割仓库5毛钱一天,实体经济便宜一天,总要1毛钱一天的吧。一年下来36.5。还有损耗,还有陈化问题。我这么算一算,300块/吨的成本。农民还一分钱好处没有拿到。而我们的做法农民一年人均120元拿到手了。如果说按照传统的方式,农民一分钱好处没有,300块/吨的成本我们还没了。

  场外交易太重要了,如果说把这个案例给到财政部,现在我们国家这么多钱在财政部手里。如果说能够实现这一点,我相信对我们国家的战略发展是有好处的。但是这里面就说到了一个问题。刚刚说到“瓶颈”,现在还没有到“瓶颈”的时候。先进一点的公司,刚刚伸出一只脚,大部分的公司连一只脚都不知道怎么抬。现在真正的瓶颈是如何迈出这一条腿。

  第一,农业保险我们走到现在,如何让财政部、国务院知道我们做的事,我们期货做了贡献,财政部要知道,农业部要用起来。如何让市场各方,由需求方来使用这一块,这需要行业共同努力。

  第二,我们现在少量公司在做这个事,我们也很担心,一条腿刚刚迈出来,监管也在看你怎么走,这里有很多问题,比如说黑龙江大豆,整个黑龙江大豆几百万吨,如果说我们都给保了,一个期货子公司你可以开多少仓,可以做多少对冲?这当中的监管会不会有问题?会不会一条腿还没有迈出来就给你叫停了?还有配套套保等各项措施怎么跟上。还有期货公司自己实力怎么增强,现在个别公司在做,当大家都在做的时候,场外期权这个业务是一种对冲风险。风险管理子公司基本上就是几个亿的注册资本,一旦接了一个大业务,单笔业务出现比较大亏损的时候,我们有没有承受能力?我们现在用波动率,我们的研究能不能跟得上波动率的变化,如果说看错了,造成比较大亏损的时候,你能不能兑现?所以我觉得这个里面,我们不是说“瓶颈”而是在找突破。就是到底这个脚怎么走?

  未来看,我们很乐观,无论如何,期货行业和现货行业最大的区别在哪里?期货行业是一个没有日子的行业,你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所以对期货行业而言,场外期权的业务无论如何都要往上走。这一次习总书记十九大报告很大篇幅谈到我们要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现代化经济体系当中提到六点,其中一点是乡村振兴战略、一点是区域局部平衡。这两点就是我们期货行业要做的事。先让实体企业转型升级得以实现,我觉得我们这样去做了,整个行业有出路了,整个企业经济转型实现了,整个国家战略达到了,未来整个前景看好。

  谢瀚瑶:时间的关系,我们最后一个问题。各位老总用一句话谈谈2018年,你们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好期货行业应该做的事。

  胡军:2018年,金融行业四大板块:一是支付银行做的,二是投融资证券和银行共同做的,三是风险管理期货行业做的,四是财富管理。所以2018年,期货行业做好两件事,风险管理和财富管理。

  姜晴和:各个公司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和所长,我们怎么好自己的事呢?根植于组织中,一定百花齐放。

  谭显荣:期货行业2018年还是要不忘初心,坚守职责。从发展的角度,18从中国传统来说是“要发”,又是狗年,要“旺”,我们对2018年期货行业的发展充满信心。

  王化栋: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提出建设中国期货市场30周年。1988年国务院文件提出要建立期货市场。我觉得十九大主题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期货市场就是在改革创新当中突破出来的新的市场,新的工具,期货行业也是一个新的行业。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为这个行业的创新和突破给予更多的容错和试错的勇气和机制。

  许丹良:刚刚大家谈了场外、前景和困难。充分体现期货行业的“位卑未敢忘忧国”的家国情怀。2018年,我呼吁一下,希望期货协会可以先站出来扛起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大旗,率先推动行业变革。

  谢瀚瑶:2017年期货市场曲折发展,拥抱实体经济始终是根本目标。那么为了建设一个更高效的全面的多层次衍生品市场,商品与金融,场内与场外,期货与期权需要共同发力,多点开花。我们也希望在已经到来的2018年场外衍生品市场在防范风险的主旋律下,在期货公司、交易所及各类机构及个人的参与下能继续提速,保持良性发展的态势,感谢大家。

  

(责任编辑:邵一迪 HF1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圆桌论坛二:场外市场是个性市场 要在专业基础上发挥优势》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