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原油期货即将上市 岂能不知全球原油定价史

2018-03-08 18:15:00 华尔街见闻 

  自2010年4月股指期货上市以来,还没有哪个期货品种能在各方面与之抗衡,巅峰时期成交量一度比所有商品加起来还要多。然而随着手数的限制,流动性逐渐萎缩,往日威风早已不见。

  但马上这一切就将不同了,还有18天中国第一个国际性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即将上市。无论是成交量,资金容量还是市场受众度都可与股指比肩。

  但在心急火燎准备投入“战斗”之前,不妨先看一看国际原油定价的历史背景。从过去来看,原油市场的发展不可谓不波澜壮阔,战争、政治、投机操控都在这一国际品种上上演。

  如果我们能够从国际原油市场的历史背景中发现一些经验或规律,这无疑将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和交易即将上市的原油期货。

国际原油市场

  原油期货市场价格在国际石油定价中扮演着关键角色,全球每年石油贸易量的85%都会参照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

  世界石油期货市场的主要成员包括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伦敦洲际交易所(ICE)、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新加坡交易所(SGX)。

  其中纽约商品交易所上市的轻质低硫原油期货(代码CL,其交割标的物为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与伦敦洲际交易所的布伦特原油(代码BRN,标的物为北海布伦特轻质低硫原油)是目前世界上交易量最大、定价权最权威、影响力最广泛的原油期货合约。(国内即将上市的是中质含硫原油)

  而近几年随着美国页岩油开发的深入,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期货的影响力与定价权威性迅速崛起。早在200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的总手数就超过1亿手,占能源期货交易量总体的60%。

  除此之外还有两大国际组织机构也对原油价格起着关键性作用,一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能源署IEA(其成员大多为欧美发达国家),另一是以沙特为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其成员大多为中东产油国)。而俄罗斯则是除OPEC以外最大的产油国,他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油价。

  全球原油现货贸易定价大多采用基准价格+-升贴水调整的公式计价。也就是在原油期货的基准价格上作升贴水调整,但也有些是以普氏(Platts)、阿格斯(Argus)等第三方评级机构作为参照的。

  现在的全球原油基准价定价体系大致分为三块:

  一是以WTI原油期货为基准的北美地区。

  二是以Brent为基准的西欧、非洲地区。

  三是相对散乱的中东及亚太地区,中东地区出口到亚太的以普氏阿曼/迪拜原油均价为基准,沙特、科威特、伊拉克出口至北美的则以阿格斯的高硫原油指数ASCI为基准,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则以分别以乌拉尔原油和辛塔原油为标准,再加上东京与新加坡交易所的原油期货价格。

  不过在没有原油期货之前,全球原油的定价体系呈现出更多的政治色彩,原油不仅仅可以是一种商品,也可以作为一种武器来使用。

不仅仅是商品

  1960年9月OPEC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成立,在此之前世界石油的定价权长期受西方国家垄断,处于1.5~1.8美元/桶的低价。当时的美国、法国、日本,等国家都由于石油资源相对贫瘠无法自产自足只能依靠进口,而石油对于工业发展国来说是经济血脉,在没有新能源、页岩油这些技术之前,油价的高低足以影响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

  1973年10月,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宣布减少石油生产,并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石油禁运。当时原油价格从每桶不到3美元飙涨至13美元,提价4倍还多。这一突然提价打的西方原油进口国措手不及,国际收支赤字大大增加,经济陷入一片混乱。

  那一年美国工业生产下降14%,日本下降22%,所有石油进口国生产力大幅放缓。美国经济增长-1.75%,日本-3.25,英国-0.5%,工业国家进入全面衰退。

  而沙特阿拉伯的当年收入从1973年的300亿美元猛增至1974年的1100亿美元。短短一年时间,中东产油国就从贫穷直接跳级成巨富。

  1974年西方国家吸收了这次教训后,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再次出现的石油危机,在美国倡议下,13个国家齐聚华盛顿,决定成立能源协调小组,也就是现在的国际能源署IEA。

  在那个年代战争、经济、政治、贸易这一切都围绕着石油在转,石油不仅仅是商品,它还是一国战略性资源,经济的大动脉,工业的血液,政治博弈的筹码。国内期货上市的沥青、PP、PTA都是原油加工产物,交易原油所需知道的不仅仅是产业链知识,它更需要一种全球性的博弈角度来观察。

第二次石油危机

  1978年底巴列维王朝被推翻,社会经济动荡不安,伊朗彻底丧失原油生产能力致使石油市场每天短缺500万桶,占世界消费总量10%。突然的供应减少引起一阵恐慌,再加上石油商煽风点火,油价急剧上升。

  紧接着,两伊战争爆发,两国的石油出口量瞬间锐减,最激烈时还曾一度中断。全球石油产量从580万桶/日聚降至100万桶不到,原油价格再度飙涨。随着油价的迅速上涨,OPEC内部发生了分歧,多数成员国主张借机提高油价,沙特阿拉伯则主张大幅增产来缓解油价飙升,但结果并不如沙特所愿,各原油生产国轮番提价。

  战争的爆发及产油国的火上浇油致使石油价格从每桶13美元猛增至1980年的34美元,又一次引发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西方工业国家的发展再次全面衰退。

  为了应对石油危机的再次到来,1980年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成立,于1988年6月推出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上市后取得了巨大成功,迅速超过重柴油期货成为该交易所最活跃的合约,从此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成为了当时国际石油定价的基准之一。(现已被伦敦洲际交易所收购)

  美国则于1986在纽约商品交易所上市了轻质低硫原油期货合约即WTI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

  受益于美国庞大的进口量和金融影响力于2001年成交量达7254万手,日均成交量27万手,远超其他交易所。至今纽约交易所的WTI原油期货合约仍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定价基准。

  而东京、新加坡也分别在1999年、1989年上市了汽油、煤油、高硫燃料油期货合约。

  两次石油危机的爆发直接导致了石油期货的诞生,无论是哪国推出的石油期货,一上市后成交量都呈现快速增长之势,并超过金属期货,成为国际期货市场上最重要的品种之一。没有石油期货就意味着那些非原油生产国在原油进口价格上任人宰割,经济随时准备遭受巨大冲击。

原油期货崛起

  1990年8月初伊拉克攻占科威特,随后联合国对伊拉克实行包括石油禁运在内的全面经济制裁,使得来自伊拉克的原油供应彻底中断,国际油价急升至42美元高点。当年纽交所的WTI原油合约在短短4月内上涨19美元至最高价37.21,比原先翻了一倍有余。

  至此三次由地缘政治危机引起的油价暴涨结束,除了经济衰退外,各国各组织对于石油危机的应对调控能力也更强更成熟了。但随着伦敦、纽约上市了原油期货后,另一股代表着金融投机的华尔街势力开始登上石油舞台,他们利用美元效应推高国际石油价格、牟取暴利。

  2008年2月26日,纽交所WTI期货合约最高价突破100美元/桶。在突破了100美元/桶这一公认底线价位后,创新高似已成为常态,尽管OPEC组织一而再,再而三公开表明,并不存在原油供应不足的情况,油价飞涨是由于股市低迷和美元贬值导致的,甚至还表示如果如果市场表明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的话,该组织随时准备增产。

  然而在高盛、花旗、摩根等大行经济学家们的鼓吹与低美元配合下,WTI原油期货价格在随后的5个月左右时间里继续上涨了50%,于2008年7月11日涨至历史最高价147.94美元/桶。令人称奇的是,每一次高盛发布看涨原油的分析后,油价都会如约上涨。

  国际原油价格在短短几个月内如此暴涨,无论是从供需、成本、还是地缘政治来看,都已无法解释,当年又正值次贷危机爆发,全球经济增速下降,石油需求不可能有实质性的增长。油价的飙升似乎已脱离基本面和OPEC的控制,仅仅只是期货价格上的一个数字。

  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统计,7月中旬之前非商业性交易持仓量始终处于净多头,基金净多持仓量一度高达1.15亿桶,是当时全球原油日消费量的1.33倍,其中基金多头持仓量最高达到2.68亿桶,是当时全球原油日消费量的3.1倍。摩根、高盛、巴克莱、摩根士丹利,至少控制了当时石油商品期货市场上70%的交易头寸。

  但好景不长,由于美联储及财政部低估了次贷危机的威力,经济衰退逐步散发至全球,金融危机大爆发,工业经济增速均放缓,石油需求一落千丈,加之投机基金因次贷损失惨重,部分基金开始撤出原油期货。在短短5个月内,纽交所WTI原油期货合约倾泻100多美元,跌幅超68%,于2009年2月份跌至当年最低点40.11美元/桶。

  受此次08年油价暴涨影响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印度以及中国等亚洲国家和地区纷纷大幅上调国内油价,通过原油期货,美国这一非石油生产国也在全球原油定价上有了话语权,当然原油期货崛起的同时也增加了金融投机的风险,放大了价格波动。

  此次暴涨过后美元对石油价格的影响力如日中天,世界原油定价权逐步从OPEC、俄罗斯手中转移到美国原油期货上。特别是近几年来得益于页岩油技术的革新,美国不仅解决了国内石油需求问题,还有足够的产量出口到国际上。中东诸国及俄罗斯虽仍是世界产油大国,但对于油价的掌握能力早以力不从心,随着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全球原油价格的定价权已大半落在WTI原油期货上。

中国

  一直以来中国都是石油进口大国,相对于中国人口来说,国内石油资源太过缺乏,石油开采难度和质量也不如中东。作为如此需要进口石油的大国,却无论是定价权还是生产资源都掌控在海外国家。石油期货的推出不仅是必须的一步,也是关键的一步。

  北美有WTI作定价基准,西欧有Brent作定价基准,亚太地区则以产地定价为主,中东、俄罗斯、新加坡、东京各执己见,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威定价,这也为国内原油期货上市提供了良好的机会。如果没有原油期货的推出,那么中国作为一个纯原油进口国将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也许现在的石油价格非常理想,但几年来中国已发展成庞大的制造业国家,一旦原油危机再次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在原油期货定价上有非常巨大的优势,庞大的原油进口量与世界第二经济体量,发达的工业制造与高人口需求,还有上海这一远优于日本、新加坡的交割地理位置。一旦中国原油期货成功推出,随着成交量和影响力的上升将随时影响亚太市场原油定价权,而只要有了定价权就能在原油进口价格问题上游刃有余。

  当然一些可能存在的问题也不得不堤防,中国虽已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在金融市场方面的影响力始终不足,这一国际化期货品种能否得到国外投资者的认同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其次品种国际化意味着允许大量外资的进入,而这些外资中实力强大,体系成熟的国际炒家也将进入中国市场,如何通过公平的监管来防止海外炒家的操控也是一大难题。

  包括保证金过于高昂影响投资者参与度,而没有较高的参与度市场流动性就会枯竭,价格权威性也会打折扣,这些问题都有待观察和解决。

  但对于众多的投资者来说,原油期货仍然是万众期盼的热门品种,它的推出不仅弥补了原油定价权的空缺,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使得投资者有更多的投资选择,在此祝愿原油期货上市后能顺利运行。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原油期货即将上市 岂能不知全球原油定价史》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