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库存变动方向不一致 菜油、豆油与棕榈油的价差将进一步扩大

2018-06-08 07:50:57 和讯网 
  文丨王瑞 何曙慧 张秀峰

  2018/2019年度全球棕榈油持续增产,全球油脂产量与库消比也将提升,供应宽松令油脂市场整体承压。不过,全球大豆与菜籽库存下降、国内新一轮菜油抛储已经结束、养殖亏损制约油厂开工积极性、豆油库存增速放缓等因素决定了油脂品种间价格走势的分化。未来,菜油与棕榈油、豆油与棕榈油的价差将持续扩大。

  1

  全球油料库存下滑 油脂库存攀升

  食用植物油的来源主要有二,一种来源于草本植物,主要是大豆、菜籽等;另一种来源于木本植物,主要是油棕树。

  大豆库存减少带动油料库存下降

  草本植物中的油料主要有大豆、菜籽、葵花子、花生、棉籽、棕榈果和椰子。其中,大豆产出占比最大,占上述7种油料的60%;之后是菜籽,占13%;葵花子和花生的占比为8%。故而,大豆市场的变化会影响整个草本油料市场的供需格局。

  USDA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8/2019年度,全球7种主要油料的期末库存预计减少6.6%,库消比下降至12.8%,为近5个年度的最低水平。由于阿根廷在2018年2—3月遭遇严重干旱,2017/2018年度大豆产量大幅萎缩,进而导致全球大豆期末库存较上年度减少422万吨。大豆作为最主要的油料,库存的减少意味着2018/2019年度全球油料库存与库消比下降。

  2018/2019年度,7种油料的库存预计减少703万吨。其中大豆减少546万吨,占77.7%;花生库存减少88万吨,占12.6%;棉籽减少45万吨,占6.3%。上述三者的库存共减少679万吨,占比高达96.6%。全球主要油料库存减少,等于食用植物油原料减少,势必制约其产出。

  棕榈油库存累积导致油脂库存增加

  食用植物油除了从上述草本油料作物中提取,还可以从木本植物中提取。全球最大的木本植物油为棕榈油,其由油棕树上的棕榈果压榨而成,产量约占全球油脂产量的35%。而草本植物油中,排在前三位的是豆油、菜油、葵花子油,占全球油脂产量的比重分别为28%、14%和9%。

  2018/2019年度,全球油脂产量与消费量预计均有所上升。其中,产量增加760万吨,消费量增加720万吨。同时,期末库存增加190万吨,增幅为9%,为近5个年度的的最大增幅。产销增幅较大的油种是棕榈油和豆油。棕榈油产量与消费量分别增加287万吨和303万吨,豆油产量与消费量分别增加259万吨和229万吨。由于2017/2018年度棕榈油库存增加162万吨,而豆油库存减少58万吨,因而在2018/2019年度的期末库存中,棕榈油增加181万吨,豆油只增加5万吨。

  经过2016年的厄尔尼诺,棕榈油产量快速恢复,最近3个年度的平均增速为7.21%,而消费增速仅有4.94%,以至于棕榈油库存不断累积,2017/2018年度、2018/2019年度的库存增速分别为17.9%和16.9%。

图为全球油脂产量、消费量、库消比变化
  图为全球油脂产量、消费量、库消比变化

  2018/2019年度,棕榈油期末库存预计增加181万吨,油脂市场整体只增加188万吨,棕榈油贡献了96%的库存增量。全球油脂产量、消费量、库存的增速与棕榈油的变化有相似性,棕榈油产量大幅回升,导致全球油脂供应宽松。

  整体来说,2018/2019年度的油脂油料库存走势分化,以棕榈油为主的木本植物油供应大于需求,库存与库消比上升,而以豆油为主的草本油料供应偏紧,库存与库消比下降。

  2

  产量持续扩张 棕榈油运行重心下移

  种植面积增速稳定

  2001/2002年度以来,全球油棕树种植面积的增速稳定在5%,而随着天气的变化,单产表现出波动性。2015/2016年度之后,全球棕榈油单产增速较快,最近3个年度的平均增速为4.15%,再叠加种植面积的增加,全球棕榈油产量平均增速为7.21%。

  全球棕榈油产量大幅增加,库存与库消比提升,2018/2019年度,全球棕榈油库存将达到历史峰值1250万吨,库消比也高达18.35%。

  主产国库消比处于历史高位

  棕榈油产出主要集中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2018/2019年度,全球棕榈油产量预计为7260万吨,印度尼西亚为4050万吨,马来西亚为2100万吨,二者合计占全球棕榈油总产量的85%。2018/2019年度,印度尼西亚棕榈油产量将较上年度增加200万吨,增速为5%;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将较上年度增加50万吨,增速为2.67%。产量的增加导致库存与库消比上升,2018/2019年度,印度尼西亚棕榈油库存将增加26.12%,马来西亚库存将增加21.09%。同时,这两个国家的库消比也将分别上升至11.39%和17.56%,尤其是马来西亚,库消比创出新高,远远超过近20个年度10%的均值水平。主产国产量与库存增加,奠定了全球棕榈油市场供应宽松的局面。

  棕榈油生产受天气的影响,产量与库存呈现明显的季节性规律。一般来说,上半年库存减少,下半年库存增加。2018年下半年,棕榈油处于季节性增产周期,不断释放的产量将导致棕榈油现货期货价格重心下移,预计运行区间会从5000—6000元/吨变为4000—5000元/吨。

图为马来西亚库存与库存季节性因子变动3
  图为马来西亚库存与库存季节性因子变动3

  原料供应偏紧 豆油更具涨升潜力

  全球大豆库消比降至近5个年度最低水平

  阿根廷减产引发全球大豆供需格局的改变。2017/2018年度,阿根廷大豆产量较上年度减少1880万吨,减产幅度高达32.5%。阿根廷产量占全球大豆总产量的16%,大幅减产导致全球2017/2018年度大豆产量萎缩1360万吨,降幅为3.9%。全球大豆消费则相对稳定,除2014/2015年度,消费增速一般在5%。可以说,阿根廷减产直接影响了库存变动,2017/2018年度全球大豆库存为9200万吨,较上年度的9600万吨减少4.4%。

  2018/2019年度,全球大豆产量预计为3.55亿吨,较2017/2018年度的3.37亿吨增加5.3%,但较2016/2017年度的3.5亿吨只增加1.2%。2018/2019年度,全球大豆消费量预计为3.58亿吨,较2016/2017年度的3.3亿吨增加8.7%。最近两个作物年度,大豆产量平均增速为0.7%,而消费量增速为4.3%,以至于全球大豆库存减少至8700万吨,库消比降至24.2%,为近5个年度的最低水平。

  通常情况下,大豆库消比与CBOT大豆期货价格呈负相关。2018/2019年度,大豆库消比降至近5个年度的低点,再遇到恶劣天气,则低库存叠加低产量,大豆价格重心将随之上移。中美贸易摩擦导致油厂买船延后,三季度国内买家将集中采购美豆,而美豆出口的好转将提振价格,1000美分/蒲式耳是比较有吸引力的点价位。2018/2019年度的库消比低于2015/2016年度,天气、贸易等因素有望将美豆价格推升至1200美分/蒲式耳,现货企业可以较早锁定价格低廉的大豆,以便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卖基差合同。

  养殖亏损导致豆粕需求萎缩

  早期,我国进口大豆,主要将其作为油料作物,用于压榨食用油,豆粕仅是副产品,用于增厚油厂压榨利润。而随着消费的升级,蛋白需求旺盛,养殖业规模扩大,豆粕需求增速超过豆油,油厂的压榨利润与豆粕的基差高度相关,豆粕销售的快慢影响油厂的压榨进度。

  如果豆粕库存偏低、下游需求旺盛,那么油厂会提高开机率以增加豆粕产出,而豆油由于存储时间长,就当作副产品。如此一来,豆油库存增加,价格承压下行。反之,如果豆粕库存偏高、下游需求低迷,那么油厂会控制开机节奏,以免过度压榨导致豆粕库存累积,进而出现胀库现象。

  2018年,猪肉价格下跌,养殖持续亏损,饲料需求萎缩,豆粕销售放缓。现阶段,生猪产能过剩的问题很难明显改善。出栏体重和生育仔猪数量增加是猪肉市场供过于求的主因。与2015年同期相比,2018年生猪出栏体重增加6公斤。此外,能繁母猪的PSY(每年所能生育仔猪头数)水平也在提高,全国平均水平已到18头,规模猪场的PSY水平甚至已到20头。

  豆粕需求下滑导致油厂开机率下降,豆油库存增速随之放缓,有利于豆油价格上涨。通常,豆油与豆粕价格呈现季节性规律,且二者走势相反。

  按照季节性规律,豆粕库存高点出现在7月底8月初,随后进入消费旺季,豆粕库存逐步减少。在此期间,油厂采取挺粕抛油策略,油脂库存增加,油粕比下降。四季度,处于春节备货的油脂消费旺季,豆油库存逐渐减少,油厂采取挺油抛粕策略。

  2018年,由于养殖亏损,豆粕销售不畅,其库存高点提前两个月出现,豆粕的库存变动比豆油的库存变动更能影响油厂的压榨节奏。在全球大豆库消比下降、豆粕库存高位时期,豆油价格更具上涨动能。

  国储抛售完毕 菜油市场化程度增强

  全球菜籽与菜油库消比走低

图为全球菜籽产量、消费量、库消比变化
  图为全球菜籽产量、消费量、库消比变化

  2018/2019年度,全球菜籽产量预计为7540万吨,消费量为7510万吨,产量与消费量较上年度分别增加1.52%和2.73%。同时,库消比为8.68%,低于上年度的8.89%,且低于近10个年度的均值10%。

  2018/2019年度,全球菜油产量与消费量预计均为2950万吨,期末库存为355万吨,较2017/2018年度的370万吨减少4.78%,库消比为12.04%,处于近8个年度的最低水平,且库消比自2014/2015年度以来连续5个年度下降。

  全球菜油库存下降,主要原因是我国停止收储菜油并持续抛售国储库存。我国菜油库存从2013/2014年度的400万吨下降到2018/2019年度的180万吨,降幅超过50%,而在此期间,全球其他国家的菜油库存变动不大,维持在150万—170万吨之间。

  农民种植油菜积极性受挫

  国内停止收储菜籽后,菜籽收益减少,农民种植积极性下滑,菜籽产量、库存与库消比下降,去库存的效果明显。国内菜籽为非转基因,且长江中上游有食用浓香型菜油的习惯,分割了国内菜籽和加拿大转基因菜籽的消费市场。进口菜籽价格低廉,压榨的菜油与盘面较为接近,而国产浓香型菜油价格偏高。国内菜籽减产但压榨需求旺盛,再考虑到加拿大菜籽减产预期强烈,全球菜籽与菜油供应引发市场担忧情绪。

  公开拍卖与定向销售的菜油,目前大部分已被消耗掉,相较于棕榈油,菜油溢价增强,菜油与棕榈油的价差有望进一步拉大。

  综上所述,2018年上半年,油脂市场整体供应宽松,价格在底部徘徊,而下半年,东南亚棕榈油持续增产,进而导致全球油脂产量与库消比提升,油脂供应依然无虞。不过,全球大豆与菜籽库存和库消比下降、豆油累库速度放缓、菜油抛储结束,品种间的供需差异将促使价格走势分化。未来,菜油与棕榈油、豆油与棕榈油的价差将持续扩大。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库存变动方向不一致 菜油、豆油与棕榈油的价差将进一步扩大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