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镍半年报:结构分化延续 浅近虑深远忧

2018-07-05 08:08:53 和讯网  东证期货曹洋
  走势评级:镍:震荡

  报告日期:2018年7月4日

  ★结构性分化延续:红土镍矿偏松,硫化镍矿偏紧:

  印尼矿回归市场加速,菲律宾矿政策约束减弱,红土镍矿供给整体趋于宽松。硫化镍矿投资走出冰冻期,前期停产产能预计明年回归市场,2H18硫化镍矿供给仍将偏紧。今年镍矿产量增速或达到8.8%,较年初预期下调。下半年需要警惕印尼政策变动。

  ★结构性分化延续:精炼镍产出修复有限,镍铁产出突飞猛进:

  国内精炼镍产出瓶颈已现,海外精炼镍产出增长可期。从矿端至冶炼端,精炼镍产出修复加速料在2019年。投产与盈利扩增双周期刺激,印尼镍铁产量突飞猛进,国内也受到高盈利促进,但环保行动对产出形成约束,下半年警惕镍铁受扰全面升级。

  ★结构性分化延续:海外需求加速,国内需求减速:

  印尼新增产能投产,叠加欧美不锈钢厂增产,海外不锈钢对镍料需求阶段加速。内忧外患,国内不锈钢基本面转弱,下半年钢厂盈利被挤压恐将更加严重,钢厂减停转压力增大,国内不锈钢对镍料需求阶段减速。新能源汽车对镍料短期支撑有限。

  ★投资建议:

  供需缺口在今年料将扩大,明年缺口或转入收缩。考虑到下半年环保形势更为严峻,短期基本面对镍价支撑仍将继续。下半年宏观对镍价影响更大,精炼镍库存变化受预期指引,基本面转势尚需时日,但宏观利空如果超预期,可以短期扭转预期。这是下半年镍价最大的下行风险点。

  下半年镍价波动将更大且更频繁,2018年LME年度均价或上涨至14000-14500美元/吨。节奏上看,三季度或强于四季度。套利方面,重点关注做多沪伦比的机会。

  ★风险提示:

  政策性因素干扰供给;终端需求显著收缩。

  1

  结构性分化延续:红土镍矿偏松,硫化镍矿偏紧

  近20年来,全球镍矿供给的结构性变化有两大特征:一是亚洲地区供给增长显著,占比不断扩大;二是红土镍矿供给在总量中的占比不断加大。这种结构性变化本身由需求端结构性变化所推动,但未来却变数重重。我们认为接下来硫化镍矿的供给将更为市场所关注,自上而下去看,其变化将决定精炼镍供给的弹性深度。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硫化镍矿方面:

  由于债务问题的困扰,叠加下游需求驱动不强,全球Greenfield项目投资停滞不前。虽然镍价已经回升至15000美元/吨以上,但矿企在投资Greenfield项目方面仍然非常谨慎,我们认为问题的症结有以下几点:

  1.海外矿企去杠杆周期远未结束;2.镍价前景不明朗;3.红土镍矿对硫化镍矿的替代威胁;4.缺乏优质矿山的勘探发现等。这些长期性因素暂未因为镍价上涨而发生实质改变,这意味着1-2年内我们将很难看到Greenfield项目投资有实质性进展,未来硫化镍矿的接续难题或由此埋下隐患。

  从统计情况看,全球硫化镍矿增量项目投产多集中在2020年及之后,其中,Skalisty,Raglan,Onaping Depth,Eagle East属于接续项目,旨在维持整个地区产量的平稳,并不会带来太多的额外增量。RNC旗下Dumont矿山是为数不多的Greenfield项目,该项目预计2019年开工建设,2020年正式投产,最初年产量约3.3万镍吨,5年后将增长到5.4万镍吨。总体上看,2020年之前,全球硫化镍矿增量项目的投产将非常有限,增量不足将给供给收缩埋下隐患,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当前硫化镍矿供给偏紧的局面将有所延续,这个问题还需要“一分为二”来看待,2020年之前主要关注点还在于存量项目。

3Q14-1Q16,镍价单边下行,处于成本曲线高位的镍矿不少被迫停产维护。据不完全统计,涉及的项目年产量约在11.4万金属吨以上,这个量对于硫化镍矿而言是个不小的边际量(参考2017年硫化矿产量,占比近8.5%)。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3Q14-1Q16,镍价单边下行,处于成本曲线高位的镍矿不少被迫停产维护。据不完全统计,涉及的项目年产量约在11.4万金属吨以上,这个量对于硫化镍矿而言是个不小的边际量(参考2017年硫化矿产量,占比近8.5%)。

  考虑到LME镍价已在14000美元/吨以上运行,且矿山对未来镍需求态度乐观,我们认为接下来这些项目将逐渐开启复产,重启时点最早或今年下半年,但预计真正步入正常生产最早将在1H19,核心逻辑有以下几点:

  1. 从利润角度,这些项目已具备复产条件;

  (LME镍价已高于6.4美元/磅 vs. 高成本项目现金成本多低于6美元/磅)

  2. 从运营角度,这些项目停产维护不但不会产生现金流,还将产生维护开支;

  3. 从并购角度,这些项目流转而重启的可能性也在增大;(全球镍矿并购趋于活跃)

  4. 矿企复产阻力:资金到位、人员招聘、设备重启等。

  (预计启动复产—试生产需要一个季度以上时间)

  综上所述,全球硫化镍矿投资正在逐渐走出冰冻期,但由于矿企债务隐忧,以及宏观环境不稳定等因素,Greenfiled项目投资仍然凤毛麟角,当前投资恢复的主要围绕Brownfiled项目,以接续项目为主。总体上我们判断,2020年之前全球硫化镍矿增量项目投产将非常有限,增量不足将为中期供给收缩埋下隐患。中期看增量,短期看存量,2018-2019年硫化镍矿供给变化取决于停产维护项目的复产,我们判断部分项目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启复产,这对缓解市场供给偏紧预期将大有裨益,但实际产出镍矿时间预计将在4Q18之后。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年内全球硫化镍矿供给偏紧仍难得到实质性解决。

  红土镍矿方面:

  政策变动与市场调节是下半年红土镍矿供给变化的关键。菲律宾方面,从政策变动角度看,市场下半年关注的焦点应该是DENR即将公布的镍矿审查结果。年报中我们已经详细分析了环保执法行动可能的走向,经过半年的观察,新部长Roy Cimatu上任之后,矿业监管不再一味强调环保,而是兼顾环保与经济发展,何况矿业协调委员会(MICC)也介入调查。可以判断,菲律宾环保督察对镍矿供给的实质影响将有所减弱。

据路透报道,菲律宾政府专家组已对27座矿山进行了评估,23座矿山通过了评审,4座矿山未通过评审,其中3座为镍矿山。此评审结果已提交菲律宾总统及DENR做最后审核,三季度最终结果可能将公之于众。按照这个结果,关停的镍矿仅仅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于最终结果,我们认为被关停的矿山很有可能是2017年已经停产的矿山,其关停对现阶段供给几乎没有影响。但如果Hinatuan、Marcventures、Eramen、Benguet等矿山最终获得通过,理论上菲律宾镍矿未来增产的潜力将会增大。总体上看,政策方面我们看到了明显的松绑迹象。
  据路透报道,菲律宾政府专家组已对27座矿山进行了评估,23座矿山通过了评审,4座矿山未通过评审,其中3座为镍矿山。此评审结果已提交菲律宾总统及DENR做最后审核,三季度最终结果可能将公之于众。按照这个结果,关停的镍矿仅仅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对于最终结果,我们认为被关停的矿山很有可能是2017年已经停产的矿山,其关停对现阶段供给几乎没有影响。但如果Hinatuan、Marcventures、Eramen、Benguet等矿山最终获得通过,理论上菲律宾镍矿未来增产的潜力将会增大。总体上看,政策方面我们看到了明显的松绑迹象。

从市场调节角度看,菲律宾镍矿市占率正在下降,其低品位矿山的生存空间继续被压缩。印尼矿回归市场加速,其经济性及矿石质优备受国内冶炼厂青睐。据我们调研的情况看,今年国内多数镍铁厂已增加印尼矿的使用,接下来如果印尼矿流入继续扩大,无疑镍铁厂将进一步提高印尼矿的使用比例。菲律宾中低品位矿的市场需求接下来恐将进一步承压。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从市场调节角度看,菲律宾镍矿市占率正在下降,其低品位矿山的生存空间继续被压缩。印尼矿回归市场加速,其经济性及矿石质优备受国内冶炼厂青睐。据我们调研的情况看,今年国内多数镍铁厂已增加印尼矿的使用,接下来如果印尼矿流入继续扩大,无疑镍铁厂将进一步提高印尼矿的使用比例。菲律宾中低品位矿的市场需求接下来恐将进一步承压。

  据铁合金在线数据,二季度伊始,菲律宾镍矿离港量同比开始下滑,出货下降的核心我们认为在于需求。但是,年迄今菲律宾Tawi-Tawi地区镍矿出货量却增长明显,主要是新项目投产及矿石品位较高的影响。预计Tawi-Tawi地区在下半年出货量将稳中有增,保守预计2018年该地区镍矿出货同比将增加200万实吨,折合金属量3万多吨。

  综上所述,菲律宾政策松绑意味浓厚,DENR接下来公布的最终审查结果,预计仅有少数“僵尸矿山”将被关停,对现阶段供给变化影响有限,同时,政策松绑无疑将增加菲镍矿未来增产之潜力。菲律宾镍矿市占率下降,市场需求结构变化恐导致菲律宾中低品位矿山出货下降,即便有Tawi-Tawi地区增量补充,2018年菲律宾镍矿整体出货量恐将出现萎缩。但由于出货整体品位将会提高,以金属量计算,出货量或与2017年持平,为此,我们下调了年报中菲律宾镍矿出货预期。除此之外,菲律宾Nickel-Cobalt Sulfide出货预计将有所提高,这点从亚洲镍业的增产计划可以确定。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印尼方面,从政策层面来看,2019年将迎来印尼大选,在此之前,佐科维政府料将延续现行政策,经济发展仍然是第一要务,印尼镍矿出口政策的大方向料不会发生变化。据我们统计,截止6月中旬,印尼已批准镍矿出口配额约3200多万吨,从2017年4月份至2018年5月份,SMM监测的印尼镍矿出货量接近1200万吨,粗略估算剩余可出口配额在1800万以上(1Q17与2018年6月取预估值,合计估计200万吨),这个配额应该说足以保障下半年国内镍铁厂对印尼矿需求。

  有消息称,印尼政府将在3Q18对已获得原矿出口配额的企业进行审查,主要是监督这些企业冶炼厂建设的进度。目前来看,Blackspace、Integra、Toshida等矿企冶炼项目进展缓慢,重压之下理论上这些企业接下来冶炼厂建设进度会有加速。但外部环境的变化值得高度关注:全球贸易摩擦升级,叠加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新兴市场国家面临较大的市场风险,投资外流的现象已经出现。局面如果继续恶化,我们认为即便是中资企业,也会重新评估在印尼的投资风险,资金面紧张也是项目建设的阻碍之一。虽然外部环境变化可能导致外资在印尼建厂进度放缓,但是同样印尼政府也将在政策上设置更大的弹性已避免外资撤离,下半年这种角力或将成为印尼镍矿政策变动的最大看点,我们的观点是冶炼厂建设进度可能会有所放缓,但印尼政府不会因此对镍矿出口设置阻碍,相反可能会进一步鼓励镍矿出口以换取建设资金。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市场目前对配额接续的问题存有担忧,根据前面分析,我们认为部分矿山获得接续配额的可能性偏大。Harita与Ifeshdeco配额已经使用完,Ceria Nugraha配额即将到期,涉及配额是否能展期的问题,Blackspace与Intergra配额使用量较低,假设将这些可能出问题的配额排除在外,在年底前能正常出货约在800万左右,也基本能够满足我们此前预计的全年1500万进口量的预期。因此,我们对印尼矿配额接续问题持乐观态度。

  综上所述,下半年印尼矿将加速回归市场,尤其是菲律宾雨季期间,斋月对出货的影响具有短期特征,7月份开始影响将明显减弱。政策方面,受外部环境变化影响,外资在印尼建设冶炼厂进度恐将放缓,但印尼政府可能不会为此去压降企业的出口配额,相反可能会进一步鼓励镍矿出口以换取建设资金。

  由于外部环境变化,我们下调了印尼下半年原生镍(包括镍硫)产出预期,预计全年镍产量或在34.9(NPI-25+Vale-7.3+Antam-2.6)万金属吨附近(2017年约28(18.5+7.3+2.2)万金属吨),出口至中国的镍矿增量折合金属量保守估计在14万金属吨以上。由内外需倒推供给,2018年印尼镍矿供给折合金属量增幅或在21万金属吨以上。

综合各方面因素,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镍矿产量将增长8.8%至234万金属吨,较年报上调了印尼产量预期,下调了其他地区产量预期。硫化镍矿产出恢复已在酝酿,但实际产出增长预计在4Q18之后。年内红土镍矿供给偏宽松,硫化镍矿供给偏紧张料将延续。事件方面,下半年重点关注印尼与菲律宾镍矿政策变动,尤其是印尼镍矿出口配额的变动。
  综合各方面因素,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镍矿产量将增长8.8%至234万金属吨,较年报上调了印尼产量预期,下调了其他地区产量预期。硫化镍矿产出恢复已在酝酿,但实际产出增长预计在4Q18之后。年内红土镍矿供给偏宽松,硫化镍矿供给偏紧张料将延续。事件方面,下半年重点关注印尼与菲律宾镍矿政策变动,尤其是印尼镍矿出口配额的变动。

  2

  结构性分化延续:精炼镍产出修复有限,镍铁产出突飞猛进

  2.1、精炼镍:国内产出瓶颈已现,海外产出增长可期

  据INSG数据,1Q18全球原生镍产量为49.77万吨,同比增长约8.2%,增速较去年四季度继续扩大。印尼与中国NPI产量增长尤为明显,对产量增长贡献很大。精炼镍方面,供给修复逐渐体现,但增幅却相对温和。对于市场而言,NPI供给高速增长已形成共识,分歧或在于精炼镍供给的变化。今年上半年,无论是库存的持续去化,还是沪镍期货“软逼仓”压力,背后均有一个核心逻辑作为支撑,即精炼镍供需存在缺口,接下来我们将围绕这一点先从供给展开分析。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年报中我们曾讨论,近年来精炼镍供给不足的主要原因在于:

  1. 不锈钢厂更多使用NPI(以及废不锈钢)替代精炼镍作为原料;

  2. 硫化镍矿供给偏紧,原料端对冶炼厂扩大(精炼镍)生产有阶段抑制;

  3. 生产商对生产结构进行调整,以及迫于镍价压力主动收缩产量。

  时过境迁,回头看一些因素俨然已发生变化。最重要的变化在于价格,镍价已从1Q16最低的7550美元/吨,最高上涨至15000美元/吨以上,涨幅已接近2倍,绝对价格也已经回到2015年初的水平。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这个价格足以刺激硫化镍矿投资走出冰冻期,且前期停产维护的矿山也或将在2H18起逐渐复产,预计1Q19开始,硫化镍矿供给将有明显改善,原料端对冶炼厂扩产的限制将有所减弱。

  针对第三点原因,无论是Norilsk,还是住友、Vale,主要生产商生产结构调整已接近尾声,结构调整的本质是进一步降低精炼镍的生产成本或优化产品结构,预计2H18开始,这部分受抑制产量的修复料将加速。而迫于价格减产的冶炼厂,在当前镍价刺激下,也将恢复前期损失的产量。

  第一点原因的变化更耐人寻味。一方面,在不锈钢领域,NPI及废不锈钢对精炼镍的替代继续增强,我们认为这种趋势只会愈演愈烈,本质上是红土镍矿-NPI-不锈钢一体化生产工艺的推广及成本的巨大优势决定的。另一方面,从2017年初开始,高品质精炼镍升水不断走高,除了与供给增长缓慢有关,也与需求关系紧密,全球范围内,由于经济复苏,铸造、镍基合金、电镀、合金钢等行业复苏明显,非不锈钢领域对高品质精炼镍的需求形成了较强支撑,这将一定程度刺激冶炼厂增产。

对比海外镍生产商产量变化,2017年主要生产商原生镍产量收缩约1.6%,按照最新的产量计划,2018年这些生产商产量料重回扩张,预计同比增幅在2%左右。需要注意的是结构性变化,由于现阶段高品质精炼镍在市场上享有更高的溢价,且未来供需基本面的预期好于其他镍产品,我们认为未来这些生产商的增产重点将放在高质量精炼镍上面,2017年高质量精炼镍产量同比增长约0.8%,今年预计同比增幅将超过3%。
  对比海外镍生产商产量变化,2017年主要生产商原生镍产量收缩约1.6%,按照最新的产量计划,2018年这些生产商产量料重回扩张,预计同比增幅在2%左右。需要注意的是结构性变化,由于现阶段高品质精炼镍在市场上享有更高的溢价,且未来供需基本面的预期好于其他镍产品,我们认为未来这些生产商的增产重点将放在高质量精炼镍上面,2017年高质量精炼镍产量同比增长约0.8%,今年预计同比增幅将超过3%。

  综上所述,海外原生镍供给修复已在进行中,高镍价叠加精炼镍高升水,势必将刺激海外生产商将增产重心放在高品质精炼镍上面。海外生产商主动调节生产结构,目的不只在于降低生产成本,还在于追逐更高的产品溢价。我们保守估计2018年海外精炼镍产量同比增长将超过3%,绝对量增长或在2万金属吨之上。

  虽然国内主要机构对精炼镍的产量统计存在差异,但从趋势上看,2014年伊始,国内精炼镍产量呈逐年收缩态势,主要生产商数量也一再减少,现阶段仅剩金川与新疆新鑫两家,产能合计约在1.5万吨/月。国内原生镍产能扩张主要集中在NPI与镍盐上面,这是需求驱动的差异造成的,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将没有新增精炼镍产能。

从市场环境上看,现阶段镍价将刺激冶炼厂增产,但是金川设备相对陈旧,且战略上仍在不断丰富产品线,因此可用于增产精炼镍的能力是较为有限的,在产能充分利用的情况下可达到的单月产量或在1.3万吨附近,而且还要受制于原料。从公司战略上看,目前主要维护长单为主,且金川镍在市场上溢价更高,进口镍在流通环节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需求及价格上涨对其增产刺激不大,而新疆新鑫现阶段已接近满负荷状态。
  从市场环境上看,现阶段镍价将刺激冶炼厂增产,但是金川设备相对陈旧,且战略上仍在不断丰富产品线,因此可用于增产精炼镍的能力是较为有限的,在产能充分利用的情况下可达到的单月产量或在1.3万吨附近,而且还要受制于原料。从公司战略上看,目前主要维护长单为主,且金川镍在市场上溢价更高,进口镍在流通环节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需求及价格上涨对其增产刺激不大,而新疆新鑫现阶段已接近满负荷状态。

  综上所述,国内精炼镍产能瓶颈凸显,即便在镍价大幅上涨,且市场对镍板需求阶段偏强的情况下,精炼镍产量也很难再上一个台阶,预计接下来产量区间或在1.2-1.3万吨之间,下半年产量相对上半年将有提升。预计今年全年产量或在14.5万吨附近,同比下降约7%,绝对量同比下降约1.2万吨。

  2.2、镍铁:国内产量整体修复,印尼产量突飞猛进

  新增产能投产,盈利持续扩增,中国与印尼镍铁产量快速增长,俨然已成为全球原生镍供给增长的引擎。在产能投放与盈利回升周期结束之前,全球镍铁供给增长的大趋势料难逆转,年内变数在于节奏,核心在于政策性因素对供给的短期干扰,这一点无疑会成为下半年市场的焦点。

  印尼镍铁产能继续扩张,据不完全统计,4Q18-1Q19投产确定性相对较高的项目,预计将带来5.9万吨/月以上的增量,折合金属量约0.65万吨/月。尚在规划中的项目,2019年如果全部顺利投产,合计可带来约10.2万吨/月的增量,折合金属量约1.12万吨/月。除此之外,台湾义联在印尼的规划产能,以及现有存量产能的扩容计划还尚未统计在内,应该说印尼镍铁产能扩张的潜力不容小觑。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下半年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外部环境的突变,主要指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压力巨大。即便是中资企业的海外项目,下半年资金趋紧可能成为项目建设的拦路虎。我们认为除开接近完工的在建项目,其他规划项目被延期的可能性偏大,迂回的策略在于,企业向印尼政府申请更多配额,通过镍矿出口以缓解项目建设的压力。短期来看,新增产能投产相对确定能带来的增量或在0.65万吨(金属)/月,其他增量还有待观察,由于外部环境变化,这些产能在短期释放存在较大难度。

  存量方面,镍铁价格涨幅显著高于矿价,印尼镍铁厂利润水平继续扩增,对比当前镍铁价格与印尼镍铁生产成本,RKEF工艺镍铁厂毛利率预计普遍在35%以上,高利润势必将刺激边际产能回归市场,以及存量项目增产。近期,市场传言印尼部分前期停产的镍铁产能将会复产,本质上就是受高利润刺激所致。我们认为在高利润周期结束之前,印尼镍铁存量项目大方向上将以增产为主。

  从增量与存量两个角度综合考虑,我们认为2018年印尼镍铁产量将出现爆发式增长,今年下半年产量增长将进一步提速,预计全年产量将突破27万金属吨,较2017年增长约7万金属吨。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印尼镍铁产量增长加速,但中国下半年从印尼进口却可能出现收缩,主要矛盾在于印尼不锈钢产能投产或待投产,对本土镍铁的消化能力明显增强。以印尼青山三期为例,产能投产之后,青山在印尼不锈钢炼钢产能将达到300万吨,理论上至少需要配套镍铁产能250万吨,而青山印尼现有镍铁产能约150万吨,即便今年10月份达到200万吨,仍存在一定缺口,这意味着青山印尼需要外购镍铁来生产。其他镍铁厂也将根据下游建设进度调节镍铁出口量,预计在德龙不锈钢产能投放之前,印尼德龙发运回国的镍铁也将逐渐减少,需要为不锈钢产能顺利投产备足原料。

  由于印尼本土镍铁消化能力增强,下半年印尼出口至中国的镍铁预计将继续萎缩,除印尼之外,其他地区出口至中国的镍铁也将有所收缩,主要是国内镍铁产量增长抢占了部分市场,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也将对进口产生抑制。中国从海外进口镍铁继续萎缩,这将一定程度缓解国内镍铁的供应压力。

据铁合金在线数据,2018年1-6月份中国镍铁产量累计约23.1万金属吨,同比增长约17%。盈利回升周期,增产出现并不意外,意料之外的是2Q18增产节奏开始放缓,环保行动对镍铁供给的抑制超出我们预期。从短期供给变化的角度,我们认为下半年影响国内镍铁供给的主要因素有三点:一是环保;二是盈利;三是矿石品位。
  据铁合金在线数据,2018年1-6月份中国镍铁产量累计约23.1万金属吨,同比增长约17%。盈利回升周期,增产出现并不意外,意料之外的是2Q18增产节奏开始放缓,环保行动对镍铁供给的抑制超出我们预期。从短期供给变化的角度,我们认为下半年影响国内镍铁供给的主要因素有三点:一是环保;二是盈利;三是矿石品位。

  从环保角度看,受青岛峰会及环保督查“回头看”行动影响,国内环保行动骤然升级,2Q18镍铁生产受到了明显冲击。地域上看,内蒙古、辽宁镍铁厂受影响较严重,青岛峰会前后,山东与江苏也受到干扰。具体到量上面,我们通过对比正常产量水平与实际产量水平,估计影响2Q18因环保行动影响到的产量约6000-7000金属吨,约占全年镍铁产量的1.3%,这个量看似不大,但却会在边际上形成可流通货源的吃紧的预期。

  从宏观层面,外部风险升级,国内供给侧改革需要加速,去产能与调结构在下半年仍需政策去强推,我们认为下半年环保形势可能会更加严峻。除了环保,政策在电价等方面也可能给予落后产能以差别对待。本次环保行动超我们预期的是波及到了部分核心产能,这些产能从工艺上看并不在淘汰取缔的范畴(工信部淘汰名录中,25000KVA及以下电炉为淘汰目标,RKEF工艺为鼓励类)。对于政策具体的执行,现阶段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核心产能受限将较为有限,但非核心产能受限将越发明显。时间节点上,四季度是重要窗口期,京津冀周围及冬季限产可能波及铁合金行业。

从盈利角度看,参考最新矿价及辅料价格,截止6月21日,国内RKEF工厂的高镍铁生产成本,山东地区最低成本不到850元/镍点,内蒙古、辽宁地区最高成本不超过950元/镍点,而当期高镍铁招标价已达1080元/镍点,即使长协价(镍月均价*系数)也在1050元/镍点之上,理论上国内镍铁厂毛利已超过100元/镍点,现阶段国内高镍铁厂利润水平已接近2015年以来最好。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从盈利角度看,参考最新矿价及辅料价格,截止6月21日,国内RKEF工厂的高镍铁生产成本,山东地区最低成本不到850元/镍点,内蒙古、辽宁地区最高成本不超过950元/镍点,而当期高镍铁招标价已达1080元/镍点,即使长协价(镍月均价*系数)也在1050元/镍点之上,理论上国内镍铁厂毛利已超过100元/镍点,现阶段国内高镍铁厂利润水平已接近2015年以来最好。

  高利润窗口期内,镍铁厂增产动能强劲,但前面我们也提及,核心产能利用率已接近瓶颈,产出水平若要继续增长,需要新增产能投产来驱动。在此之前,据我们估算,国内高镍铁增产上限最大在3.4万(金属吨)/月附近,这里暂未考虑边际产能的回归及新增产能的投放。本轮国内高镍铁复产高潮或出现在8月份,预计届时产量将修复至3万吨(金属吨)/月以上。

  由于镍价波动较大,如果下半年镍价从高位回落,高镍铁厂盈利或出现收缩,但今年由于镍矿供给趋于宽松,镍铁厂可以通过矿价的回调阻止利润显著缩水,因此,镍价回落最终导致镍铁厂产量收缩可能需要更长的传导时间。

需要注意的是,国内低镍铁厂增产动能弱于高镍铁厂,由于焦炭在低镍铁成本中占比很高(超过镍矿占成本比重),焦炭价格高位徘徊一定程度压缩了低镍铁厂的利润空间。低镍矿到港价受海运费影响更大,海运费走高是阻力之一。今年1-6月份国内低镍铁产量约3.95万吨,同比下降约11%,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当然,环保行动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需要注意的是,国内低镍铁厂增产动能弱于高镍铁厂,由于焦炭在低镍铁成本中占比很高(超过镍矿占成本比重),焦炭价格高位徘徊一定程度压缩了低镍铁厂的利润空间。低镍矿到港价受海运费影响更大,海运费走高是阻力之一。今年1-6月份国内低镍铁产量约3.95万吨,同比下降约11%,侧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当然,环保行动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先不考虑品位变化,在高盈利周期结束之前,且假设环保对高镍铁核心产能冲击有限,预计2018年国内高镍铁产量折合金属量同比将增长4-5万金属吨,而考虑环保在下半年对低镍铁生产造成严重干扰,且增长动力相对不足的情况,预计2018年国内低镍铁产量折合金属量同比将下降1-1.5万金属吨,两者相抵,国内镍铁产量预计绝对增长在3.5万金属吨左右。

  从矿石品位看,通过多方调研,国内高镍铁厂在更多使用印尼矿之后,所产高镍铁含镍量有所提高。为了大家理解,我们先作一个简单的弹性测试。以2017年为例,据铁合金在线统计,当年国内高镍铁产量实物约389万吨,Ni含量取平均值8.5%计算,高镍铁产量折合金属量约33.1万吨,如果Ni含量提高0.5个百分点,产量将提高1.94万金属吨,边际上的变化非常明显。

调研情况看,某大型镍铁厂在增加印尼矿的配比之后,高镍铁品位提高了近1个百分点,当然不是所有冶炼厂均能如此,我们换一个角度,从矿来看,假设10吨矿出1吨铁,矿石品位从Ni 1.65提高至Ni 1.7,理论上高镍铁中镍含量将提高0.5个镍点。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我们估计今年国内所产高镍铁平均品位将提高0.25-0.5个镍点。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前面高镍铁估算的基础上,增加1-2万吨金属量,这是品位整体提高带来的增量。即2018年国内镍铁产量同比绝对增量或在4.5-5.5万吨,取均值增长约5万吨。
  调研情况看,某大型镍铁厂在增加印尼矿的配比之后,高镍铁品位提高了近1个百分点,当然不是所有冶炼厂均能如此,我们换一个角度,从矿来看,假设10吨矿出1吨铁,矿石品位从Ni 1.65提高至Ni 1.7,理论上高镍铁中镍含量将提高0.5个镍点。综合考虑以上因素,我们估计今年国内所产高镍铁平均品位将提高0.25-0.5个镍点。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前面高镍铁估算的基础上,增加1-2万吨金属量,这是品位整体提高带来的增量。即2018年国内镍铁产量同比绝对增量或在4.5-5.5万吨,取均值增长约5万吨。

综上所述,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原生镍产量将增长6.9%至222.3万金属吨,较年报中有所下调,变化在于适当调低中国及印尼镍铁增量,调增海外精炼镍产量增量,调低国内精炼镍产量,考虑到镍盐需求增长低于我们此前预期,为此下调了镍盐的产出预期。与镍矿供给增速相比,原生镍供给增速慢2个百分点。
  综上所述,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原生镍产量将增长6.9%至222.3万金属吨,较年报中有所下调,变化在于适当调低中国及印尼镍铁增量,调增海外精炼镍产量增量,调低国内精炼镍产量,考虑到镍盐需求增长低于我们此前预期,为此下调了镍盐的产出预期。与镍矿供给增速相比,原生镍供给增速慢2个百分点。

  3

  结构性分化延续:精炼镍产出修复有限,镍铁产出突飞猛进

  ISSF数据显示, 2017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约4808万吨,同比增长5.8%,增速较2016年放缓,中国不锈钢粗钢产量增速由16%放缓至不足5%。印尼、美国产量增长提速,考虑到印尼潜在产能不断释放,未来印尼势必将成为全球不锈钢供给增长的新引擎。

  结构上看,2005-2017年,中国不锈钢产能迅速扩张,产量占比从12.9%扩大至53.6%,其他地区则出现了不同程度萎缩,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美国“制造业回流”等战略实施、下个十年,预计中国产量占比将转入下降,东南亚及美国产量占比将不断提升。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本轮全球不锈钢表观需求回暖已近3载,背后最核心的逻辑是全球经济复苏。据SMR调研数据,1Q18全球不锈钢表观需求增速高达10.3%,侧面说明这轮景气周期仍在延续,表象上看,景气度甚至还在提升。我们认为这与库存重建有必然关系,2014-2015年不锈钢产业链各环节持续去库存,去化周期持续1年以上,而2016年至今,各环节开始重建库存,重建的过程曲曲折折,这一定程度也吸收了部分供给的增长。时过境迁,全球贸易战愈演愈烈,美联储加息步伐加快,新兴市场债务危机再度隐现,中国经济增速稳中有降等,本轮全球经济复苏或已接近尾声,不锈钢需求前景有待重估。

  1)海外市场

  从两个角度来看待当前的需求状况:

  1. 终端需求角度,石油化工、交运设备、建筑装饰、工程机械等领域不锈钢需求表现较好。原油价格上涨—石油钻机数回升—钻机设备订单预期转好,与炼化及储运相关的设备订单也受到提振,石油化工领域需求预期颇好。汽车及其他交通工具需求回暖,以飞机为例,波音与空客的整机交付在2018-2019年增速将超过6%,而2016年增速仅为2.8%,交运设备领域需求仍在稳步回升。

2. 生产角度去看,无论是奥托昆普,还是Aperam,以及我们没有列出数据的北美不锈钢, 2016年起不同程度增加了不锈钢出货。今年1Q18的出货更是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同期新高,这侧面反映出欧洲与北美市场不锈钢需求偏旺。
  2. 生产角度去看,无论是奥托昆普,还是Aperam,以及我们没有列出数据的北美不锈钢, 2016年起不同程度增加了不锈钢出货。今年1Q18的出货更是达到了2015年以来的同期新高,这侧面反映出欧洲与北美市场不锈钢需求偏旺。

  欧美不锈钢需求阶段偏旺是进行时,并不代表将来时。在全球经济复苏受阻的背景下,需求转弱可能已经在孕育之中。欧元区制造业PMI指数从年初开始持续回落,可以视为需求的风向标,对比过去制造业PMI指数与不锈钢粗钢产量,正相关关系还是较为明显的,且不锈钢产量的变化略滞后于制造业PMI指数。总体上,我们判断2018年下半年欧美市场不锈钢终端需求将逐渐开始承受收缩的压力,但真正对上游订单产生明显的下行影响,更有可能会出现在2019年。基于以上判断,我们将上调北美与欧洲地区2018年的镍料需求增速。但明年需求增速放缓的可能性较大。

印尼不锈钢产能继续扩张,今年6月份青山三期提前投产,理论上投产之后,印尼青山不锈钢炼钢产能将达到300万吨,但前面我们也分析了,由于其镍铁配套产能尚未完全投产,下半年如果满产需要外购原料,是否满产可能还要根据利润情况来决定,但明年不锈钢产能达产的可能性将会很大。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印尼不锈钢产能继续扩张,今年6月份青山三期提前投产,理论上投产之后,印尼青山不锈钢炼钢产能将达到300万吨,但前面我们也分析了,由于其镍铁配套产能尚未完全投产,下半年如果满产需要外购原料,是否满产可能还要根据利润情况来决定,但明年不锈钢产能达产的可能性将会很大。

  印尼德龙不锈钢项目正在建设,最快预计在4Q18投产,考虑到资金问题,投产时间可能延后。如果德龙一期100万项目如期投产,印尼不锈钢总产能将在2018年底达到400万吨。德龙后期还有200万项目规划,Antam、新华联(000620,股吧)、新兴铸管(000778,股吧)、金川各100万项目规划,义联集团也有规划,正常情况下, 2020年前后印尼不锈钢炼钢产能将达到1000万吨,短期对镍料需求将产生直接提振,但无疑也会加速全球不锈钢产能的重新洗牌。

  去年印尼不锈钢粗钢产量约125万吨,保守估计今年产量将达到230万吨以上,德龙项目如果在今年10月份能顺利投产,今年印尼不锈钢产量或接近250万吨,理论上看,对应的镍料需求增幅将接近2倍。折算成镍料需求增量在8.4-10万金属吨。

  2)国内市场

  下半年宏观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外部风险不断升级,“去杠杆”与“调结构”恐将加速。投资角度看,房地产开发投资稳中有升,房屋新开工同比继续上升,这种趋势预计在下半年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但楼市“高烧不断”也令政策调控不断升级。近期,棚改货币化收紧即是讯号之一,同时房地产企业资金面趋紧也将限制拿地与开工,国内房地产市场已处于转势阶段,地产对上游周期品提振在2019年恐将转弱。

  基建投资增速在2Q18呈加速下滑态势,中央对“去杠杆”与“防风险”的力度加大,地方债务问题已步入攻坚克难时期,虽然仍将考虑基建托底经济的作用,但债务问题的深入化解无疑将对基建投资产生抑制。下半年基建增速放缓的幅度或被控住,但下行趋势料难转变。

  制造业投资总体稳定,但结构性分化明显,轻工业投资放缓,重工业投资相对偏强,除制造业之外,采矿业投资在今年上半年回升显著,这说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上游投资的驱动仍在。下半年我们认为处于上游的采矿业、制造业投资或平稳过渡。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下半年国内不锈钢终端需求以持稳为主,资金状况对下游补库将产生更深刻的影响。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国内不锈钢终端俨然已进入景气周期的转换期,预计需求呈现明显萎缩的时点会在2019年。同时,调结构的深化将导致终端需求结构出现分化,现阶段需求偏强的上游采掘业、以及大型工程的不锈钢需求后期收缩的压力将增大,而现阶段需求偏弱的下游消费直接相关的不锈钢需求,预计后期增速会转强。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下半年国内不锈钢终端需求以持稳为主,资金状况对下游补库将产生更深刻的影响。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国内不锈钢终端俨然已进入景气周期的转换期,预计需求呈现明显萎缩的时点会在2019年。同时,调结构的深化将导致终端需求结构出现分化,现阶段需求偏强的上游采掘业、以及大型工程的不锈钢需求后期收缩的压力将增大,而现阶段需求偏弱的下游消费直接相关的不锈钢需求,预计后期增速会转强。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下半年国内不锈钢终端需求以持稳为主,资金状况对下游补库将产生更深刻的影响。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的增大,国内不锈钢终端俨然已进入景气周期的转换期,预计需求呈现明显萎缩的时点会在2019年。同时,调结构的深化将导致终端需求结构出现分化,现阶段需求偏强的上游采掘业、以及大型工程的不锈钢需求后期收缩的压力将增大,而现阶段需求偏弱的下游消费直接相关的不锈钢需求,预计后期增速会转强。

不锈钢炼钢产能向海外转移,叠加市场过剩形势愈发严峻,前期轰轰烈烈的产能扩张已黯然减速。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几乎没有纯300系炼钢产能投产,投放主要集中在400系(不会带来镍料需求)。从规划项目来看,2019年仍有部分300系产能有待投放,但多数项目是置换项目,增量主要在河北毕氏与柳钢这两个项目上面(以碳钢产能置换),预计带来新增产能250万吨。
  不锈钢炼钢产能向海外转移,叠加市场过剩形势愈发严峻,前期轰轰烈烈的产能扩张已黯然减速。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几乎没有纯300系炼钢产能投产,投放主要集中在400系(不会带来镍料需求)。从规划项目来看,2019年仍有部分300系产能有待投放,但多数项目是置换项目,增量主要在河北毕氏与柳钢这两个项目上面(以碳钢产能置换),预计带来新增产能250万吨。

  纸面上,国内不锈钢炼钢产能仍在大幅扩张,但实际上规划项目是不是能如期或正常投产还存有疑惑。一是市场容量已趋于过剩,二是大环境在变化,资金与债务问题可能成为项目烂尾或下马的重大隐患。市场不应该对国企项目抱有天然的乐观情绪,在改革深化的背景下,国企财大气粗的日子未必持久。

  国内不锈钢产业链发展呈现两大特征:一是炼钢产能向海外转移,二是产能建设重心从炼钢转向钢材(冷轧)。大趋势上看,炼钢产能扩张将逐渐减速,从产能角度,中期不锈钢产量增速继续放缓已经定下基调(尤其300系)。与此同时,钢材产能继续扩张,而终端需求景气换挡,必然会导致市场过剩更加严重,不锈钢产能去化时间窗口已临近。

据我的不锈钢网统计,中国1-5月份不锈钢粗钢产量约987.4万吨,同比增长7.6%,较去年同期增速(+13.6%)有所放缓,其中,300系产量约478.3万吨,同比增长4.7%,较去年同期(+11.8%)收缩显著。产量增速放缓,一方面受制于产能扩张的节奏放缓,另一方面则是受到钢厂利润收缩的影响。
  据我的不锈钢网统计,中国1-5月份不锈钢粗钢产量约987.4万吨,同比增长7.6%,较去年同期增速(+13.6%)有所放缓,其中,300系产量约478.3万吨,同比增长4.7%,较去年同期(+11.8%)收缩显著。产量增速放缓,一方面受制于产能扩张的节奏放缓,另一方面则是受到钢厂利润收缩的影响。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年迄今,国内不锈钢厂盈利整体处于下行通道,镍料价格走强,不锈钢价格滞涨是主要原因,当然,铬铁价格回落一定程度缓解了钢厂利润收缩的压力。从去年开始,我们发现一个规律,在镍料价格急涨与急跌阶段,钢厂利润收缩最为明显,本质上是不锈钢基本面较镍料基本面更差:在镍料价格急涨时,钢价试探性涨价,但下游接受度却有限,钢价涨幅相对更小,钢厂利润收缩;在镍料价格急跌时,钢价受拖累明显,贸易商急于出货,钢价下跌幅度更大,钢厂利润收缩。
  年迄今,国内不锈钢厂盈利整体处于下行通道,镍料价格走强,不锈钢价格滞涨是主要原因,当然,铬铁价格回落一定程度缓解了钢厂利润收缩的压力。从去年开始,我们发现一个规律,在镍料价格急涨与急跌阶段,钢厂利润收缩最为明显,本质上是不锈钢基本面较镍料基本面更差:在镍料价格急涨时,钢价试探性涨价,但下游接受度却有限,钢价涨幅相对更小,钢厂利润收缩;在镍料价格急跌时,钢价受拖累明显,贸易商急于出货,钢价下跌幅度更大,钢厂利润收缩。

【半年度报告——镍】结构分化延续,浅近虑深远忧
  下半年内忧外患之下,不锈钢与镍料基本面的差异,短期恐将更为突出,镍料价格波动对钢厂盈利的抑制将会更强。最终矛盾积累至一定阶段后,钢厂将开始主动减停转,或考虑用更多废料去替代镍铁或精炼镍。综合考虑不锈钢厂的经营前景,以及国内环保形势的趋严,我们认为国内镍系不锈钢产量在今年下半年会有进一步的放缓,预计2018年对镍料的需求增量折合金属量降低至3.5万金属吨(2017:+7.3万金属吨),假设废不锈钢使用比例提高10%,对镍铁或精炼镍需求增量将低至3万金属吨之下。

  库存方面,截止6月22日当周,两市库存合计约32.1万吨,同比增幅大约在2.5%,其中,我们重点关注的300系库存,同比下降约11.2%,两市库存增长在于200系。年迄今,两市300系库存的去化,离不开需求的稳定及供给增速的下降,但今年特殊在于,无锡电子盘仓单出现了大幅增长,如果将仓单考虑进去,对于300系而言,库存整体则略高于去年水平。

  综合前面分析,我们认为下半年不锈钢库存压力不容小觑。节奏上看,三季度季节性去库存,四季度库存压力大概率将卷土重来。由于库存对市场情绪的影响更为直接,我们认为今年四季度不锈钢价格将承受更大的下行压力。

综上所述,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原生镍需求将增长7.7%至233.5万金属吨,较年报中有所提高,变化在于小幅调高印尼不锈钢镍料需求增长,以及大幅调高欧美不锈钢镍料需求增长,电池镍需求则维持年报中逻辑及判断。
  综上所述,我们预计2018年全球原生镍需求将增长7.7%至233.5万金属吨,较年报中有所提高,变化在于小幅调高印尼不锈钢镍料需求增长,以及大幅调高欧美不锈钢镍料需求增长,电池镍需求则维持年报中逻辑及判断。

  4

  投资建议

  供需平衡表

  从供需平衡表预测看,调整后2018年全球镍市供需缺口将较2017年继续扩大,冶炼端供给相较于需求端增长滞缓,尤其是精炼镍供给修复尚未得到显现。根据2017-2018年平衡表变化,两年缺口约20.5万金属吨,这也为库存的持续去化提供了底层逻辑。供需缺口扩大,核心在于需求端的高速增长,短期如此,但中期却未必:中期需求增速的关键在于不锈钢产能去化的时点,长期需求增速的关键则在于镍电池需求的爆发时点。

精炼镍库存
精炼镍库存

  全球精炼镍显现库存去化始于2016年5月份,库存去化加速则始于今年年初,截止6月29日,上期所与LME显性库存约29.96万吨,较库存高点(本轮库存去化周期中)下降约21万金属吨。

从平衡表来看,2016-2018年缺口约18.5万吨,库存降幅已超过缺口。但实际上,平衡表更多是指出供需变化的趋势,由于镍铁在整个供需平衡表变化中起到的作用更大,这就很难解释精炼镍库存会下降如此之多,如果我们单独为精炼镍搭建平衡表,我们会得出结论,这批库存显然不是被终端消耗掉了。
  从平衡表来看,2016-2018年缺口约18.5万吨,库存降幅已超过缺口。但实际上,平衡表更多是指出供需变化的趋势,由于镍铁在整个供需平衡表变化中起到的作用更大,这就很难解释精炼镍库存会下降如此之多,如果我们单独为精炼镍搭建平衡表,我们会得出结论,这批库存显然不是被终端消耗掉了。

显性库存与隐性库存转化,前期我们已经分析了很多。从2013年至今,LME镍库存变化与LME升贴水变化整体呈正相关关系。2014年年中的背离,主要是青岛港融资骗贷曝光之后,国内库存短期大量流入海外,短期对LME现货贴水形成了较大抑制。
  显性库存与隐性库存转化,前期我们已经分析了很多。从2013年至今,LME镍库存变化与LME升贴水变化整体呈正相关关系。2014年年中的背离,主要是青岛港融资骗贷曝光之后,国内库存短期大量流入海外,短期对LME现货贴水形成了较大抑制。

  从套利交易层面,LME现货贴水扩大,利于LME镍库存出库,在贴水超过一定幅度,持有现货在期货远期空单上不断展期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反之,LME现货贴水收窄,则利于隐性库存流入LME仓库。这个角度看,LME贴水如果不出现持续收缩,LME镍库存很难出现转折。

  对供需的预期是影响LME现货升贴水的最直接因素,假设市场预期未来现货趋于宽松,结构自然会向近强远弱方向发展,而市场预期未来现货趋于紧缺,结构自然会向近弱远强方向发展。所以,LME贴水要出现持续收缩,根本上取决于市场预期的转向。根据我们前面的分析,市场正常情况下对预期发生明显转向或发生在2019年,但需要注意的是宏观因素的影响,如果市场对宏观利空的预期显著转弱,隐性库存显性化的时间将会提前。

  行情展望

  短期逻辑:

  供需新格局继续演化,结构性分化问题更为显著。红土镍矿供给趋于宽松,硫化镍矿供给阶段偏紧,原料端对镍铁增产支撑较强,但对精炼镍增产却保障不足。精炼镍与镍铁供给增长的差异性将扩大,这意味着镍铁与精炼镍价格倒挂会更持久且更严重。下半年国内环保高压态势可能对镍铁增产产生“意料之外”的干扰。从而孕育出阶段性上涨行情。

  不锈钢产业链扩张的前因,导致了镍料需求高速增长的后果。尤其是印尼产能的迅速扩张及投放,将对镍料需求形成较强支撑。此外,欧美不锈钢市场景气延续,也将对海外不锈钢生产商增产形成促进,从而阶段性利好镍料需求。2018年来看,镍市供需缺口恐将扩大,进而对镍价形成阶段性支撑。

  中期逻辑:

  担忧在于上、下两端,矿端供给增速显著提高,红土镍矿供给趋于宽松将为镍铁增产提供有利支撑,2019年除了高利润之下的存量修复,边际产能回归市场与新增产能入市将继续发生,硫化镍矿投资也走出冰冻期,前期闲置产能复产在即,2019年海外精炼镍供给修复将会提速。下游过剩风险仍在累积,巨量的不锈钢产能投向市场,远远超过终端承受能力,不锈钢去产能一触即发,信号仅在于经济增长的放缓,不锈钢行业对镍料需求高速增长的支撑并不可久持,而新能源行业对镍料需求的支撑则花开待有时,我们认为在两者接棒的中间时段(2019-2022),镍需求增速将经历一段滑坡期。

  宏观影响:

  下半年宏观因素对镍价影响是重点,中美贸易战、人民币汇率、美联储加息、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等等,任何一个因素发生恶化,都可能对镍价形成强烈利空。精炼镍显性库存持续去化的基础,更多是市场对未来供需关系的乐观预期,从基本面看扭转这种预期尚需时日,但宏观利空如果扩大,很有可能短期之内扭转这种预期,从而造成LME库存短期跳增,这个风险点不得不防。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下半年镍价波动将更大且更频繁,全年来看,LME镍价重心将有提高,LME镍年度均价或上涨至14000-14500美元/吨。节奏上看,三季度价格或强于四季度。下半年沪镍主力合约震荡区间(105000,130000)元/吨,建议投资者从三季度末开始战略转空。套利方面,下半年重点关注做多沪伦比的机会。事件性方面,环保政策可能会短期推升镍价,窗口期在四季度。

  5

  风险提示

  政策性因素干扰供给;终端需求显著收缩。

  曹洋 高级 分析师( ( 有色金属) )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