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阿根廷将对大宗商品出口征税以提高收入 股汇依旧“双杀”

2018-09-04 09:05:18 华尔街见闻 

  从上周三(8月29日)阿根廷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罕见在YouTube平台上向IMF“喊话”要加快援助贷款发放以来,阿根廷比索在不到一周累跌16%,今年以来累跌近50%,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也是全球经济体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本周二(9月4日),阿根廷政府官员将与IMF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开会,商议提前发放6月达成的500亿美元贷款援助事宜。为了快速重建投资者信心,阿根廷政府也在周一宣布新的财政紧缩措施,包括对部分大宗商品出口商征税来提升财政收入,以及削减一半政府部门等。

  但路透社观察,尽管官方公报表示,阿根廷政府已决定修改谷物、油料种子及其副产品的部分出口权利,但没有提供出口税率提升还是税种扩大化、何时对出口税作出改变等细节。只是提到出口税征收标准为每1美元对4比索,以及出口税将持续到2020年12月。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周一开盘跌2.63%,报36.92比索,随后快速跌超4%,报38.70比索。在阿根廷财政改革计划发布后,该国主要Merval股指下跌1.8%。

  

  金融博客Zerohedge指出,大宗商品出口征税对市场不算好消息,因为这一行业是阿根廷的经济支柱之一。 最新消息显示,标普将阿根廷4家银行列入信用负面观察名单:

  将Banco De Galicia Y Buenos Aires S.A.信用评级维持在B+不变,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将Banco Hipotecario S.A.信用评级维持在B+不变,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将Banco Patagonia S.A.信用评级维持在B+不变,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将Banco De La Provincia De Buenos Aires信用评级维持在B+不变,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

  据彭博社报道,阿根廷财政部现在被称作“经济部”,阿根廷能源部将向经济部直接汇报。阿根廷财长Nicolas Dujovne将成为经济部长,能源部长Javier Iguacel将成为能源大臣,向经济部长汇报。

  同时,Marcos Pena继续留任内阁首席部长,前现代化部长Andres Ibarra被任命为内阁次部长。前农业部长Luis Etchevehere成为农业大臣,向生产部长汇报。

  阿根廷财政改革:减少一半公务员 提前一年实现收支平衡

  日内稍早,阿根廷总统马克里的演讲比预计晚召开了一个多小时,他在长达30分钟的演讲中表示,阿根廷必须加快改革步伐来提振市场信心:

  我们知道出口税是糟糕的,但必须实施。阿根廷将对出口商征税来提升收入,将把政府部门人数降至当前水平的一半以下。

  由于贫困人数上升,将提供食品和救济项目。从9月开始,将增加儿童津贴。

  因外部因素,阿根廷的状况已出现大幅改变,阿根廷的开支不会超出所持有的资金。

  巴西土耳其的情况加速了阿根廷比索贬值,投资者已经开始怀疑阿根廷的能力。

  阿根廷或在未来数天与IMF达成协议。

  随后,阿根廷财长Nicolas Dujovne讲话表示,阿根廷计划2019年实现初步预算平衡,计划2020年实现1%的初步预算盈余,并将2018年初步预算赤字占GDP比例设定在2.6%。

  IMF此前对阿根廷的财政要求是,2018年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为2.7%(去年为3.9%),2019年赤字比重为1.3%,到2020年实现财政收支平衡。由此可见,为了争取到IMF有条件贷款提前发放,阿根廷政府承诺实现财政平衡及盈余的时间均提前了一年,今年对赤字的削减决心进一步增强。

  阿根廷财长Dujovne还表示,外部局势正在恶化,阿根廷也犯下了一些错误,但正试图修复历史性的财政不平衡问题。预计2019年将获得额外2800亿比索的财政收入,同时将削减占GDP比重0.7个百分点的公共开支,2019年通过出口税将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减少1.1个百分点。

  他同时证实,阿根廷政府从周二起将同IMF讨论能够获得多少贷款,但与IMF之间的新协议没有时间表。虽然他预计:“从基本面情况来看,阿根廷的汇率过于疲软”,即基本面理应支持更高一些的本币汇率,他也承认,今年的经济萎缩程度将超过预期,并将下调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

  阿根廷内忧外患或重演债务危机 加剧大选政治风险

  2018年初,阿根廷政府还预计今年将录得经济增长3%,通胀率也会进一步下降。但上周一,阿根廷政府修改了经济预期,认为今年会录得经济负增长1%,在过去三年来有两年将陷入经济衰退。华尔街见闻主编精选《加息都加到60%了!为何阿根廷比索还是崩了?》提到,阿根廷目前的经济环境与2001年著名的债务危机极其相似,当年也不得不引入IMF的“外援”:

  最新数据显示,6月该国经济同比收缩6.7%,创九年最差表现。财长Nicolas Dujovne周一预计,2018年经济会整体萎缩1%,在三年内两度陷入经济衰退,而年初时还预期今年经济实现增长3%,形成强烈反差。政府预计明年经济温和复苏,穆迪预计经济衰退延续到2019年。

  对于民众而言,失业率上升并接近双位数,薪资增速远远低于通胀涨幅;7月消费者物价上涨3.1个百分点,至31.2%,比IMF规定的2019年通胀目标高出10个百分点。汽油、电力和税费高涨,有中产阶层重回官方贫困线水平,消费者信心从2015年底的54%跌至36%。

  8月以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幅高达37%,成为2001年债务危机以来表现最差的单月;今年以来累计暴跌53.9%,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与土耳其里拉成了“难兄难弟”。

  直到上周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全力支持”陷入困境的阿根廷政府之后,阿根廷的货币危机才有所缓和。同时,阿根廷央行大幅加息150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拉升至60%的全球之最,土耳其央行还释放了外汇储备以增加流动性,但上周比索还是跌跌不休。

  

  今年6月,阿根廷与IMF达成新贷款协议,是IMF有史以来向任何国家提供的最大一笔贷款——500亿美元。当月阿根廷获得了其中首批150亿美元,第二批30亿美元料将9月发放,但尽管IMF的贷款规模庞大,它也只能覆盖阿根廷14个月的经常账户赤字。

  彭博社评价称,阿根廷今年运气不好,遭遇了历史性干旱影响大豆收成,还有国际贸易摩擦加剧的负面环境;国内通胀高企,侵蚀了消费需求;政府与市场沟通不畅,以及令人困惑的政策,都加剧了阿根廷经济恶化的速度。周一的财政改革释放了一个显著信号,即阿根廷政府策略转型。

  但英国《金融时报》指出,阿根廷马克里政府除了面临经济和货币动荡危机,还面临2019年10月总统大选的政治危机,需要艰难地平衡国际投资者与国内民众双方的信心。从2015年底胜选以来,马克里的民众支持率下降了1/3,若亲市场的马克里不能连任,也会加速投资者信心流失。

  标普曾在9月1日宣布,下调阿根廷评级B+的前景展望至负面观察名单,与土耳其、希腊和斐济持平。由于担心阿根廷比索暴跌或危及政府的经济计划,引发资本外流,很可能将进一步下调阿根廷评级至垃圾级。如果阿根廷政府能成功阻止货币贬值,并有望在2019年令本国经济复苏,则将长期维持阿根廷评级为B+。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阿根廷将对大宗商品出口征税以提高收入 股汇依旧“双杀”》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