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争夺欧洲天然气缺口谁是最大赢家?

2022-03-23 07:19:12 第一财经日报 

  随着西方国家加码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欧洲天然气供应出现了巨大真空风险,推高气价的同时也导致了全球能源市场原油、煤炭,甚至现货铀的联动上涨。

   美国的液化天然气(LNG)显然在这波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了上风。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统计,1月美国LNG对欧洲日出口量达到65亿立方英尺(1立方英尺约合0.028立方米),机构预测2~3月出口量将继续小幅上升,粗略估计一季度美国天然气出口收入将接近300亿美元。根据statista的数据,去年全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收入为550亿美元。

   美国进一步打开欧洲市场

   上周末墨西哥湾的码头,早已挤满了出口液化天然气的船只,目的地主要为欧洲。

   由于荷兰格罗宁根气田限产和北海地区气田产量下降,欧洲本土的天然气产量近几年一直在持续下降。为了满足需求,欧洲的天然气进口,特别是来自俄罗斯的进口有所增加。去年俄罗斯占据欧盟天然气需求的40%,在乌克兰局势升级之后,美国联合西方多国宣布对俄能源出口制裁措施。受此影响,欧洲能源价格大幅走高,基准荷兰TTF天然气期货合约报价一度突破340欧元关口,按能源当量换算相当于每桶600美元的油价,地区经济面临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滞胀冲击。

   欧盟此前宣布将在年底前将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减少三分之二,供应缺口成为了各方争夺的焦点。美国在与澳大利亚卡塔尔等传统供应商的竞争中占据了先机。欧洲交易商表示,美国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商Cheniere Energy等美国主要能源企业近期与欧洲多国签署大量LNG销售协议长期协议,因此成为最大受益者。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显示,今年1月,欧盟收到的美国天然气量是俄罗斯管道输送量的五倍,这是历史上美国首次超过俄罗斯的输送量。

   2016年以来,随着页岩油气革命的发展,美国成为全球能源市场上的一股强大力量。2017年至2020年之间,美国本土完成了大量的油气管道基础设施建设工作,让美国出口大量LNG到欧洲成为可能。美国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EQT预估,到了2030年,美国天然气产能有望较目前的水平翻两番。

   通常情况下,欧洲天然气库存下降会持续到3月底,之后各国将开始注入天然气补充库存。然而,由于储存水平处于十年来的最低水平(目前约26%),在今年冬季耗能高峰期前充库可能面临较大挑战。上周欧盟峰会指出,各国应立即开始重新加注天然气储备,提前为冬天做好准备,并为应对供应冲击提供缓冲。欧盟委员会将提出规则,要求欧盟国家共同确保每年10月1日之前至少90%的天然气储备量。随着高能源价格推高了欧洲各国公民的账单,欧盟领导人将讨论新措施,以减轻消费者和企业的成本负担。

   当地时间3月21日,俄罗斯联邦副总理、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表示,欧洲目前不可能完全放弃从俄罗斯进口能源,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对欧洲国家来说是不可替代的。

   法国能源公司Engie首席执行官麦克雷戈(Catherine MacGregor)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俄罗斯向欧洲的天然气运输中断,下一个冬天天然气的储存将会出现困难。“实际上,在自然资源和前所未有的价格冲击影响下,我们将进入一个新的能源世界,这可能会彻底改变能源格局。” 麦克雷戈分析道,“对于即将结束的冬季,天然气的供应不会有问题,而且天气也没有很冷。因此目前即使完全切断俄罗斯的天然气,我们也可以通过其他国家的供应商、天然气管道或液化天然气船来应对。真正的问题是能否在春季和夏季填满天然气存储罐,为2022~2023年的冬季做准备。在俄乌冲突长期持续的情况下,我们很难找到必要数量的天然气。”

   在旺盛的需求推动下,美国对欧洲出口有望更进一步。美国能源信息署报告指出,2022年1月,美国当月向欧洲供应了超过一半的液化天然气进口,达到65亿立方英尺。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预计,2022年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将达到每天114亿立方英尺。

   高盛预计,今年美国LNG出口将占全球需求量的22%,超过目前最大的两个出口国澳大利亚和卡塔尔,跃居世界第一。

   亚欧“争气” 贸易商违约

   从历史上看,欧洲的现货天然气交易价格低于亚洲的液化天然气现货价格。这也是去年三季度欧洲首轮能源危机的源头之一,当时俄罗斯外输运能出现波动,莫斯科选择首先努力确保本土需求,同时北溪2号正等待德国监管机构批准。欧洲在全球能源竞争中落在了下风,亚洲天然气进口同比增长了11%,美洲进口增长了59%,欧洲进口下滑20%。

   然而,今年以来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超高溢价吸引了更多的LNG运能流向欧洲。上个月,至少有30艘载有来自美国的液化天然气的油轮驶往欧洲,能源危机将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推高至远高于亚洲LNG基准的水平,比美国亨利中心的价格高出14倍。

   以托克集团(Trafigura)和贡渥集团(Gunvor)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交易商也被视为此次危机的赢家,它们将货源分流到出价更高的欧洲市场。航运数据情报公司ICIS液化天然气分析师松格(Robert Songer)表示,仅2022年前两个月,能源贸易商运往欧洲和土耳其的美国货物总数达到创纪录的164件。由于欧洲LNG价格优势巨大,不少出口商宁愿支付数百万美元的罚款,也要获得向欧洲买家溢价出售这些货物的机会。

   此消彼长之下,亚洲的能源供应受到冲击。报道称,巴基斯坦天然气的长期供应商,埃尼集团(Eni)和贡渥集团都无法在3月份交付预订的货物,然而对于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而言,实际经济情况决定了无力与欧洲展开价格竞争,现货市场的高价也让各国望而却步,使得它们只能依赖煤炭等高污染的燃料来满足电力需求。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专家萨弗斯(Nikos Tsafos)称,美国、非洲和中东的供应商将最适合向欧洲运送更多LNG,但会以牺牲向亚洲国家的交付量为代价。

   瑞信集团能源分析师科瓦尼奇(Saul Kavonic)也指出,欧盟抛弃俄气后,将给LNG现货价格带来巨大的上行压力,“因为欧洲基本上要同亚洲国家争夺气源,最终总有一方的需求要被破坏。”他说。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