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0亿欧元REPowerEU计划浮出水面 欧盟“能源独立”还有多远?

2022-05-20 01:51:55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隆隆炮火声中,欧盟大力推进“能源独立”的大幕正式拉开。

当地时间5月18日,欧盟委员会在官网公布了“REPowerEU”能源计划细节,目标直指“摆脱对俄能源依赖”和“快速推进能源转型”。具体来看,欧盟计划“三管齐下”,从节约能源、能源供应多样化、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三方面着手,取代家庭、工业和发电领域的化石燃料,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将从此前的40%提高至45%。

而要实现REPowerEU计划的目标,从现在开始到2027年,欧盟需要额外投资2100亿欧元,欧盟将这笔钱称为地区能源独立和能源安全的“首付”。

随着2100亿欧元REPowerEU计划浮出水面,欧盟距离“能源独立”还有多远?

俄欧能源关系“藕断丝连”

不管是对欧盟还是俄罗斯而言,想要立刻斩断历经数十年形成的能源关系并不容易。根据最新公布的REPowerEU,欧盟计划在2030年之前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的依赖。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早前已经宣布夏季会禁运俄罗斯煤炭,年底前禁运石油也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同意,但天然气却成了最难的一关。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预计,到今年夏天,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占比能够从此前的55%降到24%,但基本摆脱对俄天然气的依赖还要等到2024年。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大宗商品研究室主任王永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21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了约1550亿立方米天然气,其他国家不可能在短时间补上这么大的缺口。而且天然气贸易需要相应的基础设施,需要管道、接收站和液化天然气船。接收站和新管道等项目的审批、建设可能需要两三年时间,液化天然气船的建造也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

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欧盟与俄罗斯之间“藕断丝连”的能源关系背后有其历史原因。历时数十年,从基础设施到买卖合约关系,甚至到双方的内部法律制度等等,俄欧双方形成了一种相对固化的依存关系,这不是单方面的,是双方的共同需求,俄罗斯需要市场,欧盟需要能源。这种关系并不能轻易说断就断。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自乌克兰局势升级以来,欧盟和俄罗斯“能源脱钩”的进度已经远远快于市场此前的预期,“2030年之前摆脱对俄罗斯化石燃料依赖”这一时间目标也被一些国家批评定得过低。

从政治形势角度看,这一目标的确有些偏低。但是从经济角度看,这个目标比较易于实现,对欧盟成员国的经济冲击相对比较弱,应该是欧盟内部各成员国之间相互妥协平衡的结果。朱润民预计,最终的结果不一定会与目标一致,如果未来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紧张,最终“结束对俄罗斯化石燃料依赖”的目标时间会提前;但是,如果冲突结束,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缓和,甚至有朝一日欧盟取消对俄制裁,这个目标也可能在某个时点被推后。

总体而言,俄欧能源彻底脱钩仍需要很长时间。王永中强调,欧盟摆脱对俄罗斯煤炭、石油的依赖相对比较容易,最难的是天然气。未来欧盟还需要和亚洲等地竞争数量有限的液化天然气,市场竞争或将加剧,价格预计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相对高位。

光伏占据能源转型“C位”

在国际局势动荡不安之际,欧盟正加速发展可再生能源。

根据最新公布的REPowerEU,欧盟计划将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从40%提高至45%。而在欧盟能源转型进程中,光伏产业尤为重要。欧盟计划到2025年将320吉瓦的太阳能(000591)光伏并网,较2020年翻番,到2030年几乎再度翻倍至600吉瓦。而要达到这个目标,未来欧盟每年新增装机量至少要达到45吉瓦。

此外,欧盟还提出了一项分阶段屋顶光伏立法,到2026年,所有屋顶面积大于250平方米的新建公共建筑和商业楼必须安装屋顶光伏,所有符合条件的现存楼栋则需要在2027年安装完成,2029年后所有的新建住宅楼都需要强制安装屋顶光伏。

王永中对记者分析称,在欧盟能源转型之际,对、镍、锂、硅等原材料的需求也会上升,未来市场供应或会进一步紧张,可能会让价格保持相对高位。欧盟全面推广屋顶光伏也会给行业带来机遇,中国是光伏大国,可以向欧洲出口相关设备。

除了光伏,欧盟也在押注其他新能源赛道,风能的重要性将位居第二,但在此次REPowerEU计划中着墨不多。此外,欧盟还计划将热泵的部署率提高一倍,并采取措施将地热和太阳能整合到现代化的供暖系统中。到2030年,欧盟将在本地生产1000万吨可再生氢气,并额外进口1000万吨,以取代难以减碳的工业、运输部门所使用的天然气、煤炭和石油,未来欧盟还将建立一个新的生物甲烷产业联盟。

REPowerEU计划中的一处细节颇为有趣,欧盟将“节约能源”放在了“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前面。欧盟鼓励各国宣传节能理念,并采用财政手段鼓励节能行动,例如对能源效率更高的加热设备、绝缘设备等产品降低增值税。

对于节能的重要性,朱润民对记者分析称,从有能源历史记载以来,从生物质能源到煤炭,再到石油、天然气……每一种新的能源出现之后,从来没有导致已有传统能源的需求巨幅减少,新的能源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是对已有的传统能源在数量和形态上的补充。如果不从需求侧节俭使用能源,不改变人类追求所谓的改善需求甚至奢侈的生活方式,不改变全球人口增长趋势,能源消费仍将持续快速增长,结束或者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更可能只是一种梦想。

欧盟“能源独立”道阻且长

尽管能源转型从长期来看已经是大势所趋,但从目前的技术来看,可再生能源短期内无法单独挑起大梁,化石能源的“基石地位”依旧难撼。近期乌克兰局势更是给了欧盟重重一击,欧盟能源安全面临巨大挑战,“能源独立”道阻且长。

朱润民认为,欧盟势必要承受一段时间的能源供给不足、能源价格高企的痛苦。而要摆脱目前的“困局”,首先是要尽快找到进口来源,弥补俄罗斯的供应减少;其次是要过一段时间的节俭日子,削减低效非必要的能源消费;第三要大力研究、开发新技术、新能源,通过新技术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增加新能源供给,减少化石能源的绝对需求。

从更大范围来看,对于全球而言,能源独立和能源安全都已经成了绕不开的话题。朱润民表示,进入2022年以来,全球煤炭、天然气价格连创新高,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其中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很多政府、机构、投资者“脱碳”的步子迈得太大,“低碳”新能源接续不上来。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当前的事实应该会让很多国家警醒。

在王永中看来,欧盟既需要能源独立和能源转型,同时也要兼顾能源安全。发展核电可以缓解当前能源紧张的局面,但目前欧盟内部分歧较大,德国今年年底计划关闭所有核电站,而法国等国相对比较支持。氢能的经济性比较差,在技术和成本问题解决前发展会相对受限。从长期来看,欧盟转向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趋势不可逆转,但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在欧盟追求能源独立之际,全球能源格局也将迎来巨变。朱润民表示,俄罗斯的油气出口路线需要改变,大趋势是从欧盟转向亚洲等地区,印度正不断加大俄罗斯能源进口力度,目前俄罗斯已经一举跃升为印度第四大石油供应国。

与此同时,欧洲的油气进口来源也要改变,需要从俄罗斯以外地区获得新的油气供应来源,这必然导致全球能源供应路线从之前的相对集中转向更加分散,欧洲可能从北美、南美、非洲、中东等地区获取油气供应。而昔日的进口大国美国预计很快就要成为煤炭、石油、天然气三大化石能源的净出口国,未来强势美元与高油价、高气价并行的时间或将大幅延长。

(作者:吴斌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