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厂深度亏损、贸易商“卖不动” 需求何时起?

2022-06-26 09:13:02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姗

杀跌踩踏行情在钢市上演,行业利润行至低点。

近日,钢价出现超预期的下跌幅度,钢厂、贸易商纷纷陷入亏损,悲观情绪笼罩着整个行业。已有十几年钢铁从业经验的王海杰,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这种现象了——产量过剩,需求下滑,部分贸易商恐慌砸价,钢价底部不断下移。

6月份以来,钢价持续下跌,跌势迅猛,并在6月20日走向极致。当日,螺纹钢期货价格出现了大幅暴跌,一度跌破了4100点,连续六个交易日收跌,下探至4074元/吨,创下近七个月价格新低。而螺纹钢现货价格也未能幸免,在周末进入混乱杀跌局面之后,当日同样出现了每吨一百多元的跌价。

钢价行至冰点,钢厂亏损幅度也在不断加深。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跟踪数据显示,6月23日,按两周原料库存测算的钢厂吨钢毛利已亏损至500元左右,上一次出现这样的亏损幅度还是在2015年。

王海杰是唐山市丰润区津丰贸易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产量过剩、需求下滑”,是钢铁行业的现状。据他介绍,目前下游经销商拿货较少,公司销售量与去年同期相比约减少了两到三成。在目前钢价跌势未止的情况下,贸易批发商都不敢从钢厂拿货补库,只能“躺平”。“卖不动”,是现在钢铁贸易环节上的普遍现象,王海杰说,“现在来拿货的都是刚需。”“今年的情况确实有点难。出的汗比去年多,但是赚的钱比去年还少。尤其是这两个月,已经开始有部分亏损。”广东地区钢材贸易商崔先生也告诉记者,今年钢材需求很弱,目前公司销量较去年同期出现腰斩。

据崔先生介绍,“受行业低迷环境影响,公司员工收入骤减,30个业务员中,上个月离职了6个,这个月又离职了4个,剩下的精兵强将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强预期”博弈“弱现实”,钢价在一次次需求预期落空、持续探底之后,尚未出现反转迹象。钢厂、贸易商们距离黎明,或许还有一段距离。

暴跌溯因

钢材价格刚刚经历了一轮暴跌,且尚未看到企稳回升的迹象。

6月20日,上期所螺纹钢期货主力连续合约下探至4074元/吨,创下近七个月价格新低;热卷期货主力连续合约最低报4158元/吨,为2020年12月以来最低价。下跌,已连续六个交易日。年内,螺纹钢、热卷已由高点下挫超过20%。其中,有一半的跌幅是在6月内上演。

钢材现货市场也进入“暴跌”行情,据兰格钢铁监测数据,截至6月20日,全国高线现货均价、三级螺纹钢现货均价、热轧卷板现货均价、冷轧卷板现货均价、中厚板现货均价6月以来价格跌幅普遍高达10%左右。

截至6月24日记者发稿时,钢材价格仍低位震荡,上行动力明显不足。

王海杰说,目前,唐山地区钢厂钢坯库存已是历史高位,经过近期钢材大跌价,贸易商从钢厂拿货也明显减少。对后市仍抱有担忧,让贸易商不敢大量补库存。现在还在拿货的,都是刚需。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国内钢材市场在稳增长政策不断加码的过程中形成了较强的需求释放预期,但疫情多点散发及需求弱现实的冲击,导致钢市爆冷。上半年国内钢市呈现出“强预期”博弈“弱现实”的局面,弱需求是影响钢价的主要因素。

上海卓钢链黑色研究院院长张磊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二季度以来,受疫情影响实际钢铁供需表现较差,市场价格受到压制,因此有预期在上海恢复常态化之后,需求能够得以恢复性释放。但从实际情况来看,需求的低迷问题仍未解决,再叠加美联储大幅度加息抑制通胀,加之南方进入高温多雨季节影响需求等利空因素影响,导致了市场信心的崩塌,市场价格进入快速向下通道。

中泰期货研究所所长助理裴红彬分析,钢材需求差和预期转向是本轮下跌的核心逻辑。一是疫情后钢材需求的回补基本落空,二是整体宏观经济形势和下游需求面临较大的压力,虽然政策刺激不断,但是由于目前先行的地产拿地、销售,企业的投资意愿、下游消费等情况尚没有实质性改善,钢材需求难以提升,造成了钢材的库存快速累积,形成了宏观预期的转向以及产业现货的抛压增大。

王海杰告诉记者,6、7月份受梅雨和高温影响,本身就是钢材消费淡季,今年还撞上了美联储加息时点,对钢价形成进一步打压。他直言道,“我们暂时不会主动拿货,能卖就卖一点,卖不动就等着价格反弹。”

今年上半年,钢材需求疲弱已是既定事实。以北京为例,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3月至6月北京建材市场10家大户合计日均出货量较去年同期水平分别下降了 33.87%、28.93%、40.19%和44.38%;显示5月骤然恶化后,6月仍在下行。

另外,从产量方面来看,6月上旬钢铁企业生产释放力度仍处于高位。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全国百家中小钢企高炉开工率为81.9%,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估算,6月份全国粗钢日产或将维持在315万吨左右的水平。6月份产量或将仍处于较高水平。

供强需弱,今年钢材社会库存降库速度明显放缓。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6月17日,兰格钢铁网统计的29个重点城市钢材社会库存为1450.8万吨,较去年同期上升了14.49%。今年最高点至今累计下降了12.59%,较去年同期放缓了23.23个百分点。

华东某钢厂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部分区域的钢坯库存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库存压力主要在钢厂和一级贸易商手里,近年来也首次出现了钢厂为了出货主动压价格的现象,这也是四月以来钢价下跌的主要推力。

深度亏损下的减产疑虑

钢材价格连续下行,钢厂亏损面在快速扩大。

根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跟踪数据显示,今年5月上旬,监测钢铁品种利润迅速恶化(按两周库存原料周期测算),并跌破盈亏平衡线,5月中旬每吨螺纹钢、带钢、热轧卷板、冷轧卷板生产亏损超过200元/吨,此后亏损幅度虽然有所收窄,但是随着6月中下旬大跌,至今各品种毛利仍处于亏损状态中,且亏损幅度有所加大。

以三级螺纹钢为例,按照6月20日的即期成本测算,每吨亏损达到212元,较6月17日亏损增加101元。6月23日,因铁矿石、焦炭价格下跌,即期原料成本测算的利润有一定的修复,亏损幅度已缩减至百元上下,但两周原料库存的利润仍明显缩减,已亏损至500元左右,上一次出现这样的亏损幅度还是在2015年。

上述华东钢厂人士告诉记者,分长短流程来看,短流程方面,因前期废钢价格坚挺,短流程钢厂已经处于亏损线以下一月有余,目前吨钢亏损大概在200元附近。长流程钢厂方面6月后也已步入盈亏平衡线以下。近期钢价大跌,长流程钢厂亏损加剧,分区域和品种亏损已达200-400不等,产生现金流亏损,相当于2015年时钢厂利润水平。

钢厂已经进入严重亏损,中间环节的贸易商的利润情况也不容乐观。王海杰表示,“贸易商也在亏损,整个产业链除了上游铁矿石原料端还有利润,钢厂和贸易商都是在亏损中。”

王海杰介绍,根据市场需求情况不同,公司的库存周期一般为半个月至1个月,如果短期内钢价出现大幅下跌,贸易商则面临亏损风险。“比如5月初,公司从钢厂拿的货,经过这一轮下跌,加上需求不好延长出货周期,基本上现有库存都处于亏损之中。”

吨钢利润严重亏损,倒逼钢厂主动减产。

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钢厂已经从月初的微利到目前的大幅亏损,这也迫使钢厂的检修减产力度逐渐加大。据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20日,国内已有22家钢厂发布检修计划。

裴红彬告诉记者,因为钢材价格的短期快速下跌,且前期原料较为坚挺,使得钢厂普遍亏损严重,很多企业已经亏损到现金流,对于多数钢厂而言,确实已经到了不得不减产的时候。

钢厂能否通过减产走出泥潭?减产范围是否会继续扩大?目前业内仍看法不一。

上述华东钢厂人士表示,近期部分高炉将检修计划提前,可以看到盘面利润有一波明显的触底回升,但铁水的实际成本目前仍在消化前期高价采购的原燃料库存,成本下移仍需时间。

在裴红彬看来,本轮限产是对钢厂生产利润的一个修复,对于钢材价格的支撑,但是钢价能否提升,一是取决于原料成本的支撑,二是取决于下游的需求能否有效提升。“从原料来看,铁矿石和煤焦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回落,但铁矿石和焦煤的绝对价格依然在高位,后期预期仍有回落的空间。从钢材下游的需求情况来看,目前还没有看到需求的持续有效回升。”裴红彬说。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钢铁生产企业由于亏损加重,部分钢企为检修减产情况有明显增多,有助于缓解淡季需求弱势下的供应压力,对钢价起到一定的支撑,但目前影响钢材市场的因素偏多,供给端、需求端、成本端、市场心态、外围环境等对市场均有明显作用。外部来说,美联储加息及全球加息潮对大宗商品形成抑制,需求在高温雨季下仍然偏弱,铁矿石、焦炭下行成本支撑力度有所减弱,市场信心也明显不足,市场在弱势探底后将呈现企稳反弹行情。

对此,张磊则持不同看法。他分析称,钢厂主要减产的动力来自于吨钢利润的严重亏损,但在黑色系本轮暴跌过程中,原材料价格跌幅大大超过成材,这使得钢企减产动力减弱,再加上部分地区因保增长要求,钢企本身就在减与不减中左右为难,因此本轮减产力度,会比市场预期的要弱,这对钢价起到的支撑也将比较有限。

低迷局面能否扭转

“现在对我来说,压力已经不大了。”让王海杰现在感到庆幸的是,在此轮下跌之前,在看到需求端已经出现“卖不动”的苗头时,他就将正常情况下的八九成库存降到了四五成,后来在下跌过程中,通过采取比市场价优惠的价格策略,他又将库存降到了现在的一成左右。

对于下半年钢价走势,王海杰表示并没有太多的信心。他认为,随着钢厂减产、需求释放,8、9月份钢价可能会出现反弹,但如果需求达不到预期,还是会下跌。基于对下半年钢价并不乐观的预期,王海杰表示将采取“快进快出,保持合理的库存”的经营策略。

崔先生也向记者坦言,“亏损的时候就面临着信心的下降,资金链周转就不太好。接下来公司一方面会努力发展新客户、强化老客户黏性,另一方面会采取‘快进快出’的模式,保证公司正常流水。”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对于钢价下半年的行情,业内多持谨慎乐观或谨慎偏悲观的态度。

张磊认为,对比上半年来看,核心的建筑钢材需求有望改善,在房地产限购政策放松、引导性的需求改善以及基建领域的后程发力,或将扭转上半年整体低迷的局面。制造业领域方面,工程机械、重卡等行业在建筑业好转的情况下有望受益,而其他汽车、家电等行业,也会迎来一定的恢复期,因此下半年市场或呈现出震荡回升格局。但相对于之前两年,房地产、汽车等行业的需求很难达到之前高位水平,因此价格由暴跌转为暴涨概率不大。

钢厂利润方面,他分析,目前按照最新一期原料价格来看,国内华东多数钢企已由前两周的大幅亏损转为微利,内陆钢厂仍处亏损状态。如果接下来钢企减产面扩大,将会对原料需求形成一定抑制,这有望继续改善炼钢企业利润水平。此外,从近两年粗钢产量数据来看,国内钢铁生产呈逐年缩量趋势,而原料供应一直居于高位,这对后期的钢企利润改善有一定支撑,预计下半年钢厂利润会恢复到200-500元/吨的区间。

王国清认为,随着稳增长政策和淡季效应的逐步减弱,市场需求将明显恢复,下半年钢铁生产相对上半年将是减量的过程,市场供需关系将明显改善,市场价格有望震荡上行,同时,原料端需求将有所减弱,叠加国家保供稳价政策的实施,原料价格将理性回归,钢企利润空间环比上半年将获得明显修复。

上述华东钢厂人士表示,钢价暴跌之后,钢市有边际好转迹象,钢厂主动检修下产量有明显下降,一方面厂库累积而社会库存去化,表观消费有所回升。对于短期需求的改善,可以理解为终端需求按需采购和部分投机库存,后期需持续跟踪需求改善的持续性,7月上旬结束前,预期不宜太高。整体上看,他认为三季度向好,8月份需求会迎来显著改善。

对下半年钢材的供需形势和钢价,裴红彬则认为,整体依然持谨慎偏悲观的态度。预计目前的宏观和产业政策,以及供需形势,钢材价格难以暴涨。但三季度后期钢材旺季逐步来临,加上行业粗钢限产以及被动的停产检修等,供需矛盾预计会有所缓和,可能有阶段性的反弹,反弹空间有限,整体还是在下行趋势中。

(责任编辑:赵鹏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