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需求面临压力 下半年油价运行重心下移

2022-07-06 07:15:22 汇通网 

  全球通胀水平高企叠加金融环境收紧,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堪忧。上半年全球石油库存整体处于历史低位,但近期高频库存数据出现拐头迹象,在俄罗斯供给减量可能不及预期,以及石油消费面临压力的背景下,下半年原油供需平衡表存在转弱预期。

  欧美通胀水平上升

  今年以来,俄乌冲突导致全球部分大宗商品出现供给紧缺,能源、金融、农产品(000061)等价格大幅上涨,并引发全球通胀水平进一步上升。美国5月份CPI同比上涨8.6%,创近40年最高纪录,欧盟5月份CPI达8.1%,创出历史最高水平,其中,能源价格上涨占到通胀的一半,目前欧盟有三分之一的国家通胀率达到两位数,其中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程度较高的国家更为严重。

  为抑制通胀,全球多国货币政策转向收紧。美国3月份进入加息周期,年内预计仍有4—5次加息。同时,部分欧洲国家也逐步进入加息周期,欧洲央行计划在7月份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将关键利率上调25个基点,并在9月份再次加息。而新兴经济体去年已开始加息,全球金融环境逐步收紧。

  在全球通胀高企以及金融环境收紧的背景下,未来全球经济增长面临显著压力。IMF最新的预测大幅下调全球及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增长3.6%,较1月份的预测值下调了0.8个百分点。IME警告称,如果俄乌冲突停止后,西方仍不取消对俄制裁并更广泛打击俄能源出口,那么全球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放缓,通胀水平也会比预期更高。世界银行的预测显示,2022年全球经济将增长2.9%,较上一次预测下调了1.2个百分点。

  原油供给弹性不足

  全球油气上游投资增长有限,原油供给弹性不足。在能源转型压力下,过去10年全球油气上游资本支出整体呈现下滑趋势,IEA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油气上游投资达到3500亿美元,2016—2019年这一数据为5000亿美元左右,2014年更是超过了8000亿美元。RystadEnergy预计,2022年全球油气上游资本支出将增长12%,但在能源转型的长期压力下,以石油巨头为代表的传统上游产业投资增长将受到明显束缚,未来整体增长幅度有限。在油气上游投资显著下降的背景下,全球原油剩余产能在持续减少。根据EIA的统计,截至2022年5月,全球原油剩余产能降至328万桶/日,不到2021年一半的水平,其中OPEC国家原油剩余产能为300万桶/日,主要集中在沙特和阿联酋,非OPEC国家原油剩余产能仅为28万桶/日,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的原油剩余产能因制裁被剔除。整体来看,由于全球油气上游投资受限,同时受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市场非计划性供应中断显著增加,随着产油国供给的恢复,全球原油剩余产能将进一步下降,下半年各产油国增产潜力均受到制约。

  OPEC+增产潜力有限。为应对市场供应紧缺的状况,6月初OPEC+会议同意在7月份和8月份增产64.8万桶/日,2021年7月份的OPEC+会议决定维持40万桶/日的产量恢复速度,今年5月份启用新的产量基线后,5月份和6月份的增产量为43.2万桶/日。但今年以来,OPEC+减产执行率持续走高,5月份甚至超过220%,这意味着OPEC+的产量恢复不及预期。7月份、8月份提高增产幅度后,预计沙特产量将有明显增长,一方面因为沙特剩余原油产能相对较多,另一方面近期美国也在积极寻求与沙特接触,以促使沙特提高产量。整体来看,在今年8月底退出减产协议后,各产油国产量将不受政策约束,在原油供应端紧张的情况下,俄罗斯以外的产油国预计将增产,但当前因各产油国剩余产能有限,未来OPEC+各产油国产量进一步增长空间也将受限,仅沙特、阿联酋两国剩余产能相对较多,具备一定的增产潜力,其他国家增产潜力均有限。

  俄罗斯供给降幅可能不及预期。俄乌冲突以来,欧美对俄罗斯发起一系列制裁,这使得俄罗斯石油供给发生了显著变化。从原油出口总量来看,俄乌冲突后,俄罗斯原油出口总量不降反增,根据Kpler的数据,2022年3—5月份,俄罗斯原油出口总量达到487万桶/日,尤其是4月份和5月份的原油出口量均超过500万桶/日,而2021年同期出口量为450万桶/日。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制裁导致俄罗斯原油贴水大幅走低,3月中旬以来,俄罗斯原油较基准价贴水超过30美元/桶,从而提升了俄罗斯原油的吸引力。

  从俄罗斯原油出口流向来看,俄乌冲突后,俄罗斯原油出口流向欧洲的量显著下降,而流向亚洲的量显著增加,此外俄罗斯基本停止了对美洲的原油出口。俄乌冲突后,俄罗斯对欧洲、美洲的成品油出口显著下降,而增加了对未知区域的成品油出口。虽然俄罗斯对欧洲的石油出口出现下降,但增加了对其他地区的石油出口,因此在俄乌冲突后,俄罗斯石油出口总量并未显著下降,这与市场此前的预期相悖。因此我们预计,在俄罗斯石油具备较高性价比的情况下,下半年俄罗斯石油对外总供给降幅预计有限,但对欧洲的供给会进一步下降,同时对其他地区的供给有望进一步增加,这也将加剧全球石油供应的结构性矛盾。

  美国页岩油行业复苏仍然缓慢。由于北美页岩油企业经营策略的变化,近两年,北美油气上游勘探投资不及2014年之前一半的水平。EIA基于美国42家勘探与生产上市石油公司的数据进行分析,这42家公司原油产量约占美国原油总产量的33%,这些公司的运营现金在2021年四季度达到275亿美元,是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资本支出较去年三季度增加了60%至150亿美元。然而,尽管资本支出增加,同时原油价格上涨,但这些公司的原油产量仍比疫情前水平低10%。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3月份,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开采的就业人数仍比2020年2月份疫情前的数值低8%,通胀压力以及劳动力和设备的短缺,继续限制着企业的运营。截至今年6月底,美国原油产量达到1200万桶/日,与疫情前的峰值水平相比,仍然低约100万桶/日。

  原油需求面临压力

  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放缓打击石油消费前景。当前,全球石油消费仍处在疫情后的恢复阶段,尤其受制于疫情,全球航空煤油消费较疫情前的水平仍有较大差距。与此同时,由于俄乌冲突带来的一系列制裁以及金融环境收紧,未来全球经济增长面临显著压力,因此,预计中长期石油消费也将受到一定打击。

  近期,多家机构下调了今年全球石油消费预期,EIA、IEA、OPEC认为,2022年全球石油消费增幅分别为228万桶/日、337万桶/日、180万桶/日,较年初的预测值大幅下调。除此之外,高油价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石油消费,根据历史数据,当油价处于100美元/桶以上时,石油消费与油价呈现负相关关系。今年3月份以来,油价大部分时间处在100美元/桶以上,对石油消费形成一定制约。当前,美国汽油价格已升至历史最高水平,而5月份美国汽油交付量同比下降了2.7%,柴油交付量同比下降了4.7%。欧洲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加油站的抽样数据显示,4—5月份英国汽油销售同比下降2.7%,柴油销售同比在4月份转负,5月份同比下降3.1%,德国5月份的卡车通行量同比下降了2.2%,整体反映出高油价对终端燃油消费的冲击。此外,燃油效率的提高、新能源汽车对燃油车的替代,以及人们工作方式的改变,也令一部分石油消费出现永久性损失。

  全球旅行限制放松促进航空煤油消费恢复。由于全球多国放松旅行限制,近几个月欧美航空业复苏势头日益明显,今年4—5月份出现了一波国际旅行预订潮。当前欧美国际航班运力明显快于亚洲等地,根据OAG的预计,到今年年中,在欧美航空业快速恢复的带动下,全球航班运力将达到2019年的85%—90%。航班运力的提升,将推动航空煤油消费的恢复,IEA预计,2022年欧洲、美洲及亚太地区航空煤油消费分别将达到2019年的79%、91%以及66%,2022年全球航空煤油消费预计将增长87桶—607万桶/日,较疫情前低约24%,2023年预计将增长99桶—710万桶/日,较疫情前低约11%。

  美国成品油裂解价差高企,炼厂开工高位。俄乌冲突后,由于俄罗斯成品油供给下降以及季节性需求预期增长,令美国市场出现汽、柴油供给紧缺,汽、柴油裂解价差大幅走强,并推升炼厂生产积极性。从终端消费来看,美国进入夏季消费旺季,汽油消费将季节性增长,而由于当前美国汽油库存持续走低,消费旺季的到来将加剧市场供应偏紧的格局。但是,当前高油价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终端石油需求,由于美国汽油价格已升至历史最高水平,居民消费受到一定影响,5—6月份美国汽油及柴油交付量同比均出现下滑,这意味着高油价令美国消费旺季需求打了折扣。从近两周的高频数据分析,美国原油端维持去库,但成品油端出现累库迹象,下半年随着美联储加息的逐步深入,实体企业经营成本将逐步上升,石油消费预计受到打压。

  国内原油加工需求仍有恢复空间。在“碳减排”政策背景下,国内原油进口管理趋严,尤其是非国有炼厂配额管理明显收紧。2022年我国非国有原油进口配额总量为2.43亿吨,与2021年持平。2022年1—5月份,国内原油进口量达到2.17亿吨,累计同比下降1.75%。据悉,今年上半年地炼原油配额使用普遍偏慢,一方面源于国家对于配额使用管理严格,另一方面说明油价持续高涨压制了炼厂采购意愿。此外,上半年国内疫情反复,也令石油消费受到冲击,进而打击了炼厂开工积极性。从炼厂需求来看,上半年受需求下降以及利润走低影响,3月下旬以后国内主营及地方炼厂开工负荷均持续下滑,但5月中旬开始,地方炼厂开工负荷有所回升,6月份以后主营炼厂开工也有所反弹,但仍远低于年初水平。当前国内疫情整体好转,在防控措施逐步放松的情况下,终端石油消费也会逐步恢复,预计下半年炼厂开工水平将进一步提升,尤其是主营炼厂开工率有较大增长空间,进而带动原油加工需求恢复。

  年内走势前高后低

  全球通胀水平高企叠加金融环境收紧,未来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堪忧。全球油气上游勘探企业资本支出下降令原油剩余产能持续下滑,加剧了原油供给弹性不足的局面,而在欧美的制裁下,俄罗斯石油对外供给总量并未显著下降。当前全球多地成品油裂解利润高企,间接提升原油加工需求,同时在疫情好转的背景下,中国石油(601857)消费仍有进一步恢复的空间。不过,在高油价的影响下,欧美终端石油消费受到一定抑制,中长期来看,全球经济走弱的逐步明朗化将令全球石油消费受到冲击。从库存端来看,上半年全球石油库存整体处在历史低位,但近期高频库存数据出现拐头迹象,在俄罗斯供给减量可能不及预期以及石油消费面临压力的背景下,下半年原油供需平衡表存在转弱可能。从油价走势来看,基准情形下,排除原油供给端的意外扰动,下半年油价运行重心下移的可能性较大,年内呈现前高后低的走势。

(责任编辑:赵鹏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