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油脂控股有限公司油脂业务部总经理周吉帅:大豆压榨行业整合还在持续中

2022-11-10 13:43:11 和讯 

  11月10日,由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联合主办的“第16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在线上召开。中粮油脂控股有限公司油脂业务部总经理周吉帅会上表示,大豆压榨行业整合还在持续中,因为这是一个低毛利的行业,所以规模经济非常重要。从2012年到2021年,大概十年的时间,行业集中率是在不断提高,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下去。大豆压榨的两个产品油脂和蛋白粕,它的消费量主要受人口结构的影响,目前国内人口增速已经放缓,2021年已经接近零增长,。但是我们看到另外一方面,就是虽然说我们的人口增速放缓了,但是城镇化的比例还在提升。所以,受城镇化比例提升影响,餐饮消费仍然有增长的空间,油脂、蛋白粕未来还是有增长的空间。未来十年中国油脂和豆粕消费增幅预计是正增长,但是增速明显放缓。

  经合组织预计未来十年蛋白粕需求年度平均增长1.16%,食用油脂需求年度增长0.52%。从油脂消费来看,油脂包装化趋势明显,包装油在植物油消费中的比例在不断提高,目前已经到60%的水平,未来还有进一步包装化的空间。从近年来中国小包装油的销量变化趋势看,玉米油、花生油占比提升,而其他的包括调和油、豆油的占比是下降的,消费者对营养、健康、美味的产品更加青睐,如果不考虑今年俄乌冲突的影响,葵油的占比也是不断提升的,今年因为俄乌冲突导致葵油供应受到影响,所以今年葵油的销量占比出现下降。

  经济增长对于油脂油料的消费也有明显的影响,短期看国内经济增长稳中趋缓。所以,短期内疫情对于油脂的消费还是有不利的影响的。豆粕消费和饲料产量增速出现背离这个现象值得我们重视。从历史的规律来看,国内豆粕消费的变化和饲料产量的变化是同方向的,但是在2021年这二者出现了背离,饲料产量增速达到15%,而国内豆粕消费的增速只有不到1%,这二者出现了背离。

  以下是中粮油脂控股有限公司油脂业务部总经理周吉帅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中粮油脂的周吉帅。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大豆压榨企业发展与机遇挑战》,我的分享分三个部分,首先看看国内外大豆的供应情况,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到,要加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提高大豆油料产能和自给率。到2025年,力争大豆播种面积达到1.6亿亩左右,产量达到2300万吨左右。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近年来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呈上升趋势。在国家政策支持下,近年来国产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这是过去七年国产大豆产量的情况,除了2021年和2022年度以外,产量基本处在上升趋势中。这说明有国家政策支持,国产大豆的产量处在恢复的趋势中。但是也会受到玉米价格的影响,当玉米价格比较高的时候,玉米会出现和大豆争地的效应,农民更倾向于种植玉米。

  从大豆的供应来看,目前国产大豆主要用于食用,而蛋白饲料主要来自于进口大豆,国产大豆产量在目前基础上进一步增加,将有一部分流入压榨领域,部分替代进口大豆,但是目前来看这个数量是有限的,总体来看国产大豆产量依旧难以满足消费的需求。最近这几年,中国对进口大豆的依赖程度大概在84%。

  我们看完国内的大豆供应之后,再看一看国际大豆供应情况,美国、巴西、阿根廷这三个国家是主要的大豆供应国,这三个国家的大豆种植面积大,成本低,单产高,也是全球最主要的大豆生产和大豆出口国,三个国家年产量合计超过3亿吨,占全球总产量80%以上。分国家来看,美豆产量最近几年稳定在40到45亿蒲式耳,大概是1.1到1.2亿吨左右的范围。21/22年度南美减产,需求转向了美国。而22/23年度,美国大豆产区偏干,造成单产下滑,预计产量同比下降,美豆新作库存预期降至2亿蒲式耳的偏低水平,库销比回落到4.5%,这是16/17年度以来低位。

  这一年度单产之所以下滑,主要是因为中西部,包括内布拉斯加州、堪萨斯、南北达科他等这些大豆的主产州出现了干旱的情况。美豆的优良率在6月中旬开始快速的下降,同时美国USDA对于单产的预估从8月份的51.9降到了10月份的49.8。而南美的情况主要是21/22年度受“拉尼娜”天气影响,南美大豆的主产国,包括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巴拉圭,产量都出现了大幅的下滑,下滑的程度超过了1900万吨,这个也奠定了今年上半年大豆牛市的基础。长期来看南美的产量,特别是巴西的大豆产量还处在增产的趋势,这个趋势还是比较明显的。未来巴西的大豆产量还有进一步增长的空间,而阿根廷大豆产量相对是稳定的。说到阿根廷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要讲,由于阿根廷的比索快速贬值,包括对内因为通胀比较严重,购买力逐年是下降的,对外主要是比索对美元也是贬值的,所以阿根廷选择持有农产品抵抗通胀,抵抗汇率的贬值。这个现象已经持续了多年,阿根廷的农民在2021/2022年度,是十多年来销售大豆进度最慢的。今年9月份,阿根廷政府提供了一个更有利的汇率,当时的官方汇率是140左右,黑市的汇率大概是270到280,所以政府提出来一个以200比索对1美元这个汇率来刺激农民销售大豆,9月份阿根廷农民销售大豆的速度明显增加。但这个事件只是在今年的9月份就完成了,长期来看农民依旧会持有较多的大豆库存抵御通胀,导致阿根廷收割时卖家不足,产量没有成为市场的有效供应。

  综合来看,国际经合组织预计未来十年全球大豆产量年比增幅1%,到2031年全球大豆产量将达到4.11亿吨,巴西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巴西和美国将占全世界大豆产量的2/3,占全球大豆出口量的80%。

  我分享的第二个部分是中国大豆压榨行业的现状。近年来中国的豆粕、豆油需求增速放缓,主要受人口数量,人口结构,经济增长和城镇化等宏观变量的影响,而大豆的压榨量主要取决于豆粕的需求,受宏观经济、养殖利润和动物疫情等多因素的影响,波动幅度比较大。我们看右下方这个图,18/19年压榨量明显的下降,主要是因为国内爆发了非洲猪瘟疫情,这导致生猪存栏快速下降,豆粕的需求下降。而21/22年压榨量的下降主要是因为当年的生猪价格比较低,养殖亏损,所以导致豆粕的需求下降。产能的增速目前来看是大于压榨量的,行业产能整体过剩。目前全国大豆年度的压榨产能在1.74亿吨,2022年压榨量预估为9400万吨,开机率预计回落至54%,大豆压榨产能逐步扩张,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而压榨的增长率是2%,所以现在整体来看,大豆压榨产能的扩张速度明显高于压榨量的增速,开机率还在持续的下滑。2021年自然年度国内进口豆压榨量大约9100万吨,同比下降1.2%,这是自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以来第三次出现了压榨量的年比下滑。目前国内大豆压榨产能集中于沿海地区,华东、山东、华北合计日产能超过23万吨,占全国总产能56%,华北、华东、沿江开机率相对较高,2021年受国内豆粕需求增速不及预期,压榨利润同比下降,国内限电限产以及年末商业进口豆较少等因素影响,国内大部分区域大豆的压榨量都出现了下滑。

  最近两年,国内大豆的压榨产能还在持续的扩张,2021年国内新增日产能1.92万吨,截止到这一年末,进口豆压榨的总日产能达到了44.6万吨每天,2022年产能还在持续的扩张,这一年预计国内将新增产能2.75万吨/天,所以到今年年底,国内大豆压榨产能将达到47.66万吨,剔除闲置产能,有效的产能也将超过45万吨。

  这两年新增的产能主要集中在沿江、华北和山东地区,其中沿江产能新增了1万吨/天,华北新增9000吨/天,山东增加7000吨每/天。另外,这些年大豆压榨产能逐渐出现集团化、集中化的趋势,前十大集团压榨产能占行业总产能的比例从2012年的64%升到2021年86%,产能集中化、集团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我们来看一下压榨行业所处的市场环境,概括六个字就是高波动、低毛利。首先影响市场的因素很多,无论是CBOT的期货盘面,还是大豆的升贴水,包括海运费,人民币的汇率,这些年都处于高速的波动中,影响这些价格的变量很多,包括基本面的因素,基本面主要是供给和需求,而全球的大豆供给主要是看播种面积和单产,单产主要由主产区的天气来决定。另外国内的大豆供应主要是看采购和到货的节奏,需求主要是看人口的结构,消费的结构,以及养殖存栏的情况。而宏观方面,从2017年中美贸易摩擦以来,宏观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影响越来越剧烈。包括经济增长,通胀,城镇化,产业政策,税收,汇率,原油,还有最近2022年新出现的包括地缘政治,战争的情况,对于这个行业的影响都越来越大。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市场的资金和情绪方面,目前都对我们这个行业产生很大的影响。

  这是从2012年以来大豆盘面压榨毛利的变化,总体来看,从2015年开始,这个行业的压榨毛利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中,基本上在0到200之间,个别时候会超出这个区间。但是,扣除油厂压榨的费用之后,基本上也是在零利或者微利的水平。而2021年底到今年以来,这个行业出现一个很大的变化,我们看到压榨的毛利出现了快速的下降,今年基本上是全年处在亏损的状态中,这在过去这么多年里也是少见的,长时间的,大幅的亏损,这是今年压榨行业的特点。这既反应了今年压榨产能大量释放,也受新冠疫情以来国外大量的量化宽松放水,国际大宗商品快速上涨,而国内价格相对涨幅有限,国内终端的产品价格上涨的幅度低于国外大宗商品上涨的幅度。所以,压榨利润是持续恶化的。

  另外,这个行业产销周期比较长,基本上是4个月起,从采购到销售至少经历4个月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行情会出现很大的波动,所以市场价格的波动是非常剧烈的。而大豆压榨行业希望原料价格基本上占销售价格的80%以上,所以过去我们一直讲大豆压榨行业如果想做好,低成本、稳定的原料供应是成功的最关键因素,所以对以套期保值为核心的风险管理体系要求非常高。今年又有一个特点,就是盘面的榨利长期大幅是负的,压榨行业处在亏损的状态,所以这个行业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以来需要靠现货的基差来弥补盘面的亏损,这个现象进一步增加了油厂的经营难度。

  简单的分析一下这个行业未来的机遇和挑战。大豆压榨行业整合还在持续中,因为这是一个低毛利的行业,所以规模经济非常重要。从2012年到2021年,大概十年的时间,行业集中率是在不断提高,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下去。大豆压榨的两个产品油脂和蛋白粕,它的消费量主要受人口结构的影响,目前国内人口增速已经放缓,2021年已经接近零增长,未来可能会出现零增长或者是负增长的现象。但是我们看到另外一方面,就是虽然说我们的人口增速放缓了,但是城镇化的比例还在提升。所以,受城镇化比例提升影响,餐饮消费仍然有增长的空间,油脂、蛋白粕未来还是有增长的空间。未来十年中国油脂和豆粕消费增幅预计是正增长,但是增速明显放缓。

  经合组织预计未来十年蛋白粕需求年度平均增长1.16%,食用油脂需求年度增长0.52%。从油脂消费来看,油脂包装化趋势明显,包装油在植物油消费中的比例在不断提高,目前已经到60%的水平,未来还有进一步包装化的空间。从近年来中国小包装油的销量变化趋势看,玉米油、花生油占比提升,而其他的包括调和油、豆油的占比是下降的,消费者对营养、健康、美味的产品更加青睐,如果不考虑今年俄乌冲突的影响,葵油的占比也是不断提升的,今年因为俄乌冲突导致葵油供应受到影响,所以今年葵油的销量占比出现下降。

  经济增长对于油脂油料的消费也有明显的影响,短期看国内经济增长稳中趋缓,而且疫情持续,疫情对于植物油的消费影响也是很大的,每波疫情起来的时候,基本上中小包装油脂的消费都会受到比较明显的冲击。所以,短期内疫情对于油脂的消费还是有不利的影响的。豆粕消费和饲料产量增速出现背离这个现象值得我们重视。从历史的规律来看,国内豆粕消费的变化和饲料产量的变化是同方向的,但是在2021年这二者出现了背离,饲料产量增速达到15%,而国内豆粕消费的增速只有不到1%,这二者出现了背离。

  我们分析原因,总结下来还是要看饲料配方的调节,我们对这个现象进行了分析,综合来看饲料配方的影响对于这二者背离影响是最大的,一方面是饲配料蛋白浪费消失了,另外就是全价料豆粕添加比例下降,这二者共同产生上述讲到的饲料产量和蛋白消费增速背离的情况。

  另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机遇是生物质柴油的影响,生物质柴油成为国际油脂长期驱动力量,目前国际的油脂除了食用需求以外,一个很大的用途是生物质柴油,特别是美豆油它的价格走势受生物柴油的影响非常大。预计22/23年度,美豆油的生柴投料需求在544万吨,复合年均增速达到29%,占美国豆油总需求的44%。美国生物质柴油产能持续扩张,2020年至今总产能增幅达到64%,因可再生柴油销售政策补贴更多,生产利润高,逐渐成为美国生物质柴油产能扩张的主要驱动力量,目前美国的可再生柴油已经和生物柴油产能持平。

  俄乌冲突对大豆压榨行业提出了新的挑战,俄乌冲突既加剧了宏观的波动,也给植物油的供应增加了不确定性。目前来看俄乌冲突还有加剧的迹象,如果黑海谷物通道关闭的话,葵油的供应将会出现新的问题。受俄乌冲突影响,乌克兰葵油在全球的占比下降,部分需求被其他油脂替代。2022年1月到9月中国葵油进口量仅有30万吨,同比下降72%,由于黑海物流不畅,乌克兰葵油占比降到55%,哈萨克葵油进口量增长,占比达到15%。

  最后总结一下我的分享,第一,在政策支持下,中国国产大豆产量有望增长,但难以改变大豆产业进口高依存度的格局,特别是用于压榨的大豆仍然依赖进口。所以,大豆产地产情和宏观经济环境对于中国油厂的供应端影响深远。第二,近年来中国大豆压榨产能增速大于压榨量,整体开机率下降,产能集中化、集团化趋势明显。第三,高波动,低毛利现状下,行业更需完善从上游采购套保,至下游生产物流的科学化体系建设。第四,未来中国油粕需求维持增长,但增速放缓。第五,生物质柴油特别是可再生柴油,将成为全球植物油需求核心增长点。第六,地缘政治冲突放大全球商品价格波动,扰乱油脂供需格局,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彭立睿 HF01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