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圆桌论坛:经济转型关键历史节点,实现风险控制与财富增值保值之间的平衡

2019-12-22 00:34:14 和讯网 

  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前所未有挑战。然变局之下,金融市场生态环境还将出现何种变化?证券、期货、基金行业又将呈现怎样的新机遇、新趋势,又将面临哪些新挑战?

  12月21日,和讯网盛邀知名专家、业内大咖,以“变局下的行业新生态"为主题的“和讯网第十七届中国财经风云榜金融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举行。

  圆桌论坛:经济转型关键历史节点,实现风险控制与财富增值保值之间的平衡由上海量金资产董事长孟诚主持,出席论坛的嘉宾有雷根资产总经理李金龙、青骊投资合伙人苏雪晶、洛肯国际投资合伙人谷纯悦、七曜投资董事长谭琦。

圆桌论坛:经济转型关键历史节点,实现风险控制与财富增值保值之间的平衡

  李金龙认为策略拥堵性将是明年面临的最大问题,目前市场规模较大,赛道拥挤,量化中高频策略或收益降低。

  苏雪晶认为2020年市场存在结构性机会。一是科技股,从硬科技向软转变;二是关注海外市场的跨市场投资机会;三是重新关注我国宏观经济支撑的一些行业和领域,过去这两年被抛弃的或被大家长期不看好的方向可能在明年重现曙光。

  谷纯悦表示明年权益市场的机会主要来自于港股和A股里分红率较高的主题和行业,这些是相对安全的品种。

  谭琦在谈及2020投资机会时表示,2020应关注负利率及港股方面。负利率会带动部分优质资产上涨,同时也要注意产生的风险;港股方面明年公司私有化或更加突出。

  以下为文字实录:

  孟诚:非常感谢和讯能有机会来给大家交流,我们直接上干货,我们先请各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争取把这个论坛在30分钟内结束。先请李总。

  李金龙:大家好,首先很荣幸参加这样的论坛,我是来自雷根基金的李金龙,雷根是2013年成立的,是一家让科技随时为金融所需的资产管理公司,随着发展至今,雷根的布局,境内主要是以雷根基金、雷根保险经济,我们在香港同样也有149牌照,证券、保险、经济、信托,我们力争做到一家让财富和生活完美相融的资产类公司,也是让我们的一些更多元化的投资策略服务我们的投资者,谢谢。

  苏雪晶:我是来自上海青骊投资的苏雪晶,我们上海青骊投资成立于2015年,好像是今天排名当中不多的纯多投的公司,今年的运气比较好。

  谷纯悦:大家好,我是来自洛肯国际的谷纯悦,我们是2009年成立的一家私募基金公司,之前是以固收为主,最近这几年是以保险组合策略、CPI控制回测来做整个的全球宏观对冲,我们可以说是科技方面投入比较早的,因为洛肯国际的两个合伙人之前在2002年就投资了一家公司,做的是中国证券市场数据库,可能做金融研究的人十几年钱都用过了。

  谭琦:我是七曜投资的谭琦,七曜投资是成立于2014年,我们主要成员都是来自于原来的公募基金,我们在做私募期间还是逐渐形成了低回测,持续也能够占领市场,带来一个渴望回报的风格,相对来说我们现有的投资思路跟我们以前相比也有一个持续的升级,谢谢大家。

  孟诚:您的低回测是通过对冲吗,还是策略?

  谭琦:主要是通过选股。

  孟诚:好的,2019年大家都知道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想到今年的行情这么大,公募基金有一个基金经理经常包揽了前三名,而且收益率都是100%以上的,所以2019年都是非常不错的,但是2020年的情况怎么样,现在有的人很乐观认为再涨20%、30%都没有问题,甚至有一位去年参与过咱们会议的券商研究所的所长直接说,3000点永远见不到了,永别了。所以,2020年值得期待,李总你们2019年的表现怎么样?

  李金龙:其实2019年对我们来说很尴尬的,因为我们自身的策略像今年我们还是比较多元化的,会创新一些策略,比如说我们以前最早是做股票量化策略的,股票量化策略,今年是比较偏向于中高频的,特别是高频,中高频其实已经不是特别多了,可是高频在4月份之后表现就不是特别的乐观了,7月份之后表现的也不是特别的乐观。

  总归下来,一年中规中矩,不是特别多,15%左右,这也是量化应该有的东西。不过这个东西有一个相对收益,公募基金翻倍了,谁会去看这个东西。我们自身来说,今年股票量化也就这样,商品因为主要是以高频为主,其实我还是在商品领域比较深入的,我去做量化最擅长的事情。其实我今年比较看好的是两个策略,而是也是今年表现比较好的两个策略,一个是期权,我们应该是2015年3月份比较早的一批去基金协会备案做期权策略的私募,我们那支期权产品的名字到现在备不了,我们叫期权套利策略。套利这两个字是很敏感的,当时备案是能备案下来的,包括这支产品从2015年3月份,一直到现在我们还在存续,所以期权对未来的预期也是比较好的,包括今年我们的期权也还可以,平均每个月1到1.5,不过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容量上不去,新的品种上来可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再就是我们今年大力度的布局了一些港股的IPO策略,大家现在知道近两年港股的IPO的数量是持续上升的,去年是208家,今年是158家,预计明年的时候有180家左右,而且上升的数量和质量都是非常不错的。刚才主持人问到关于策略方面,我们今年做了几个,这个是我们境内的策略,海外我们会布局一些中资美元债,稍候也可以跟大家去分享,总之我们还是本着多元化布局,不去钻一个策略,我们降低单一组合的一个风险,达到整体基金组合的高下果率。

  孟诚:多策略,而且应对不同的市场,也不是说要追求特别高的收益,还是希望在不同的年份都能够表现的不错,以往大家都知道往往上一年的基金经理第二年的压力都会比较大一点,所以我们非常的祝福,希望他们100%的收益率明年还能够有很好的表现。以往往往是看到去年的冠军,到了第二年的时候,因为偏,今年比如说行业买了一个白酒,到后面再买一个药,再买一个TMT,今年很容易做上去。明年如果往别的方向偏了,比如说行业篇了,个股也偏了,收益率就很容易做不上来了,所以做多投的确是很大的挑战,对选股、择时都有很高的挑战,而且投资者今年的胃口这么高,明年的胃口还会更高。

  苏总,对明年的行情怎么看,你觉得明年有没有挑战?

  苏雪晶:其实私下里交流得比较多,我们对明年收益率的期望没有那么高,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点想得更多的还是风险,站在明年全年的角度,当年实际上明年一年来看,还是有结构性机会的,和今年一样,今年无论是讨论指数多么热闹,其实也就是在这儿波动,我们觉得明年整体的结构性机会还是始终存在的,我们就讲讲干货。

  一个是明年在科技股,大家现在都全面热情看的思潮当中,我觉得从硬科技向软转变是明年上半年比较突出的开展,我觉得这个当中会有很多投资机会涌现。

  孟诚:您的意思是软件、服务这些?

  苏雪晶:TMT在科技股当中会有这样一个转化的过程,这是我们的第一个观点。第二个就是我比较同意刚才李总讲的,海外市场,特别是香港市场,我们觉得明年结构性的机会比A股还要更大一点,我们自己也关注跨市场的投资机会,我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投资人和我们自己都会有不错的收益。

  第三个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要重新关注中国宏观经济支撑的一些行业和领域,过去这两年被抛弃的或者被大家长期不看好的方向可能在明年会重现曙光,我觉得三个机会就在于此。

  孟诚:困境、反转,有哪些行业呢?

  苏雪晶:越是大家现在厌恶的或者说觉得没有机会的行业,可能明年会更好,这个我们也在寻找中。

  孟诚:大家都知道全球进入了低利率的时代,像欧洲、日本都是负利率,美国降息也降得很厉害,很多里产就绕道进入中国市场,包括债券,实际上在2019年外资买中国的债券买了将近2万亿,股票实际上也买了很多,前面也有嘉宾谈到不管这个行情怎么样,外资该买就买,而且连续的买。

  因为我们知道谷总你们是固定收益,CPPI实际上也有一部分相当于要用固定的收益来做一些相对稍微激进一点的策略,您对于负利率时代下的投资,2020年有什么样的看法?

  谷纯悦:我觉得尽可能正常利率保持一段时间,未来的趋势已经说出来了,其实就是快慢的问题,对于债券市场,因为我们自己的先行指标今年8月底见底回收以后,我们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一季度还会继续回收,加上一季度整个宏观配套政策都会出来一些,有可能会延伸到二季度。但是到了三四季度,当猪和其它的价格下来的时候,因为市场会先走一步,可能在一季度二季度初整个长利率会有系统性的下来。

  我们觉得明年还是在投资的过程中,就像苏总说的要控制风险,我们来看明年权益市场的机会,第一是港股,港股和A股里的分红率比较高的那些主题和行业,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品种。明年再想追求100%、50%的收益,我觉得这个就有点太盲目乐观了。

  整个经济是振荡下行的,之所以有振荡是因为有托底的一些政策,下行趋势无法改变,其实我们的先行指标有些是在触底了,但是从宏观经济来说,滞后指标已经是负增长了,整个宏观经济中期的滞后指标真正说明整个经济的趋势,当负的滞后指标累计越多的时候就能触发政策上的一些变量。

  我们做的比较稳健,我们合伙人里有四家都是前保险公司的投资总结,我们的特色就是要做大类资产的,我们专门抓大类资产,我们对明年的权益类市场应该是谨慎乐观的,对很多行业我们觉得已经高估了。

  孟诚:很多行业可能有点压力,投资要把利息打低一点。

  谷纯悦:其实明年做股票有一些债券的思路,但是品种上我觉得可交换私募债是一个比较好的领域,因为现在可转债很多已经很高估了,如果要再投可转债的话,如果资金量大的话还不如去买可转债基金,快进快出,因为那个可转债一旦掉头的话就无法出来,流动性不好。

  孟诚:基金毕竟比较分散,而且流动性会更好一些。刚才两位嘉宾都谈到了,现在好处是我们通过沪港通很容易,谭总,您觉得2020年我们应该把目光投向哪里?

  谭琦:前面几位说的都很对,2020年应该是市场上涨的第二阶段,肯定跟第一阶段会有些区别,第二阶段变成下跌这个情况也不是,因为毕竟宽松的情况是在持续,可能到明年年初的时候一季度还会比现在更加的宽松。

  刚才也提到负利率的问题,更大的角度来说芒格巴菲特都从来经历过负利率的时代,负利率最终会产生很多影响,是超过我们现有的过去范式和认知,所以最后的情况实际上会很大。一方面会带来一些优质的资产上涨,另外也要注意这里面产生的风险,有很多东西会有问题。

  第二点就像刚才提到的港股,港股确实也很不错的,我提供一个角度,就像今年A股很多公司涨得不错,包括科创板开通,很多公司估值也比较贵,其实很多港股的公司是在私有化了,这个过程对明年来说可以大胆预测会有很多的公司私有化,这个在港股也是非常突出的。

  孟诚:那这就是一个事件性的机会,如果说真的私有化,判断他的概率很高,理论上可以套利。前面几位嘉宾都给大家简单谈了2020年的投资,特别也提示了一些风险,比如说有的行业,因为今年的分化很明显,医药行业也好,有的股票是上到了天,有的是掉到地上,另外TMT行业也是过山车一样,2018年爆跌,今年涨四倍到六倍的股票也有好几个,今年的市场像过山车一样,在风险方面请四位聊得多一点,2020年的风险会来自于哪里?

  李金龙:其实2020年,我们先从境内说,我们做股票量化,2020年比较头疼的就是在于规模比较大,特别是中高频策略一定是收益降低了,我们通常说赛道拥挤的状态,量化高频的股票策略大家去想,今天我们做的股票是集中300和500的指数为主的,每年的成交量有多少,现在单纯做这种中高频量化的私募1万多家,每个人至少平均分20、30亿是很正常的事情,每天就4000亿的成交量,摆在那里了,所以策略的拥堵性是明年会面临最大的问题,其实今年已经体现出来了,这是在股票对于做中高频策略的一些反思,如果你想去调整自己的策略的话,因为每个人的策略都不一样,比如说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像我们自己,我们可能不会去做特别高频的事情,可能也不去做融券的事情。我们可能会降低我的频率,可能是中高频的一些策略,这里的底层逻辑就出来了,不能按照以前高频的因子去调整,可能会考虑一些基本面,包括市值、财务因子。

  这可能是对于A股的一个策略挑战,第二块,明年的风险点也可能是一个机遇的点就是在期权,这一块的策略大家真的是要多关注,我们在座的大多都是机构投资者为主,期权对于我们做衍生品的话是一个工具,不是让我们放杠杆赌博的东西,我们把期权利用好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包括黄金。大家也可以看到,2022年要上市的期权,包括一些期货都是有很多的投资机会的,大家可以关注这一块。我们有的时候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像国企或者国资委的钱,他们给我们讲的第一点要求就是千万不要放期货,那个东西我们感觉风险太大了。

  不过这个真是一个工具,一个组合性的工具,我建议这一块大家可以多去关注一点。其次CTA策略,量化的CTA,我从量化的角度去看这个市场,准确讲2016年是非常好的年份,随随便便跑一个空中花园,海归这种策略,基本上都能跑收益。2017年基本上打掉了很多,我见过最快的一支基金,两周,包含了备案时间就清盘了,真的是很快。其实策略市场环境在变了,你的策略流动性就会变。我们做量化的,如果考虑一些基本面的因子,可能相对会比较难的一点,还有精细化,我感觉明年因为商品随之期权来了,也是一些机会,看你怎么去调整这个策略,这一块也是一个风险点,大家也可以去关注。

  包括其实现在期货的高频都不是特别好做,还是追求你的收益和风险预期,然后再衍生出境外。其实我们雷根在香港这边虽然说有证券牌、基金牌、信托牌,所以我们在投资这一块也是特别谨慎的,不是说我们有了牌照之后我可以大刀阔斧的去做了。其实我们在中国香港如果反过来,大家知道北上的资金特别多,特别是近两年流入的会比较多一些。为什么呢?其实我们看到做量化策,明年在这一块也会收缩一部分,因为杠杆比例现在整体的香港也在降,这一块也是一个风险点,不过也是一个机会。因为你本来就赚的超额,还能放杠杆,其实投资也是有收益率的。

  最后讲港股,港股这个市场真的是有超级的吸引力,大家知道从近期的11月26号的阿里巴巴上市基本上对港股的意义是比较重大,而且选择了在这个时间节点,它的意义,一是港股历史以来的第三大,第一是友邦,第二是工商,第三就是它,市值是比较大的。第二块,它是中概股回归,对于明年的中概股回归的企业,其实非常有利好。加上主要的还是在我们内地,是一个国内的大型的企业,所以中概股的回归,对于港股的数量比较多,而且今年上市的IPO的数量虽然没有去年多,但是明年比今年还要多的话,可以关注港股明年的破发率,这个还是很关键的。因为破发率决定了你的收益率,不过现在来看,到尾部效应,12月底,破发率提升将近30%,近期在排队的一些企业还是比较不错的,包括上好佳,字节跳动,大家知道它旗下的都是抖音,没有人不刷的,它已经提交材料了,明年大家伙其实很多,包括蚂蚁金服等等。

  因为中概股回归也好,包括现在是允许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上市,并且同股不同权的企业上市之后,可以H股全流通,以及港股通,对于企业非常有便利性。所以大家为什么会看好港股的一些市场,我不讲一些估值的东西,从这些大的层面其实可以看出很多的利好。

  最后,想说一下,其实机遇和风险是并存的,如果我们抓住了一个事情,认为它比较有风险的话,放心,它背后一定隐藏了大的收益率,谢谢。

  苏雪晶:我觉得我们的思考主要是两方面,第一方面还是我感觉最近全市场对点类或者指数的关注过于兴奋和期待,带来的躁动可能是明年的一大风险。我个人觉得同涨同跌价的指数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很难出现的,如果还会出现这样的指数实际上就是在蕴藏着比较大的风险。

  另外,目前已经从2014、2015年之后,已经习惯了单一资金流入的思维,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局面,反复强化变成了人所共知的一个思路。实际上我觉得全世界的市场流动来看,资金是活了,没有谁是必须一定、肯定的,我觉得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点,在这样的一个非常单一的可能在蕴藏着一点风险,这一点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件事。

  谷纯悦:我再说一下风险点,从固收说一下,肯定还是民营企业融资,民营企业债券,明年陆陆续续会有一些风险。

  孟诚:今年70%的爆雷都是民营企业。

  谷纯悦:2A的民营企业其实就等于一半违约,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明年不会太乐观。因为前两天我跟一些民营企业说,现在每个行业的头部的龙头企业,已经在债券市场存在融资困难,其它的不用讲。为什么我讲私募,这是唯一帮助他们融到钱的品种,要舍得一点股权,减持一部分。民营企业债券违约,包括股票退市、踩雷,大家也都习惯了,我觉得今后几年的机会,美国的市场也是,在这10年的过程中,有20%、30%是退市的,这个比例是很吓人的。如果落到我们个人投资者,或者过度集中的话,风险是难以控制的,我觉得有一个分散度的分享,规避一些行业排名靠前。

  资金的问题,现在的利率,中国的国债利率三点多,美国是一点多。之所以现在让进来,是因为做债券的人还愿意进来,套利还可以,这也是国内为什么把利率扛的这么高的原因之一,如果利率再下去一步,也就不好说了。一切都不是想的那么乐观,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明年上半年比上半年权益市场和债券市场安全。

  谭琦:我想到第一个风险,如果利率长期的是负利率,对于国际的环境来说,包括债务巨大的累计,可能会对货币有风险、冲击。第二个,市场如果涨的过高,可能就是风险,最大的风险是其中的一部分涨的太高了,太贵了,这也是一个风险。

  第三个风险,我们过去看上市公司看得比较系统,比较自下而上,我们其实也识别提前的感知和判断出来很多公司有雷的风险,我们历史上做过很多次,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的公司跟现在的报表是完全不一样的,差别是非常巨大的,在将来都会成为风险,第三点就是非常具体的自下而上的风险。

  孟诚:谢谢四位嘉宾,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只能先简单的聊到这里,也谢谢今天坚持到现在的朋友们,也谢谢和讯,我们的论坛到这里。

  

(责任编辑:陈状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